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太平天國 第二十二章接下去再說什麼都是多余的了  
   
第二十二章接下去再說什麼都是多余的了

“殿下,我仔細察看過了,除去城門附近,其它築于山上的城牆地段的確地勢不利于進攻。不過,大部隊運動不便,小股的部隊還是能有作為的。我打算在進攻城門各點的同時,派教導旅特務營從山上打,不用多了,只要有一個班能夠突上去,福州的大門就被打開了。”在前面剛剛察看完地形的陳玉成返了回來,滿有把握地請示著。 “玉成啊,你是戰地指揮,就按著你的總體思路做。”林海豐笑著放下手中的望遠鏡,又扭頭沖著身後努了努嘴,“就當我們都不在,你看看,黃部長在負責戰地救護,我是來觀戰的,去准備吧,我的任務就是給弟兄們加加油、鼓鼓勁兒。” 陳玉成用力點了點頭。總部連個自己的臨時帳篷都沒搭建,這其實就是在明白地告訴大家,福州勢在必破。 看著陳玉成去了,林海豐轉回身來到了文工團這里。老遠他就聽到了柳湘荷的聲音。 “你這丫頭,好凶哦。”林海豐指點著柳湘荷。 柳湘荷笑了,收起手里的短槍,悄悄地說到,“人家就是嚇唬嚇唬他們,您看看他們,有多嬌氣。還都是大老爺們呢,騎上幾天的馬就都受不了了,要是叫他們用腳走,就更完蛋了。” 林海豐哼了一聲,看看一邊兒有些尷尬的團長,來到了團員們中間,“大家辛苦了!” 團員們一見安王,紛紛起身。 “坐下,坐下,”林海豐笑著擺擺手,也就勢找了塊兒石頭坐下來,“也怪我們,平時安排給你們去部隊演出的任務太多了,缺少了身體耐力的訓練,這冷不丁的長途行軍,難免不適應。” “不,都怪我平時沒有注意這方面的問題,總覺得我們又不會去打仗,所以……”團長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呵呵,是啊,你們雖然不需要用槍去打仗,可你們手里的樂器、軍鼓,那也是一種戰斗的武器啊。”林海豐招招手,示意團長坐下來,“部隊和百姓們對你們的反應就很不錯嘛,弟兄們喜歡聽你們演奏的軍樂,看你們編排的小戲,在訓練、生活中都有滋有味兒,也能從中受到教育。” “怎麼樣,這一路上給你們安排的警衛班照顧你們還好吧?”林海豐看著團員們,笑著問到。 “好,簡直就是太周到了。”團長連聲贊歎著。 “唉,馬不用我們喂,飯也不用我們做。” “昨天臨時休息半個時辰,他們還特意為大家燒了開水。” 一提到警衛班,團員們的興致都上來了,七嘴八舌的贊不絕口。 林海豐笑了,“那都是他們應該做的。你們都是天朝的寶貝,當然要照顧好。不過,他們都是戰士,一會兒就要去沖鋒陷陣了,到時候如果再想聽聽大家演奏的軍樂,大家願意嗎?” “當然願意!”團員們回答著。 “恩,你們看看今天的夜色多美啊。”林海豐抬起頭,望了望天上的那輪明月,“又是多麼的安靜啊,如果這個時候伴隨著沖鋒號的響起,奏起雄壯威武的軍樂,大家說在前面的弟兄們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接下去再說什麼都是多余的了,誰心里都豁然開朗起來,是啊,真要是這樣,那音樂就已經不再是單純的音樂,是戰鼓,也是炮火。 閩浙總督王懿德在頭一天得到了甯德、南平遭受太平軍圍攻的稟報後,沒有急于抽調福州城里的兵馬前去救援。他上任後的這幾年,不是鬧海匪,就是起會匪、出暴民,就沒有多少空閑、安靜的時候。這大仗小仗的打的多了,倒也好處多多,以往似乎對軍事沒有什麼興趣,現在給逼的竟在軍事上游刃有余了。難怪上任伊始的肅順,換這個換那個的,惟獨對福建沒有大動干戈,反是大加褒獎。 王懿德覺得,無論甯德還是南平,守上一陣子那是根本沒有問題的。最近以來,尤其是杭州徹底陷落以後,他認真詢問了一些浙江潰散出來的逃兵、難民,對太平軍的作戰方式、實力,都進行了綜合的分析。對那些逃兵們一致談虎色變的所謂太平軍的洋槍洋炮,他始終不太放在心上。如果太平軍真是擁有無堅不摧的實力的話,那又何必把個杭州圍了小一年呢? 甯德和南平都是要救的,但是不能現在去救。在這方面,他居然和眼下正坐守在吉安的余炳濤有著共同的觀點。要等到太平軍被堅城耗盡了銳氣,刀刃開始鈍了時候再去,從後背上再給他們狠狠的一刀子。 同樣在福州的水師提督竇振彪、記名總兵周天受等人卻持有與總督大人不同的見解。一旦太平軍對甯德、南平也采取長圍久困的戰術,所謂兵疲刀鈍那就是一相情願的事兒了。還是應當在太平軍剛抵兩城,立足未穩的時刻,先集中軍力打開一面的局勢,再…… 王懿德堅持自己的看法,什麼立足未穩?他們在拿下建陽、福安兩地以後已經有了充分的休整機會,如今都是有備而來,哪會給你找什麼立足未穩的機會。 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主見。不過,接下來的兩天,卻證明了總督大人是正確的。 第三天的黃昏,福州外圍居然發現了太平軍的旗號。 聽到這個消息,王懿德先是一愣,緊跟著就笑了。 王懿德笑的合情合理。福州城垣從漢代的越王建冶城,為福州城垣之始,後經晉、唐、宋、元,各朝統治者幾度詔建、詔墮福州城。直到明洪武四年,駙馬都尉王恭開始重建城垣,在原有夾城、外城的舊基礎上用堅石砌修擴建成。北跨越王山(屏山),南繞于山、烏石山。重建時,先在屏山巔修建一座作為各城門樓樣本的譙樓,稱其為“樣樓”。由于從樓中可直接望見東面的大海,又名為“鎮海樓”。此後,曆次修茸,至清順治十八年(一六六一年),又增築垣牆,高2.4丈,厚1.9丈,計有窩鋪264座,炮台93座,垛口3000多個,馬道5530丈。康熙三十年(一六九一年)重建西南2城樓。雍正五年、九年、乾隆十六年、嘉慶二十二年,相繼重修,並增築女牆。道光年間再次進行大修,大修工程四年前才宣告完畢。 和杭州相比,福州更占據了地理上的優勢,想困死福州那是夢想,想攻下來?不要說城內有充裕的兵馬,單是這奇特的城市防禦體系,就足夠太平軍啃上一年半載的。當初的城防還沒有現在的更牢固,那不可一世的倭寇們不是照樣在這里找到的還不都是各自的墓地? 屏山,地勢險峻,易守難攻。王懿德斷定,太平軍勢必要從西面對福州強攻。于是,他把福建布政使派到城北,命周天受統管西城及于山防務,增強于山上的炮火。又商議水師提督竇振彪,用水師控制閩江沿線,並承擔起烏石山麓的防禦任務。 福州固若金湯,呵呵,本督就怕你們不來呢,來了就好。很晚才用了晚飯之後的王懿德,心里雖然感覺今夜一定是平安度過的,太平軍剛來,想攻城也要有個准備的時間,不過,他還是有些放心不下。他開始沿著各防禦要塞轉,他喜歡這樣,有備無患嘛!

上篇:第二十一章小家伙,真有那麼股子豪氣     下篇:第二十三章有這一點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