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楊家將 第十二回 高懷德幽州大戰 宋太宗班師還汴  
   
第十二回 高懷德幽州大戰 宋太宗班師還汴

第十二回高懷德幽州大戰宋太宗班師還汴 卻說呼延贊與高懷德歸至營中,道知遼將英雄,未決勝負。仁美曰:“耶律沙乃遼之驍將,汝等當慎而戰之。”贊等退出。仁美入奏太宗曰:“遼兵勢銳,今日之戰,恐不能取勝,臣甚憂慮。”太宗曰:“朕親臨戰陣,與番將一決雌雄。”八王進諫曰:“陛下當保重,自有諸將出力,不必親犯矢石也。”太宗不聽,次日,竟下命督諸將來戰。 卻說耶律休哥正與眾將議敵宋兵之計,哨報:“宋兵傾營而來,要與元帥決一勝負。”休哥聞報,謂耶律沙曰:“大將耶律學古屯守燕地,正厄宋師之後,可令其出兵,襲宋兵後陣;吾與諸將,整兵于高梁河。”北兵剛列開陣勢,望見宋兵漫川塞野而來。前鋒呼延贊跑馬出陣,高叫:“番將選勇者來斗。”話聲未絕,北陣中耶律沙橫刀而出。厲聲喝曰:“宋將速退,免受擒戮。”呼延贊挺槍直取耶律沙。耶律沙掄刀來迎。兩馬相交,連戰三十余合,不分勝敗。北將耶律奚底飛騎揮斧,從旁攻入。高懷德一馬當先抵住。兩下金鼓齊鳴,旌旗亂滾。 四將鏖戰之間,忽宋軍陣後數聲炮響,如山崩海湧之勢,遼將耶律學古部勁兵沖擊而來。宋軍正不知何處兵馬,先自潰亂,陣腳團結不住。耶律休哥在將台上,望見宋陣已動,出一支生力軍馬,直沖其中。太宗急下令諸將護駕。潘仁美聞此消息,驟馬拼死來戰,正遇耶律休哥兵到,交馬只一合,將仁美截于馬下。郭進看見,一騎搶出,救之而還。 是時連營去遠,諸將逢著敵手,戰之未下,及聞太宗有難,乃各拋棄來救。太宗已單騎殺出圍中,落荒望汾壩而走,被耶律休哥部將兀環奴、兀里奚二騎乘勢追逼。南營楊業看見,顧諸子曰:“主上有難,何不救之?”楊延昭匹馬當先,喝聲:“遼蠻慢走!”兀環奴激怒,掄刀便砍。延昭挺槍迎敵。戰不兩合,被延昭當胸一槍,刺落馬下。殺散追兵,見太宗立于壩上。延昭曰:“陛下之馬何在?”太宗曰:“已被亂矢所傷,不堪騎乘。”延昭曰:“可急乘臣馬,臣當步戰殺出。”太宗恐延昭無馬,不能勝敵,乃曰:“卿當乘馬而戰,吾當乘驢車而去。”延昭曰:“敵兵來得多矣,陛下速上馬,甯可傷臣,望勿顧惜。” 正在危急之際,適楊七郎單騎殺入,見延昭曰:“宋兵戰陣已亂,哥哥何不急保主上而走?”延昭曰:“汝以所乘馬與聖上騎,吾當先殺出。”七郎扶太宗上馬。延昭怒聲如雷,突出重圍,正被兀里奚眾軍攔住。延昭咬牙覷定兀里奚,一槍刺去,正中咽喉而死。繞過西營,北兵矢石交下,延昭透不得重圍,恰遇楊業、高懷德、呼延贊三將沖潰殺來,救出太宗,走奔定州。此處可見楊延昭之勇。後人有詩贊之曰: 斬堅入陣救君王,敵將爭迎致滅亡; 未入中朝先建績,將軍名望至今香。 潘仁美收拾殘軍,但見尸首相疊,血流滿野,宋兵折去八九萬,喪其資械不可勝計。于是,易、涿等州複歸于遼。耶律休哥已獲全勝,乃收軍還幽州不題。 卻說太宗走入定州,眾將陸續都到。八王等進前拜謁。帝曰:“今日若非楊業父子力戰,朕幾一命難保。”八王曰:“陛下百靈相助,賊兵自不能傷。自今還當保重聖躬,不宜親冒險地。設使諸將一時不及救應,誰為陛下計哉?”太宗點頭以應。即召楊業入帳中,賞以緞帛二十匹,黃金四十兩。因渭之曰:“權以賜卿,聊為相信之禮。候班師之日,再議報功。”楊業再拜受命而出。八王奏曰:“運餉不給,軍士調喪,乞陛下班師還京,以慰臣民之望。”太宗從其議,即日下詔班師,以潘仁美為前隊,楊業為中隊,其余諸將各以所部護駕在後。旨令既下,諸將准備起發定州,望汴京而還。有詩為怔: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 憑君莫話封侯印,一將功成萬骨枯。 大軍一路無詞,不日歸到汴京。文武群臣朝見畢。太宗曰:“朕以幽州之辱,常懸膽以報雪。汝眾臣各陳所見,為朕熟籌之。”司徒趙普與參知政事竇瞂①、郭贄等奏曰:“陛下以甲兵之利,府庫之富,何患丑賊不滅哉!但以軍士圍太原已久,創痍②未複,須待秋高馬肥,蓄威養銳,徐圖進取,未為晚也。”太宗從其議,下命宴征太原將士于崇元殿。是日,君臣盡歡而散—— ①瞂(cheng,音撐)——同“稱”。 ②創痍(chuangyi,音窗姨)——創傷—— 次日降敕:封楊業為代州刺史兼兵馬元帥之職;其長子以下,俱封代州團練使;居第于金水河邊無佞宅;賜赍甚厚。群臣奏以楊業未立太功,封賜過重。帝曰:“朕以信義處人,豈可有失于臣下?”竟下命。楊業複上表,辭其眾子之職。 表曰: 臣楊業稽首拜言:竊謂聖明在上,萬物同春。臣僻生邊鄙,賦性粗率;文不能立國,武不能定亂。蒙陛下覆載之仁,浩蕩之德:賜第宅于金水之河,授敕命以代州之任。如此宏恩,使臣雖碎骨捐身,莫能效命于萬一。日夜懷懼,惟思報本。臣愚蠢之子,未見寸功子朝廷,而皆得團練使之職。恩命既下,中外駭焉。臣何敢當!乞陛下以賞罰為慎,追還眾子之誥,使臣得免濫受之罪,以圖盡職。頻思致命,不勝幸甚。 太宗覽表降旨,准其所請。楊業謝恩而退,是時邊警暫息,烽火不聞。太宗日與群臣在宮中,講論治道,計議藩鎮將帥,或升或調,皆得其宜。 話分兩頭。卻說耶律休哥自勝宋師以歸,頗有張大之志,蕭後甚倚為重。正值蕭後設宴以待文武諸臣,耶律休哥進曰:“往者以陛下福蔭,出軍迎敵宋師,臣仗諸將用命,殺之敗覷而去。今臣欲乘宋師走歸之後,人懷內懼,謹領精兵,直搗沛京,以報圍困幽州之辱。乞陛下允臣所請。”蕭後曰:“以卿所論,誠忠言也。只恐宋師人強馬壯,未可進取。”燕王韓匡嗣曰:“臣願與耶律將軍同出兵伐宋,審機而進,自有成績。”太後依奏降旨,以韓匡同為監軍,耶律休哥為救應,耶律沙為先鋒,率槽兵十萬伐宋。匡嗣等受命,即日兵出幽州,望遂城進發。 時值九月天氣,但見:寒鳳落葉秋容淡,鴻雁聲悲旅思中。遼兵進發數日,始至遂城西北五十里下寨。守遂城者,宋將劉廷翰,聽得遼兵驟至,與副將崔彥進、李漢瓊等議曰:“遼人以主上兵敗而回,乘此銳氣,特來圍城,將何以退之?”彥進曰:“若與之戰,勝敗未可知。當用詭計,豎起降旗,誘其入內擒之,可一鼓而成功也。”廷翰曰:“此計固妙,但恐其有疑,不納我等降如何?”漢瓊曰:“先以糧餉進之,彼見我情之真,決無不納。”廷翰大喜,即遣人入燕營中濟餉請降。韓匡嗣曰:“汝主來降,將何為信?”差人曰:“先獻錢糧與元帥,充軍餉之用,然後率眾納款。”匡嗣信而允之。耶律休哥進曰:“宋軍氣勢不弱,今未交鋒而請降,此誘我之計也。元帥宜整軍待之,勿信其言。”匡嗣曰:“彼以糧餉與我,豈有不真?”遂不聽休哥之諫。 次日,兵泊城下。廷翰得差人回報之語,即整點軍馬,令崔彥進率馬軍一萬,屯城東門,待遼兵入城後,斫破其營。彥進領兵去了。又喚李漢瓊領步兵一萬,屯城西門,敵人若到,放上閘橋,乘勢擒之。漢瓊亦領命而行。廷翰分遣已定,自率勁卒,密出南門,作救應之兵。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一回 小聖感夢取太原 太宗下議征大遼     下篇:第十三回 李漢瓊智勝番將 楊令公大破遼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