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香港二十八總督 第一部分 第五任 羅便臣HErculEs RoBinson(8)  
   
第一部分 第五任 羅便臣HErculEs RoBinson(8)

彙豐銀行,除了享有簽發港幣發行的特權以控制金融市場外,大量貸款給腐敗的清政府,也使它攫取了巨額利息。據有關人士統計,清政府大額向英國和彙豐銀行貸款計有:1865年清廷同治時期,向英國借款143萬英鎊,分2年6次償還,在香港交付,這是中國向外國借款的開始。1867年又向英國借款120萬英鎊,以海關稅作抵;左宗棠平定新疆叛亂之後,急需經濟上救援,1877年,清政府向彙豐銀行借貸白銀5萬兩,以溫州、上海、廣東、漢口的關稅與稅票做為擔保;慈禧太後為修建頤和園,1879年再向彙豐銀行借款1615萬兩,還是以海關關稅和稅票為擔保,年利息10%~12%左右。1894年,清廷國庫虧空,再向彙豐銀行借債1000萬兩,按照彙豐行規,年息7厘,98扣,期限20年,前10年付息,後10年還本。1895年,中日簽訂《馬關條約》,中國損失慘重,再向彙豐銀行舉債300萬鎊,仍以海關關稅和票據為抵押。年息6厘,92扣,期限20年,前5年付息,後15年還本。以上只是幾宗數額巨大的借貸,清政府仰賴彙豐銀行的貸款,借以彌補財政的浩大赤字,更是習以為常的事。財政上的依賴除了利息之外,必然造成政治經濟和外交上的屈辱妥協。

以上兩筆帳,雖然屬于不同的斂財方式,但都說明了一個道理,彙豐同清政府的依賴關系,彙豐和香港,彙豐與中國的關系。

據鄭固固教授《花甲銅獅說彙豐》的文章所載,彙豐銀行發展到上世紀90年代,已有大約11730億港元的資產,成為香港首選存款銀行和主要的按揭銀行,在全港設有225間分行,加上它持股61.5%股權的琤芼行的135家分行,總數則達360間之多。

當然,彙豐銀行有自己一套特殊的經營策略,它一設立便是幾國參與的具有跨國銀行的性質,同時經營宗旨明確。楊思賢先生所著《香港滄桑》一書記載過這樣一段故事,1935年第二座彙豐大廈落成典禮上,彙豐司理祁禮賓演說時,引述了兩個小故事:

他說,有一位朋友問道,“這麼一座雄偉的建築,會使膽小的人躊躇不前,不敢進去作小的交易。”他聽了,只是笑笑。

他又說,有一位少年遇見自己的“大班”,說:“我不敢將小量的余錢放到彙豐,怕它拒絕接受辦理。”

禮賓的“大班”這樣回答那個少年:“親愛的朋友,敝行絕無太小或太大的東西。”

他說引用的兩個小故事,主要反映了彙豐主理人的宗旨是:來者不拒,一概歡迎。

這次盛典觀禮台上來賓的安排,更具彙豐的經營手法,受邀來賓中,上海人3名,廣州人3名,香港人2名。這既體現了代表的廣泛性,又顯示了地區的重要性。

所以,它的營業不能不一直處于興旺蓬勃狀態。據統計,1937年的純利已達一千五百四十三萬余元,1938年達到一千五百二十九萬余元,1939年為一千三百三十五余萬元,1940年近一千四百萬元。

按照香港經濟的發展,廣東社科院教授劉澤生,把香港近代150多年的曆史,劃分為五個階段,第一個階段1841年英國侵占香港起至1860年,為轉口港始創時期。這20年左右的時間內,香港經曆了前面敘述的璞鼎查、戴維斯、般含、寶靈、羅便臣五任總督。開埠之初,香港只是一個荒野漁村,1841年僅有人口7450人,到1861年,人口增加到119321人,逐漸發展成為一個商業貿易港,當然,貿易的主要貨物是毒害中國人民的鴉片。1992年6月18日,香港《新報》一篇文章按照各總督的是非功過,把這一時期歸結為“帝國主義時期”。大概是指這5位總督,包括英國倫敦,主要精力都是用在侵占中國領土上。下一章開始,我們將記述從1866年第六任麥當奴起,至1885年第九任寶云止的四位總督,其間共19年的時間,被稱為“華人抬頭時期”。雖然英國人依然百般歧視、壓制香港的中國居民,但是,香港的中國商人經營有術,事業發展迅速,到1880年,華人經濟已成為港島舉足輕重的力量。當時,在每季度繳納地稅1000元以上的18家企業中,只有一家渣甸洋行是英資企業,其余17家全是華商企業。

上篇:第一部分 第五任 羅便臣HErculEs RoBinson(7)     下篇:第一部分 第六任 麥當奴RicHard GraVEs Mac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