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暗潮生(十一)  
   
第一百二十五章 暗潮生(十一)

中秋節本來時吉祥團圓之日,可是值此亂世時節,早已經沒有了富態景象,平安喜樂早已是奢望,在涿州城中,家家關門閉戶,只是不出,早些年這個時候,街頭卻是人腦非凡,但遠去的只是回憶.

這個時候,或許也只有中原腹地,煙雨江南還有一些過節的氣象,幼童的歡聲嬉鬧,正是楊凌為此牙咬堅持的.

"中秋"一詞,最早見于《周禮》一書,可謂是源遠流長,涿州城中,莫說過節,街頭巷尾都是濃濃的血腥之氣,每個人的心弦都是崩到了最為緊張的地步.

但是有一處卻是例外,郭藥師府上,張燈結彩,好歹也算有了生氣,在院落之前,早已經是擺起了十幾桌宴席,在正堂出來,還設了大香案,擺上月餅,西瓜,蘋果,紅棗,李子,葡萄等祭品.

燕地人是是信了有月神的,所以說還是有一些貢品是不可或缺的,西瓜在桌案之中卻是占了大頭,將其切成了蓮花的形狀,並且將月亮神像放在月亮的那個方向,紅燭高燃.

遼國立國兩百多年,早已經是被漢化了大部分,蕭余慶應了郭藥師之邀請,來府上,自然是要客隨主便,數位稍微地位稍高的將領,隨著郭藥師和蕭余慶依次拜祭月亮.

整個涿州,也只有此地,即便是到了這個時候,也要裝點一下升平景象,耗費了最後一點人力物力,才堪堪能夠粉飾太平,蕭余慶作禮一逼,此時的他一身袖袍勁裝,可是內里卻是穿著了兩層內甲,笑著說道,"難得郭都管盛情,這些年來,大遼國事艱難,俺們跟隨蕭大王南征北戰,早已經是多年未曾歸家,燕京城里,妻小卻是未曾謀面."

"好叫郭都管知曉,俺們今時今地,所為的,無非也就是這一點的牽掛,已經嗎,沒有了退路,淮陰王無道,輕擲國力,俺們蕭大王和大石林牙會同燕地最後一絲血脈,也要將此大局挽回,但凡有人窺視大遼江山,不管是女真還是宋人,俺們不過就是死戰到底,沒有其他抉擇."蕭余慶說到此處,莫名的看了郭藥師一眼,雙目之中,難見的閃過一絲戲謔之色.

郭藥師沖北抱了抱拳,"蕭監軍言重,汝等為大遼國事而戰,某郭藥師又何嘗不是得蕭大王看重,多少常勝軍兒郎俱都是死得其所,值此亂世,不過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如此甚好."蕭余慶點了點頭,兩人都是狡詐如狐准備,即便是馬上面臨大變,也是談笑風生,彼此之間的試探,卻是在無形之中過了一招,郭藥師依舊是求穩,未曾透露出半分異樣.

蕭余慶哈哈的笑了一聲,"卻是某家煞了風景,這般時候,俺們上下軍將,正該把酒言歡,談這些作甚,某認罪,自罰一杯!"說完之後,便是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

……

甄五臣在院中的最角落,以往時分,甄五臣無不是陪在郭藥師最近之側,其身份地位,都是常勝軍上下的第二號人物,這個時候卻是掩蓋了自身的鋒芒,一員常勝軍軍校湊到他的耳邊,低語道,"甄將軍,俺們約定的軍將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動沒有動,今日之事事關重大,某這心里卻是有些跳得慌!"

甄五臣斜視了他一眼,"怎麼,怕了?"

"俅娘的,俺這條命還是郭都管全下來的,大不了便是落下碗口一個疤,俺要是皺一皺眉頭,絕非好漢!"

甄五臣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寬心些,交待下去的軍將都是俺們常勝軍同生共死的兄弟,要說到底,怎麼也信得過,更況且俺們還另有手段."

甄五臣說到這里,這名軍將便是會意的往里間看去,只見內廂房之中,映襯著明亮的月光,卻是閃過了一絲刀光,這軍將頓時心中便是松了一口氣,這里間數間廂房,少說也能藏三四百刀斧手.

如此一來,還有什麼放心不下的,這軍將恢複了神色,甄五臣的雖然面上泰然自若,心中又何嘗不是緊張到了極處,宴席開始之後,他的眼皮一直就在跳,隱隱約約的就覺得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怎麼也不能平靜下來.

事情都已經到了這一步,再也沒有了退路,該安排的,該交待的,自家和都管都已經是做到了最完美的地步,若是出了差池還能如何,不過就是真刀真槍的再干上一場,男兒至此,想要博取一番事業,哪能不流血犧牲.

都管是做大事的人,即便是此刻心神不甯,甄五臣也只有是強自做出一副鎮定的模樣.

甄五臣之前聯系的十幾位將校,這個時候,也僅僅是只有五六人平安的返回了自家大營之中,一回軍中,便是立刻點起了兵馬,往郭藥師的府中趕去.

蕭莫離也是帶了數百奚人兵將趕去,之前連殺七八位常勝軍將領,做得是神不知鬼不覺,在他的身邊,吳岩也是緊隨其後,少了此人,此番大事恐怕就是會著了郭藥師的道.

但是這個時候,勝負的太平卻是到了一個詭異的程度,不知道要往哪邊傾斜,蕭莫離的動作畢竟是快一些,悉知常勝軍的動向,雖然還有一些常勝軍的起事將領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再去動,這部分人能控制的常勝軍人數也在七百人上下.

有此顧慮,動作便一定要快,趕在他們來臨之前,將大局抵定,郭藥師乃是常勝軍說一不二的人物,此人一死,他們還能如何?常勝軍群龍無首,說不定還能收了常勝軍為己用,到時候也能再干一番事業.

而自家身邊的吳岩,說不定就會成為他們扶持的一個傀儡而已.

遠遠的郭藥師府邸已經能夠看到,這個時候,大隊兵馬留在府外,這個時候,郭府就是大門之外,也無人把守,顯得甚為寬松,蕭莫離便是帶了數人步入府中,拉到了蕭余慶身前.

這數人甲胄齊全,頓時就引來了宴席之上無數人為之側目!

上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暗潮生(十)     下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暗潮生(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