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香港二十八總督 第一部分 第二任 戴維斯JoHn Francis DaVis(8)  
   
第一部分 第二任 戴維斯JoHn Francis DaVis(8)

港府的“醫官剖驗尸體”、“死因法庭研究”,以及驗尸官的報告,往往是港英當局用來掩飾自己殺人罪行的一種手法。香港有名的黃祥水事件,就是一例。小商販黃祥水被官差踢傷,脾部腫脹而死,結果經過所謂醫官的尸體剖驗,以及死因法庭研究,死因竟確定為“脾部腫脹”,死于疾病。黃祥水明明是被官差踢傷而死,驗尸官卻倒因為果,不說他被人踢死,卻說他死于脾部腫脹。脾部因何而腫脹致死,無人過問。類似草菅人命的案例時常出現。

包庇第一個有案可查的貪官

香港曆史上第一個有案可查的貪官就出在戴維斯時期。戴維斯政府對這個貪官進行了百般袒護。香港處于英國的殖民統治之下,初期政府高級官員全都是由英國人擔任,政治制度又不民主,沒有人能夠對他們進行及時和有效的監督,因此,貪贓枉法行為相當盛行。

香港島上有一條很長的街道——堅道,就是用這個貪官威廉?堅的名字命名的。威廉?堅在璞鼎查時期就已經在港府任職,是英國人統治香港初期的首席裁判司,屬于港府高官。他利用一個名叫盧亞景的中國人當走卒,向商人和“海盜”索取賄賂。盧亞景自恃有首席裁判司撐腰,橫行霸道,趾高氣揚,因此得罪了一些英國商人。英國商人便向法院控告了威廉?堅及其走卒。

據香港法院的檔案記載,在1847年6月間,盧亞景的上司威廉?堅被另一個英國人控告,說他用人不當,利用他手下的這個盧亞景,向市場上的中國商人和其他租戶索賄收規,同時更有“縱盜”和“誣良為盜”之嫌。當局接受了這個控告,下令組織調查委員會,對威廉?堅被控的犯罪事實進行了調查。自然,主要的證人是盧亞景。不料,這一切全是裝模作樣的,在正式開庭調查之際,盧亞景突然“失蹤”了,據說是已回內地。主要證人既然失蹤,調查工作也就無法進行,只好宣布威廉?堅被控的罪名不能成立。

威廉?堅的罪名既然不能成立,控告威廉?堅的那個英國人當然有“誣告”嫌疑了。于是威廉?堅就反過來告他一狀,使這個英國人既罰款又坐牢。此案既了,盧亞景忽然又出現在香港。

就這樣,威廉?堅的貪汙瀆職行為沒有受到任何懲罰,後來他反而得到升遷。在1858年11月和1859年5月,先後兩次被委任為代理總督,代理行使香港總督的權力。

戴維斯時期,繼威廉?堅之後的另一個大貪官是前邊提到的高和爾。高和爾是威廉?堅的好友。高和爾本來在廣州和新加坡經商,1840年英國遠征艦隊從新加坡北上進攻舟山群島,威廉?堅和高和爾兩人同船,來到中國,從此成為好友。1843年,由于威廉?堅的推薦,高和爾開始在香港政府任職,成為港府裁判司的翻譯,而當時的裁判司就是威廉?堅。他于1846年再升任副警司,1856年又被任命為總注冊官和撫華道。高和爾索取賄賂的手段與威廉?堅如出一轍。牽涉高和爾貪汙受賄的重要案件還有杜亞寶案件和黃墨洲案件。

1847年4月,商船“加路連號”及“柯美加號”駛經尖帽灣時,遭海盜搶劫,船員全部遇害。高和爾逮捕了三名嫌疑犯,但定罪的證據不足。這時警署破獲另一起行劫案,高和爾便授意行劫案犯杜亞寶出庭作證,指控前案三人是他參與尖帽灣海盜案的同黨。審判官認為證詞疑點很多,但陪審員認定三被告海盜殺人罪成立。杜亞寶因此事立功獲得釋放。之後,高和爾便利用他充當破獲海盜的眼線人,進行敲榨勒索,受賄收規。捕獲海盜後,僅以杜亞寶的只言片語為證,即可定人罪名。“他說是,雖良善難冀超生;他說非,則真盜也可幸免。”1847年10月,杜亞寶向船民沈亞熙勒索80元,沈傾箱倒篋如數給他。事後,沈亞熙向高和爾密告此事,高和爾置之不理。第二年1月,杜亞寶又向沈亞熙勒索100元,並聲稱這是轉給高和爾的。沈亞熙實在無力拿出這筆在當時說來數額很大的款子,杜便誣陷他為尖帽灣海盜,將其逮捕。直到杜亞寶索賄罪行敗露,被判處3年徒刑的沈亞熙才獲得釋放。而杜亞寶的後台高和爾卻照常高官穩做,繼續貪贓枉法。

上篇:第一部分 第二任 戴維斯JoHn Francis DaVis(7)     下篇:第一部分 第二任 戴維斯JoHn Francis DaVis(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