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鐵血強宋 第五百章 潛雷生(完)  
   
第五百章 潛雷生(完)

自己用軍營經營偌大商業,這罪名也是現成的,不大不小也是一個罪過,羅織一下,自己就該出外了.自己在汴梁,自然就再沒什麼將來了,甚至要調用什麼人手來行此事都可以猜出,勝捷軍才調過來就用猛惡手段?

而且要行此事只能以樞府名義,畢竟是在軍隊地盤上,開封府怎麼也攙合不進這趟混水當中.樞府名義上能調動的人馬,都門禁軍不可能.禁軍將門團體雖懾于粱師威權勢,只能冷眼旁觀……

但是以他們在大宋的根深蒂固,自己調兵來打自己的臉,也不會在梁師成面前下作到這等地步.只能是揀選一支和都門禁軍沒什麼關系的人馬,這支人馬是誰,幾乎可以呼之而出了.雖然這手段簡單,但是應付起來卻是為難.

禁軍將門團體決定袖手旁觀,說不定和梁師成還有什麼利益交換,確保將來這個財源還在他們手中就成.禁軍將門團體這個仗恃指望不上,只有再尋其他靠山!只要那個最大的靠山的門路自己能走通,這一關就算過去了.

這最後的手段都使出來了,結果無效的話,梁師成就再也無法遏制自己!楊凌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對李邦彥笑笑:"就是撕破臉而已,先生放心,一切都在料中,無非就是看我們准備的應對手段能不能成功罷了."

吳玠也淡淡一笑:"動作要快,要是在我們准備好之前梁師成就動,那就一切白費了,出外倒沒什麼,只是撤開了兩支強軍,再想練出一支軍馬,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那個時候,一切就都來不及了."

楊凌冷冷一笑:"這兩支強軍我們舍不得,他們卻不放在心上.我楊凌一個人去留,這朝中黨爭誰勝誰負,在他們看來,都比這支強軍重要萬倍.就老子一個人在著急!"

吳玠仍然是淡淡一笑:"就我們做這孤臣孽子也罷."楊凌沉默少頃,突然摸摸頭:"這曹興和潘飛這般衙內,怎麼一副要投效的樣子?難道老子的情形很樂觀不成?真是想不明白."

吳玠也笑:"有人投效還不好?這世上總有明眼人罷?不過這汴梁城的明眼人竟然是一般閑散衙內,倒真是笑話,這麼多士大夫竟然還比不上他們!"

說笑一句.吳玠又正色道:"不指望你,這幫衙內還能指望誰?若不是你,這幫衙內豈能有今日風光?家業他們指望不上,這般權勢錢財威風既然沾上了,就再舍不得,不如陪你小楊大人博上一注.小楊將主,只怕你身在局中還不覺得什麼,你有功于國,于汴梁民間名聲極好,現在整個汴梁城都知道一手可以遮大半天的隱相要對付你.而那位老公相一時都在隱相威風下束手,你卻仍然活得滋潤,一手攪動汴梁風云,于絕境當中又走出一條路來,此等人物,豈能不引入追隨?此關若過,若是在汴梁能穩穩立足,小楊將主,這大事猶可為!"

一言既出,吳玠雙眉一挑.兩眼幾乎要放出光來.如果說李邦彥還在觀察揣摩楊凌未久,那麼吳玠就是從燕地一到汴粱都在觀察揣靡楊凌……

楊凌能不能擔負起他吳玠胸中志向.在燕地楊凌已經證明了他領軍本事,回到汴梁都門這大宋腹心,他楊凌仍然能攪起風雨.在這最受逼迫的時候還能經營起一番局面,已經是完全通過了吳玠的考核,自此以後,都要追隨楊凌一條道走到黑了,看他們能不真將這殘破大宋從傾頹邊緣挽將回來!

楊凌默默的聽著吳玠的話,手指下意識的敲擊著桌子.外面的嘈雜聲仍然在不住的傳過來,汴梁城仍然在忘我的狂歡著,整個汴梁,似乎從來未曾想過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在這無比的熱鬧喧囂當中,在這末世的狂歡當中,自己這個穿越而來的家伙,卻白手起家孤心苦詣,始終和這個時代最為強大的敵人做對.

甚而和頭頂這個一直默默注視著自己的賊老天,始終為敵,從不低頭.

大宋皇城禁中兩門之內,這兩天來,是一種別樣氣氛,唐代中期以降一直到唐朝滅亡,內臣宦官的跋扈到了一種登峰造極的地步.

後世明朝的九干歲,清朝安德海李鴻章之類的是完全不夠看.不過到了五代十國,內宦在失卻軍權之後,地位就一落千丈.到了大宋開國,隨著文臣士大夫的地位提曹,內臣宦官們就過得越苦逼了,只要是一個文臣就敢指著內臣宦官的鼻子痛罵,文臣土大夫在得用之後,對內臣宦官的提防更是空前的.

但是還是那句話,開國運轉良好的制度,到了末世就完全走形了.大宋中期以來,內臣宦官的地位漸次提高,李憲童貫可以外出領大軍,梁師成可領隱相之名,楊戩之輩也是風頭一時無兩.

內臣宦官們已經漸次可以和文臣士大夫們幾乎是平起平坐.原來禁臣士大夫們都可以摻一腳進來,現在隨著梁師成強勢,幾乎就完全是這些內臣的天下,時于禁中家事,現在官家似乎也更信任內臣一些,很是反感文臣們時他自家禁中生活指手畫腳.

而且還有極隱晦的傳言,官家接位,很有些陰微事情在其間,多是內臣參雜其間,文臣士大夫們不得預聞.所以官家即位之後,對內臣們信重一時無兩,讓文臣士大夫們很是在私底下吃了點飛醋,感慨了一番以前大家的美好時光.

不過公平的說,雖然現在內宦得用,日漸薰灼.但是和前代的景況還是不大一樣.這些得用內臣,得用之後,其實都是脫離了純料為內臣而設的班次,進入了正式的文臣或者武臣的班次當中,應該被視為士大夫團體的外延.

最先得用的一些內宦,基本上操守行事,都不亞于當世的士大夫階層,當然現在是越來越不堪了.

北宋滅亡得早,所以沒有內宦之禍,看這個展勢頭,要是北宋滅亡推遲個百十年的,說不定就是中晚唐氣象.禁中之事,除了官家之外,基本上就是梁師成一言而決,不少嬪妃皇子帝女還隱相臉色.

這些大家倒是習以為常了.隨著梁師成歲數漸大,精力不濟,其實時禁中事情控制是漸漸放松的,不過在這兩天,一切突然又為之一變.久矣不宿禁中的梁師成這兩天吃住都在這里,還將官家哄回了禁中,內外交通,都盯得緊緊的.

禁中之人言行都變得異常謹慎,大家多少也知道,這些變故,多半都是因為柔福公主一句話而引起的,大家不是柔福,可架不住說錯話做錯事得罪梁師成他老人家!大家都不是笨人,梁師成此番作為可知他老人家真是被楊凌那人逼得急了.他老人家這麼大權勢,這麼大影響力,居然被這人逼得要用斷然手段,撕破臉去時付他,這楊凌還真不是省油的燈!

官家回禁中而宿,看來也是給了梁師成面子,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隨他行事了.讓人不得不感慨官家對梁師成寵信之深.隱相既然下定了決心,大家這幾天謹言慎行就是了,平安熬過這幾天.就比什麼都強.

禁中當中,自然有些人不見得那麼樂于見梁師成時付楊凌,原因無他,利益使然.楊凌經營起邊地到都門這麼大一注財源,禁中之人在其間分到了相當大一塊蛋糕,梁師成時付楊凌不要緊,要是借機將這注財源一氣吃掉,大家不和他鬧到天崩地陷不算完.

梁師成這兩日留宿禁中,除了以資震懾.不讓再有不開眼的人能到官家面前,說錯什麼之外.就是要和禁中有力人士交涉,讓他們放心自家財源不會受損.而且楊凌占了這金山的兩成收入,楊凌去後,自然要分派出去,如何個刻分方法,也得好好商量.

他梁師成花了這麼大氣力時付楊凌,也不能白吃辛苦的.說到底,楊凌讓梁師成最後下定決心時付他,大頭當然是他影響了黨爭大局,讓蔡京可能再度獲得以前的強勢地位,這是梁師成絕時不能容忍的.

另外一部分,也未嘗不是看到這座金山有些眼熱一一不管是老公相還是隱相,可都是要吃飯的,老公相有大家族,要為子孫計,隱相身邊又何嘗沒有一個大利益團休?

官家回到禁中,表明了官家的態度就是默許兩個字,對這一切裝不知道,一切以朝局平穩,他不操心為要緊的事情,梁師成看來是橫下一條心了,禁中這些有力人士,也就和梁師成緊鑼密鼓的交涉,激烈之處,只怕比在國家大事上面花的精力還要多上十倍不止.

梁師成雖然已經將樞府和王稟那里所有一切都准備好,卻還不能立刻動,就是因為這方方面面還需要擺平,一切妥當了,才好行斷然之事.全部成效這個時候才能看得完整,一則是重新出現在汴梁舞台上,一則是拉攏禁軍將門團休,還有一則是就是在別人時付他的時候,總有不少顧忌,多少還有些緩沖時間來讓他應對!

當然和人談這些相關的事情,不用他梁師成親自出馬,他只是擁被在自己禁中寢處高臥,等著人不斷的將消息傳回來,天色雖然已經很晚了,可梁師成還遲遲未曾入睡,睜著眼睛在軟榻上半躺半坐,他雖然權勢薰灼,卻也沒有用宮女服侍自己的道理,只有幾個小內使在小心翼翼的幫他捏著腿腳.

梁師成的居所之外,又傳來了低低的通傳之聲,然後就是一個居中奔走的內使快步走了進來,晚上並不算熱,但是這內使臉上全是汗,臉色潮紅未退,看來和對手爭論得並不輕松.

到了梁師成這里,他順順氣息,恭謹的行禮下去:"恩府先生."梁師成仍然半閉著眼睛,輕聲問到:"如何?"

那內使看看梁師成臉色,卻看不出什麼來,小心翼翼的拿捏著詞句,低聲回稟:"這次還是不成,那楊凌的分子,禁中諸位要一半,而且那些武臣的份子起碼占了三成,也分毫不肯讓,總之是小人無能."

梁師成睜開眼睛,冷冷道:"就兩成?"三個字吐出來,那內使就覺得自己脊梁全被汗濕透了,囁嚅著不敢答那內使無法,只能吞吞吐吐的回稟:"禁中諸位說了,現在用度窘迫,伐燕戰事打下來,三司空空如也,天家俸祿也是如此.官家用度都不得不儉省,更不用說他們.鈔法也給弄壞了,諸務生意也越來越難做,好容易有楊凌經營起這麼一個財源,多少家都指望著這個."

"恩府先生要行事,自然由著恩府先生,可下劄子的是樞府,行事的也是原來童宣撫的手下,還不都是恩府先生的人馬,萬一番了大家的養命根本,大家也只能白眼看著恩府先生要行事,先押兩百萬貫財貨在諸家手里,交鈔的話新屆還要翻倍.有個萬一,大家也好貼補,一旦財源還回來,大家仍然如前進項,自然將抵押歸還給恩府先生,不然官家面前,還是有人說話的,只怕恩府先生也行不得快意事了!"

一開始這內使說得提心吊膽,但是梁師成一直不吭聲,他也就壯著膽子一氣說完.梁師成固然得罪不得,但是那禁中諸位,又豈是輕易能招惹的?自己居間傳話,少說一句都是罪過.

現在直覺得命數不好,隱相怎麼就選自己做這麼一個中人?

其實還有些更難聽的話,這位內使都瞞了下來,禁中那位作為大家代表的中人,還冷笑著說風涼話:"楊某人一個武夫而已,恩府先生對付來時付去,現在卻轟動汴梁.禁中諸位也算是得了他的好處,本不忍心就撇下別人的,不過總是恩府先生的面子不然豈有這些麻煩?說來說去,還是恩府先生當日太過心慈手軟!"

這內使也算是梁師成在禁中的心腹之一了,知道這句話要是如實轉述,絕時引得梁師成暴跳.(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九十九章 潛雷生(九)     下篇:第五百零一章 驚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