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37章 此時不是封爵的好時機  
   
第137章 此時不是封爵的好時機

清晨,方醒愜意的在院子里活動著身體.

今天家丁們的訓練也取消了,所以院子里靜悄悄的,連馬蘇都沒來.

"小白,你這是干什麼?"

方醒走到小白的身邊,看著她雙手抱膝坐在游廊上,鈴鐺在邊上也是可憐巴巴的.

小白起身,垂眸羞道:"少爺,我都十四……十五了."

"汪!"

鈴鐺叫了一聲,狗臉上有些扭曲.

方醒一巴掌拍在小白的屁股上,咬牙道:"十四就是十四,難道你一夜之間會長一歲?還是小花骨朵呢!"

"是啊!"

正說著,張淑慧也出來了,容光煥發的打趣道:"可見妾身是人老珠黃了,夫君,可要給小白開臉?那我今晚就叫花娘准備一桌."

"呀!"

小白大羞,轉身就跑,鈴鐺回頭看看方醒和張淑慧,也跟了出去.

"這死丫頭,就會作怪!"

張淑慧伸了個小懶腰,看到方醒的視線所在,不禁側身過去,"夫君,這還是大清早呢,馬蘇肯定已經到了."

"德華兄!"

"老師."

到了前院,不但是馬蘇到了,連柳溥也在.

稍等片刻,朱瞻基就興沖沖的跑來了.

"德華兄,昨日你怎地先回來了,明日的獻俘你不參加了嗎?"

參加獻俘儀式的人都要沐浴焚香,而且還得跟著禮部的官員學習禮節.雖然麻煩,可多的是人想去而不得.

方醒正在看這段時間學生們的功課,聞言就笑道:"我一白身,去了也是給百官尷尬,還不如回家睡個懶覺."

朱瞻基的笑容收了些,柳溥馬上就湊趣道:"德華兄,我聽說你這次立下了大功,想必封賞會很厚吧."

方醒淡淡的道:"厚什麼厚!我又不是沖著功名利祿去的."

這個比裝的好,馬蘇目露欽佩之色道:"老師,可國朝也不可能有功不賞吧!"

朱瞻基答道:"當然不能,不過估計要等到南征大軍回來之後,才會統一封賞."

話雖這麼說,可方醒和朱瞻基都知道,方醒封爵大概是不可能了.

這貨年紀輕輕的,要是現在就封個爵位,等朱瞻基上位的時候,方醒得到什麼位置了?

主弱臣強,這可不是長久之道.

方醒很淡定,朱瞻基有些內疚,只有馬蘇和柳溥還在扯著等會兒的捕魚行動.

"走吧,咱們捉魚去."

方醒看到朱瞻基有些郁悶,就笑著帶他們去了田間.

天空中太陽高掛,是個捉魚的好日子.

莊戶們從昨晚就開始用簍子放水了,看到方醒過來,都紛紛請方醒到自家種的這塊田來捉魚.

方醒擺擺手,最後找到了趙老大家,喜得他家的兩個兒子圍著方醒轉.

看到方醒脫掉鞋襪,李老大搓著手道:"少爺,要不您在岸上等著,等我和兩個小子下去抓."

方醒斜睨著他說道:"怎地?以為你家少爺不會捉魚?"

"不敢不敢."

趙老大看到方醒帶頭,朱瞻基三人也跟著下去,里面本身就不深的水馬上就開始渾濁起來.

方醒手里拿著個網兜,順著水溝往上走.不一會兒後,他把網兜提起來,頓時被那些蹦跶的魚兒濺了一身的泥水.

"德華兄,你看我的!"

邊上一條溝里的朱瞻基也有了收獲,正提著網兜興奮不已.

可憐的娃,都快被他爺爺弄成神經病了!

"哎喲!"

方醒正可憐著朱瞻基像是出來放風的,可那邊的柳溥卻腳下一滑,栽倒在了溝里.

"阿噗!"

柳溥努力站起來,像只落湯雞似的.

"趕緊上岸去曬曬吧."

"不去,又不冷."

掃完這片田地,岸邊的水桶已經裝滿了好幾桶,李老大趕緊抬走,准備放到池塘里繼續養著.

至于今天要吃的魚,得等方醒他們走後,李老大一家才會下水,搜尋那些漏網的.

方醒上岸後,問李老大的媳婦:"這里面少說還得有十來斤吧?"

李老大的媳婦笑眯眯的道:"有,只多不少,而且少爺您看這稻子,我聽莊上的老人家說,今年咱們莊上的收成最少要多半成呢!"

方醒點頭笑道:"是了,這水稻養魚,不但害蟲少,而且魚糞還能肥田,一舉兩得,明年咱們繼續."

今年由于沒有經驗,所以晚稻是來不及了,只能等明年,請個有經驗的老農來指導一下.

不過這個莊子的畝產已經超出北方那邊很多了,沒看那些跟著搬到金陵的莊戶們眼睛都笑眯了嗎.

于是中午全莊人都吃到了一頓全魚宴,魚兒雖然不大,可肉質卻很甜美.

吃完午飯,朱瞻基就得走了,他也得准備一下明天的獻俘儀式.

"德華兄,你明天真不去嗎?"

臨走時,朱瞻基再次問道,他是希望方醒去的,好歹也是在百官面前第一次亮相.

方醒搖頭笑道:"我就不必公開露面了吧,最多在邊上看看熱鬧."

等朱瞻基走後,張淑慧才問道:"夫君,我大哥那邊怎麼說?"

方醒捉住張淑慧的小手摩挲著,一邊看她微紅的臉蛋,一邊說道:"大哥和我的看法一致,都覺得此時不是封爵的好時機."

"哦!那咱們就先教書吧,反正咱家不缺那點俸祿過日子."

張淑慧雖然表面釋然,可心中卻是有些失落.

作為枕邊人,方醒當然知道她的想法,所以就笑道:"你放心,就算是不封爵,可一個散官還是有的."

所謂的散官,就是指有品級,可卻沒有實權的那種,不過方醒這等大功,俸祿肯定是實打實的.

張淑慧拍開方醒不安分的手,嗔道:"妾身哪里就貪圖誥封了,您可別冤枉人."

方醒大笑准備離去,他下午要去拜訪方政的妻子.

這是方醒得到先回來的待遇後,方政特地委托的,為此還怕方醒會避嫌,所以就告訴他……

"德華,我那老婆太厲害了,你幫我看看她惹禍了沒有,如果有,那啥,麻煩你幫我看看,回去我用軍功頂."

"哪有那麼厲害的女人哦!我覺得那個方政是擔心……"

張淑慧一邊收拾禮物,一邊准備同行.

馬車緩緩進了城,朝著西城而去.

在大道上轉來轉去的,辛老七把馬車趕到了天妃巷,最後停在一家小院的外面.

"少爺,就是這了."

辛老七很自然的下車,然後在邊上護著,那個在交趾戰場上指揮若定的漢子仿佛是消失了.

可方醒知道,只要需要,辛老七隨時都可以提刀上陣.

"老七,車里有酒,你自己拿出來喝."

方醒跳下來說道,然後轉身扶著張淑慧下車.

上篇:第136章 歸心似箭     下篇:第138章 誰才是將門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