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華夏春秋 第四章 日本反擊  
   
第四章 日本反擊

東京金融市場動蕩發生一天之後,全世界的眼光都落到了這來。而在一天之中,這場金融大風暴已經開始成型了。 黃龍飛他們的攻擊重點還是在外彙市場上,雖然外彙市場平時比較平靜平靜,但是當一個國家的經濟出現問題的時候,外彙市場確實最脆弱的一點,幾乎惡意的金融襲擊都是從這開始的,然後波及到別的金融市場。 當日本被夜色籠罩的時候,紐約卻迎來了新的一天。美國政府也在這天一開始,就發布了對日本金融風暴相應的申明,表示會全力支持日本度過難關。早些時候,英國,法國,德國等歐洲國家也發表了相同的聲明。在進入“地球村”時代,特別是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時候,全球經濟可以說是牽一發而動全身,何況還是日本這根“粗壯”的一“發”呢。 雖然現在金融危機還只控制在日本,並沒有擴散開去。但是幾乎所有的經濟學家都統一認為,這是全球經濟進入新一輪衰退的征兆,日本只是開始,不久,經濟危機將擴散到全世界的各個角落。到時候,受害的就不是日本一個國家了。 作為與日本經濟聯系最緊密的歐美,在宣布將幫助日本政府度過難關的同時,也啟動了自己的金融安全措施,預防,或者說是盡量減少金融危機到達自己國家後,造成的危害。而在這些國家中,一直沒有發表任何聲明的中國可以說是一個最顯揚的國家了。 中國與日本現在緊張的關系,一直持續了好幾年的冷淡關系,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從新世紀開始之後,已經好幾年,中國與日本的首腦人物沒有正式接觸過了。先前問題的核心是日本內閣政府一直參拜“靖國神社”,讓中國與日本的關系跌入了冰點。而近期的中日爭執,加上釣魚島上發生的幾起糾紛,讓所有國家都感覺到中國與日本現在已經是劍拔弩張了。 而中國政府的反應可以說是最遲鈍的,也是最低級的。在日本金融危機發生了一天之後(因為中國與日本的時區接近,所以在時間上的算法與美國歐洲不一樣),中國政府才由一名普通的發言人召開了一次記者招待會,表明中國將嚴重關注日本金融市場的走向,並且在必要的時候,會采取相應的措施保護自己的金融市場,而對幫助日本,中國政府連一個字都沒有提到。與其說是記者招待會,還不如說是新聞發布會,那名年輕的發言人發表了中國政府的公告之後,就馬上退場了,留下了那些滿腹疑問的記者在那“自由發揮”他們的想象力。 而在日本金融危機開始之後一天,風暴仍然在日本的外彙市場是肆虐著。而這天,日本政府也做出了反應,動用國家的儲備資金,開始平衡市場,減少損失。 黃龍飛很早就醒來了,看完網上關于中國政府的申明後,才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日本金融市場上。網絡最大的好處就是用最簡便的方法把全世界聯系到了一起,而且能夠傳輸海量的信息,現在黃龍飛就在享受著這樣的方便。 那兩名周國輝派來的保鏢兼網絡專家只有一人在黃龍飛對面的桌子邊守著那台反監視儀器,而小李正在旁邊的沙發上睡著了,他已經忙了一個晚上,是等到黃龍飛起來後,才去休息的。但是為了隨時能夠起來幫忙,小李只是把兩張大沙發拼到了一起,做了一張簡易的床。 日本政府干預措施已經啟動了,目的很簡單,也很明確,就是要把一直走升的日圓價格壓下來,回到一個合理的水平,這才能讓日本制造的商品賣得更便宜。 黃龍飛迅速的瀏覽完了東京外彙市場的變化曲線圖,嘴角冷笑了一下,抽出了一根煙就給自己點上了。 因為黃龍飛他們的准備非常充分,現在日本政府的干預效果還非常不明顯。黃龍飛心里更加在冷笑了,日本政府還真是外強內干,真要在政府的強力方面上來說,日本這個貌似團結的民族的政府遠不是中國政府的對手,光是看看他們對金融市場的管理與干預方法就能夠看得出來了。 現在日本政府用的是“填補”的辦法來減少損失,其實就是拿政府的錢來彌補金融市場上的缺口,並且與黃龍飛他們發動的這股“風暴”相抗衡。可以說這完全就是個無底洞,這是最笨的,但是也是容易見效的一種辦法,直接用國家的力量來抗衡破壞力,當然,這要國家的實力夠強大,這也算是短期內的一個比較好的辦法。 顯然,黃龍飛他們是不會這麼簡單的就放棄的,既然日本政府肯拿錢賠進來,那就是在賺日本政府的錢了,這更讓黃龍飛來勁了。 具體的事情不是由黃龍飛在負責,是由那些在泰國的年輕經濟學專家在負責操作。黃龍飛只在遠端觀察,並且在必要的時候下達重要的命令。 這時候,電腦上自動彈了一個視頻對話窗口,很快,小馬的頭像就出現在了屏幕上。 “黃總,我們有幾件事情想問下你!”小馬嬉皮笑臉的說了一句,他的心情確實不錯。 “好,什麼事情就快說吧!”黃龍飛說著,已經看到對面的那名保鏢最自己做了個一切安全的手勢。 “呵呵,還是讓華哥來說吧!”小馬說完,就把華國強拉了過來。 黃龍飛翻了下白眼,小馬這小子這麼快就與華國強稱兄道弟了,小子的交際能力還不錯。 “國強,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黃龍飛收起了開始那隨便的態度。 “黃總……”華國強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我認為,現在我們應該脫離彙市了,准備進入股市以及期貨市場……” “等等……”華國強還沒說完,黃龍飛就打斷了他的話,說道,“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你給我介紹下,雖然我也看到了一些新聞,但是還不是怎麼了解。” 小馬在後面吐了下舌頭,示意華國強盡管說,反正黃龍飛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只要走上正軌,黃龍飛並不會太關心實際的操作步驟。 華國強點了點頭,說道:“現在日本政府已經開始干預彙市,但是力度並不是很大。今天早上一開始,世界上的那些金融投機分子也開始集中到了東京來。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加入到這場大風暴中來,為自己謀取利益。而這又變相的加強了我們的力量。可以說,我們只是一根導火索,讓這個本身就不安分的世界大……” 黃龍飛皺了下眉頭,華國強旁邊的小馬趕緊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小聲的在他耳邊說道:“說重點的,不要浪費時間!” 華國強點了點頭,又說道:“所以,現在我們雖然仍然是最大的一股力量,但是占的份額卻小了不少。現在我們有兩個選擇,這就要黃總做決定了!” “什麼選擇,簡單點!”黃龍飛點了點頭,示意華國強繼續說下去。 “第一就是繼續在彙市賺取更多的資金,吸引更多的游散資本加入進來,在彙市崩盤前的一刻,我們才撤出來……”華國強舔了下嘴唇,看了一眼旁邊的小馬,才又說道,“第二種,就是現在提前撤出來,投入到股市與期貨市場,把水攪得更渾,給日本造成更大的損失!” 黃龍飛並沒有馬上做出決定,而是低著頭想了起來。顯然,繼續在彙市上攪風搞雨的話,能夠實現利益最大化,能夠積累到更多的資本,但是危險性也有,如果被盯上的話,那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但是現在就轉向的話,能夠獲取到足夠的利益嗎?而且這現在撤出來,那前期投進去的那麼多資金就要縮水,不但沒有好處,還將會遭到巨大的損失。當然,現在去股市與期市的話,確實能夠給日本造成更大的打擊,並且讓自己更安全,讓日本那些反金融犯罪的調查者摸不著北了。 “我們現在還有多少可動用的資金,以及現在加入進來的國際資本有多少,給我個詳細的數字!”黃龍飛問道,同時掐滅了手中的煙頭。 “我們能夠動用的資金還有一百五十億左右,如果從彙市上撤出的話,將有二百五十億左右可以動用的資金。”華國強的樣子有點尷尬,也就是說,現在他們還賠了一百億,一分錢都沒賺到。 小馬見到華國強的尷尬樣子,接過話題,回答黃龍飛道:“現在加入進來的國際資本已經超過了五百億,而且還在繼續增加之中,但是大部分都是游資,且那些主要的國際炒家都還在觀望,並沒有加入進來。但是短期之內,日本政府的干預還見不到效果。” 黃龍飛點了點頭,又給自己點上一根煙。顯然現在是在賠本,是在向里面砸錢,還沒有見到回報。而最主要的是,現在還沒有把那幾個索羅斯級別的國際大炒家吸引進來,如果這時候從日本彙市上撤出來,那麼就沒有一支強大的力量去牽制日本政府,就算是轉移到股市或者期市上去,也不見得會有任何的好處。 “好吧,我想好了!”黃龍飛頓了下,而那邊的兩人已經豎著耳朵在聽了,“現在彙市上的資金不要撤出來,但是也不要再大規模的投入了,主要是引導那些游散資金。將重點向股市上轉移,計劃你們去制訂,也由你們去做,目的只有一個,不先求錢,而是盡量吸引更多的炒家過來。對了,另外隨時注意日本政府的舉動,盡量准確的預測崩潰的時間,我們不能在這里虧本,明白了嗎?” 小馬點了點頭,拍了下華國強的肩膀,用一副早就知道的樣子說道:“黃總,這個你就放心吧,我們知道該怎麼辦了!” 黃龍飛點了點頭,就關上了網絡會議軟件,倒在了椅子上,就不再說話了。而那名保鏢迅速的在網絡上清除掉痕跡之後,才又安靜的擺弄著他的那些電子儀器。 …… 小泉又坐不住了,辦公桌上的煙灰缸里面已經堆滿了煙頭,而一瓶打開了的仁丹已經少了一半。一直默默的站在門邊的村上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快要透支了,讓他根本就想不通的是,首相已經快六十歲的人了,怎麼精神還這麼好,已經兩天一夜沒有休息了,卻一點都不顯疲倦,還那麼的興奮。 “怎麼櫻木那邊還沒有消息?”小泉嘀咕著向門邊走來,對村上說道,“我們去櫻木那邊吧,你幫我准備好!” 村上點了點頭,轉身就出去了。不久外面就響起了直升機飛過來的聲音。為了避免在路上受到襲擊,村上特意把首相的直升機調了過來。 當小泉坐上直升機之後,又服下了一把仁丹。村上有點看不下去了,首相這可是在硬撐,這麼下去肯定會把身體拖垮,想阻止首相,但是猶豫著還是沒有開口。 從飛行在數百米高空的直升機上向下看東京的感覺與地面上看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現在小泉的心情與昨天晚上乘車出門時並沒有什麼不一樣。東京已經完全陷入到了混亂之中,金融風暴一到來,連那些路邊擺地攤,賣水果的小商販都受到了波及,沒有錢的市民,哪還有心情去買這些“奢侈”品呢!?而本來斯文文雅的日本人,在這場無型的災難到來之後,已經變得徹底的歇斯底里。小泉心里那個痛啊,一直感到自豪的民族自尊感,恍惚決堤的洪水一般,低落了下去。 直升機降落在財政部外面的草坪上的時候,幾名特工已經如臨大敵般的沖了過來,還沒等直升機的旋翼停下來,就護送著同樣焦急沖出來的小泉首相向財政部大樓跑了過去。 “櫻木部長呢,帶我去他那!”小泉說完,就跟著前面的兩名特工向電梯走去。 櫻木現在正忙得焦頭爛額,連開始助理在他耳邊說的那句話頭沒有聽清楚,當他看到小泉站在門外的時候,才恍然明白開始助理是告訴他,首相大人到了。 “櫻木君,你忙你的吧,不要管我!”小泉一看到這間大廳中忙碌的那些人,就感覺到了氣氛的緊張。看到牆壁上那張大屏幕上的那些跳動著的紅色數字的時候,小泉又問道:“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都控制住了嗎?” 這里集中的可都是日本經濟界中精英中的精英,用他們的話來說,這些人都是天照大神子孫中最有經濟頭腦的人,但是看他們的樣子,情況不容樂觀啊。 櫻木剛給一名助理下達了一份命令,看了看周圍沒有別人,才明白首相那句話在問自己,趕緊說道:“情況已經在開始穩定了,但是很糟糕!” 小泉對金融交易並不熟悉,那些數字他認識,但是卻不了解里面的含義,所以也不再多問,問了也是白問。 而這時候,在大海另外一邊的那座小島上,黃龍飛正遙控著背後大陸上的那幫人,改變了襲擊策略,由強攻變成了游擊,這更是搞得櫻木摸不著東西了。 現在世界上主要的貨幣有美圓,歐圓,英鎊,日圓,人民幣,瑞士法郎等等。雖然黃龍飛他們的襲擊是從美圓與日圓彙率開始的,而現在擴大到了所有外彙對日圓的彙率上來,櫻木能夠做的事情就太多了。主動權永遠都在進攻的一方,防禦是被動的,而在這種經濟戰爭中同樣。黃龍飛可以只找一個點,以發揮最大的攻擊力,但是櫻木卻不能只防禦一方,只要有一個漏洞,那麼就將留給對手可趁之機。 小泉雖然對金融方面的事情不是很明白,但是看到這里這些人的緊張樣子,心里也有點底了。強忍住了發火的沖動,小泉冰冷的問道:“我們的工作做得怎麼樣了,現在有多大的損失?” 櫻木尷尬了起來,首相這句話正問到關鍵點,這也是櫻木的痛處了。但是櫻木還是不敢有所隱瞞,說道:“我們已經投入了五百多億了,但是現在的效果並不明顯,需要我們堵的漏洞太多了。而我們現在的損失已經超過了一千億,這還只是金融市場上的損失,如果算上因為這次金融風暴而影響到的所有行業的話,我們到現在的損失至少超過了五千億,而且還在不斷的增加之中!” “什麼!?”小泉好象被一把大錘重擊了一下,整個人的身體都晃動了一下。臉色鐵青著的日本首相過了一會,才用顫抖的聲音問道:“那…那,最終,我們將會有多大的損失?” “現在估計還太早了點……”櫻木確實無法這麼快就回答這個問題,但是見到首相那焦急的臉色,勉強說道,“最壞的話,我們的損失將超過五萬億,就算是最保守的估計,也將會超過兩萬億,這還要另外的金融市場不受到攻擊,但是…但是現在看來,這並不樂觀。” 小泉身體抖動了一下,身體搖晃著,就向後面倒了下去。 站在首相旁邊的村上眼疾手快,趕緊一把扶住了小泉首相,而看到另外的人還因為或者一突變而還在發愣的政府官員,馬上叫道:“還不快叫救護車,快,快去!” 村上的這一喊,那些還在傻愣著的日本官員才匆匆的行動了起來。想不到,日本的首相也經受不了這麼嚴重的打擊。 …… 源本明看著眼前的電腦,上面的那些數字,字符讓自己覺得腦袋都快要爆炸了一樣。源本從鍵盤上收會了雙手,去給自己泡了杯濃咖啡,又坐了回來。 不大的房間內,密密麻麻的布滿了電子設備,而最多的還是電腦終端。十多台屏幕在閃爍著,每一台的前面都坐著一個與源本一樣身份的人。 他們都是日本防衛廳的秘密反網絡戰部隊的成員,換句話說,他們都是日本最厲害的電腦網絡高手,都是一些年紀大概在二十五歲左右的年輕人。不要看他們一個個的還很年輕,但是看他們的軍銜與學曆,就絕對嚇死人了。這里的十多個人都是計算機博士,且至少都是少校級的軍官,享受到了最好的待遇。而現在,這些平時走路都要抬著頭的精英們卻沒有一個頭不痛的。 金融危機發生後,他們就接到了命令,全面監視金融市場的網絡,找到那些在幕後操控的襲擊者。但是,當他們在網絡上查到了一點點端貌,並准備順藤摸瓜的查下去的時候,很快就會被對方發現,然後被帶到一些早設置好的陷阱之中,最後就是丟失目標。 源本喝下咖啡後十分鍾,精神好了一點,就又開始工作了起來。這時候他也感覺到了對手的強大,非常的強大,而且手段十分高明,顯然是精通網絡的高手。但是源本並沒有准備放棄,對他來說,能夠與這樣的敵人為敵,也算是一件好事,只是現在太累了,他確實需要一點點時間得到休息。 …… 岩田放下了望遠鏡,揉了揉眼睛,才坐下來,端起自己的那碗簡易便當吃了起來。而這時候,他的同事,也是搭檔正在通過那架高倍數望遠鏡監視著對面的那棟投資事務所,而房間的另外一頭,一名監聽專家正在監聽儀器前認真的忙碌著,另外一名同伴卻爬在桌子上睡著了。 “媽的,就會裝模做樣,現在還有個屁的好監聽的啊!”岩田心里罵了一句,嘴上最對那個同事說道:“井上君,過來吃點東西吧,你也忙了一天了!” 那名叫井上的日本人尷尬的笑了下,取下頭上的耳機,就走了過來,端起桌子上的便當就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他們四人雖然都是日本情報部門的特工,但是平時並不熟,因為他們分屬兩個不同的部隊。岩田他們兩個是屬于行動分隊的,平時主要的任務就是在第一線執行各種危險任務。而井上與那名睡著了的隊員是屬于監視隊的,他們一般是在後方搞情報工作,很少在第一線參加行動。 他們這次的任務就是監視對面的那個投資代理公司,這是那家公司在日本的分部,雖然只是個小小的事務所,一共才只有四名工作人員。但是,他們已經查清楚了,就是這家事務所進行了金融危機開始的第一筆大規模投資,所以,是重點監視與懷疑的對象。 岩田吃完了自己的便當,並沒有馬上去休息,而是拿過了桌子上的那份資料。這是從內務部搞到的關于那家投資代理公司的情報。總公司在泰國,已經成立了兩年多了,規模並不大,以前也只是代理一些小額業務,就算在泰國,都並不出名。另外的資料很少,雖然同事們都已經想辦法去搞另外的資料了,但是以前對這樣的小公司的檢測力度並不強,而且這也涉及到商業機密,要搞到完整的資料,確實有點難度。岩田看了好幾遍了,但是怎麼也想不通這麼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金融公司怎麼能夠發動這麼大一次金融襲擊。 岩田敏銳的直覺已經感覺到這家公司並不是這麼簡單的,而且這只是個外殼,一個用來麻痹別人的外殼。現在在這監視根本就沒有一點用處,因為對方完全是按照正規的交易方法在進行著金融活動,即使是惡意的炒作,但是並不能以此控告別人啊。而真正的幕後主人是誰呢?岩田想不清楚,因為他們獲得的資料更少了。 想到這,岩田已經沒有了一點的睡意,走到了百葉窗前,拿起望遠鏡,又觀察了起來。事務所的那些工作人員都是拿的泰國護照,出了兩個負責打掃衛生以及看門的保安外,就再沒有別的日本人了。這時候,里面的那些泰國籍交易員正在電腦前忙碌著,顯然,他們都是通過網絡在控制交易。 看了好幾遍那幾名泰國人,岩田卻有點奇怪的感覺,腦筋一愣,心里一下就開竅了。拍了下旁邊那名同事的肩膀,對他說道:“武野君,你先看著,我回去一下!” 武野看了看岩田,並沒說什麼,反正現在是自己值勤的時間,岩田只要不跑得太遠,就管不著他。這就讓岩田離開了。 …… 泰國總理府的候客內,日本大使光本蝕一焦急的搓動著雙手,額頭上的汗水更是大顆大顆的在向下滾著,不時的,還向門口看上幾眼。 不一會,門外的過道上向起了皮鞋落在楠木地板上的那清脆的聲音,光本馬上就站了起來,已經顧不得自己作為大使應該有的禮貌與禮節,小跑著到了門邊,一看到還是那名總理府的侍從,臉色一下就又陰了下來。 那名侍從大概也不喜歡眼前這個阿諛奉承,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日本人,走到門邊,就在那一站,然後淡淡的說道:“光本先生,總理因為有事,今天不能見你了,你還是改天再來吧!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通報政府相應的部門,總理會考慮的,現在請回吧!” “這……”光本一愣,他可在這等了足足兩個小時,為的就是要見上泰國總理,交上他們的外交信。信的內容光本很清楚,是要泰國協助日本政府調查那家投資代理公司的底細,但是現在看來,確實有點麻煩了。而看到對方根本就沒有可以通融的余地,光本心里也暗暗的罵了一句:“這是些沒禮貌的人,難道就這麼打發我們大日本帝國的外交使節嗎?” 那名侍從仍然是那副見怪不怪的樣子,見到光本還賴在那不走,又禮貌的做了個送客的動作。 這時候,光本旁邊的那名助理身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房間中的幾個人的目光同時落到了那名助理的身上。 “恩,好的,我們馬上回來!”那名助理走到一邊接了電話後,又走會光本身邊,在他耳邊小聲的說道,“大使,我們現在必須要快點回去,首相大人出事了!” “什麼!”光本一愣,臉色一下變得很複雜,但是馬上反應了過來,看了一眼那名侍從,說到,“好吧,我們隔天再來拜訪總理閣下,現在先告辭了!” 侍從笑了笑,就把他們“請”了出去。而光本他們的那兩部大使館的轎車在回去的時候,開得飛快,就像是急著回去給接喪一樣。 …… 泰國總理府的三樓,一名中年男人看到光本他們的車隊離開後,才轉過身來。這人正是中國駐泰國大使羅開宏。 泰國總理差信見到羅開宏坐了回來,笑著對他說道:“羅先生,這下應該滿意了吧,我們可是全力配合你們,當然,我們的那筆……” “當然,當然,總理閣下,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們兩國之間的友誼是悠久的,而我們絕對是說話算數的,是不是?”羅開宏笑著舉起了酒杯,作為一名大使,他非常明白,在任何國家之間,只有利益沒有友誼,國家之間的一切交往,都是為了赤裸裸的利益。看到差信滿意的點了點頭,羅開宏與他碰了下酒杯,說道:“為我們的合作干杯!只要總理閣下能夠幫助我們,處處給小日本制造麻煩,那我們的友誼就是天長地久,永遠不會改變的!” “呵呵,大使先生,你可太客氣了。就算你們不干,我們也不會與那個小泉政府合作的,看他們每年參拜那個狗屁神社,我們泰國人也不會原諒他!”差信笑著喝下了酒,但是笑得那麼的陰險。 羅開宏理解性的笑了下,心里卻在想,這還不是個借口,如果不是我們每年給出那麼多的幫助,恐怕你也早就投入到日本人的懷抱中了吧! 而羅開宏現在也有點搞不清楚,政府下達的命令是要他通過泰國政府,阻止日本人調查那家小金融公司,難道這家金融公司有什麼大秘密嗎?現在日本金融市場上的動蕩,羅開宏是非常清楚,而這中間的關系,羅開宏根本就不敢去想,那太複雜,太恐怖了,不是他這名大使應該想的事情。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章 狂亂之夜     下篇:第五章 反肘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