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六十章 羅刹百鬼眾(上)  
   
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六十章 羅刹百鬼眾(上)


小犬蠢一狼在電視上流著淚大聲疾呼道:“我們日本,我們大和民族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刻,而對無所不用其極的殘暴敵人,面對我們在國際上那些所謂盟友的退縮,請我們所有的日本人,所有不同政見的黨派,放下自己的成見,團結在一起共抗外辱吧,因為我們都是日本人啊!”

日本東京戰略指揮中心悍然入侵美國星球大戰系統,用四台激光衛星對准了中國北京,差一點印發第三場世界大戰,他們的喪心病狂已經足夠讓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涼氣,雖然對中國為什麼要派出傅吟雪這只變態狂牛,一反“和平崛起”原則的沖進日本名古屋,以城市為戰場,打得雞飛狗跳還沒有完全確定原因,但是稍有點頭腦的人都明白,中國釣魚島的突然陸沉,中國特種部隊強行登陸作戰,和日本東京突如其來超出所有地震學家預計的超級大地震,和日本政府在事後的忍氣吞聲,都在向世界說明,日本的軍國主義思想已經到了危險的邊緣,他們甚至擁有了某種可以人為引發超強地震的大范圍無差別攻擊武器。

日本的盟友,包括美國都在這場戰爭中,保持了中立態度。

在日本的內部,眾多黨派更是鬧成了一團,那些在野黨紛紛指責以小犬蠢一狼為首的執政黨,不應該在中日關系最敏感的時刻,動用了非常規武器。

以小犬蠢一狼為首的日本內閣政府,已經搖搖欲墜。

以幾十個票位之差,和日本首相寶座之交臂的日本民主黨,無疑成為日本現在最具影響力的黨會,但是很可惜……現在日本民主黨內部,也產生了不同的聲音。

日本民主黨內部的爭斗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可謂之內訌連連。該黨派的創始之一鳩山由紀夫,因為改革過于激進,僅僅連任黨首會代表七十天,就被迫宣布辭職,更代表著黨內的斗爭達到了白熱化階段。

前原納司作為日本民主黨新的領袖,他的指揮領導能力怎麼樣,現在還沒有事件可以成為真正地證明,但是他的青春形象已經讓民主黨有了危機感,成為內訌時被人攻擊地口實。

“混蛋!”

前原納司憤怒的將手中的文件夾狠狠砸到辦公桌上,也只有在自己的辦公室,和堪稱心腹的北野康南面前,他才敢表現才湖自己地憤怒與不甘。

“我這算是什麼最高領袖?我提出來的方案與建議,在黨代會上處處遭到他們的挑釁和置疑,到處都是懷疑的目光,到處都是對立者的耳目!”前原納司狠狠喘著氣,叫道:“北野你知道他們今天又拿什麼借口來打擊我了嗎?我們前線失利,自衛隊損失慘重,任由敵人不斷騷擾我們的城市和公民。他們就是用日本的現狀來打擊我!在他們的眼里看來,自衛隊失敗了,我這位和自衛隊關系良好,和他們走得很近的家伙,也是錯誤的!”

“你告訴我,和軍方關系親密是錯誤的嗎?你再告訴我,一個國家在戰場上的失敗,是一個在野黨領袖的錯誤嗎?!”

北野康南默不做聲的彎下腰,一張張拾起被前原納司甩到地上的文件,然後再按順序,把它們小心的歸整在一起。

望著比自己還要年長幾歲地助手北野康南,前原納司輕輕籲出一口氣,道:“對不起,是我太激動了,在他們眼里看來,年輕本來就是一種錯誤,年輕又成為黨內的領袖更是錯上加錯,而我剛才失態的舉動,如果讓他們看到,只怕已經是罪無可恕了!”

“您一定要冷靜!”

北野康南將文件重新放回到辦公桌上。沉聲道:“現在小犬蠢一狼為領袖的自民現任政和內閣,在戰況不斷吃緊的情況下,已經是風雨飄搖。如果在戰火中重新大選,我們民主黨將會無可置疑地從自民黨手中搶過權力的寶座。也就是說,誰在大選時,還是我們民主黨的領袖,基本上就可以確定,是未來的日本首相!”

“首相個屁!”前原納司捂著頭,煩惱的叫道:“就是為了對抗我們民主黨這座大山,以自由黨為首,社民黨、共產黨為輔,成立了由十二個黨派組成的超黨派聯盟。如果我們再不斷內斗消耗下去,我們就算能參加大選,也會再次和權力錯身而過!”

北野康南點頭同意道:“黨內地實權都掌握在一些對外底氣不足無計可施,以內花樣百出的老家伙。他們早已經失去了銳意創新的意志,只知道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斷的拉扯自己人後腿。您這樣一位年僅四十四歲的首領存在,本身就是對他們這些老家伙的一種威脅,當他們發現,趕走了鳩山由紀夫前輩和風神甯可前輩後,您並不是他們想象中可以任何揉捏的玩具時,他們已經把您當成了最危險的目標。”

“是啊!到處都是監視的耳目,為了尋找我這根眼中釘的把柄,他們甚至在我身上安裝了竊聽器!”前原納司拍著桌子叫道:“這幫可惡的家伙,為什麼就不能把自己更多的精力放到我們日本共同的敵人身上,他們為什麼現在還在和我纏斗不休,難道我前原納司下台,就比幫助我們全日本上千萬還在挨餓受凍的難民更重要?難道批駁掉了我援助難民的建議書,就能讓他們沒有任何愧疚的拍手慶祝自己在黨內斗爭上的勝利?!”

“共同的敵人?!”

北野康南突然笑了,他輕笑道:“您是一位政治家,您應該知道,我們不會有永遠的敵人!就算我放肆了一點,如果沒有這些中國軍隊,我們民主黨仍然是一個無權無勢的在野黨,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是我們的朋友,如果他們可以退出日本,只要中日兩國沒有產生連鎖性的大規模戰爭,他們也許還會再成為我們的朋友。”

朋友?!

能在四十三歲,就登上日本民主黨領袖位置,現在和日本首相寶座也許只有一上之遙的前原納司,又怎麼可能是一個笨蛋?他盯著一臉莫測笑容的北野康南,眼睛里慢慢揚起了一絲陰冷的血色,他沉聲道:“你認為那些中國人,有可能成為我們的朋友?!”

“作為全日本最大地在野黨,我們擁有大量富商的政治投資,現在只要我們登高一呼,更可以用民主黨這塊招牌,從人心惶惶地國民中,爭取到只能用天文數字來形容的戰略基金。但是我們缺乏必要的武力支持,而就您個人來說……”

作為黨內領袖前原納司可以完全信任的心腹,北野康夫最大的特點,就是用中肯地態度,為前原納司提供最可靠的分析,“您雖然是民主黨的最高領袖,但是那些老家伙聯起手來。處處與您為難,已經使您在黨內舉諸維堅。您不但權利上受阻,您和聯合起來扭成一團繩的對手相比,您跟缺乏必要的資金,和強大武力的支撐。現在他們的力量,已經遠遠超出您和我的想象,他們只不過是在找您最不可觸及地弱點,一旦讓他們找到了突破口,他們將會用最霹靂的手段,把您直接踢下領袖的位置。”

北野康夫的話沒有說錯,這些現狀,身為當事人前原納司感受得比誰都清楚。但是面對無數雙或敵視,或不信任的目光。他根本有力無處使,這種窩囊的感覺,才是讓前原納司最無法接受的。

“如果我們可以和中國軍人聯手,哪怕只是和這些現在跑到我們日本,名義上已經成為叛國者的中國軍人聯手,您就可以一舉扭轉這種不利局面!真正掌握民主地權力。甚至會成為全日本的民族英雄!”

北野康夫踏前幾步,附在前原納司的耳邊,低聲道:“對方派出代表,和我秘密取得了聯系。我用自己個人的身份,已經和對方的代表進行了一次密談,我個人認為,您有必要,和對方親談一次。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擁有相同的敵人,擁有相同的目標和渴望。”

“不要以為對方是一群只知道戰爭和暴力破壞的莽夫!”

北野康夫眼睛里閃動著揉合了欣賞、警惕與尊重的光芒,他輕聲道:“你只要見過對方的代表,你就會明白,他們……才是只能成為朋友,絕不能成為對手的人!就算是不能合作,我們也絕對不能成為他們對立地敵人!無論是在直接武力對撞的戰場上,還是玩弄權術的政治戰場上,我們都不能成為他們的敵人!”

前原納司可以感受得到,北野康夫在怕,扶持著他在政壇上一路青云,曾經面臨過無數政治最黑暗斗爭的北野康夫,害怕了。

“對方的代表是什麼人!?”

“女人,一個只有二十多歲,看起來很漂亮,很熱情的女人!”北野康夫遲疑了一下,才繼續道:“她的名字叫Main,曾經是北美傭兵聯盟的情報處理人員,後來在關島之戰前,投奔了傲皇!現在她大概已經成為修羅軍團繼趙永剛之後,又一位實力型戰略指揮人才!如果誰認為修羅軍團現在人才缺乏,才啟用了這樣一個女人的話,那他絕對會嘗到最可怕的苦果。”

聽到趙永剛的名字,連前原納司這樣擅長政治斗爭的強者,也忍不住聳然動容,他盯著北野康夫,厲聲道:“你是我最可信任的人,你的一舉一動,已經可以代表了我的決心與意志,那麼請你告訴我,你口中這個已經可以和笑面飛狐趙永剛達到同一水准的女人,究竟用什麼打動了你?讓你竟然向我推薦,一個和我們整個日本為敵的組織結為盟友?!”

“錢!拉攏黨內人士,形成自己黨羽的大量金錢!!!權!!!可以殺人無數,在如今混亂的局勢下,替您鏟除異的絕對武力!!!還有……他們會送給您一份榮譽!一份可以將您直接送到民族英雄花環下的巨大榮譽!!!”

沒有一個政治家,可以無視金錢、權力與榮譽的吸引力,前原納司更明白,一旦他推掉了向自己伸出橄欖枝的這批人,那麼他們會立刻轉向其他黨派。一旦和日本本土上號稱地頭蛇的黨派接成聯盟,中國軍人和修羅軍團組成的這只海猛龍,就將在日本的土地上如魚得水,攪出一個翻云覆雨。

而曾經拒絕過和他們合作,算是已經知道內幕消息地自己和北野康夫,百分之百會成為他們第一個進攻的目標。作為一群殺人不眨眼地職業軍人,他們九成九會直接派出天下戰力榜排名前三位的齊小霞,或者是傲皇老大親自出手,把他們兩個刺殺。

北野康夫和Main定下的第二次密談地點,在市區最大的一家娛樂城里,這里曆來是龍蛇混雜,三教九流無所不羅的地方。日本本土戰場上連吃敗仗,現在一些愛國憂民的日本人,也會跑到這里,每天一邊喝著烈酒,一言不合,他們根本不管你是不是黑社會老大。身後是不是跟了十五六個保鏢,拍碎了手里的酒瓶子就要和你拼個魚死網破。

從他們的身上,你絕對可以找到日本已經沒落的武士道精神!

而更多的人,是在戰爭打到這里之前,拼命的做愛,自以為很豪邁的喝著酒精濃度實在是太低的酒汁,拼命的在燈光扭曲、折射、散射的舞池沖,扭動自己的身體。做出各種稀奇古怪的動作。突然發現一個頭搖得比自己還厲害,身體顫得就嫌是一條蛇,而身上的衣服,更象剛剛蛻了一次皮的男人,只要你夠膽,只要你能確定沒有十七八個保鏢型的男人跟在女人的身邊,你就可以直接上去扒掉女人的丁字內褲,一邊在舞池里繼續扭動身體,一邊把自己的某根東西,塞進那個女人的身體里。

本來這里就是混亂與欲望的承包,在多了幾分驚惶。多了幾分迷茫和今朝有酒進朝醉的想法之後,這里更變成了一個變態的欲望發泄點。鮮血、性、毒品、青春的身體、微微發酸的汗水、瘋狂的男人、性感而願意被男人征服的女人……在這里,你地情緒會不由自主的調動,你的細胞會不由自主的開始沸騰,你的鈔票也會不由自主的長上了翅膀。

前原納司和北野康夫就坐在這樣一個娛樂城的VIP包廂里,在整個娛樂城中,大概也只有他們兩個人,在甩出一大疊鈔票趕走所有不長眼色的女人後,老老實實的坐在這里喝酒了吧?

他們隨身帶來,用來掩飾身份的“女朋友”,正在哪里滿頭大汗的唱著卡拉OK,讓這兩個從小就接受格斗、槍械訓練,基本沒有自己娛樂時間的女孩子去唱從來沒有唱過甚至是沒有聽過的三級情歌,還不如直接從外面的舞池里拖上兩個磕了搖頭丸的女人,塞給她們兩把手槍,讓她們客串保鏢,更符合形象一點。

“當!”

“當當!”

“當、當、當、當、當!”

“當!”

VIP包廂外傳來敲門的聲音,北野康夫向兩位已經警惕的摸向手槍的女保鏢打了一個眼色,制止了她們的行動,低聲向前原納司道:“信號沒錯,她來了!”

“請進!”

隨著北野康夫的聲音揚起,VIP包廂的大門被推開了。

Main帶著一個女保鏢,昂然走進VIP包廂,當她的目光和前原納司狠狠對撞在一起,兩個人都覺得雙目突然一滴,不由自主的一起挪開了視線。

“好強悍的目光!好霸道的氣勢!!!”

Main迅速在心里分析前原納司這個人,修正自己單純從情報資料上,對前原納司的判斷,“雖然他在民主黨內不斷受到其他元老級人物的聯手打壓,除了北野康夫之外再沒有幾個可以全心信任的伙伴,但是在他的身上仍然有一筆霸氣!就是這股霸氣,使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軍人,而不是像是一個成熟老練的政客!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已經屬于吟雪那種謀略與膽氣並存的鷹派人物,和這種人聯盟,絕不能觸及他內心深處最敏感,也最不可侵犯的東西!”

“雖然我沒有真正見過趙永剛,但是我必須要承認。這個女人是一個對手,很可怕的對手!”

前原納司也在仔細觀查Main。小心的看著Main的一舉一動,小心的看著她圓滑得幾乎無懈可擊的優雅微笑,他地目光,就像是在看著一只危險的食肉動物,正在一步步向自己接近。

“根據我們手中的情報,她只有二十七歲!但是我敢說,她已經有足夠的資格,成為我的對手,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敵人!她在我冷厲的注視下,每一個動作走出的每一步,都自然流暢得讓人心里發毛,她是那種擁有絕對自信與爆發力的對手,而她身為一個女人。更曾經做過最枯燥的情報處理工作,這說明,她更擁有女性特有的堅忍與執著。”

氣勢上的較量,兩個人平分秋色。

前原納司帶來的兩個女保鏢,也在仔細觀察著隨著Main一起走進VIP包廂地那個女保鏢,只是觀察了幾眼,兩位女保鏢就一起面色大變。

接收到兩位女保鏢按照用手語送過來的暗號,北野康夫只能搖頭苦笑。

對方是什麼人?

她可是跟在傲皇身邊打拼江山,陪著他在北極圈呆了半年,又打過釣魚島、關島戰爭的真正強者!他們身邊全是身經百戰,殺人不眨眼的真正屠夫,有資格成為她這樣一個迅速走入修羅軍團核心人物的保鏢,更應該是修落軍團絕不遜于傲皇三十六血狼親衛隊的超級精銳。

相較之下,前原納司和北野康夫的貼身女保鏢,雖然也是這個職業上的佼佼者,但是硬要和這種身經百戰的鐵血軍人相比,無疑還是相形見絀了很多。

隨著Main走進VIP包廂的保鏢,一臉淡然的站在了包廂的門口死死卡住了整個包廂唯一的出入口,無論是誰想從外面進來,或想從里面出去,都要經過她的允許。她如千年寒冰一般的目光掃過包廂的每一個位置,當她的目光落到兩位女保鏢身上時,那兩位女保鏢,不由自主的齊齊打了一個寒會顫,心中無力的湧起了一種不能與之力敵地怪異感覺。

這就是相同職業者,不可跨越的等級差異!

望著兩名貼身保鏢已經有點發白的臉,北野康夫和前原納司雖然面無表情,可是在他們的內心深處,卻掀起一股股滔天巨浪。他們已經對傲皇的修羅軍團,還有傅紅華帶領的中國老兵有了夠高的評價,做足了事先的准備,但是僅憑Main的一個貼身保鏢,一葉知秋,他們就突然發現,這個主動向他們拋出橄欖枝的潛在盟友,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

Main坐在前原納司的面前,在北野康夫還沒有正式為他們兩個人引見之前,Main突然道:“在我們談判之前,請允許我先轉述我軍最高指揮官傅紅華將軍的話。”

“我們中國是一個希望和平的國家,我雖然是一個軍人,但是我比任何人都渴望真正的和平,渴望中日兩國可以在互助平等的前提下,成為真正的友邦。我們中國沒有侵略的野心,我這個已經六十多歲的老頭子,更沒有!”

Main一臉微笑的望著面面相覷的前原納司和北野康夫,道:“你可以把我們看成是一支人數有點多,手段有點辣的游擊隊,也可以把傅紅華老將軍看成是一個擔憂自己兒子安危,終于忍不住沖進日本,來破解自己兒子生死迷題的老人家。我們沒有侵略的野心,憑我們區區兩千來號人,也沒有侵略你們這樣一個強大的實力。我們只要完成了任務,我們就會退出日本!”

Main剛一出場,就爆出這樣的猛料,就連前原納司這樣的政治斗爭高手,也被她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跟在傲皇身邊的人物,果然都是不同凡響,一出手就是重招狠招,帶著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霸氣,更是將自己的底牌毫無顧忌的甩了出來。

上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五十九章 政治天才     下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六十一章 羅刹百鬼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