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戰狂潮. 第二章 勢如破竹  
   
第二章 勢如破竹

波摩能感受到對面格萊那輕微的呼吸聲,雖然被北區冰嚎熊從背後偷襲,加上冰封絕地的夾擊受到重創,可這家伙竟然也僅只是暈厥過去,這瘦弱的身體里蘊含著怎樣的力量?

波摩站起身,粗重的呼吸已經逐漸歸于平緩,不管怎麼樣,他做到了!

第一場,伊凡雷帝,波摩勝!

短暫的寂靜之後,南面看台上的伊凡雷帝粉絲第一時間沸騰起來,瘋狂的吶喊聲幾乎要掀翻掉整片屋頂.小?說

在確定對手後,他們也有關注之前天京和鬼武神皇的比賽,對于這個一手古怪低音炮就直接轟趴無數高手的格萊,就算嘴里再怎麼叫囂著'娘炮’,可一個個還是相當清楚他的厲害,而事實也證明,確實強悍,竟然能和土系,冰系雙料異能全面爆發的波摩正面硬撼,能擊倒這樣的對手,怎麼能叫人不興奮?

至于其他區域,此時則是一片嘩然,且夾雜著許多女人的尖叫聲和哭喊聲,要不是警衛眼疾手快,拽住了好幾個,險些就又女粉絲要上演'跳樓’的戲碼直接跳下看台來.

毫無疑問,格萊是天京陣容中至關重要的一環,竟然第一輪倒下?

"戰勝格萊無疑是戰勝天京的先決條件,天京這下危險了."鬼武神皇的子弟眼中滿滿的全是感歎,當初如果鬼武烈干掉格萊,早就已經沒有天京什麼事兒了.

艾拉西點頭:"弗拉基米爾或許真的會選擇讓一個替補兌掉王重,那就已經穩操勝卷."

"切磋,可以有其他的機會,想想前面的那些,確實沒必要逞強,裝逼會被雷劈的."

"弗拉基米爾可不是墨問,冰王子走的是異能路線,沒有和王重非要切磋的理由,除了一點虛名,對他並沒有什麼實際的好處,而要說虛名的話,他也不是鬼浩,不會為了一點面子去賭一個難以確定的結果."

"比起王重,弗拉基米爾更不能輸,在保證四比一就可以直接勝出的前提下,肯定會兌子的."

"天京完了!"

低聲的評論,分析的結果卻是出奇的統一,在場這幾位雖然已經被淘汰,可卻絕對算是對弗拉基米爾有相當了解的世家子弟中核心人物,而如果選擇兌子,就算王重能贏下一場,以天京其他人的實力,也根本不足以沖破由弗拉基米爾和諾拉白組成的鋼鐵防線.

如果說第一場開戰前,兩邊的勝負手大概是四六開,天京四,雷帝六.那現在,勝負的天平則是已經徹底傾斜,至少已經是九一開!

伊凡雷帝,勝卷在握!

被抬下來的格萊傷勢並不算太過嚴重,北區冰嚎熊的攻擊力並沒有想象中那麼誇張,只是對方在魂獸出現瞬間,那劇烈的維度空間震蕩配合正面冰封絕地的寒氣沖襲,兩面夾擊所形成的高壓是讓他暈厥的主要原因.

海曼立刻就接手了治療,但距離格萊清醒過來或許還需要一些時間,不過,倒是讓戰隊其他人稍稍松了口氣,放下心來.

人沒事就好.

第一場的失利顯然讓天京戰隊隊內彌漫著一絲緊張的氣氛,即便所有人都覺得天京走到這一步已經足夠優秀,足夠讓人意外;甚至即便連戰隊內大多數人都早已經接受了四強的結果,還對這個結果滿心歡喜,但真的走到了競技台上,真的面對這一切,大家才發現,原來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輸.

包括最沒有自信的蕾莉和考爾比等人,此時的眼中都充斥著強烈的危機感和緊張感,這是對勝利沒有欲望的人絕不可能擁有的眼神.

王重的臉上卻並沒有任何的慌亂,身為隊長,如果連他都慌亂,那隊伍的人心也就散了,這一場,格萊已經盡力,至于勝負的那一瞬間,就跟擲骰子一樣,其實就看運氣,他的低音炮早一點,就是另外一個結果.

"可惜,太可惜了."墨家這邊也是非常感慨,其實他們是希望碰天京的,主要是墨家的人都想看看王重和墨問到底誰更強,兩人是同一種風格,絕對能爆發出神奇的火花.

"格萊很強很有天賦,但是他身上總是缺乏一種緊張氣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感覺他對勝負其實並沒有那麼在意."奈皮爾-墨搖頭晃腦的說道.

墨重搖搖頭,"格萊太順利了,在關鍵時候的把握不是那麼穩定,而王重在OP中無數失敗的經曆,這份經驗非常寶貴,他應該比任何都清楚如何應對千鈞一發的場面."

很多時候,因為鑄魂期的限制,勝負一瞬間的情況不少,如何掌握這一刻的心態和出手至關重要.

墨問沒有說話,他比較認可奈皮爾-墨的看法,不但這一場,整體來說,格萊缺乏一種緊張感.

另外一邊,天京陷入危機,第二戰尤為重要,王重拍了拍巴倫的肩膀,這個時候要看巴倫的了,神奇的巴倫.

"是,是巴倫?"

看台上情緒正處于極度低落的天京粉絲們,這時立刻就注意到了天京出戰的第二人選.

坦白說,格萊倒下的那一瞬間,粉絲們感覺天都塌了,王者哥就算再怎麼宇宙無敵,再怎麼可以一挑五,可在單挑場里他也沒辦法一個人拿下兩分.

這時候,人們就已經想到了巴倫.

如果說天京除了王重和格萊這對大小王之外還有什麼值得期待的人,那就必然只有一個名字:奇跡推土機--巴倫-格斯塔!

這個在CHF的比賽中一路磕磕絆絆,卻又一路飛速成長的重裝,不止是給天京的粉絲,也是給整個CHF都留下了相當難忘的印象,從最開始對陣庇爾利亞音魂學院一個普通重裝時的那種蹩腳表演,到對陣趙家時可怕的意志和承受力,乃至到對陣托雷斯特時的驚人提高,再到最後對陣鬼武神皇時,竟敢和十大戰士之一的鬼心影叫板,並且互有攻守的可怕表現!

這樣的成長速度簡直就是逆天,也絕對是現在天京隊伍中除了王重和格萊外,最讓人放心和期待的一個得分點!

巴倫走上了台,上一場合鬼心影戰斗時被地獄火弄傷的部位,尚且還殘留著些許結痂的痕跡沒有完全消散.不過,看起來腳下相當沉穩,氣定神閑,似乎倒是已經完全痊愈了.

這是背水一戰,沒有選擇,就看雷帝戰隊怎麼選了.

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盯著伊凡雷帝的區域,這時候也只能祈禱.

不要上弗拉基米爾,不要上諾拉白,不要上弗拉基米爾,不要上諾拉白……

轟!

擎天斧亮相,重重的搭到了諾拉白的肩膀上.

"雖然我挺想搞的目標是王重,可是……嗯嗯,老大的話還是要聽的."諾拉白甩了甩鼻子:"嘿嘿,就虐虐這大個子吧."

嘩……

看到諾拉白上場,看台上無數的天京粉絲就已經嘩聲四起,哀嚎遍野了,這特麼簡直不給人活路啊!

諾拉白的實力早在此前幾場比賽中就已經得到了充分的展示,特別是對陣卡波菲爾的卡卡爾時,那可是在戰前被無數人評估為墨榜十大戰士級別的超級高手,還擁有著遠程對重裝的天然優勢,可竟然還是栽在諾拉白的手里,光憑那一戰,諾拉白就足以封神,在大眾眼里絕對屬于是凌駕于一般墨榜之上的超級高手!

天京這邊除了王重,就算是格萊在大家心目中也都沒有諾拉白厲害,何況是巴倫?就算巴神再怎麼神奇,再怎麼逆天進步,也沒可能和諾拉白抗衡的.

"巴倫沒有機會."鬼心影搖了搖頭,和巴倫交過手,對巴倫的底細,她可是一清二楚,不要說和諾拉白抗衡,根本就連一絲一毫的機會都沒有,地獄火的祛除沒那麼快,這種傷勢在鏖戰中肯定會爆發,何況對手本來就勝一籌.

鬼家人也有些歎息,有點不甘,鬼家輸給了天京,天京卻輸給了雷帝?要知道,在今年CHF之前,鬼武神皇無論在任何一方面的名聲,可都是在伊凡雷帝之上的,被這樣直接比下去,真的是讓人好不甘心.

鬼心影也忍不住將眼角余光掃向王重的方向,從那家伙的臉上仍舊看不出任何多余表情,就像弗拉基米爾一樣,始終很平靜,仿佛一切胸有成竹的樣子,對方用諾拉白吃掉巴倫這個點絕對是十拿九穩,天京這個陣容是真的拖累啊.

此時場中的兩人已經就位,扛著擎天斧的諾拉白並沒有絲毫掩飾氣息的打算.

巨大而鋒利的擎天斧雖是抗在他肩上,可那時不時從斧刃上閃過的一絲絲流光,卻向人昭然顯示著它的不凡.而那洶湧澎湃的魂力更是從他身上就像不需要消耗似的汩汩蕩出,隨意四溢,擴散,蕩漾,形成氣場,威懾四方!

好強.

盡管還沒有開打,可巴倫的腦子里就已經只剩這兩個字.

不是因為緊張更不是因為懼怕.

自己的實力確實在這屆CHF中提升了太多,特別是兩次重傷的破而後立,每時每刻都可以讓巴倫感受到自身飛躍般的提升.

但,實力越是提升,也就越是能感受和體會到與真正高手之間的差距.

眼前的諾拉白,帶給他的壓迫感絕對屬于是鬼心影那個級數的.不像之前那些光是將強橫氣勢擴散出來震懾自己的對手,諾拉白的那種壓迫感透自于生命層次的意識,讓巴倫有種老鼠見了貓的感覺……

可,就算是老鼠,也有咬死貓的時候!

巴倫的目光在堅毅中逐漸變得純粹.

敢面對強者,敢在面對擁有壓倒性力量的強者時都還保持著堅定的自信,這就是自己與剛來CHF時最大的區別.

'轟’

魂力率先從巴倫的身上爆發,雙腿一蹬,朝著諾拉白搶先突進!

諾拉白咧開嘴.

北區的人並不喜歡用強弱來給一個人定義,一個英魂期的高手干掉了一只五階變異獸,那並不叫勇敢,也未必能受到所有人的尊敬;而一個鑄魂期的家伙如果敢站在五階變異獸的面前,那就是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爺們,無論他是死是活,無論他是強是弱,都必然會得到北區所有男人的肯定.

眼前的巴倫就有點這意思,明明能感覺到彼此間的差距,卻仍舊有著沉著一戰的勇氣,有著強烈的求勝欲望,這樣的男人,無論在北區的哪一個地方,都必然會受到所有人的尊重.

很剛,居然敢在我面前突進.

諾拉白樂了.

可惜了,呆在天京;更可惜的是,你的對手是哥!宇宙第一剛猛哥!

一道白色的光芒閃過,諾拉白足不抬,身不動,擎天斧只是隨手一揮,可怕的威力瞬間化為光芒橫掃.

轟!

看似簡簡單單的攻擊,蘊含的力量卻是奇大無比.

狂沖突進的巴倫瞬間被阻停,蠻橫的力量直接把他掃得倒退.

噔噔噔噔噔……

巴倫連退了七八步,重裝的基礎技巧確實是硬傷,突進的技巧不夠純熟,速度不夠快,看到對方舉起斧頭時已經能預感到危險,意識是有,巴倫是想在那瞬間做一個變向的,可突進前沖的慣性卻沒法完美控制,根本停不下來,只能被迫正面硬頂.

若不是手中符文重盾一開始就處于防禦姿態,估計能被這一斧就直接劈成兩半,只是隨手一揮,竟然都有這麼大的力量,難怪諾拉白此前號稱CHF最強攻堅手.

砰!

巴倫的左腳狠狠跺地,地面碎裂,被他踩出一個小坑,強行止住退勢.

可還沒等他站穩,諾拉白的第二斧已經到頭頂了.

仍舊只是簡簡單單,純吃力量的普通斧擊,可如此沖勢中當頭而劈下,力量卻比先前那隨手一揮強了不知多少.

可怕的聲勢,就像是有一座小山從頭頂上壓了下來.

巴倫的臉上毫無懼意,身上魂力湧動,巨大的符文盾上更是力量蕩漾,閃爍著符文的光芒.

轟…………

洶湧澎湃的力量頓時從盾牌和斧頭的交接處蕩漾開來,如同一圈白色的氣浪,擴散到全場,而巨大的撞擊聲更是幾乎要把競技館的屋頂都給掀飛,許多普通人都被震得不由自主的捂住耳朵.

勉強頂住了,巴倫的一條腿已經半跪了下去,可手中的精品符文巨盾卻沒有絲毫晃顫,藍色的符文光芒閃耀,死死將擎天斧抵在外面.

啪啪啪啪……

一連串地面炸裂的聲音,巴倫腳下的地面竟然吃這股沖力狠狠一凹,隨之碎裂,一條條如同蛛網般的裂縫以巴倫的雙腳為中心,朝四周擴散開一米方圓.

"有點力氣!過癮!"諾拉白哈哈大笑,這還是這次CHF里,第一個選擇正面對抗他的對手,之前那些要麼是躲要麼就是猥瑣,就算是和卡卡爾的封神一戰,也絕對沒有現在過癮.那種躲躲閃閃打猥瑣的,就算再高手又怎麼樣?

嘩……

"老子喜歡你,"擎天斧猛然提起:"再接一斧!"

諾拉白的語速極快,出手更快,話音未落時,第三斧已然出手,不是諾拉白仗以成名的絕招,也沒有使用戰技,但卻是他全力的彙聚.

瘋湧的魂力在這瞬間就像是完全沒有上限似的堆砌,掄斧的手法更是遵循著斧力運用的極限,只是斧頭剛開始下劈的瞬間,連同四周空氣都仿佛被凝固起來,就像是被震懾,斧頭的刃面上更是隱隱冒出火焰!

顯然不是火焰異能,那些許的火焰,是斧頭,魂力與空氣摩擦的結果.

而那整片仿佛凝固的空氣,則是一股腦的下壓,整片在攻擊范圍內的空間,其氣壓至少瞬間提升了十倍不止,連肉眼都能觀察出那氣壓的急劇變化!

這……只是純粹的力量而已?太橫了.

無數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上,台下的海曼則更是緊張的拽著雙手,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巴倫的眼中透射出精芒.

如果說剛才第二斧讓巴倫感覺到的是一座小山壓下,那此時此刻,巴倫感覺到的就無疑于泰山壓頂了,可那又怎麼樣?自己的優劣自己知道,如果要拼技巧,別說諾拉白,就算是CHF上隨隨便便一個中上層次的重裝,都能吊打自己.

自己的優勢和長處在于力量,在于魂力,在于對勝利的渴望.

諾拉白這樣的以剛對剛,才是最適合自己發揮的舞台,如果連這樣純粹力量的攻擊都無法擋住,那根本就已經不用打了.

你要剛,那就剛!

無數次基礎練習的最簡單動作,左腳微微一擰,腳尖死墊,右腿彎曲呈弓箭步,撐住身體,魂海在這瞬間爆炸,瘋狂調動的魂力,讓血液加速,連同巴倫整個身體都仿佛鼓脹了一圈.

眼睛中布滿血絲,符文巨盾上閃耀的光芒也越發耀眼!

"吼!"巴倫發出怒吼.

轟!

斧與盾相撞.

七八圈可怕的氣浪,從撞擊的地方轟然蕩開,擴散.

可怕的力量從斧頭上透了下來.

啪啪啪啪啪啪……

以巴倫為中心,足足有十幾米方圓的地面在這一瞬間炸裂,凹陷下去,無數的龜裂在地面上蔓延.

巴倫挺直的身體也如同遭受重創般瞬間彎曲,矮下去幾乎一半.

可,竟然撐住!

巴倫牙齒咬的咯蹦咯蹦響,雙臂乃至半個身子頂住盾牌,盡管處于彎曲狀態,可就是沒有徹底淪陷,能看到他全身的肌肉都在猛烈的顫抖,死撐的雙腿更是怪力無窮,堅硬的地面不停的在他腳下碎裂.

眾人看的也是無奈,差距還是明顯的,尤其是還是個沒徹底恢複的巴倫.

"還是太勉強了,"波波-托雷斯特搖著頭,諾拉白根本都沒有認真,只是純粹靠蠻力就已經徹底壓制,如果用出戰技,估計巴倫都抗不過一斧.

"畢竟是諾拉白,純粹論力量和剛猛,這屆CHF絕對能名列前三."

"對付這種家伙就不能剛正面,"卡巴爾也是感歎,這種攻擊型重裝在團戰中其實很辣雞,要速度沒速度,要防禦沒防禦,最容易被對方團隊集火秒殺.可如果是在單挑場上,這種就真的有點無解,和波摩比起來,只能說各有優劣,伊凡雷帝這兩個重裝都是攻防兩端的極致代表:"這樣的斧力,就算真吃掉也直接半廢了,他還站得起來?"

唯有墨問,卡洛琳,鬼心影等少數幾人,才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不是卸力也不是要抵消,這巴倫,竟然在轉換?

二段力的原理大家都懂,這算是二重勁的最初級版,引導對方的攻擊力,如同借用一般將其轉化為自己的力量,這是對魂力最基礎的運用.但問題是,首先你的魂力運轉要夠純熟夠精妙,這里面涉及一個魂力運轉的手法問題.另一個更重要的就是你的身體必須能承受得住,一加一的這種力量往往都是超越你自身最強力量的,身體承受得住,才有轉化成功的可能.

巴倫那全身顫抖的肌肉,顯然就是在承受著轉化諾拉白斧頭力量的過程,以前看他用二段勁的時候,可遠遠沒有達到過這樣肌肉顫抖的程度.

有點吃力,也有點勉強,不止是因為對手強,這種程度的二段力對他來說原本是沒有問題的,可巴倫現在卻感覺到身體並不完全受控制.還是上次鬼心影造成的地獄火傷害,之前以為痊愈只是在普通狀態下,真正竭盡全力的戰斗,舊傷立刻就又複發,劇烈的疼痛和魂力運轉受阻,都是阻礙他二段勁發威的原凶.

巴倫猛然咬緊牙.

頂回去!

說起來慢,可擂台上卻只是一瞬間的功夫.

他的眼睛如同充血般血紅,接住斧頭時全身劇烈震顫的肌肉也在這瞬間靜止.

"巴圖魯!"

巴倫爆吼,如同宣泄,已經就差跪倒地上的雙腿猛然發力,彎曲到了極限的身體也在這瞬間反彈繃直.

強橫的斧力竟然被調轉,加上自身的力量,可怕的威勢在盾牌上爆發.

轟!

地面都吃不住巴倫反擊之力的余威,像豆腐塊兒一般再次轟然碎裂.

所有力量在這瞬間反轉,朝著諾拉白轟然而去,二段勁這種事兒,要麼菜雞互啄,要麼就都是高手用來對付菜鳥的方式,可這家伙居然用來對付自己?

有種!

諾拉白的眼神猛然一凝,手腕一蕩,被反沖的擎天斧上符文閃耀,一股異樣的力量在他身上瞬間凝集.

時間凝聚,世界凝結.

所有被巴倫二段勁反彈的力量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純粹的氣勢.

恐怖的氣勢從擎天戰斧上瞬間爆發出來,那一瞬間竟然有種毀天滅地的霸氣.

殺~~~~~~~~~~~~~

轟……

帶著自然的力量和世界的意志,擂台上其他所有的一切在這一斧面前都為之失色!

整個世界仿佛都變得灰白,耀眼的,只有這一斧!

開天劈地擎天斬!

嗡……一道震蕩波轟開.

一力降十會!

剛剛抵擋第三斧時才用盡全力的巴倫幾乎連換口氣的機會都沒有,巴倫的臉色急變,倉促間想調動的異能,但那種力量根本無法牽動一往無前的擎天斧,大勢已成,不可撼動!

所有的防禦在這一斧面前都顯得無比蒼白,甚至,就像是紙一樣薄脆.

轟……

無數的塵囂彌漫,隱約間可見兩道人影在擂台中一動不動.

一口鮮血從巴倫嘴里噴了出來.

哐當……

符文重盾如同被激光切割過一般,裂成兩塊掉落到地上.

擎天斧的斧刃在距離巴倫頭頂不足半寸處懸停,諾拉白一臉平靜的站在那里,面對著半跪在地上的巴倫.

有點遺憾,諾拉白能感覺到對方身體的狀況,但這是一場關系到雷帝榮譽的戰爭,不容有失,他也不能裝逼,該拿的勝利一定要拿!

對于對手的狀況判斷完全正確,降服!

無論是因為傷勢還是什麼,諾拉白都是碾壓獲勝.

第二場,伊凡雷帝,諾拉白勝!

(大章,,求一張月票支持,感謝!)

上篇:第一章 北區漢子的奧斯卡演技     下篇:第三章 絕望中的一絲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