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一百八十七章 恩怨了(四)  
   
第一百八十七章 恩怨了(四)

大石林牙與蕭干,本就是這大遼最後的雙雄,論本事,哪一個在這個時代是差了的,這最後的一點兵權,誰不想這個時候爭取一些,本來想到的是,在與宋人再高粱河之間一戰打響之前,大石林牙和蕭干大王怎麼的也得相互傾軋一番,總歸是將大遼最後一點血脈折騰一番,甚而最後折損一傑的結果也不是沒有人想到過.

任誰也沒有想到,蕭干和耶律大石的權力交接,竟然就這樣和平收場,這些事情都是上位者之間的角逐,下面的將領士卒都是諱莫如深.

誰也不知道其間到底有多少爭斗,多少勾心斗角,又會有多少人在這一場暗戰當中丟了性命!

到最後不過是決出一個勝負,下面的兒郎卻是不管這些,到時候只管跟著他們中的一個,最後再打一場轟轟烈烈的戰事,要說蕭干的能力也不缺,契丹兒郎也是服氣的,更何況現在而今天賜皇帝已經駕崩,蕭普賢女垂簾攝政,蕭干在名義之上還是占了上風.

而在那場宮廷政變當中,蕭干以雷霆之手段處死李處溫,已經擺明了要將大權攬在手中.只要蕭干能硬下心腸,和大石林牙做過一場,這最後的權力還不是說有就有,耶律大石縱然是一代豪傑,這個時候焉能再將大遼最後一點實力耗得干乾淨淨.

究其本心,耶律大石卻並不真的想將契丹的最後一點元氣耗盡,在燕京城和蕭干展開一場捉對厮殺,最後卻便宜了宋人!

總的來說,這場權力交接,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波瀾變故,這北遼帝都百姓,也只是沉默觀望,只是一會兒便是接受了這個現實.

宋人已經奪取涿易二州,原來被視為天塹的白溝河,現在已經是在宋人涿易兩州這個橋頭堡的遮護之下,常勝軍郭藥師所部,也全軍歸降宋人,現在宋人營盤,據說都已經出現在了高粱河之南!

從涿州到高粱河之間,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宋人大軍會出現在燕京城下!

再向北看,重重疊疊的宮室,氣象更為淒涼,似乎都在散著一股腐臭的牛道.

高粱河北,數十騎士,簇擁著默不作聲的蕭干,丟鞍下馬,數十名騎士也同時滾鞍而下,馬刺踩在石扳地上,叮當作響之聲一片,數名帶著皮帽,鑲著翎尾的軍官匆匆從遠處跑過來迎接,紛紛的見禮下去,蕭干只是沉著一張臉低聲道:"林牙如何?"

"林牙三千兵馬已經出行,余下所部契丹兒郎都是未曾有激烈的反應,俺們契丹,奚人兩部,始終都是一心的."

蕭干望著滾滾的高粱河水,"林牙如此,也是為著大局著想,某就在這里等他的消息,這一仗,務必勝得乾淨利落,某就是要將這河山,重新振作起來."

到了這一刻,周邊的兒郎,如何還不明白蕭干的豪氣,在這等時候還能說些什麼?只不過就是等待著這位豪傑,再打一場硬仗,奚人子弟,跟著蕭干還不是一樣縱橫于幽云,即便是棄了燕京又如何?到時候哪里還去不得,說不得到了這個份上,到時候契丹兒郎還不是為大王所收服!

在劉李河的西南面遠出,同樣有隊人馬遠遠的張開了來,緊緊的遮護住環慶軍和熙河軍的後路,兩軍相隔不過步兵兩日的腳程.

遼人統治,已經只及于燕京及燕京之東一地,在女真和宋人兵勢壓迫之下,各處統治都已經土崩瓦解,各地豪強紛起,只是觀望自保,等待著宋人或者女真前來,好改朝換代.

遼人重兵,也只是及于燕京之南一帶,在燕京西北面,只是偶爾有遠攔子出沒.

馱馬噴著響鼻,長嘶著踏入劉李河當中,劉李河是高粱河的分支,比高粱河要窄得多,但是水勢卻要要來得大,河上已經拉起了幾根長索,宋軍騎士光著脊梁,只是牽著長索一匹匹的拉著馱馬游過河去.一些騎士已經在劉李河,只是在岸上等待,大家都是神色凝重,少有人說話.

在這等程度國戰之上,來不得半點的馬虎,過了劉李河,便是沿著陸路往東向老種所部靠攏,童貫的勝捷軍早早的便是在前開道.

而他們這支軍馬已經是注定坐了冷板凳,先天就低了一頭,在這個時候就只能眼熱而已,良久良久,岳飛才低低歎息一聲:"也不知道小楊將主此時,到了何處?"

岳飛說完之後,又自言自語的道,"前線傳來軍報,老種相公已經在高粱河南了,小楊將主最多還有五日便可抵達,希望西軍莫要忘了小楊將主涿易二州改天之功,屆時功勞還是可以爭取的!"

雷遠文在一旁勉強一笑:"老種相公素來仁厚,這等事情料想不會忘了小楊將主,前番雖然惡了宣帥,可是身在老種相公的軍中,神策軍左路怎麼說也得有一些功勳?"

岳飛一笑:"俺就算跟著小楊將主直抵高粱河,也派不上太大用場,無非追隨沖殺而已……可現在俺卻是有些擔憂北面的女真人!小楊將主時常邊說,都說女真強盛遼人十倍.如此強敵,就算現在有盟約在,將來也是俺們大宋大敵!某就是在想,這幽云如此大的一塊肥肉,女真就真的守約如初,眼巴巴的看著這塊肥肉?"

雷遠文最後看了一眼燕京方向,喃喃自語:"西軍上下取燕京,俺們只是在後路安安穩穩的保住他們,現在這個時候,卻是誰都忘了,這場戰事,就是是誰翻盤帶來的,俺卻是為小楊將主有些不值,這燕地之間,都已經沒有沒有了一絲一毫的意思,俺還不如等這場戰事過後,早早的回到關內!"

岳飛拍了拍他的肩頭,"先不說這些了,到時候,還不是俺們軍漢的功勞,誰會白眼看咱們?那幾場戰事都是數得出來的,還有什麼不值當的?且看吧,這幽云戰事,不是那麼簡單的,我總感覺是要出什麼事,卻又說不上來……"

上篇:第一百八十六章 恩怨了(三)     下篇:第一百八十八章 恩怨了(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