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31章 威嚇失敗  
   
第31章 威嚇失敗

順天府衙里,兩個中年男子正在不動聲色的較量著.

"常大人,不知你有何證據說方醒殺了秦孟學?如果沒有的話,那本官可顧不得同僚之情,這本是上定了!"

順天府通判衙里,陳嘉輝端著茶杯,慢條斯理的說道.

常耀雖然比陳嘉輝低了半級,可氣勢上卻一點都不弱,他冷笑道:"我既然簽發抓他,自然有相應的證據,倒是陳大人你萬萬不可因為私情而阻礙案情啊!"

這是說陳嘉輝和方醒的父親交情深厚,有徇私干擾常耀斷案的嫌疑.

陳嘉輝聞言就冷笑道:"徇私?可我怎麼聽說那個秦孟學是你常大人手下的一條狗呢?"

常耀不屑的說道:"陳大人,這里可是順天府,這種道聽旁說的消息還是不要拿來現眼的好!"

如果有人在邊上聽到這番話,大概就會覺得很奇怪.

通判雖然只比推官高了半級,可在職權上卻不是推官可比的.

通判就有些相當于後世的副市長,有自己的分工和兼職,協助府尹(市長)的工作.

而推官就相當于後世的法院院長,職權單一,比通判差遠了.

可陳嘉輝知道,連府尹有時候也得看在漢王的面子上,對常耀和顏悅色,哪怕漢王也許記不得自己還有常耀這個推官門人也只得如此.

"常大人,人犯已經帶到."

這時一個書辦在門外喊了一聲,一點都不忌諱這里是上官的衙門.

常耀的眼中利芒一閃,起身道:"好,讓我去看看,此等衣冠禽獸是如何考上的舉人!"

陳嘉輝冷道:"好個常大人,還沒審過就給我那侄兒定罪了,好好好!我今日就看看你怎麼屈打成招.哦不!我那侄兒乃是少年中舉,有我盯著,常耀,只要我侄兒有什麼三長兩短,豁出這身官服,本官也要把你拉下馬!"

舉人,在沒有被學官開除學籍之前是不能動刑的,所以陳嘉輝的話讓常耀的身體一僵,旋即就冷笑著出了大門.

"大人升堂!"

一聲悠長的叫喊,常耀從後堂走了出來.

"咚咚咚!"

三班衙役杵著棍子在敲打著地面,並沒有那種高喊威武的場景.

方醒站在堂下眯眼看著,等常耀坐下後,他聽到門外有人干咳,回頭一看,原來是陳瀟的父親陳嘉輝.

陳嘉輝給了方醒一個安慰的眼神,然後就負手而立,冷眼看著常耀的施為.

"啪!堂下何人?"

常耀一拍驚堂木,厲喝道,威勢驚人.

如果換在幾個月前方醒剛來的那會兒的話,估計腿都被嚇軟了.

可現在的方醒早就衡量過利弊,只是淡淡的道:"舉人方醒."

常耀的氣勢一窒,有些被架在半空中的味道.

門外的陳嘉輝不禁撫須點頭,眼中全是贊賞之色.

在那些話本小說里,書生面對冤屈都是大義凜然,有理有據的,可事實上大家都知道,只要是上了堂,能把話說清楚的就算是膽氣過人了.

可方醒不但吐字清楚,而且還不卑不亢,這個就比較難得了,于是圍觀的人都頻頻點頭.

方醒看著常耀,嘴角微微翹起,這是心不虛的表現.

常耀心中惱怒,特別是有外人圍觀的情況下更是煩躁.他本想把人都趕走,可有陳嘉輝這尊上官在,他也不好下令,否則陳嘉輝就有理由影射他挾私報複.

不過……常耀想起方醒不過是個書生,心中冷哼一聲後,說道:"方醒,前日午時你可是去過會賓樓?"

按照常耀辦案的經驗,凡是心中有鬼的,一旦問到關切處,肯定能從表情上看出些端倪來.所以他不錯目的盯住了方醒,只想找到疑點和破綻.

"是,那天中午我是去過會賓樓."

可方醒卻讓常耀失望了,他沒有躲閃,就和常耀對視著回答道.

"德華兄!"

就在此時,外面一陣喧嘩,接著陳瀟就滿臉油汗的跑了過來,看那氣喘籲籲的樣子,多半是剛得到的消息.

看到方醒站在堂下,陳瀟就一挽袖子,准備沖進去.

"咳咳!"

一陣干咳後,陳瀟往邊上一看,馬上就規規矩矩的走過去,只是有些不忿的說道:"父親,您為何不把德華兄解救出來?"

"蠢貨!"

陳嘉輝罵了一句,然後警告道:"你給我好好的看著,別多嘴!不然回家有你的好看."

陳瀟沮喪的低下頭,可卻又聽到了腳步聲,回頭一看,原來是馬蘇.

馬蘇同樣的是氣喘籲籲的,而且身上滿是塵土.

"……那本官問你,你為何要毒殺秦孟學?說!不然本官會讓你知道,什麼是人心如鐵,官法如爐!"

"咚咚咚!"

三班衙役的殺威棍又開始敲擊了,肅殺之氣籠罩在方醒的身上,可他只是聳聳肩,似笑非笑的說道:"敢問大人,我為何要殺秦孟學?證據何在?"

如果是普通人,那麼此時常耀就可以喝令責打了,可方醒是舉人,除非他去請來學官,把方醒的儒衫剝了,不然還真是不敢動手,否則他常耀就是天下讀書人的公敵.

常耀冷哼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好!本官成全你,傳證人."

證人?

方醒笑的很和氣,在外人看來,這就是讀書人的文氣,一點都不緊張.

少刻,兩個男子畏畏縮縮的走了進來,跪在地上高喊大老爺.

方醒不認識這兩人,只是冷眼看著常耀問話.

"你二人可認得他?"

常耀指著方醒問道.

兩個男子抬頭仔細看著方醒,半餉說道:"認得,大老爺,這人那天中午去了我們會賓樓吃飯,同行的還有兩人."

常耀聽罷笑道:"方醒,你還有何話說?"

方醒無語望天,幽幽的道:"敢問大人,那位秦孟學可是和我同時在會賓樓用餐?"

"正是!"

常耀的眼中閃爍著貓戲老鼠的得意.

方醒依然不慌不忙的說道:"那麼按照大人的方法,那天中午在會賓樓的人都有嫌疑,為何單單拿了我來?"

"這話在理."

陳瀟咧嘴說道:"要是常大人今兒死在大堂上了,我等豈不是都是殺人犯了?"

陳嘉輝喝道:"閉嘴!"可他的表情卻出賣了他.

--說得好啊說得好!

上篇:第30章 方醒,你的事發了.     下篇:第32章 我殺人了,你咬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