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鷹隼展翼 第八卷 鐵血屠龍 完結篇  
   
第八卷 鐵血屠龍 完結篇


雷丸號被敵人擊沉,為雷丸號投放核彈和生化武器的軍用運輸機被擊沉!

接到這個消息,雷若寺的藏音手一顫,他手中的那串價值連城的念珠從空中狠狠墜到堅硬的地面上,血紅色的石頭碎片,濺面了一地。

藏音呆呆的望著地上摔碎的念珠,過了很久很久,他才低聲道:“好!好!真好!!!能打出比傅紅華更狠更絕更不要命一擊的人,非傅吟雪莫數!你們兩父子在戰場上聯手,就是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人能夠戰勝的真正夢幻組合!只是刹那間的完美配合,你們就聯手撕碎了我最後的絕命反擊。你們……贏了!!!”

“無論是偶然也好,是機遇也罷,他們贏了!!”藏音慘然大笑道:“這場戰爭我們已經沒有了任何勝算,這是天要我們輸啊!!!”

所有人都沉沒的望著藏音,都在沉沒的聽著他放聲大笑,看著他揚起手,憤怒的指著茫茫蒼穹大聲叱罵:“上天,你好狠啊!你創造了我,你讓我享盡了人們的贊美與驚歎,你讓我一天比一天認為自己的不凡,讓我認為,我就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可是你為什麼又轉手制造出傅吟雪和傅紅華?!你制造出我生命中最大的兩個敵人也就罷了,你為什麼還要讓他們成為一對父子?!你讓他們聯起手來對付我!你明明就知道的,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人能夠戰勝他們父子兩個人的聯手,根本沒有!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更不會有!!”

“哈哈哈哈……真是太打擊人了!”

藏音揮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驚奇的笑叫道:“咦,這是眼淚嗎?這就是我藏音的眼淚嗎?!最驕傲的藏音,最天才的藏音,原來也會哭啊!原來藏音你這個坐井觀天的大笨蛋,也會因為失敗而落淚啊?!!!”

“別人都說石板是成功之母!可是我這次的失敗也太大了吧?我不但輸掉了日本地尊嚴,我更輸掉整個日本的未來啊!!!”

藏音抹著眼淚,慢慢指過戰略指揮中心的每一個人,“你,為了日本能夠生存下去,找把武士刀剖腹自盡吧!還有你,准備好一套孝服。面對全世界的媒體,去向整個東南亞諸國道歉吧!還有你們幾個,快去准備三千億美元的戰爭賠款吧!不要想著討價還價,也不要找任何理由說無法籌到足夠的資金,我們是失敗者,徹徹底底的失敗者,和傅紅華這樣地強權人物談判,沒有任何意義!!!”

“至于我自己,天才的光環已經沒了,智者的尊嚴也沒有了,就連我身為佛門中人的念珠也被我摔碎了!一個全盤失敗的人,一個把自己國家推向毀滅的罪人,已經沒有了成功的可能與希望!所以,就讓我做一個忘記一切煩惱的瘋子吧!”

“不要啊!!!”

在所有人地失聲驚呼中,藏音哈哈大笑的一掌狠狠拍到自己的額頭上,他的首長和額頭之間猛然發出一聲如鍾錘相撞的聲響。藏音的臉色忽紅鐵白,瞬間就反複了七八次。

所有雷若寺禪心院的僧侶都跪在了藏音的面前,大顆大顆的眼淚從這些僧侶地眼睛中滴落。

藏音的師弟沉默了很久,才輕聲道:“師兄能用碎玉掌震碎了自己的一身所學,徹底拋開了凡塵俗世。不也是一種大徹大悟嗎?希望和過去的一切都切斷俗緣甚至是記憶的師兄,從此可以真正專心潛研,以您地聰明才智,必然可以開天眼觀凡塵,真正頓悟得道!”

“哈哈哈哈……”藏音突然放聲大笑,他拍著自己的雙手,就象是一個孩子似的蹦蹦跳跳的跑出戰略指揮室,遠遠的,遠遠的,大家還能聽到他縱聲高歌:“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別人看不穿。富貴榮華浮云去,凡塵俗世已飄離……”

戰略指揮中心地所有人,看著雷若寺禪心院的僧侶默默撤離,望著他們略顯淒涼的身影在夕陽的余輝下,拉成長長的幾十根豎條,戰略指揮中心的所有人都明白,隨著雷若寺的主持藏音用碎玉掌自斷塵緣,禪心院僧侶撤出,他們面對傅紅華的最後一絲勝利的希望,也隨之破滅了。

三小時後,日本政府向傅紅華遞交了投降書,在此同時,日本自民黨領袖小犬蠢一狼,效仿古武士道精神,剖腹自盡。無論如何,小犬蠢一狼也算是一個人物!只是他錯誤的選擇了以參拜靖國神社來提升自己的形象,他更背運的遇到了傅吟雪,傅紅華這兩位中國軍方最出色,最可怕的戰爭英雄!

日本和修羅軍團,和中國之間的戰爭,終于在即爆發核彈大戰的邊緣,生生被抑制住了。

世界軍事學家、經濟學家、社會學家,都在無言的歎息,日本做得這一切,值得嗎?

經過和傲皇的釣魚島、關島之戰、和傅吟雪的日本名古屋之戰,和傅紅華遍及日本全國之戰,日本無論是政治、經濟還是科技,都被整整打得倒退了三十年!大量專業人才死亡造成的損失,更是無法計算。

經過這四場戰爭,日本的國際地位一落千丈,更重要的是,這個國家的自尊心,自信心,都被中國打碎了,打散了!一個沒有了驕傲與尊嚴的國家或種族,他們想再重新抬起頭,至少需要二十年的時間來平息這道創傷,再通過下一代來慢慢積累!本來國家大部分城市都被打成廢墟,三千億美元的戰爭賠款,更是讓日本國內的經濟雪上加霜。

據國際原子能協會預計,僅僅是清除被髒彈汙染的土地,就需要十二年時間,累計投資金額將會超過五千六百億美元!

日本天皇用小媳婦的姿態站在世界媒體面前,傅紅華竟然還是放了日本一馬,沒有強迫日本天皇去穿什麼孝服,日本天皇陛下親自向整個東南亞地區在二戰時期受日本侵略的國家重新道歉。

日本最大的在野黨派民主黨最高領袖前原納司,在經曆了一場屠刀和金錢並用的黨內大洗牌後,反對派的元老級人物無一例外的成為政治斗爭的犧牲品,前原納司終于成為該黨派真正的實權人物。

最終前原納司以毫無懸念地絕對優勢,當選為日本新一代首相。全原納司拆掉了日本靖國神社,重新修訂曆史課本中二戰的介紹。並且多次訪華,在面對國際媒體時,前原納司不止一次表示,“中國是日本地重要盟友,同時做為最親密的鄰居,我們將會世代和平,共同發展。”

在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再跳出來高喊什麼中國威脅論,因為中國已經實實在在的“和平”崛起了!

中國一直稟執著只自衛反擊,絕不主動侵略的戰略方針。

但是僅僅一個傅吟雪,一個傅紅華,就讓世界看清楚了中國,讓他們明白。中國軍隊是一支什麼樣的軍隊!世界各國更明白了,如果把中國惹急打急地時候,他們將會面對一場何等可怕的狂風驟雨!

弱國無外交,也沒有通過忍讓和搖尾乞憐換來的尊敬!面對中國這樣一個強勢崛起的國家,在關島戰場上海軍受到致命打擊的美國,無力在東南亞再次抑制中國的發展,扭結在中國咽喉上的鎖鏈終于被打破了!

“和傅吟雪、傅紅華這樣的中國軍人為敵,絕對是在和死神共舞,如果你要同時面對這兩父子地聯手夾攻,那麼……請你安息吧!”

這樣的傳言,已經將傅氏兩父子的聲望推到了顛峰。

雖然四年過去了,傅吟雪仍然生死未知,但是沒有敢忽略傅吟雪的存在。天知道他是不是中國政府刻意隱藏起來的一把利劍,天知道他現在是不是和修羅軍團混在一起,甚至和傲皇稱兄道弟。

想想看吧,假如傲皇、傅吟雪、傅紅華三個人聯手,再加上西維拉斯島國的齊小霞,詐死跑到印尼,組建華人黨派,通過各種手段不斷打擊異己。終于讓華人黨派登上印尼權力顛峰的幕後黑手……趙永剛!

這五大巨頭聯手,形成的將是一個絕不可能戰勝,甚至根本不要想著去為敵地最可怕軍事聯盟!

四年,只用了四年!

華人,只要你是華人,無論你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你都可以自豪的告訴對方,“我是中國人!”

如果你姓傅,你姓傲,你姓齊,那更是最光榮的事情。那些敬畏的目光,將會讓你真正明白,原來有一個強大地國家為後盾,真好!

四年時間在曆史的長河中,不過是滄海一粟,轉眼即逝。但是對有些人來說,四年,卻真的是好漫長,好漫長!

齊小霞已經癡癡的等了四年,苦苦的尋找了四年,可是傅吟雪仍然生死未卜。她已經為傅吟雪丟掉了一切,就象是一個平凡的女人一樣,等待奇跡地發生。而卜善娜卻在這個時候,展現出最堅強的一面,在這四年當中,她帶領修羅軍團縱橫天下,在趙永剛、白瑞奇的協助下,重新組建了西維拉斯島,並將真正的傲皇拉回修羅軍團。可惜此人就是一匹脫疆的野馬,為人處事率意隨性,往往做出讓卜善娜苦笑不得的舉動。次數多了,也干脆放任他隨波逐流,自己出去玩個高興

傅吟雪的兄弟柳康南、沈浩兩個人,一個人守護在卜善娜的身邊,一個守護在齊小霞的身邊,他們堅定大哥傅吟雪並沒有死,總有一天會活著回來見他們。守在他的女人身邊,當然可以第一時間看到自己的大哥!

最令人驚奇的是Main,所有人都以為她只是一時興起,有著女孩子對英雄盲目的崇拜,時間長了淡忘了,自然會選擇離開。

可是她卻真的留了下來,幫助正式脫離軍隊的傅紅華,在全中國推行他們的“英才訓練”。看到傅紅華的魔鬼式訓練,看到以量產的形勢,不斷從讓練營里走出來的中國少年,西方教育學家,沉默了良久,只留下三個字:“狼來了!”

如果問傅紅華對Main的看法。傅紅華的問答就是:“傅吟雪那小子不配!他不配讓這麼多優秀的女孩子為他守侯!可是……除了傅吟雪,我又實在找不到更合適的男孩子,能有資格擁有這麼優秀的女孩子!”

四年……

風吹云起,花開花落。

四年……

相思也罷,柔情也罷,每每總是一縷無根的輕煙。

四年……

齊小霞的兒子和女兒,三歲了!她的兒子,叫傲子夜,她的女兒,叫傲夜語。

在孩子生日地這一天,所有人都按照慣例,來為孩子慶賀生日,順便一敘舊情,按照慣例,他們又來到了大海邊。

齊小霞放下了已經能在沙灘上一路小跑的孩子,在這里,也只有她才有資格,以妻子的身份,向大海中默默傾倒出三杯烈酒。

“如果你真的死了,你為國為民舍生取義已經稱得上是俠之大者!你已經不愧此生!”齊小霞癡癡的望著海與天融為一體的遠方,癡癡的回想著她和傅吟雪相處的一朝一刻,想著他的霸道,他的溫柔,他的堅強,的他孩子氣。

“混蛋!!!”

齊小霞突然間跪倒在沙灘上,她捂著自己的臉放聲痛哭:“如果你真的死了,以你傅吟雪的堅強,以你傅吟雪的愛國,你怎麼可能會找不到回家的路?你怎麼忍心不來夢里看望上我一眼。讓我可以在夢中重新得到你的溫柔,享受到你的關心與寵愛?!”

所有人都默默的望著痛哭失聲的齊小霞,Main輕歎一聲,走到齊小霞地身旁,溫柔的把她攬進自己的懷里,輕輕撫摩著齊小霞一頭烏黑亮麗,幾乎可以去拍洗發水廣告的秀發,任由齊小霞這個本來應該是世界最堅強的女戰士,把她的痛苦,她的辛苦,她的淚水一次性的傾瀉出來。

“哭吧,哭吧,用力的哭吧!”Main就象是哄勸一個孩子似的哄慰齊小霞:“哭過這一次後,你就會好過一些,你會變得更堅強一點,當你再累了,再想哭的時候,我還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我不要!”

齊小霞拼命的搖頭,她抓起地上的酒杯,把它們狠狠拋到大海中,望著海面上騰起了那幾點小小的水花,齊小霞淚眼模糊中,幾乎可以看到傅吟雪帶著一臉的微笑,慢慢向她走近。

“傅吟雪,你好狠!!!”

“四年了,我已經等你四年了!如果你沒有死,你出來啊!你還想要我等待你多久?你難道真要等到我們都老得掉光了牙齒,等到我老得不敢再去照鏡子,用什麼化妝品都無法掩飾自己的皺紋,你才會出現在我的面前嗎?那樣的我,如何再去要求你的溫柔,如何再去要求你的寵愛!?”

“你這個該死的家伙,你這個薄情的壞蛋!你這個只會讓我在晚上哭著醒過來的混蛋!”齊小霞嘶聲哭叫,指著眼前那個在淚水中不斷折射,不斷變幻,發出夢一般光彩的傅吟雪的幻影,發出最心痛的指責,“我恨你,恨死你了!!!”

“你這麼恨他?如果他真的站在你的面前,你會不會直接一拳打死了他!”

齊小霞用力的點頭,點著點著,她卻不由自主的遲疑下來,“我還是輕一點打他好了,這樣可以多打幾拳。”

“都做孩子的母親了,還是雙胞胎的母親,怎麼還這麼暴力呢?面對自己失散四年的老公,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去揮舞自己可以打穿一面石壁的拳頭,而是應該用自己的舌頭!”

“舌頭?”齊小霞疑惑的道:“你的意思是,我應該去狠狠的罵他嗎?”

“唉,笨蛋!我說的舌頭,是你應該直接撲到他的懷里,然後對著心愛的男人奉上自己最甜蜜的吻才對!你成天喊打喊殺的,傅吟雪又怎麼敢真的回來?要不然你換個召喚的方法試試?就以你的熱吻和美色誘惑為條件,怎麼樣?”

看到齊小霞還是一臉的猶豫,那個聲音繼續“毀”人不倦地誘惑道:“人們常說條條大道通羅馬,也許上天就等待著你做出這樣的承諾,然後就會慷慨地滿足你的願望呢?!畢竟打死親夫的事情沒有人願意看到,可是花好月圓的美事,卻是連神仙都要賞心悅目的。”

他說得似乎也有道理!

思考了片刻,再思考了半片,又思考了片刻……

齊小霞突然閉上了眼睛,高聲叫道:“傅吟雪你給我回來,我不打你了!只要看到你,我一定會拼命吻你,吻得你嫌煩。吻得你透不過氣來為止!”

“這還不夠,還有加上晚上地承諾!”

“唔……”

齊小霞猛然瞪大了雙眼,她想放聲呼喊,可是這一生只被傅吟雪碰過的嘴唇,卻被另一雙嘴唇堵住了。一條舌頭溫柔而霸道的撬開了她的牙齒,在她忍不住想失聲驚呼的時候,他已經一路長驅直考試,成功捕捉到了她的舌尖。

好霸道的吻!

好有力的擁抱。還有好溫柔地……吸吮!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這樣的陌生,又這樣的熟悉。

齊小霞拼命的瞪大了眼睛,可是她的眼睛不爭氣的一直拼命流著眼淚。她想伸手去擦拭自己的眼淚,可是她現在的雙手就象是生了根一般,死死抱住這個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的腰肢,怎麼也不願意離開。仿佛害怕自己一松手,他就會沒了,就會飛了似的。

他輕輕的吻到了齊小霞地雙眼上。在溫柔的輕吮中,他一邊溫柔的哄慰著,一邊吮掉了齊小霞眼睛里的每一顆淚珠。

“小霞,小霞,小霞,小霞……”

輕呼就在耳邊回響,還沒有看清楚他的臉,眼淚就不爭氣的再次模糊了齊小霞的雙眼。

除了我,還有誰能讓齊小霞這樣淚流滿面?除了我,誰能讓齊小霞還沒有分辨清楚他到底是誰身體就本能的接納了我?

我心痛的望著我生命中的第一個靈與肉完全結合的女人,她是這樣的美,淚水的海波還在眼中沒有消散,她的臉上都揚起一種神采煥發的驚人美麗。這是為我而煥發的美麗,這是我的女人!

我迅速低下頭,輕聲道:“我好想你!今天晚上陪我好嗎?!”

齊小霞臉上瞬間就騰起一股紅云,她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有人不滿的叫道:“傅吟雪你厚此薄彼!”

一個高頂而柔軟的身體,大大咧咧的擠進了我和齊小霞之間,拱了一拱後,硬是在我懷里開辟出一片舒適的天地。

這樣一位能把浪漫與野莽糅合在一起的人物,除了Main這位熱情如火的美女野女郎之外還有誰?

一想起四年前我自己發下的誓言,我不由在心中連呼救命,還沒有冷靜下來,卜善娜就掰開我的手臂,讓我雙臂張得更大更開,然後一臉微笑的鑽了進來,在我的臉上輕輕留下了一記甜吻。她輕笑道:“是啊,千萬不能厚此薄彼呢!”

不是吧?!

我瞪大了眼珠子,呆呆的望著懷里的三個女孩子,別人不是說過嘛,情場如戰場,怎麼我在戰場上的智計百出,到了這里卻一點也發揮不出來?

當又有兩個女孩子狠狠撞過來,我真的是徹底暈了。

陳怡和……唐倩!

我的媽呀!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大聲叫道:“我現在只想抱自己的老婆!誰要是晚上願意陪我一起做愛做的事情,就繼續呆在我的懷抱里吧!”

嘿嘿……我真是天才啊!

幾句話就嚇得除了齊小霞的幾個女孩子作鳥獸散,得意的笑容還沒有來得及從我的嘴角揚起,又有一道嬌巧的身影一頭裝見了我的懷里。

當我看清楚了她的容貌,我真的呆了,傻了,瘋了!

她就站在我的面前,她還是象原來那樣,對著我揚起一個毫無心機,沒有任何虛偽與造作的笑容,她的雙眸中那點晶瑩,就象是暗夜中的明星,而她發現我們的距離太過接近。接近的已經有絲曖昧時,她臉上騰起的那抹紅云,更象是龍云山上,我為她摘下的那朵桃花。

我失聲叫道:“晚盈!”

“我可不想當你的情人噢!”晚盈瞪著美麗地雙眼,不解的咬著自己的一根手指,思索道:“我認識你嗎?我們以前是不是很熟?為什麼我剛才會忍不住想撲到你的懷里?!你真的是我的哥哥傅吟雪嗎?!”

我呆了,真的呆住了!

我仔細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子!

沒錯!

她就是晚盈!就算是再先進的整容技術。也不會複制出她這樣有神,可以讓我心神為之不斷蕩漾的雙眸,也不會複制出她身上這種出類拔萃,讓我明知道世所不容仍然不由自主陷落進去的美。她的語氣,她的每一個細小地小動作,都在告訴我,她就是晚盈。

但是……為什麼我的心卻感到越來越不安?

是哪里出了問題?

我一次次打量晚盈,直看得她羞澀的幾乎抬不起頭來。

沒有什麼問題啊。她現在和我們分手時一樣美麗,一樣純靜,她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突然間我全身狠狠一顫,我盡量放柔自己的聲音,低聲問道:“晚盈,你從那里出來多久了?”

晚盈奇怪的望著我:“什麼是從那里出來多久了?”

“當然是人體冷凍機!”

可是晚盈好象仍然沒有聽懂的樣子,她到底是怎麼了?難道是失憶了?!

我只好指手畫腳的形容道:“就是那個長長地透明的,還很冷的玻璃櫃子啊。”

“噢,原來你說的生物培養槽啊!”晚盈恍然大悟的拍手道:“我已經離開那里三年了!當時長孫庭哥哥告訴我,晚盈已經是大女孩了,不需要再住在那里了。那里不冷,可是總是泡在水里,也不是很好玩地事情嘛。”

三年了?!

我瞪圓了眼睛,終于忍不住問住道:“三年前你多高?”

晚盈在自己的肩膀上比劃了一下,“大概就是這樣吧!”

“那這三年中你都在干什麼?”

“當然是學習啊!”晚盈扳著自己的指頭,苦惱的道:“你不知道我的功課有多緊張,每天要學算術,要學寫字,還要學自然。學地理,學思想品德,這還不算,他們還天天要我背一些資料,說那是我自己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不過大家都誇我是天才呢,雖然我只上了三年學,但是我已經擁有了初一學生的水平呢!”

初、初、初、初一?!

就算是六年前,晚盈也是高中生的水平了啊!

我惡狠狠的盯著長孫庭,他正一臉無辜的望著我,我伸手點著長孫庭的鼻子叫道:“你小子給我滾過來!”

我抓起長孫庭的衣袖掉頭就走,找到一個無人的角落後,我把長孫庭甩到一邊,冷哼道:“說吧,你對晚盈做了些什麼?”

“嘿嘿……”據說這四年中聲望如日中天的長孫庭,面對我的冷眼相看,只能拼命的揉著鼻子,“大哥你冷靜一下,你聽我說。晚盈妹子患的病,是先天性白血病,本來就無法根治,又耽誤了病情。我組織了中國醫學院最權威的專家進行會診,大家一致的意見是,縱然醫學再發展二十年,只怕也無法讓晚盈妹子痊愈。後來有人提出來一個大膽的假設……”

看到長孫庭欲言又止的模樣,我憤怒的狂吼道:“你小子到底玩了什麼貓膩,再唧唧歪歪的不給我說清楚,我***就先把你揍成一個豬頭!”

“現在這個晚盈是通過基因複制技術和生長催化技術,研究出來的克隆人!”長孫庭低聲道:“而且,以嚴格的意義講,她已經不是你妹妹了!”

“為了治療她的先天性白血病,中科院的專家,已經修改了一部分她的基因鏈形圖,修補了她身體的先天性缺陷。但是同時會讓她的性格發生一定的變化,所以現在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一個不是晚盈又是晚盈,又有點不象晚盈的女孩子。”

看到我已經呆若木雞,長孫庭理解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低聲道:“大哥,我能了解你的感受,晚盈不但是你的親妹妹,更是你最心愛,為之付出最多的女孩子,我甚至可以說,沒有晚盈,就沒有現在的大哥!眼看著她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能把她抱在懷里來宣泄自己的開心,你從此以後,真的只能再做她的大哥,把對她的那份愛情,永遠深深的埋藏在心底。我了解你現在的痛苦!!!”

“但是你已經有了太多優秀的女孩子相伴,少了一個紅顏知己,多了一個可愛的妹妹,不也是一件好事嗎?!”

我機械的點頭,應道:“恩!”

當我和長孫庭回到海灘時,晚盈正躲在老爸的身後,調頑的向我眨著眼睛,向我伸出舌頭,擠出一個我再熟悉不過的鬼臉。

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模樣,老爸再看看一臉未解的晚盈,突然發出一聲長歎。他伸手攬住晚盈,再用另一只手攬住我,老爸極出一個微笑,道:“今天真是一個好日子呢!不但是我孫子和孫女的生日。更是我們父子重逢的日子,我們一定要回家好好慶祝一下,今天我們兩父子就連夜傾談,讓老爸也知道一下,你這小子四年躲到哪個老鼠洞里去了!”

晚盈把目光落到了長孫庭的身上。長孫庭略一沉吟,對晚盈道:“你已經是個大姑娘了,現在你哥哥又回到了你的身邊,以後你就和自己的父親和哥哥一起住把,不需要再和我回到實驗基地了!”

“恩!”

晚盈快樂的連連點頭,那模樣象極了我在快餐店門前,背著她飛跑的那一幕。可是,現在這個城市依然繁華而浮躁,但是我最心愛的晚盈不在了。這個站在我面前的“晚盈”,她甚至已經不能算是我的妹妹。經過修改的DNT鏈圖,呵呵呵呵……不知道我們之間屬于戀人,或者屬于親人的那一段連接,是否已經隨著她體內的錯誤,而一起被清除了呢?

本來,我們之間的相戀,就是一種錯誤!

當天所有人都湧到了家里,而晚盈,也回到了她曾經居住了十幾年的想屋。

“好熟悉的感覺,我真的在這里住了十八年嗎?”晚盈望著這間熟悉而陌生的臥室。這間臥室一直保留了她最後離開的樣子,在臥室的床腳,還有一台供氧機。晚盈輕輕拉開桌子的抽屜,她拿起了一個加了密碼鎖的日記本,她竟然不假思索的隨意打開了這個加了密碼鎖的筆記本。

“它曾經是我寫的嗎?可是這里面似乎有些字我自己都不認識呢。”

在嘖嘖輕歎中,晚盈翻開了日記本的第一頁。

在第一頁上,只有一句話,“我好喜歡他,雖然明知道不應該,雖然知道這樣會被社會被道德所唾棄,但是我就是忍不住的去喜歡他!”

疑惑!?

自己難道曾經有過暗戀的男孩子嗎?

就象是偷偷發覺別人秘密的小孩子一樣,晚盈樂不可支的翻開了第二頁,然後她又翻開了第三頁,第四頁……

慢慢的晚盈的手頓住了,慢慢的晚盈的眼睛中積滿了淚水,慢慢的,一個詞從晚盈的嘴里,不經意的逸出:“噢……哥哥,不,……吟雪!”

第二天,晚盈悄悄的走出了自己的臥室,在房間的客廳地毯上,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大對人,其中我左擁右抱的腦袋下面還枕著齊小霞。

“我真的喜歡的是自己的哥哥嗎?”

這個問題似乎不需要去問,因為晚盈在這一刻,覺得自己的心堵得好厲害,看到哥哥和這些她早已經認識的大姐姐在一起,她心里竟然奇異的湧起了一絲怪異的難受。

日記本上記載著,“公交車,一個人只需要三塊錢!”

晚盈真的花了三塊前,踏上了去天空山的公交車。

“在最西邊的圍牆下,有一個小小的狗洞,我和哥哥就是從那里鑽進去的,省錢了!哈哈哈哈……”

過了這麼多年了,那個狗洞居然還沒有被封上,晚盈左右看了兩眼,確定沒有人關注她後,她又順著那個“狗洞”躲過了門票。

現在不是桃花盛開的季節,但是走到桃林里,晚盈卻幾乎嗅到了桃花滿園的清香,看到了粉紅的豔麗世界。

晚盈慢慢的走著。

現在那個日記本已經不能再帶給她什麼指引,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心中太過強烈地信念形成了一個模糊的影子,也許是她真的和這里有緣。也許,她被封印的感情,就在這里等著她重新去釋放。

晚盈自己一個人重新走進了盈雪谷。

輕輕拂去石壁上的苔蘚,那上面哥哥用軍刀刻下的大字,印痕依然清晰。

“吱吱……”

又有一只小老鼠在冰面上,驚慌失措的奔跑,臉紅紅地表演了一個“屁股向後落雁平沙式”。

幾年前點燃篝火留下的灰炭上面已經蓋了幾存厚的塵土,但是晚盈仍然伸手,找到了這個位置。

當晚盈坐在這個昔日的火堆旁,她突然淚流滿面。

就是在這個火堆旁,她和自己的哥哥……吟雪,一起分享一塊烤得噴香的牛肉,她就象是一只慷懶的小貓,乖乖的趴在吟雪的懷里,看著他將牛肉撕成一塊塊小條,喂進她的嘴里。

他們手拉著手,以天為被以地為床,盡量舒展自己的身體,仰望著廣闊無垠的蒼穹,數著天空點點閃爍的敏繁星。當流星從他們頭頂劃過,一道燦爛到宇宙極處的光芒。瞬間映亮了天空的一角。

面對這顆以燃燒生命為代價換取片刻輝煌的流星,他們同時對著它許下一個願望:希望時間能在這個刹那間永琚C

無論她經曆了什麼,可是她竟然能夠忘記了這份感情?!

她終于明白了自己的大哥吟雪,為什麼看著她事,目光會深邃得讓她心如鹿撞,連呼吸都會感到吃力。

她也終于明白了,為什麼自己看到吟雪和其他女孩子在一塊,心里會湧出濃濃的酸味。

她更明白了,為什麼吟雪的心情在看到她之後,在經曆了大驚大喜後,卻突然直接墜入了最谷底。

他們之間曾經擁有過一段如此真摯的感情,雖然為天地所不容,為道德所不齒,但是他們至少愛得真,愛得純!

當他把一枚結婚戒指套到她的手指上時,她的生生世世,只會為一個男人而存在。無論是她的前生,還是她的今世!

她曾經在這里,享受了一個女人最甜蜜而幸福的時光,她也在這里,品嘗了人生最大的無奈,最可悲的生離死別。

晚盈就坐在這里,癡癡地想著,癡癡的流著眼淚。她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她已經不是原來的晚盈了,她甚至已經不能算是吟雪的妹妹了,他……還會象原來一樣喜歡她,關心她,愛她嗎?

他已經有了那麼多優秀的女孩子,他還會再喜歡一個青澀的小女孩子嗎?

晚盈真的癡了。

她癡得竟然沒有發現,我已經順著她留下的足跡,再一次闖入了盈雪谷。

我們兩個人都癡了。

當我們終于彼此清醒的時候,我們的唇已經緊緊的貼到了一起。

晚盈瞪著一雙淚眼模糊的雙眸,直直的望著我,她哽咽道:“我已經不是你的妹妹了!”

“恩!”我溫柔的拭去她額角的一片草葉,輕輕點了點頭。

“可是我卻又喜歡上了你,喜歡上了一個已經不是自己哥哥的你!”晚盈癡癡的叫道:“我該怎麼辦?!”

怎麼辦呢?

請大家想一想,我該怎麼辦呢?

面對一個已經不能算是我妹妹的晚盈,我會怎麼辦呢?

沉默了良久,我突然道:“你還記得嗎?這里曾經是我們的洞房呢。”

尾聲:

戰斗!戰斗!!除了戰斗之外,我傅吟雪還能做什麼?!!!

中國的崛起道路依然漫長而遙遠,世界上敵視我們的眼光仍然在存在,軍隊仍然需要傅吟雪,修羅軍團,仍然需要一個能在關島帶領所有兄弟打出最慘烈狂放戰斗的最強領袖。

最後我發現,傲皇的身份實在是比傅吟雪好用!第一,至少我不用再擔心,自己稍有不慎就會將戰火引到我們的祖國。第二,傲皇國際第一恐怖份子的威懾力,要比中國的第一戰斗英雄要響亮而且有用的多。第三,傲皇和齊小霞在一起才算正常,要是有一天消息走露,傅吟雪和齊小霞走到了一起,那不讓人瞠目結舌目瞪口呆得兩眼發直才是怪事一件呢!

至于我的兒子傲子夜,我不希望她再成為一個戰士!我希望他能成為一個平凡的人,一個不用再經曆戰火,再經曆生離死別的平凡而又幸福的男人。雖然我權決定他的未來人生,但是至少,我想給他一個平和環境,一個美好的童年。所以,我把他留在了中國。

至于我的女兒傲夜語,本來也要給她相同的待遇,但是小霞卻激烈反對。身為一個母親卻要把自己的兩個孩子全部送走,也難怪她會滿新不舍。說句實在話,我傅吟雪敢和天斗,敢和地斗,但是實在是不敢和自己的嬌妻去斗。

誰讓我自己發誓自己給自己找絆子?別人的老婆是能湊齊一桌麻將,我的是湊齊一桌麻將,還能一個乒乓球擂台賽!

最嚴重的問題是,她們沒有一盞省油的燈!一旦聯手,只怕把我老爸搬出來,兩大陣營強強對峙,除非是老爸動用長輩的權威,否則我們最多也只能拼個旗鼓相當。所以平時,我是老實的,我是乖巧的,我是模范的。想要報複她們,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她們落單的時候,這個時候,當然是天黑睡覺夜,風高做愛天的時候!

我不想做一個種馬,大大的不想!我一向認為,我自己應該終生只喜歡一個女孩子,我還大言不慚的對晚盈說要對她鎖情,結果當她回到我身邊的時候,我已經是左擁右抱,脫身乏力了。

就算某一天讓我改行去寫小說,我也絕不想寫一個種馬類型的主角。但是為難啊,這麼多優秀的女孩子,等了我四年,你讓我怎麼去拒絕?為什麼面對漂亮而且喜歡我的女孩子,我就是學不會冷靜的瘋狂呢?

我最後說上一句吧,那可不是什麼刀鋒入骨不得不戰,背水爭雄不勝則亡的戰斗豪言。而是亡由勝不雄爭水背,戰不得不骨不入鋒刀的斗戰言豪!

嘿嘿,彙報完畢,散會!

上篇:第八卷 鐵血屠龍 第七十六章 飛蛾撲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