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孫子傳 第43節:廢寢忘食 著書立說(2)  
   
第43節:廢寢忘食 著書立說(2)



第一,決定戰爭勝負之關鍵,不在軍與兵,而在君是否有道。君有道,能與將相百官,乃至天下萬民同心同德,彼此同呼吸,共命運,官民必能為君出生入死而戰,不畏艱難險阻。

第二,興師伐敵,千里征戰,國與民俱耗財力,破壞耕作,殺人亡命,塗炭生靈,為爭一旦之勝,故倘吝嗇爵祿金錢,不肯用間,致因不了解敵情而敗,則為“不仁”。如此將帥,非軍之良將,主之賢佐;如此人主,亦非致勝之君也。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于眾人之上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以往事類比,不可以觀察日月星辰之位占卜,必取于人,故重在用間。

這一夜,臨淄城,從宮內到宮外,從官宦到黎民,俱都盡歡而散。臨散宴席的時候,景公宣布了一道嚴令:明日早朝百官一人不得缺席,包括那些年老和患病者在內,因為,屆時將有重要旨意頒布。

齊景公的政令,誰敢違抗!第二天早朝,金殿以下,文武兩列,百官跪得黑壓壓一片,比以往多了若干,許多常年不參與朝政的老臣也都趕來了,不知國君將有怎樣決定國家命運的聖旨頒布。氣氛也較前莊嚴肅穆,如臨大敵,如行大典,致使不少貪贓枉法的大臣心懷惴惴,唯恐大難臨頭。那麼,今日齊景公頒布的聖旨究竟是什麼呢?這聖旨是:田書伐莒有功,自即日起,賜姓孫,封京畿北鄰肥沃富饒之樂安為其采邑。

聞旨,群臣無不驚異,田書雖伐莒有功,但這封賞也太厚重了些,為官一生或半世,記憶中不曾有過類似的事情。但君命如山,誰敢說半個不字!因此,驚異之後,紛紛高呼君王英明,賞功罰罪,利國利民,並先後向田書祝賀。

正當田書謝主隆恩的時候,無意中又瞥見了那些噴著火焰的嫉恨目光,但他泰然自若,以笑置之。是呀,明知海上有風暴,但漁家和航海家照樣揚帆出海,破浪遠航;明知虎豹食人,但獵人依舊手操兵刃進山,跋涉奔波。田書不僅是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將,一個聞名遐邇的軍事家,而且是一位頗有影響的政治家。既是政治家,自有其政治家的膽識與謀略,為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他將應付各種風云變幻,付出必要的代價和犧牲,並以此為榮,以此為樂。

從此,自田書以下,一律改姓孫,孫書、孫憑、孫武……

從此,孫書食采于樂安,但他並不到樂安城居住,只是派邑宰去管理。為了政治斗爭上的需要,孫書將家自田班村搬到了齊都臨淄,自然,自此以後,田班村也就改名孫班村了。

從此,孫書、孫憑在朝中的地位更加顯赫,是左右齊廷命運的名門貴族之一。

從此,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孫武足不出戶,閉門謝客,集中精力和時間,整理他閱讀、考察獲得的資料,從事他著《兵法》的浩大工程。

從此,孫武將行李搬進了書房,吃在這里,睡在這里,工作在這里。這里是簡山牘海,孫武像一個獵人,肩扛戈矛,跋涉于崇山峻嶺之中,闖蕩于莽莽林海之內;又像一位漁翁,駕著一葉輕舟,劈波斬浪,顛簸于汪洋大海之上。他衣無寒暖,食無定時,寢不上床。天氣驟寒,他不知道在外邊加一件外套,仿佛他胸中正燃燒著一團烈火,對外界氣溫的變化並不敏感。一日三餐,仆人將飯菜端到他的書房來吃,可是,常常是午飯端來了,早飯尚未動;晚飯端來了,午飯一口未少。母親來柔腸規勸,他無動于衷;父親來嚴厲斥責,也無濟于事。在這一較漫長的時間里,飲食的好壞,對他來說無關緊要,因為,哪怕是燕窩魚翅,熊掌駝蹄,他或不肯啟口沾唇,或狼吞虎咽,食而不知其味。而當感到饑餓,需要進食時,信手抓過一個干硬的饅頭,冬季里,這饅頭也許正結著冰碴,卻嚼得正香,有滋有味。夜間,他曲肱而枕,合衣而眠,伏案而睡。所謂睡,不過是打個盹,養養神而已。他的幾案旁有一盆冷水,冷水中有一方葛巾,每當困倦襲來,他便以冷水擦面,或把整個頭臉都伸進面盆里浸泡片刻,冬季,盆水結冰,效果更佳,一夜數次,晨曦便爬上了窗欞。在偌大繁華的齊都臨淄,一年三百六十五日,總是這扇窗子熄燈最晚,亮燈最早。其實,這里的燈燭光夜夜通宵達旦,直至為朝霞和晨暉所吞噬。

孫武在一天天消瘦,體質在一天天減弱,臉色在一天天變黃,精神一天不如一天,竟至于目光直僵僵的,神情呆愣愣的,對一切都熟視無睹,置若罔聞,仿佛這世間的萬物根本就不存在似的,只有他的簡牘、書籍、筆記、《兵法》,才能刺激他的視覺和大腦神經。

兒子是娘的心頭肉,是母親的命根子,見孫武面黃肌瘦的樣子和發癡如呆的神情,范玉蘭著急了,害怕了,她索性推掉了一切家務,專門來照料兒子的飲食起居,貴婦人當起了女傭人。她也將行李搬進了兒子的書房,伴兒子一起在這里度過,晝夜的十二個時辰,一個月的三十天,一年的三百六十五日。兒子的飲食由她親自下廚關照,知子者莫若娘,她知道兒子從小喜歡吃什麼,得意怎樣的口味。飯菜端進了書房,她催著兒吃,逼著兒吃,陪著兒吃,像孩提時那樣,一口一口地喂兒子吃。燙了,她給兒子吹吹,涼涼;冷了,她命下人端回廚房重熱,重做。她看著兒子吃得香甜,可口,心里激蕩著一股暖流,臉上泛起了欣慰的笑影。見娘的滿臉陰云散去,兒子吃得更香,食量更大。


上篇:第42節:廢寢忘食 著書立說(1)     下篇:第44節:廢寢忘食 著書立說(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