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全能透視 第二百九十章:惡人自有惡人磨  
   
第二百九十章:惡人自有惡人磨

楊軍心中突然升起一種不好感覺,濃眉一蹙板著臉道:"先說你的條件?"

"看你那個慫樣,我還沒說條件,就把你尿都快嚇出來了!"

對于這個不時找茬的二鬼子,蘇齊也不再有任何客氣:"我的條件很簡單,就是我和長東藥比試一場,若是我贏了長東藥,你楊軍就從空手道館裸奔到你的車內.當然你也可以不答應,那我也有權拒絕和長東藥比試,這樣大家一拍兩散誰也不為難."

裸奔!

一聽這個要求,眾多空手道學員看熱鬧不嫌事大,一個個戲虐盯著楊軍,慫恿他答應.

韓小雨卻目不轉睛盯緊蘇齊,似乎想看透他的打算.

"裸奔!"

明月月俏臉浮上一抹紅霞,看著不遠處的姐夫撅起了小嘴,大眼睛小星星撲閃撲閃:"姐夫這人簡直太壞了,第一次見面就打人家屁屁,現在又坑楊二鬼子去裸奔,簡直有些太邪惡了,不過本小姐喜歡."

"什麼?你要是贏了長東藥,我就要從空手道館裸奔到停車場!"

楊軍滿臉怒氣,猶豫不定.

如今他楊二鬼子之名,已經在學校大大出名,再在學校裸奔一趟,那不是自尋死路.

不過若是長東藥贏了,那麼他就不需要裸奔了.

但想想還是有一些風險.

"楊軍桑,你在猶豫什麼!"

考慮到自己不承擔任何風險,山本野樹立刻上前鼓動打氣道:"難道你認為蘇齊會是長東藥的對手,這根本不可能.也不怕你笑話,當初我和長教官比武,只撐了三招就被他敗于拳下,我敢保證蘇齊醬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你難道還未看出來麼,蘇齊醬是故意提出這個要求,好讓你不敢接受這個條件,而他也趁機推脫長教官的挑戰.他自己都沒信心了,那這場戰斗他已先輸了一半,難道你不想看到他被教訓麼."

"想是想啊,可是……"

楊軍心頭蠢蠢欲動.

可是一想起蘇齊最後一幕,剛脆利落揍趴下山本野樹,又有些擔憂意外風險.

畢竟這家伙再贏了,那裸奔的可是他,而不是山本野樹!

"可是什麼?"

山本野樹眸子透著狡詐,繼續循循善誘:"剛才他連戰韓小雨與我,體力已經大幅度消耗,這也是他不敢接受長東藥挑戰的原因,你若不抓住這個機會,以後你再想找他報複,哪有這麼好的機會.你只需許下一個承諾,就能免費找到長教官這種高手幫你教訓他,這種機會千載難逢啊!"

也知機不可失,楊軍湊到長東藥身邊,小心翼翼試探道:"長東藥學長,你有沒有必勝把握."

長東藥卻是面無表情,冷冰冰道:"認為我會輸,你可拒絕,沒人逼你."

"這,這!"

得不到肯定答複,楊軍仍舊矛盾猶豫.

"好了,楊軍你也別糾結了.既然你沒膽量,我也不耽誤我時間."蘇齊唇角微挑,轉身就走:"不過這次,不是我不接受挑戰,而是機會我給你了,你自己膽小不敢."

"等等!"

一見那家伙轉身就走,好似有些害怕一樣,楊軍立時得到鼓舞,咬牙道:"誰給你說老子不敢了,老子現在答應你,若是長東學長不慎輸了,老子從空手道館裸奔到停車場."

"你,你真答應了!"

蘇齊有些愕然:

晴天白日裸奔啊,這小子一點也不考慮這種嚴重後果麼,真是不知死活啊.

"怎麼你害怕了!"

楊軍冷笑一聲,有些得意道:"其實我早就想答應了,剛才只是耍你一下而已.怎麼樣,是不是想到和長東學長交手害怕了,這樣吧只要你給白董打一個電話,讓我家生意恢複原狀,待會我請長東藥學長下手輕一些."

長東藥聞言冷聲道:"我動手從不留情."

"呃!"

被噎得一下子的楊軍臉色訕訕,卻又瞪著蘇齊傲然道:"沒聽到長東藥學長說嗎,他動起手來從不留情,你要肯提前給白董打個電話,馬上我可以幫你叫救護車."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你在學校二鬼子名號就夠出名了,馬上再在學校裸奔一次,我擔心學校里容不下你了."

不理楊二鬼子噴火眼神,蘇齊轉向長東藥,揮手道:"大家都修行華夏武術,又無生死之仇,按照傳統比試吧."

"好!"

嘴唇開合蹦出一個字,長東藥立刻眸子一沉,目如鷹隼,緩緩踏步上前,雙手撐鷹爪,整個人透著一股冷厲之氣,不停圍繞蘇齊打轉.

好似一頭盯住獵物的蒼鷹,抓住一絲破綻就會撲上去,將獵物開腸破肚.

便是周圍觀戰之人看到這一幕,也不自覺神情凝重,只覺此刻的長東藥冷酷危險的可怕.

"不錯!"

蘇齊微笑點頭,緩緩伸出了一只手.

與長東藥相比,他的動作尋常之極,就像要和普通人握手一樣,根本沒有一點高手氣勢.

兩人雙手一碰,眨眼間便變幻十多次;根本看不清其中有什麼動作,只見到掌影,指影飛舞;好似眼睛一花,兩人雙手又重新分開.

蘇齊唇角微挑,立在原地紋絲不動.

長東藥不知何時後退了一步,冷冰冰的眸子閃過一絲駭然,震驚的盯了蘇齊一眼,隨即臉色一沉轉身就走:"我輸了!"

"什麼,長教官輸了!"

一見長東藥主動認輸,整個空手道館一片訝然,所有學員都有些不敢相信.

韓小雨則美眸一亮,呼吸怪異急促起來.

山本野樹大致看清兩人交手一些動作,雙拳不自覺捏的咔吧響,對于兩人這種比試方式,卻是十分不滿不甘;不過他也清楚長東藥性格,既然對方已經承認認輸,那就絕對不會再改口,也休想他再出手了.

小辣椒明月月雖然一直擺弄手機錄像,但卻清晰的看清楚了兩人交手一切.

剛才兩人雙手一搭,長東藥反手扣姐夫脈門;而姐夫五指一彈,震開了長東藥的鷹爪,並且反去扣長東藥脈門;長東藥手腕一轉,鷹爪變為手刀橫斬姐夫手腕,姐夫也硬碰硬手刀一橫對斬過去,一碰之下姐夫紋絲不動但長東藥後退一步,雖然只是簡單搭手試勁卻也高下立分.

"不可能,長東藥學長你怎麼可輸呢!"

一想到賭約,楊軍臉色煞白,有些不甘上前道:"你們明明只是碰了下手,怎麼就你輸了,長東藥學長你開玩笑對吧,這場比試不算,你沒有這麼容易輸掉."

蘇齊哂笑搖頭,可憐的看著這個二鬼子.

華夏古武高手比試,基本明勁,暗勁一放,落在人身上都是非死即殘,是以兩人沒有深仇大恨,又非要比試一番,沒有人會生死相搏,都是搭手試勁.

所謂試勁試的是內勁,對內勁控制如何,反應速度快慢,也一定代表了個人武術修為.

只要同意搭手試勁,基本上都認可這種比試結果.

大踏步而去的長東藥聞言腳步一頓,頭也不回聲音冰冷道:"輸了就是輸了,你是在質疑我嗎!"

"不,不是!"

楊軍心頭一顫,連連變色擺手.

這個煞星,可是對小美妞都下得了狠手,沒有一點憐香惜玉之心;對于自己這種五大三粗漢子,哪會有半點憐憫之心啊,惹毛了他還不是照死里下手.

長東藥面無表情離去.

一時之間,整個空手道場目光,幾乎全都聚在楊軍身上,帶著一些戲虐光芒.

看熱鬧不嫌事大,如今這些盤觀者都在等著看:挑起這場比試,卻又自食惡果的楊軍笑話.

蘇齊唇角微挑上前,笑眯眯道:"楊軍醬,比試之前咱們的約定,我想你沒忘記吧."

"沒,沒!"

楊軍面色尷尬,干笑後退:"蘇齊咱們同學一場,剛才也不過是個玩笑話,你不會真要我那樣做吧,別別,給兄弟留一點面子!"

"我哪有資格做你這種人的兄弟,和你這種人做兄弟我怕折福折壽."

蘇齊搖頭哂笑,臉色一板:"你也別廢話了,這些天你搞得小動作,我可是全都清清楚楚,對于你這種人,我不會再有任何心慈手軟.剛才咱們有言在先,現在該你兌現承諾了.別婆婆媽媽了,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不就是裸奔麼,趕快脫了衣服出去溜一圈,趁著現在秋高氣爽,清風拂面,最適合裸奔的季節,趕快去完成你的賭約吧,又不會讓你少塊肉."

"說的倒是輕巧,你特麼給老子裸奔一回看看!"

楊軍求救似的看著山本野樹,可是對方卻轉過身去,頓讓他覺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心慌意亂之時突然急中生智,靈光乍現理直氣壯叫道:"裸奔就裸奔,誰還怕你不成,剛才我是答應了你的要求,要是你贏了長東藥學長,我就從空手道館裸奔到停車場,我楊軍說過的話從來不會反悔,也從來不會不算數,但是我們剛才沒約定時間啊.所以啊蘇齊醬,我不一定要現在裸奔吧,我明天,後天,下個月,明年,或者三更半夜,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我裸奔,就算兌現承諾了."

"噓!"

整個空手道館所有人一聽,頓時有些膛目結舌,一時深深為楊軍的無恥做震驚.

不過山本野樹卻微微點頭,深為楊軍桑的心思敏捷而佩服.

蘇齊也有些膛目結舌,深為這家伙的無恥鎖震驚,忍不住咬牙暗罵道:"楊軍你個賤人,你敢給我玩文字游戲,真當我不敢給你硬……呃!"

砰!

突然一聲爆響震徹整個道場,不由自主將眾人目光吸引過去,卻是下垃圾明月月俏臉含煞出手,白生生的小拳頭砸在了一疊九塊木板上.

咔嚓咔擦……

只見九塊木板咔嚓咔嚓碎裂,隨即四分五裂轟然倒地,全都一分兩半,支離破碎.

全場學員瞪大了眼睛:好厲害的小拳頭,這要是砸在人身上!

啪!

一腳踩在滿地碎木板上,小辣椒明月月左手叉腰,右手揮舞著白生生小拳頭,厲聲嬌斥道:"楊軍你這二鬼子簡直太無恥了,本小姐有些看不下去了.現在本小姐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你讓本小姐砸你一拳,今天裸奔這事就算過去了,另一個就是你信守諾言,兌現你的承諾之間.別給本小姐玩文字游戲,本小姐只給你一分鍾考慮,一分鍾要是過去了,你就等著挨本小姐一拳吧!"

上篇:296第二百八十九章:男神長東藥的挑戰     下篇:第二百九十一章:裸奔的跑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