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全能透視 第二百五十七章:江湖人稱一刀血  
   
第二百五十七章:江湖人稱一刀血

一秒記住【貓撲小說 .MP.】,最快更新無彈窗小說免費!

蘇齊邁步入店,一直老神在在的刀疤,長毛立刻眉頭一蹙,忍不住坐直了身子.

原本以為這小子被武江一嚇,立刻就屁滾尿流而逃.

沒想到他不僅沒逃,反而還主動走了進來,是想來跪地求饒麼,不讓以後找他麻煩麼;看來要好好嚇一嚇,才能讓他更識相主動奉獻好處.

兩人多年獄友,一個眼神當即心神領會.

噼啪!

長毛一摁電棍開關,直接戮在自己心口,仍憑藍色電光閃耀,仍面不改道:"小鱉崽子,誰讓你進來的,知不知道這里現在誰說的算!"

在監獄呆久了,經常被獄警電擊,久而久之抗電能力強了,面對低壓電擊根本無懼.

不過普通人一看,十有震驚莫名.

瞬間起到下馬威震懾作用!

"不知道!"

蘇齊搖了搖頭,一雙眼睛雖黝黑深邃,但神情卻笑眯眯,甚至有些謙卑道:"還未請問兩大哥尊姓大名?"

此時此刻,雖然知道大體經過,但許多細節不清楚;雪姐又在和小叔子爭吵,只能邊和這兩個老混混打發寫時間,詳細了解一下矛盾根源.

"名字只是一個代號,老子早已經忘記了!"

見這小子還算識相,長毛一手撥動頭上長發,兩眼朝天道:"不過道上給些面子的兄弟,都叫我一聲長毛哥!"

"長毛哥,失敬了!"

蘇齊雙手一抱拳,扭頭看向刀疤臉道:"這位大哥器宇軒昂,相貌堂堂,又是何方神聖?"

嗖嗖嗖!

見這小子說話十分中聽,刀疤左手摸著左臉刀疤,右手飛快轉著折疊刀,雖然心頭得意,卻仍面無無情道:"老子的名字也早已忘記,江湖上給面子的都叫我一聲刀疤哥,不過老子還有一個外號:江湖人稱一刀血!"

蘇齊連忙抱拳:"失敬,失敬."

長毛立刻湊上前來,眸子陰森,壓低聲音道:"小子,你知道刀疤哥這一刀血的外號,是怎麼來的麼?"

蘇齊一臉誠惶誠恐表情:"不知道,還請長毛哥賜教!"

"哼哼!"

見這小子表現很符合預期,長毛陰陽怪氣冷笑,神情冷厲道:"當年刀疤哥在五原市混,有天夜他都讓被十個仇家圍住,都是手持兩米長砍刀的狠角色,但是……"

"等等長毛哥,我打斷一句!"

蘇齊訕訕插嘴,一副虛心受教樣子:"據我所知,如果持刀砍人,半米長的西瓜刀最合適.兩米長的砍刀,那該有多重啊,長度又太長,用著也不方便,刀疤哥的仇家是傻逼麼,怎麼用兩米長的西瓜刀?"

刀疤哥濃眉一擰只覺受到了質疑,狠狠瞪向那瞎提問的小子.

"呃……"

長毛哥也被瞬間噎住,不耐煩的一揮手:"那不是重點,不用兩米長的西瓜刀,算得上是狠人麼.他們一共十個人,每人都拿著砍刀,刀疤哥就那樣毫不知情的被包圍了,那時刀疤哥手中就只有這麼一把小刀,你知道結果如何嗎?"

蘇齊搖了搖頭,趕緊接話道:"如何?"

"哼哼!"

一聽又要提起自己過往英雄往事,刀疤哥立刻腦袋一揚一臉傲然,搭在桌子上的雙腳晃動的更加厲害.

"你絕對想不到!"

長毛一拂長發,手舞足蹈比劃道:"長毛哥憑著敏捷的身手,高超的步法,以及精湛的刀法,硬生生憑借一把小刀,殺出了一條血路,廢了四個人的腳筋,挑了四個人的手筋,而且還把兩個人腸子都捅斷了!而且刀疤哥一共就出了十刀,刀刀不落空,所以在江湖上得到一刀血的外號."

"厲害,真是太厲害了!"

豎起大拇指,蘇齊又小心翼翼問道:"不過刀疤哥你臉上的這道傷又是怎麼回事?"

長毛也瞪了蘇齊一眼:這小子太不懂事了,怎麼能隨意提刀疤哥的傷疤.

"咳咳,老子那夜雖然干殘了他們十個人,但是刀光劍影之中難免有些疏忽,一個不慎大意被他們偷襲一刀,所以才留下了這道刀疤!"

遙想當年刀光劍影歲月,刀疤哥仰頭傲然道:"不過老子也不虧,他們十個之中有八個人殘廢了,其中一個僥幸活著,一個搶救不及時嗝屁了,老子才進去蹲了十年!"

"還是刀疤哥厲害啊,砍了那麼人才進去十年!"

長毛也一臉緬懷,歎息道:"老子當初只捅了一個人兩刀,卸了另一人胳膊,還把一個小子卵給割了,就進去呆了八年有些不值啊,一出來世界都大變樣了!"

兩人原本進去時,外邊還是電話,大哥大就十分牛逼,但現在都特麼精巧智能機,不僅能隨時隨地打電話,而且還能視頻通話,更有無數高樓大廈拔地而起,著實讓人有些不適應這世界的變化.

不過還好四處碰壁,經曆數不清白眼挫折後,聯系到了獄中曾今的一個小弟,三人一起抱團取暖互相慰藉,靠著來欺騙江瑩雪子得到的一些錢財,也著實過了一陣子花天酒地,紙醉金迷好日子.

聽著兩人像是在比誰更狠,又像是比誰比誰更慘,蘇齊眯眼笑道:"不錯,現在社會大發展,時代不一樣了,不知兩位大哥有什麼打算,又為什麼在這里?"

"老子有什麼打算,需要告訴你嗎!"

刀疤臉冷哼一聲,不過旋即招手低聲道:"不過你小子倒是好福氣,勾引到了武江的大奶嫂子那種美人兒,這輩子也算是值得了.來來來,給老子細細說說,那小娘皮滋味怎麼樣,她在床上騷不騷……"

聽著刀疤越說越不堪,蘇齊眸子漸漸冷了下來,一雙劍眉也緊緊鎖在一起.

"小子,刀疤哥問你話呢,你怎麼屁都不放你一個."

長毛開合電棍開關,電棍電弧噼啪閃耀,神情不快,聲音帶著威脅道:"老子和刀疤哥是什麼人你也清楚,你別給臉不要臉.別說刀疤哥讓你說說那小娘皮床上怎麼樣,就是讓你把她帶過來,讓我和刀疤哥爽爽,你也要乖乖的照做."

"要是我不照做呢!"

一聽武江和雪姐爭吵也結束,徹底明白了這件事情來龍去脈,蘇齊聲音有些冰冷.

長毛一摁電棍開關,藍色電弧噼啪閃耀,逼近上前道:"不照做你特麼想死,要不要嘗嘗電棍味道!"

嗖嗖嗖!

刀疤哥臉色一冷,手中折疊刀飛速在蘇齊眼前飛舞,瞬間貼上他的脖頸道,神情猙獰道:"不識抬舉,信不信老子現在讓你嘗嘗一刀血的滋味!"

一時之間,兩個人一個拿刀子,一個拿電棍,立時將蘇齊逼在原地,面色煞白僵立不動.

"你們干什麼!"

面對狼心狗肺的小叔子,徹底失望心碎的江瑩雪沖了出來,立刻大叫道:"快放了小齊,不然我報警了!"

武江出來後也怔了怔,沒想到長毛哥,刀疤哥竟然動手替他教訓那小子了,再見嫂子驚慌失措表情後,立刻叫道:"長毛哥,刀疤哥動手,弄死那小子!"

三人是多年獄友,一聽小弟話音,立刻明白其中意思.

晃動電弧噼啪閃耀電棍,長毛嘿嘿怪笑道:"小子聽到了嗎,有人讓我要你的命,到了下面之後你招子放亮點,別再得罪不能得罪的人."

將刀鋒移到脖頸動脈處,刀疤一臉狠厲道:"小子還有什麼遺言嗎,趕快說出來吧,否則老子就送你上路了."

蘇齊'神情驚恐’,一句話也沒有.

江瑩雪看的揪心,忍不住蹙眉咬牙道:"你們別在我面前演戲了,真要殺了小齊,你們以為你們能跑的掉嗎.說吧,你們到底想怎樣!"

刀疤,長毛,武江一怔,沒想到這個時候,江瑩雪還如此冷靜清醒.

蘇齊也有些暗贊,雪姐心理素質真的很強大.

武江獰笑道:"我想干什麼你知道,還是剛才那個要求,你再給我十萬我就放了他.不然即便我們不殺他,不過哪一天你這小白臉,突然缺胳膊少腿了,你會不會心疼呢."

"你真是卑鄙,我真不敢相信你和你哥哥是一母同胞!"

失望無比看了小叔子一眼,江瑩雪閉目歎氣道:"好,我答應給你十萬塊,不過以後你們不准騷擾小齊,不准再勒索我,否則我發誓我會報警,這是最後一次!"

"就知道嫂子你舍不得這小白臉!"詭計得逞的武江得意一笑,眯眼冷笑道:"嫂子你現在趕快轉賬吧,只要錢已到賬,刀疤哥,長毛哥自然會放了你的小白臉."

想起馬上又可以花天酒地,長毛也催促道:"既然答應了就趕快吧,否則我一不小心手一抖,電棒落在你小情人身上,電壞了他就不好了!"

"慢,你們兩個急什麼!"

呵斥住兩人,刀疤一臉淫邪上下,盯著白色套裝的江瑩雪,心頭火起道:"既然肯花十萬塊救你的小情人,那你肯定還願意再做一些犧牲.你這小情人這身子骨,也不一定能滿足你,你陪我和長毛,武江一人一次,我們便放了你這小情人,以後再不騷擾你.就在你這店里,卷閘門一拉下來,這里地方又大,我們三個一定會好好滿足你."

早打著江瑩雪注意的長毛,武江一聽這個提議,頓時全都雙眼發亮,神色大喜朝刀疤哥豎大拇指,連連點頭贊歎.

"你們……"

聽到這種得寸進尺無恥要求,江瑩雪俏臉色變,心頭憤怒到了極點.

但一見她如此表情,三人反而更加興奮,刀疤哥更是仰頭一陣得意大笑:"哈哈哈……啊!"

砰!

已經忍無可忍的蘇齊,閃電般奪下刀疤的匕首,反手刺透他手掌釘在了木桌上.

這位號稱江湖一刀血的刀疤哥,此刻真的是一刀出血,得意的狂笑瞬間變成了殺豬般的哭嚎.

近乎絕望的江瑩雪怔住了,一雙美眸盯在了蘇齊臉上:怎麼也想不到,這個以往只當做弟弟的小男生,竟然敢做出這種事情;而且那熟悉的面孔,似乎有些不同了,變得更加自信從容,讓人有種說不出的心安.

"刀疤哥!"

突如其來變故,頓讓長毛,武江臉色大變,一起盯著蘇齊勃然大怒道:"小子,你特麼這是自尋死路,這一次沒有人能救得了你!"

上篇:第二百五十六章:狼心狗肺小叔子     下篇:第二百五十八章:忍無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