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74章 死里逃生  
   
第274章 死里逃生

整個戰場現在一片混亂,左翼目前還在膠著,而右翼稍微占據了些許上風.

"報,武安侯中箭!"

鄭亨狼狽的帶著箭傷回來了,看到朱棣後,他咬牙道:"臣不礙事."

朱棣點頭,然後把視線暫時從主戰場轉移到了左側的邊角.

"去尼瑪的!"

方醒剛躲過一刀,迎面就沖來了一個體型高大的敵人.他猛地在馬背上直立起來,雙手握住刀柄,用力的劈砍下去.

"鐺!"

方醒看都不看結果,隨即就沖進了包圍圈中.

身後的那個敵人丟掉斷成兩截的馬刀,眼神黯淡的墜下馬來,從額頭上到下巴漸漸的裂開了一條縫.

"方先生!"

那些被包圍的軍士們看到方醒後,都激動的呼喊著,自發的圍攏過來.

雖然傷亡慘重,可瓦剌人知道朱瞻基的重要性,在千戶們的呼喊下,悍不畏死的繼續發動攻擊.

方醒看著前方趁著瓦罐打擊間隙又沖來的敵軍,就環顧喊道:"兄弟們,都跟著我,我帶你們殺出去!"

"殺出去!"

方五帶著騎兵殿後,方醒一馬當先的就向前沖擊.

"嗚!"

當瓦罐再次光臨敵軍頭頂時,嘗過厲害的敵軍都紛紛散開.

"轟轟轟轟轟!"

方五帶人斬殺了追來的十多騎,然後看到追兵被淹沒在硝煙中,就欣喜的回頭,可卻看到方醒被三名敵騎圍在了中間.

"少爺!"

"德華兄!"

朱瞻基看到方醒躲開了一刀,可隨即被側面的一刀撩過了腰側,那半身甲沒有護住的地方頓時就變了顏色.頓時就覺得胸中一股熱氣蓬勃欲出.

"殿下!"

被朱棣重新趕過來的楊榮正擔憂的看著方醒中刀,可不留神卻讓朱瞻基沖了上去.

"你等還愣著干什麼?"

楊榮對重騎喝道,今日要是皇太孫出事,大家都跑不了.

重騎副千戶心中一驚,急忙就帶著麾下追了上去.

他的任務很簡單,那就是保護好朱瞻基,所以在方醒所部面臨危機時,他並未主動伸手.

可要是朱瞻基出事,那麼這幾百人都不會有活路.

想到這里,副千戶心急如焚,同時希望方醒能暫時護住朱瞻基.

"殺!"

方醒拼著挨了一刀,手中的唐刀削掉了敵人的腦袋.

剩下的兩名敵人都獰笑著沖了過來,准備把這個看著像是明軍將領的家伙干掉.

方醒連拔槍的時間都沒有,就面臨著兩面圍攻.

"鐺!鐺!"

"嘶!"

擋住兩刀後,方醒覺得腰側那里在抽搐著生痛,而且感覺有些濕潤.

敵人面目猙獰中帶著歡喜,刀光閃爍間,方醒已經陷入了危機之中……

這是前世今生方醒遭遇的最大危機!

瞬間,方醒絕望的厲喝道:"一起去死吧!"

伴隨著厲喝,方醒完全不避開砍向自己脖子的馬刀,直接劈砍過去,目標同樣是對手的脖子.

看看咱們誰更快吧!

方醒的臉上同樣露出了猙獰,這一刻他的腦海里只是想著干掉這個敵人,至于另一個正揮舞起馬刀的家伙,他根本就顧不上了.

老七!

方醒只是在心中嘶喊著.

"少爺!"

脖子上幾乎已經感覺到了刀鋒的寒光,身後卻傳來了轟然倒地的聲音,然後就是辛老七的呼喊.

"嗤!"

方醒閉上了眼睛,感覺唐刀遇到了些許阻力,隨即就割開了某樣東西.

叮!

咦!我沒死?

方醒只感到面甲和半身甲的交接處被馬刀輕輕的砍中,可自己的腦袋還好好的呆在脖子上.

"德華兄!"

方醒的身體一震,睜開眼睛就看到了正持刀傻笑的朱瞻基,那臉上都被鮮血噴濺了一大片,看著紅白相間.

"趴下!"

朱瞻基看到方醒朝著自己扔出了唐刀,毫不猶豫的就伏在馬背上,然後就感到背部一涼.

正准備從身後干掉朱瞻基的敵騎沒被方醒扔來的刀紮中,卻被辛老七一箭穿喉,然後被一直在打醬油的柳溥給一刀劈下馬來.

方醒瞪了朱瞻基一眼,然後回身對辛老七說道:"老七,幸虧你來了,收攏人馬,馬上列陣."

辛老七剛才及時趕到,干掉了從側面進攻的敵騎,救了方醒一命.

辛老七只覺得背上都濕透了,剛才他要是慢了半步,方醒的腦袋就丟了.

剛才敵騎可是持著重刀,方醒的面甲根本就擋不住!

至于朱瞻基,辛老七只是順手而為.這個憨實的漢子只知道保護自己的少爺,至于其他人,那是第二目標.

"列陣!"

辛老七後怕的嘶吼道,他對著趕來的重騎副千戶皺眉道:"你等且去後方列陣,等候軍令."

副千戶有些不服氣,可想到剛才自己晚到了一步,差點讓太孫殿下涉險,只得憋屈的牽著馬去了開始列陣的火槍兵後面.

重裝騎兵在不作戰時不能騎馬,不然到了沖陣的時候馬匹必然無力.

"排開,都排開!"

董辟也負傷了,他的左臂在滴答的往下流血,可卻依然凶狠的嘶吼著,催促百戶們把隊列站好.

這時朱芳已經停止了投石機攻擊,看著前方彌漫的硝煙說不出話來.

說句實話,當硝煙漸漸散去,露出了那些被炸得面目全非的人馬尸骸時,普通人真的鮮有不震撼的.

"不錯!"

朱棣看到那些剩下的瓦剌人都紛紛往後退,又看到朱瞻基活蹦亂跳的,就把望遠鏡放下,然後看向了正面戰場.

左翼依然在膠著,而右翼的攻勢已經被瓦剌人給遏制住了,雙方除了中路之外,都陷入了僵局.

劉江的馬被射死了,他索性跳下馬來,大吼一聲就紮進了敵人堆里,手中的大刀左右揮舞,帶起了陣陣血箭.

這種混戰的場面神機營是無計可施,只得退到了二線.柳升遺憾的看著前方攪在一起的戰場,就趁機補充火藥,處理傷員.

而柳溥今天只劈出了一刀,在此之前他滿懷雄心的想在這片戰場上收獲軍功,可現在卻被現實澆了一桶冷水.

他麻木的看著方醒撕開了上身衣服,露出了左側腰部那個翻開的傷口,整個下半身都被血濕透了,心中擔心的同時,再也忍不住跪在地上嘔吐起來.

方醒咬牙讓朱瞻基把藥粉灑在傷口上面,看到柳溥的反應後,就強笑道:"吐啊吐的就吐習慣了,明年這塊地的牧草肯定長的特別…好!嘶……"

朱瞻基撒藥也是撒的滿頭大汗,然後接過方醒遞來的紗布,用力的把傷口包紮起來,最後繞著腰部纏了幾圈.

方醒渾身都被汗水浸濕了,他安慰道:"你且放心,不妨事的."

朱瞻基覺得眼眶有些發熱,就低頭掩飾著,等他再抬頭時,卻發現方醒已經到了前面.

前方的瓦剌人已經如潮水般的退了回去,這就給了方醒重整火槍陣列的時間.

上篇:第273章 瞻基,你要好好的(求月票)     下篇:第275章 活捉明皇,醞釀反擊(最後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