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華夏春秋 第九章 規范行動  
   
第九章 規范行動

美國洛衫磯國際機場,一名身穿深藍色西服的中年亞洲男子走到了驗關處。已經是深夜12點過了,換班的海關檢查人員也已經工作了4個小時,這時候出關的人並不多,稀稀拉拉的。當然,一般在這個時候到達美國的都是些遠道而來的商務人員,畢竟旅行的費用並不便宜,這幾年的經濟狀況又不好,大多數的商務人員在沒有特別緊急的事情時,都會選擇乘坐晚班客機。 “到美國來做什麼?”一個黑人中年婦女接過了亞洲男子遞過來的護照,上面已經蓋滿了很多國家海關的印章,護照看起來也很舊,看來這是個經常外出出差的商人。 “做筆買賣,純商務的!”亞洲男子似乎沒有休息好,如同每個在這個時候出關的人一樣顯得比較疲憊。 “准備呆多久?”黑人婦女合上了護照,沒有什麼問題,又開始檢查報關申請單了。 “就幾天工夫,事做完了就離開,如果允許的話,也許我還會在美國多呆幾天,上面申請的一周時間已經足夠了!” 黑人婦女點了點頭,報關申請沒有什麼問題。“還有什麼東西需要報關申請的嗎?” “沒有了,純商務旅行,沒帶什麼東西!”亞洲男子把自己的公文包拿了起來,里面最讀就裝了一套換洗的衣服,沒有別的什麼東西了。 “恩,好吧,歡迎你來到美國,工作愉快,也玩得愉快!”短短的幾分鍾時間,黑人婦女就完成了過關的手續,在護照上蓋上了印章之後就放行了。 亞洲男子出了機場之後,立即打的進了市區,一個看起來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商人進入了美國。當然,他絕對不是什麼商人,甚至根本與商人沾不上邊。他是中國國家安全部的特工牛群山,35歲,在國安部已經工作了10多年,出了頭兩年是干內勤的之外,就一直在外勤部工作,執行的都是一些高難度的行動。可以說,他在這方面有著超過別人的天賦,也有著自己的一套才能,不然的話,以一個外勤特工的工作壽命來講,是很難干上10多年的。 這次,他到美國來正是為了一個重要的任務,他沒有與協同他一起工作的同行一起出發,因為他在接到命令的時候正在阿根廷處理一件棘手的事情。一接到命令之後,他立即暫時停止了手上的工作,賣了張到哥倫比亞的機票,然後再轉飛牙買加,2個小時之後再飛往了委內瑞拉,接著去了墨西哥,最後才乘坐飛機到了美國。當然,這一路上的行程變化,足以淹沒他以前的出發地了。在任何一個美國海關人員看來,他都是一個普通的商人而已,是一個常年在外奔波,幾乎就沒有停過腳的商人。當然,他也沒有隨身攜帶任何違禁物品,美國的海關人員即使對他有所懷疑,也不可能扣留他。 汽車進了市區之後,牛群山在一個十字路口邊上下了車,然後再步行穿過了兩條街區,確認身後沒有人跟蹤之後,找到了一家非常普通的旅館。雖然已經是深夜了,但是作為一個國際化大都會,洛衫磯的街頭仍然是非常熱鬧的。這個旅店很普通,也正好與他的身份相符合。讓老板開了一個單人房間之後,牛群山好好的睡了一覺。 天一亮,牛群山就起床去接了帳,因為沒有別的什麼花費,老板還退了他200美元的押金。路上的行人已經很多了,大多數都是在附近工作的上班族,雖然現在交通已經非常發達,但是很多人仍然改變不了以往的習慣,總喜歡住得離上班的地方近一點,好一起床就能夠在十分鍾之內到達辦公室。當然,這只是對社會低層的工人而言,在美國,有錢人包括大部分的中產階級都有自己的單獨小別墅的,這就是美國的優勢,比起中國來,這些美國人的生活條件確實是非常優越的,當然他們所需要付出的生活費用也比中國的中產階級多很多了。 洛衫磯的中餐館非常多,幾乎每條街上都有那麼一兩家。其中真正具有中國風味的並不多,大多數人都是在美國已經生活了好幾代的華裔開設的,當然,他們也基本上忘記了祖宗的做菜方法,只是因為張著中國人的面孔,然後打出個中餐館的牌子來而已,味道確實是不敢恭維,但是那些對東方世界充滿了好奇的美國人卻認為這些地方賣的都是美味可口的佳肴,毫不吝嗇自己包里的美金,紛紛到這些地方來吃早飯! 這世界真的是變了!牛群山在看到這些中餐館的生意特別紅火,就連包子饅頭這些中國家庭都不怎麼愛吃的東西都賣得特別好的時候,心里也不住的感慨。他記得,在他小的時候,很多中國人就已經開始抵制西餐以及西方的快餐了,因為那些東西確實沒有多少營養,不但大人很少吃,就連孩子都不應該多吃。但是,現在中餐卻賣到了全世界,就連在美國這里都賣得這麼紅火,看來這個世界的中心確實在轉移了,大概美國人也以能夠在高級的中餐館請客人吃一頓大餐而感到榮幸吧! 按照記憶中的線路,牛群山很快就穿過了幾條街區,還順邊在路上買了一份報紙。沒有什麼大的新聞,關于中國與俄羅斯停戰談判的新聞甚至被這里的地區報紙放到了一個很不起眼的位置上。美國人還什麼有變,至少在他們的高層人物的思想中,美國仍然是世界的中心,他們仍然只關心自己的事情,而從來不關心其他地區的熱點問題,就如同半個多世紀以前一樣,美國人仍然很驕傲。但是,世界確實已經變化了,世界的中心正在向東方轉移,如果所有美國人都能夠到中國去看一下的話,他們肯定會驚奇中國的巨大變化,同時感受到那種東方文明帶來的巨大沖擊! “歡迎光臨,請問有幾位?”門房的中文說得很別扭,讓人聽起來洋不洋,土不土的,而且還盡力想改掉其口音,模仿普通話,但是如果讓中國游客聽見的話,肯定會對其普通話的水平打個零分。 “就一個!”牛群山收起了報紙,跟在門房的後面走到了一個靠牆角的位置上,很快服務員就給他倒好了一杯味道濃烈得有點讓人覺得是假冒產品的老鷹茶。 “先生,請問你要點什麼?”接著,一本厚厚的菜單就放到了牛群山的面前。 牛群山根本就沒有翻菜單,而是直接說到:“來一份番茄炒牛肉,另外還要一份黃瓜皮蛋瘦肉粥!” 年輕的女服務員一愣,她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中國人了。“對不起,先生,我們這里沒有這兩道菜!” “沒有?這都沒有,還開中餐館?去把你們老板叫來,需要我來教你們做這兩道菜嗎?” 服務員最害怕的就是遇到這樣不講道理的客人,當然她的職責告訴她,客人就是上帝,而上帝的要求是不能夠違背的,所以她趕緊轉身去叫老板,卻發現老板已經朝這邊走過來了,因為開始那人的聲音確實是很大,把在櫃台後面的老板都驚動了。 “先生,真是對不起,我們這里的廚師現在還不會做這兩道菜,但是你放心,只要你有需要,我們會趕緊學習的,當你下次來到的時候,我們肯定會給你做上這兩道菜的!” 牛群山點了點頭,暗語已經對上了。“好了,那我就換兩個菜吧,隨便什麼就好,做你們最拿手的。另外,我今天要請一批客人吃飯,不知道老板這里有沒有包間?” “有,當然有,不知道先生有幾位客人要來?” “五六個吧,反正人不少,都是生意上的朋友,我們要談一筆大買賣,想在你這里借個地方,不知道有沒有問題!” “可以,貴客願意光臨,我們當然歡迎!”老板皺了下眉頭,“那麼,先生是現在點菜,還是等到客人來了才點菜呢?” “主菜還是等客人來點吧,但是有幾道菜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牛群山說著,就在菜單上寫出了幾道菜的名字來,順手遞給了老板。 老板看了一眼,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看來有些菜他們是做不出來的了。“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有幾道菜我們確實是做不出來,這樣吧,需要我幫你到別的飯館問一下嗎?” “這就暫時不需要了,還是等中午客人來了的時候,我們才決定吧,你盡力安排,我可不能讓我的客人失望!”牛群山也皺了下眉頭,這話中間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 “好吧,那我盡力安排!”老板點了點頭,就退了下去,他已經順手把牛群山給他的菜單放到了上衣的包里面。 這是一家中國在美國的臥底特工開的飯店,中餐館遍布全世界,以這種身份做掩護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當然,這種在美國的臥底特工並不少,幾乎每個城市都有那麼幾個,他們相互之間的了解是非常少的,這主要是防止一個人暴露之後危及到別的人。而牛群山開出的那些菜其實都是別有含義的,每種菜對應了一種特工在執行任務時所需要的裝備。另外,牛群山要邀請的自然不是客人了,而是來給馬上就要到達的同伴們做好准備。 吃完了這份並不算是豐盛,也不怎麼可口的早飯之後,牛群山離開了參觀,他上午還需要去執行任務的地點周圍查看一下情況。大隊人馬應該在12點左右到,他還有足夠的時間來安排上午的工作。 11點50,牛群山准時的回到飯館,老板馬上就告訴他那幾道菜已經准備好了,還有哪幾道菜暫時沒有辦法安排,征求牛群山的意見。 沒辦法搞到的都不是必須的裝備,牛群山也沒有太在意,反正要不要都對行動沒有多大的影響,也就不要這些臥底特工去冒險了,畢竟要培養一個臥底特工是相當困難的,所花費的時間也非常多,一名合格的臥底特工至少先要在敵對國家境內潛伏5年以上,然後才可以開始執行任務。而且,很多臥底特工在執行了一次重要的任務之後,都會被召喚回國,或者在當地潛伏一段時間,然後再一個新的身份出現。所以,這些臥底特工的價值是非常高的,沒有必要,一般都不會動用他們,當然,這次的行動是非常有必要的。 因為行動太過于重要,不容許失敗,所以從一開始,就著重考慮了安全性,這些到達美國執行任務的特工都是空手而來的,而且采取了正當的入境方法,並且有著完善的身份掩飾。所以,他們執行任務的設備都需要由當地的臥底特工提供,另外在撤退線路上也需要由臥底特工來安排。本著盡量節約的原則,負責國安部這方面行動的牛群山不准備過多的動用當地的臥底特工,能夠盡量減少損失,對國家也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吧! 12點過5分,5名亞洲男子在服務小姐的帶領下走進了包間。牛群山認識這5個人,全是國安部最優秀的外勤特工,這讓牛群山有點驚訝,因為他們6人很少一起執行任務,在過去的十多年中,只有過一次是他們6人一起執行任務的,當時要對付的是一個日本殘余份子組織的一個恐怖集團,這個日本殘余份子恐怖集團搞到了兩枚核武器,准備在中國的城市引爆,他們六人的聯合行動成功了,而且還徹底的瓦解了這個日本恐怖組織。可見,只有最關鍵的任務,才會讓他們六人一起出馬,看來這次的行動確實是非常重要。 “先生,你們的客人到齊了嗎?”服務員是個華裔年輕女子,中文雖然不是很標准,但是比起門房來要好很多了。 “到齊了,可以上菜了!”牛群山點了點頭,“另外,幫我們拿幾瓶五糧液來,另外讓你們的老板過來一下,我還有幾件事情要吩咐他去做!” “請稍等!”女服務員點了點頭,趕緊離開了。 不一會,老板,也就是這里唯一的一名臥底特工親自提著兩瓶五糧液走了進來。“先生,你們的菜馬上就上來,還有什麼吩咐嗎?” “沒有什麼大事,那幾道菜搞好了嗎?”牛群山使了個眼色,接著告訴了才到的5個人這幾道菜的名字。 “正在想辦法,但是我們的廚師確實不會做,需要我們到別的餐館去幫你們問一下嗎?” “沒必要了,我看這幾道菜也沒有什麼好吃的,要不要無所謂!”說話的一個留著胡子的中年男人,他是國安部的008號特工,比牛群山進國安部還要早幾年,已經快40歲了,如果不是在5年前的一次任務中他失手致使一名戰友犧牲的話,恐怕他現在已經是高級情報官員了,至少能夠在駐外使館中謀求到一個情報官員的位置,安慰的度過下半生。當然,這也是外勤特工最好的結局。但是,現在看來,他恐怕還要再在前線奮斗幾年,才能夠退役。 另外一名特工接過了菜單,皺了下眉頭,指著菜單上的一道菜說到:“老板,你們就做不出這紅燒獅子頭嗎?也不知道美國的中餐館能夠做出個什麼味道來!” 不但牛群山一驚,連老板都有點吃驚了,這紅燒獅子頭可不是簡單的東西,是一種大威力的炸彈,一般在特工的行動中很少使用,而現在有人提出要用這東西,恐怕不好搞到手。誰都知道,美國在遭受了幾次歐洲特工搞的爆炸案之後,已經加強了對國內安全的管理,不但各種爆炸物很難搞到手,就算是普通的連發槍械都要想辦法在黑市上去買,一般的商店已經不賣了。 “這個我已經問過別的店了,他們也做不出來,如果客人堅持需要的話,那我只有努力的讓廚師想辦法做,但是味道怎麼樣就難說了,而且這幾天肯定是吃不上,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下次到我們這里來的時候,我想辦法給你們做這道菜!” “過幾天?我們只有一周的出差時間,要幾天才能夠做好?”開始說話的那名特工又問了起來,他很年輕,在國安部的編號是013,他只有25歲左右的樣子,干外勤沒有幾年,但是成績很豐富,最讓人驚訝的是,在三年前,他成功的打入了美國在哥倫比亞設立的一個反政府軍的內部,搞到了大量的情報,最後還干掉了幾個美國派來的教官。當時這事轟動一時,搞得美國在哥倫比亞問題上下不了台,因為這個組織早就被定性為恐怖組織了。 “就兩三天吧,我們這會抓緊時間的,希望到時候能夠讓貴客滿意!”老板的額頭上已經滲出了汗水來,他雖然不知道這些特工的身份與能力,但是看他們現在這麼大的胃口,恐怕這次的行動不小啊,那麼在行動完成之後,他就要離開這里,至少需要到藏身地去躲個兩三年了。 接下來,另外三人都分別提出了自己的需要,讓這個老板有點接應不暇了,這些人全是獅子大開口,要的東西都是非常難搞到手的,但是這位臥底特工已經在昨天接到了命令,必須盡量滿足這些人的需要,所以他也不好拒絕,就算是豁出去了,他也要想辦法將這些東西搞到手! 等到菜都上齊了之後,6人關上了門,連服務員都趕了出去,接著牛群山找到了設在桌面下的一個聲波干擾器,接著就開始與大家商量這次行動的事情。2個小時之後,6人離開了餐館,在門邊分手之後,牛群山另外找了家旅館開了房間。 當天晚上,六人到了集合地點,拿到了自己需要的防身武器,而別的裝備都需要在幾天之後才能夠搞到手。當然,這幾天的時間他們也不會閑著。因為這次任務是緊急部署的,所以為他們提供的情報都非常的有限,很多情報都需要他們自己搞。當然,最重要的情報就是目標的行動規律,以及目標附近的環境。在掌握了這些情報之後,他們才有可能計劃具體的行動,並且決定行動之後的撤退路線。而這都需要時間,至少需要好幾天的時間才能夠准確的掌握目標的行動規律! 這次,牛群山他們的目標有3個,每兩人對付一個。一個是歐洲駐洛衫磯領事館的一等秘書霍華德,他的身份是歐洲領事館的情報官員,也就是合法的在美特工。而他的真實身份是歐洲在美國西部地區的情報總負責人,前面歐洲在美國策劃的數次報複性爆炸行動都是他直接指揮與制訂的,可以說他是一位非常關鍵的人物,但是因為他有正規的外交身份,所以美國一直拿他沒有辦法。根據牛群山他們獲得的情報,此人一直在美國的反情報系統的監視之下,24小時都在監視之內。但是美國的反情報機構卻一直沒有找到此人的一點漏洞,甚至沒有發現他隨地吐痰,亂扔垃圾之內的舉動,不然的話,就已經把他驅逐出境了。 第二個目標是一個歐洲商人,此人的底細連美國反情報部門都沒有摸清楚,雖然通過多種手段,美國已經在懷疑此人是歐洲派到美國的一個臥底特工,他用自己的財力支持那些在美國行動的歐洲特工,並且幫他們搞武器彈藥。但是,美國人還沒有掌握到足夠的證據。而在一年多前,中國情報部門在對歐洲情報中心數據庫的一次襲擊中,無意中搞到了一點資料,這其中就包括此人的資料。他確實是歐洲在美國的臥底特工,但是他有沒有幫助那些在美國行動的歐洲特工,就不大清楚了。 第三個目標是一名在正在美國教學訪問的歐洲物理學教授。當然,此人與歐美現在的恐怖戰爭完全沒有關系,而且此人一直反對這種國家之間的恐怖襲擊行動。當然,襲擊他就完全是為了造成政治壓力,徹底搞壞歐美的關系。此人在歐洲科學界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其在15年前就提出來一套聚變核裝置小型化的方法,並且很快就投入了實用,產生了巨大的社會與軍事價值。而在5年前,他提出的一套新的物理理論已經在全世界的范圍內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因為這是一套完全與相對論還有量子理論不一樣的物理理論,很多人認為這是一個劃時代的理論,但是在等到實驗證明之前,該理論的正確性一直受到了懷疑。即使是在全球物理學界,他的地位與中國的趙瞬星,美國的羅德里克斯,還有俄羅斯的巴諾斯基並稱為當今世界上四大物理理論學家。從這點上來看,如果在美國的領土上干掉他的話,所產生的影響肯定不會很小! 三天之後,6人再度在那家中餐館碰頭,大家交流一下情況,目標周圍的環境已經摸熟了,但是一,二號目標的行蹤還沒有完全確定,這兩人都是情報人員,所以他們的行蹤很不確定,至少還需要3天才能夠搞清楚他們的具體行蹤規律。 “教授過2天就要離開美國了,我們也許要提前行動!”牛群山負責的是三號目標,這對他產生了一定的心理壓力,因為對一名特工來說,干掉對方的特工以及情報人員,他不會有一種負罪感,但是他要對付的是一名科學家,而且是對整個人類都做出了巨大貢獻的老人。但是,他的心腸早已經在十多年的外勤生涯中練得很堅硬了,根本就不會有一絲多的私人感情,他活著,就是為了執行這樣的任務,這些其他人無法完成的任務! “但是,我們需要至少3天時間,才能夠掌握一號目標的情況,如果提前行動的話,不能夠保證成功!” “我們的情況也差不多,這個商人明顯是一個搞情報出身的,我們不可能提前行動!” “另外,國內已經發來了消息,必須要我們在第七天才動手,我們還必須與軍情局的同志配合,如果我們提前行動的話,只會打亂整個計劃,導致行動完全失敗,所以我們只能夠等到第七天才動手!” “那就只有想辦法讓教授延遲幾天才回國了!”與牛群山一組的是一名叫王德才的年輕特工,他干外勤只有4年,是這6人中經驗最少的一個,當然這4年中,他的成績很突出,幾次大膽的行動也只有他這種年輕人才干得出來,這讓他在國安部內是名聲大噪,當然,這也為他贏得了相應的地位。 “這個我們好好考慮一下,還是由我們兩人負責吧!”也只有這個辦法了,牛群山沒有別的主意。“另外,我們的裝備將在明天搞到,這里的臥底效率還不錯,雖然有的設備大家可能不大熟悉,但是大部分的裝備我們都能夠掌握。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想大家還是組織一次訓練,抓緊這幾天的時間,先熟悉裝備!” “這個沒問題,我來安排吧,找個郊外的地方,就應該可以了!”立即有人接下了這個任務。 當然,需要6人在一起協商的事情並不是很多,最後決定等到三天之後再碰一次頭,然後決定行動的具體事情。 兩天之後,一架由洛衫磯起飛的班機在起飛之後半個小時爆炸,機上乘客無一幸免。這事立即在美國國內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所有的矛頭頭指向了美國,雖然美國的情報與安全機構還沒有查明真相,但是在民間,所有的矛頭都已經對准了歐洲,一場輿論大戰立即開始了。當然,安全的事情是馬虎不得的,美國空警立即決定暫時封鎖所有由洛衫璣起飛的航班,對所有的飛機進行徹底的檢查,以保證航班的安全。而那天,歐洲的那名物理學教授也沒有能夠離開洛衫磯,因為他回國的航班被扣留了下來。 在牛群山他們到達了美國之後的第6天,他們終于摸清了頭兩號目標的行蹤規律,並且通過安置在對方身邊的監視系統搞清楚了對方第二天的行程安排。當天晚上,這些已經領到了行動所需要武器裝備的特工進行了最後一次集中,商討了第二天的行動,並且接收了國內的最後一次指示。 按照正常的程序,在今天晚上與國內交換了信息之後,他們這幫特工就只保留最後一條與國內聯系的渠道,而不再對行動做任何的修改了。當然,這也是與軍情局的特工小組的最後一次協調行動,主要的工作就是兩個部門的特工必須在同一時間內展開行動,其時間差不得超過10分鍾。 撤退的工作已經安排了下去,每個小組在完成了任務之後都將單獨撤退,當然,他們都有足夠的撤退路線,提供多重保證。另外,所有的情報都已經到位,武器裝備也經過了實驗,目標情況已經在掌握之中了。 “好了,這是我們的最後一次碰頭,如果大家運氣好的話,就到‘灰樓’再見面吧!”牛群山把自己需要的裝備甩到了汽車的後備箱里面。因為國安部總部的大樓是刷成灰色的,所以大家一般這麼稱呼自己的總部。 三輛轎車先後離開了集合地點。牛群山並沒有感到有多大的壓力,負責為他們提供後勤保障的臥底特工已經在當天下午撤到了藏身點,即這些特工所說的“老巢:去了,他的任務已經完成,雖然在這次的行動中他只負責為這些外勤特工提供武器裝備,危險性應該不是很大,但是這次行動對安全與保密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他必須要隱藏起來,度過了危險期之後才出來。而牛群山他們這一組有3條撤退路線,他們兩人也都有完善的掩護身份,即使按照正常的撤退計劃,在完成任務之後,他們也能夠撤出美國。 牛群山沒有開車,他拿出了兩張機票來,這是他自己去買的,也是他為自己裝備的第四條撤退線路,從順序上來講,這是他們的第一條撤退線路,他把一張機票丟到了旁邊正在開車的王德才身上。“收好吧,如果我們能夠在10分鍾內完成任務,那麼就通過這個渠道撤退,機票是上午8點30分的,去墨西哥城,我們在那邊的人會來接應的。如果反應太大,而且時間不允許的話,那這張機票就作廢了!“ 王德才點了點頭,收好了機票,此時天邊已經露出魚肚白了,離天亮最多還有半個小時,距離他們行動的時間也只有1個半小時不到了! 8月22日,一個很普通的時間,但是這一天,被很多美國人與歐洲人都銘記在心。這一天中,歐洲在美國的三個大人物遭到了暗殺,同時,美國政府與情報機構的四個大人物也遭到了暗殺。 沒有人站出來為這件事情負責,但是歐美雙方很快就把目標對准了對方,因為歐美間的恐怖戰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而這些人物中,出了個別的之外,都是對方想要去之而後快的情報機構的大人物。正因為這一天中發生的7起暗殺事件,徹底的改變了歐美之間的關系,也徹底的破壞了兩個國家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了溝通與信任機制。這場歐美的恐怖戰爭不可避免的擴大了! 當天晚上,魯毅在收到了關于這次行動的最後的消息之後,只是朝秘書小張笑了一下,就讓他先下班回去了。接著,魯毅與國安部長與軍情局長各通了一次電話之後,才拿上外套離開了辦公室。 這個晚上他覺得很輕松,整次行動都很順利,美國的安全與反情報機構雖然動作很迅速,但是他們並沒有找到一點線索,甚至沒有搞清楚這到底是歐洲人發動的行動,還是別的人有意識的要嫁禍。當然參加行動的10多名特工都已經安全的踏上了返回的路程,而負責策應他們行動的臥底特工也都到了藏身地,等到氣氛稍微平靜一點才重新出來。 與俄羅斯的談判已經全面開始了,在中國改變了談判的策略之後,俄羅斯被迫接受,但是談判並不順利,不知道這次行動會對談判產生多大的影響!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八章 再度開始     下篇:第十章 艱難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