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香港二十八總督 第一部分 第一任 璞鼎查Henry Pottinger(6)  
   
第一部分 第一任 璞鼎查Henry Pottinger(6)

道光皇帝對璞鼎查這種干涉中國內政的行為很不滿意,堅持派伊里布到廣東與璞鼎查辦理善後各事,但又怕得罪英國,于是派耆英向璞鼎查解釋,璞鼎查根本不聽。伊里布受命于1843年1月10日到達廣州,約會璞鼎查。直拖至1月20日,璞鼎查答應與他在黃埔河面一艘英國炮艦上會面。但是,伊里布受到無理怠慢和苛求。

璞鼎查當即提出台灣事件問題,脅迫清廷按他的旨意進行處理。當伊里布提出商談輸稅章程問題時,璞鼎查拒不和伊里布商談,只留下馬禮遜、羅伯蚺候議。伊里布也只好委派黃恩彤、咸齡與其談判。談判中英方提出,英人要在“香港通市”,如此則“一切稽查偷漏、輸納稅銀,不是諸費更張。”談判難以進行下去。

伊里布是奉命南下議訂善後章程,由于璞鼎查拖延刁難,遲遲未能達成協議,無法向皇帝交待,因此憂憤成疾,最後病死于廣州。

伊里布死後,璞鼎查本以為道光皇帝一定派耆英前來,不料道光皇帝仍然要留耆英在江浙,另派他人接任。璞鼎查見接任的不是耆英,異常不滿,揚言要北上與耆英談判一切。道光皇帝見他硬要耆英出來,只好讓步,派耆英到廣東。

為什麼璞鼎查非要耆英來處理《南京條約》善後事宜,據史料記載,耆英一貫對英使低聲下氣,不敢有所違拗。

對于這樣一個奴性十足的人,璞鼎查自然認為他是議約的最佳人選。

耆英于1843年4月16日自江甯出發,6月4日抵達廣州。耆英抵廣州時,曾有奏章向道光皇帝奏報,再三提到“粵中士民,志存報複”,告廣東人民的禦狀,說他們是“不安定因素”。同時,也可看出當時廣州人民的抗英之志不曾稍減。

當時先由黃恩彤、咸齡與英方馬禮遜作初步談判,馬禮遜住在十三行里,與黃恩彤、咸齡起草章程,然後各自向上司請示。這次討論的是換約問題,即將《南京條約》正式換文。其次是關稅問題。英國在中國購買的商品以茶葉為最大宗,而運到中國的則是棉花與鴉片。

經過18天的反複討論,終于達成協議。但是,璞鼎查不肯到廣州辦理正式簽字手續,卻要耆英去香港辦理,于是就有了耆英的香港之行。

耆英在香港住了4日,住的地方,耆英奏稱是“夷樓”,自然是英國人的樓房了。至于究竟是何處,目前無法考證,因為當時即使是璞鼎查也沒有正式的官邸,總督府是後期才建成的。

耆英的第二份奏報中有兩句話:“但當計我之利害,不必問彼之是非。”這就是當時耆英與英國人交涉時所持的宗旨。他所說的“不必問彼之是非”,就是不管對方提出的要求是否合理;所謂“當計我之利害”,也等于說只考慮“是否能夠接受”罷了。

其實,璞鼎查硬要耆英來香港,一是便于控制談判局勢;二是借機犒賞簽約有功的耆英。據英國人的記載,耆英這次到香港,曾縱情飲樂,並且趁興唱了一曲滿洲小調。璞鼎查還和耆英交換了全家像片,以作紀念。耆英還主動提出收養璞鼎查的兒子為“義子”。耆英給道光皇帝的奏文中說,璞鼎查懇求他帶回圖像,“以表其神形已追隨左右。”

慷國家之慨,花民眾之錢,討好“夷人”,得一己之利,曆代貪官無不如此。不知私底下璞鼎查是否有紅包相送?奏折當中,大概難以查到。不然,為什麼只有像片的記載。

1843年7月22日,耆英與璞鼎查在香港訂立了《五口通商章程及海關稅則》,規定開放中國五口通商,即上海、甯波、福州、廈門及廣州。至此,英商人在華擁有的領事裁決權,單方面的最惠國待遇、軍艦常駐通商口岸、在口岸租地建房等各項特權都一一被璞鼎查具體化了。對于耆英,璞鼎查可謂“知人善任”。

殖民統治的開始

璞鼎查抵港以後,在加緊對中國進行軍事侵略和掠奪的同時,積極推行在香港的殖民統治,把香港的殖民統治機構逐步建立健全起來。他把港島劃分為海域區、城市區、郊外區,並興建監獄、政府辦公大樓等項設施。據英方資料記載,港英當局首先進行了人口調查,當時島上居民5650人,其中村民、漁民共為2500人,市場附近的居民為200人,水上居民為2000人,來自九龍的勞工為300人。

上篇:第一部分 第一任 璞鼎查Henry Pottinger(5)     下篇:第一部分 第一任 璞鼎查Henry Pottinger(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