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兩百七十一章 力挽狂瀾  
   
第兩百七十一章 力挽狂瀾

韓世忠面上不,可是他心里卻是發了狠,不要給俺機會,給俺機會,俺就讓大家知道,俺是不是弱其他猛將半!

雷遠文心思比他簡單一些,人人都有出頭露臉的日子,自己倒是坐升了官職,楊凌厚恩,兄弟期望,如何能報?只求楊將主給一個厮殺機會!現在厮殺機會終于來了,而且是正對遼人四軍大王蕭干主力,一舉能底定燕云戰事的厮殺!

自己再不出力自效,俺雷遠文就成什麼樣的人了?韓世忠和雷遠文心熱之下,兩人已經突出了白梃兵陣前,兩人手中都夾著長矛,呼喊聲中,就這樣正正的撞進了遼軍散漫的大隊當中!

重騎沖陣,這沖陣長矛不過都是一次性使用的,虛握在手中,和敵騎一觸就要松手,但是挾著這巨大的沖力,韓世忠和雷遠文這兩杆長矛,頓時就將兩名遼人騎士從馬上頭上腳下的撞下來!

他們兩人胯下重騎沖陣的巨大動量不因這區區一矛撞擊而能衰減下來,就這樣直直的沖入遼人亂陣深處,就算是騎兵,沾著碰著,那些戰馬都嘶鳴著四下排開,和周遭騎士撞成一團?更不用馬上韓世忠和雷遠文兩騎,已經紛紛抽出了馬上短兵刃,掠過哪個遼人騎士,哪個就遭殃.

雷遠文是兩柄黑沉沉的大鐵銅,起來更像門栓多一些,揮動之下,挨著的遼人騎士就吐血落馬,沒一個人能稍稍抵擋,混亂當中,使不開騎戰的長兵刃,有的遼人騎士終于反應過來,忙不迭的抽出佩刀佩劍抵擋.這黑鐵塔也似的宋人騎將,可是這鐵銅分量太大,迎上去還是刀折人落馬!

韓世忠今日似乎要和岳飛別別苗頭,沒有用慣常的大刀,反而選了一根馬槊,比岳飛的大槍短些.但是在遼人亂陣當中,同樣矯健如龍,不是用刺的,反而是用抽的極具彈性的槊杆沾著哪名倒黴的遼人騎士,就只有落馬的下場!

雷遠文沖過一路,無非是人人悶哼落馬,可韓世忠這一路沖過來,更有無數血光迸濺!重騎沖陣,用不著捉對厮殺.要的就是善用重騎的沖力,將敵陣沖垮.

騎兵會戰,只要一方混亂落馬,給坐騎踐踏之下,這死傷比在敵手刀劍之下還要慘重許多!韓世忠雷遠文這兩名長大漢子,就有如白梃兵這個攻城重錘的錘頭,一下就在遼人亂陣當中犁出了兩條血路,當在他們的遼人騎士.就如紙糊的一般,他們兩人到處.一片人仰馬翻.

竟然沒有人能稍稍阻擋他們半步!在韓世忠和雷遠文之後,這些遼人騎士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大隊的白梃兵重騎也已經撲至.

韓世忠和雷遠文是殺法驍勇,無人能夠阻擋,而這些結陣撲來的重騎,卻如一面面鐵牆.將所有敢于和他們碰撞在一起的對手,全部碾成粉碎!從高處向下望,就能看見一道道鋼鐵洪流湧入了遼人散亂的軍陣當中.

每一道浪頭撲至,這遼人萬余騎形成的散亂陣勢就消融一分,這一道道鋼鐵洪流不可阻擋的向前.留在他們身後的就是一片血肉狼藉!

在這短短一瞬,不知道有多少遼人最後的精兵猛將,就淹沒在這洪流當中!遼人軍馬,連半分的抵抗能力都沒有,他們也是久戰疲兵,不論人馬都已經困乏到了極處,是靠著擊退宋人西軍全部的驕傲,才支撐到了現在.

誰也沒有想到,突然就冒出了這麼一支宋軍,以如此氣勢,以這般重騎,一下就摧垮了他們的全部努力!

遼人本來就沒有多少氣力厮殺,韓世忠和雷遠文所領的白梃兵也沒有給他們結陣抵抗的時間,而這些遼人最後精銳從心理上,也被摧垮了.

他們已經拿出了全部努力,在蕭干的旗號之下,轉戰于一支支宋軍當中,擊潰熙河軍,消滅環慶軍,迫退涇源秦鳳熙河軍,以為就是戰事底定,結果宋人又冒出一支神策軍!

眼前這洪流般一浪浪湧來的重騎已經讓他們絕望,而在那宋人統帥立足的西面丘陵之上,大隊的宋人輕騎還在源源不斷的湧出,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這些宋人輕騎張開兩翼,緩緩策馬而前,控制著速度,分明就是等著自家崩潰,然後張開兩翼包抄追擊,宋人軍馬,是想將他們全部粉碎在這里!

他們已經打垮了一支又一支的宋軍,但是這些宋軍,還在不斷的冒出,此時此刻,這些遼人軍馬才想到,他們是一個將滅帝國的最後一實力.

他們已經再無援軍.而宋人,不知道還會拿出多少支軍馬出來,前仆後繼的沖向燕京城!

大遼,亡了.

再也無力回天!

紛亂的遼人陣中,一瞬間所有抵抗意志都已經崩潰,不少人已經打馬掉頭就跑,可是馬力都已經用到了竭盡的地步,一瞬間如何能提起度來.

更不用宋人輕騎已經張開兩翼,隨時會加入追擊,他們絕逃不出多遠,可是現在這些遼人軍馬已經不管不顧了,只想逃離這個戰場,回到燕京,帶著家人遠遠離開這處死地.

還有的遼軍卻在拼命朝前湧,當放棄了一切希望的時候,人要不就是失魂落魄的只想著逃走,要不就是自暴自棄的准備與自己所保衛的同殉.

這些從後面湧上來的遼軍紅著眼睛,手中兵刃先招呼向自家逃卒:"賊厮鳥,國滅之人,還能逃到哪里去?不如就在這里和大遼一起殉了!就算逃回燕京,將來也是當南人奴隸,男兒大丈夫,不如就死在這里."

兩種不同心思的人舉動,讓遼軍陣後更混亂成一個大疙瘩,只有零零星星的遼騎能從這紛亂的潮流當中脫身,拼命鞭打著坐騎向隨便哪個方向逃跑.

有的遼人還干脆棄了馬,一邊扒身上的盔甲,一邊朝著樹林方向沖去,這些是屬于頭腦比較清醒一的,知道憑馬力是跑不過宋人,樹林地形複雜,也許還有逃出生天的機會.(未完待續...)

上篇:第兩百七十章 火燒燕京     下篇:第兩百七十二章 梟雄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