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全能透視 第兩百零三章:究竟誰在玩弄誰(上)  
   
第兩百零三章:究竟誰在玩弄誰(上)

回到房間環顧四周,蘇齊一雙眸子變得黝黑深邃,旋即唇角一挑,生出了一摸嘲諷笑容,眸子里也帶著戲虐.

在水庫垂釣一天,身上已有些汗漬自,蘇齊當即脫去衣服,走入了浴室.

蓮蓬頭一開,冰涼的水流沖過身體,也讓蘇齊更加的冷靜.

只是還未沖洗完畢,門鈴叮咚叮咚響起,蘇齊微微蹙眉,旋即裹上了一件浴袍,打開了房門.

"胸肌還挺發達的麼!"

紅玫瑰左手一瓶紅酒,右手倒拎著兩個高腳玻璃杯,斜倚在門框上,美眸掃過蘇齊開著的領口,眨眨了勾人眸子,雙手微晃,嬌滴滴道:"蘇齊,姐姐一個人在屋子里好悶,好無聊,突然間有些想喝酒了,但在雀城又只認識你一個,賞不賞臉陪姐姐喝兩杯."

這片刻不到的功夫,紅玫瑰已經煥然一新.

披散的七建長發用發簪挽成丸子頭,一件花邊白領襯衣搭配黑色緊身齊腳褲,腳踩五厘米白色小高跟,更顯身材凸凹有致,美豔不凡.

"女妖精!"

知道這嬌滴滴女妖精目的,蘇齊心頭暗罵一句,卻是不露聲色展顏一笑:"能陪姐姐這種大美女,多少人求之不得,我又怎麼會呢拒絕呢,里面請!"

左手一揮邀請,右手順勢搭在了紅玫瑰那纖細的水蛇腰上.

"小色鬼敢吃老娘豆腐,待會看老娘怎麼收拾你."

嬌軀微微一怔,紅玫瑰暗咬銀牙,卻不動神色一轉身,白了蘇齊一眼,抿著紅唇嗔怪道:"你啊你,渾身濕漉漉,還一點都不老實,水都弄到姐姐身上了.趕快進去再洗一遍,記著一定要洗的白淨淨,姐姐等你哦!"

蘇齊劍眉一挑,雙眼一亮,臉上現出興奮無比表情,有些魂不守舍道:"等我,等我干什麼?"

"小壞蛋,不許胡思亂想!"

芊芊玉指點在蘇齊額頭,紅玫瑰又是嗔怪一聲,使勁將蘇齊朝浴室方向推去.

當然這一推,作勢很用力,但實際上卻是軟綿綿,只讓人感覺那滑膩無比的小柔柔軟.

蘇齊卻'朗朗蹌蹌’連退兩步,有些魂不守舍的鑽入浴室.

"小色鬼,老娘本來還以為你是什麼厲害人物,原來也和其他男人一樣都是色胚子.不過魏帥那娘娘腔說這小色鬼是化勁大高手,看來要花些手段,才能制服了."

紅玫瑰念碎碎,一雙美眸在屋里四處打量,旋即落在不遠處架子上,酒店為客人准備的自選用品上,挑了一個公牛插座.

指甲輕輕一劃,便將插座截了下來,只留一截帶插頭的電線,再熟練無比截掉一截線皮,露出兩根鋁線.

紅玫瑰這才一臉邪惡的進入臥室,將插頭插在床頭插座上,線身用枕頭壓好,只留下一小截通電鋁線在外,由于有枕頭掩護,這截鋁線顯得十分隱蔽,不仔細看絕對發現不了.

看著已經通電的鋁線,紅玫瑰原本秋水一樣的眸子,透著無比的邪惡得意:"小鮮肉,等你洗白白過來了,姐姐就要你跟姐姐上床.當然是你先躺在床上,姐姐在這里欣賞,你觸電似的霹靂舞,哇哇哇想著就好刺激啊."

懷著這種邪惡念頭,紅玫瑰滿臉期待等著,當然蘇齊也沒讓她等多久,很快就裹著浴巾來到了房間.

而此時,紅玫瑰兩手背後支撐身子,半躺在房間里那張床上,兩條長腿交叉在一起,一只白生生小腳挑著高跟鞋,似乎給人一種十分明顯的暗示.

蘇齊頓時兩眼一亮,快步走上前,渣渣眼睛道:"美女姐姐,你不是想喝酒麼,怎麼躺倒床上了."

"突然感覺有些累了!"

女人的謊言信口而來,紅玫瑰嗎,面不改色起身,一手勾著蘇齊脖子,兩眼直勾勾看著他,手指在他胸膛輕輕劃動,吐氣如蘭嬌聲道:"小壞蛋,你就這麼想和姐姐喝酒,就不想陪姐姐做點其他事情麼."

一個嬌滴滴,無論身材,樣貌,氣質都無可挑剔,而且還是十分懂得挑逗男人的女人,十個男人之中,只怕有九個半把持不住.

至于另外半個男人,他身體上還是男人,但心理上已經歸于基佬!

"這女妖精,真是讓人無話可說!"

蘇齊是個取向十分正常的男人,而且年輕氣盛血氣方剛,這近在咫尺耳鬢厮磨,頓時讓他心跳加快,忍不住有些面紅耳赤,不過強大的精神力,依舊保持著極度清醒,笑道:"我這個人很笨的,美女姐姐想我陪你做什麼,你要不說清楚一點,我一時半會想不明白."

"小壞蛋,還和姐姐裝蒜."

紅玫瑰嗔怪一聲,旋即嬌軀向前一靠,兩人身體頓時若即若離,額頭也碰到了蘇齊額頭,一雙眸子直勾勾看著這個獵物,吐氣如蘭道:"你說姐姐要你陪著做什麼,姐姐現在想吃掉你這個小糊塗蛋."

一手勾起蘇齊下巴,一手撫摸著他的胸膛,紅玫瑰突然用力一推,狠狠將蘇齊推向床上.

蘇齊當即向床上倒去,正好朝向那截通電的鋁線.

眼看著獵物就要進入陷阱,紅玫瑰一雙美眸發亮,小心肝普興奮跳了起來:"呀呀呀,小色鬼還跟老娘斗,老娘只是略施小計,立刻就讓你中招,待會擒下這小色鬼後,我該怎麼拷問他呢,皮鞭,滴蠟……啊!"

正暗自得意的紅玫瑰,突然發現有東西勾住了小腿,將她也拉向床上倒去,再看那截露在外邊的通電鋁線,頓時嚇得花容失色驚叫起來.

然而更讓她驚懼的事情,下一瞬間又發生了.

蘇齊雖然向後倒去,但一雙眸子卻清醒無比,看著紅玫瑰眼中的得意,他眸子深處浮現一抹嘲諷狡詐,身子雖後仰倒去,但一只腳去瞬間勾住紅玫瑰小腿,狠狠里向前一拉.

紅玫瑰身不由己向前倒去,蘇齊卻兩手一探摁住她的雙肩,借力一翻身,如同不倒翁一個旋轉,瞬間站了起來,飛快大叫道:"美女姐姐不行啊,咱們兩今天第一次認識,怎麼能做那種事情啊!"

"小色鬼,不行你早說啊,你把老娘推到床上干什麼!"

此時向後倒去的紅玫瑰,得到蘇齊用力一推,頓時加速向床上倒去,想起後面的那根通電鋁線,紅玫瑰頓時欲哭無淚,亡魂大冒.

啊!

啊啊!

啊啊啊……

重重倒在床上,通電的鋁線輕易刺破衣物貼上肌膚,一股電流瞬間傳遍嬌軀,紅玫瑰頓時慘叫起來,接著整個人如跳美人魚一樣,在床上飛速彈跳,顫抖起來.

由于身子壓住了鋁線,每一次彈起之後,又很快的落到了上面,是以這個觸電時間特別長.

一時之間,整個房間里,都是紅玫瑰啊啊的慘叫聲,真是聲聲不絕,如杜鵑啼血,令聽者傷心,聞者落淚.

見這女妖精自食惡果,蘇齊忍不住想笑,卻板著面孔一臉歎氣道:"美女姐姐,你別這麼沖動啊,我只是認為咱們認識時間太短,根本不該現在就那樣,並不是說你人不漂亮,看不上你,你沒必要這麼沖動,這樣大喊大叫的,不至于吧."

"啊啊!"

一聽蘇齊這話,紅玫瑰頓時有種想要吐血沖動,慘叫兩聲之後,見這小子好似根本不知道她中電一樣,頓時慘叫著磕磕巴巴道:"啊……老,老娘……什麼……啊……沖動了,老,老娘……是……啊,中……啊啊……中……"

磕磕巴巴慘叫許久,只是不停重複一個中字.

蘇齊心頭憋笑,盡力的和紅玫瑰保持距離,臉上卻焦急無比道:"美女姐姐,你怎麼說話磕磕巴巴啊,還自稱老娘,這好像有些不像你啊,你究竟想說什麼啊,你能不能好好說話啊,你中什麼啦,難道中彩票了,這麼激動."

"小色鬼,老娘恨你!"

丟給蘇齊一個哀怨眼神,但此刻還要這小子救命,紅玫瑰又慘叫兩聲,憑借強大求生意志,艱難磕巴道:"啊啊……中……啊……我……啊……中,中電了……啊啊,救……救我!"

"中電了!"

蘇齊心里快忍不住,但卻一臉驚訝道:"這怎麼可能,你就躺在床上一下,怎麼可能就中電了呢,這根本不科學,不合邏輯啊.美女姐姐,你別開玩笑了,咱好好說哈行嗎,你要想騙我去床上,硬要我做那個,你直說就是,我也不是不可以考慮,但我感覺咱們還是太快了."

"快你個大頭鬼,老娘要殺了你這個榆木腦袋,你屬豬的麼沒看出老娘中電了."

丟給蘇齊一個哀怨殺氣騰騰眼神,紅玫瑰再床上繼續跳著劈裂電舞,繼續慘叫求救:"啊啊……老,老娘……真,真中電了……漏,漏電……啊,救,快,快救老娘!"

"漏電,這怎麼可能!"

蘇齊板著臉色一瞪眼,大聲呵斥道:"這是五星級酒店,這床上怎麼可能漏電呢,我不相信,我絕對不相信,我要去找他們服務員,問個清楚."

"小色鬼你能把老娘救了再找客服嗎,老娘恨死你了,老娘抓住你之後,要皮鞭,辣油,老虎蹲,滿清十大酷刑一起用在你身上."

丟給蘇齊一個哀怨殺氣騰騰等老娘脫身了弄死你的眼神,眼看蘇齊又真要去找客服了,紅玫瑰憑借強大毅力,在跳動霹靂電舞扭動身體時,再度慘叫求救道:"啊,回來,小色鬼……啊啊……你再不救……老娘……老娘就被……啊啊……電死了."

"真的,你真中電了,你怎麼不早說!"

蘇齊憋出一個笑容,一臉大驚失色,手忙腳亂道:"但是你中電了,我一摸你不是我也要中電,到時咱們兩個都中電了,又該叫誰來救呢!"

"小色鬼你沒長腦袋嗎,你是豬嗎你怎麼這麼笨,老娘恨死你了,老娘要殺了你,老娘怎麼有你這種笨蛋書迷!"

丟給蘇齊一個哀怨殺氣騰騰等老娘脫身了弄死你以及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紅玫瑰在扭動身體對抗電流施展霹靂電舞時,銀牙一咬幾乎哭著吼了出來:"啊啊……被子……啊啊……你這混蛋……啊啊……用被子救老娘!"

上篇:第二百零二章:三叉戟     下篇:第二百零四章:究竟誰在玩弄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