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920章 我家老爺有仇必報  
   
第920章 我家老爺有仇必報

感謝:楓趣歐巴的萬賞!

……

"陳岩是誰?"

楊耀怒火沖天的問道,畢如安一坐實了責任,他也會被連累.

關鍵是他擔心北平那邊,那位'寬宏大量’的興和伯會不會把怒火傾瀉在自己的頭上.

畢如安畏懼的看了那些自己見都沒見過的刑具一眼,顫聲道:"就是趙王殿下原先的侍衛統領."

呼!

楊耀瞬間就松了一口氣,然後一臉擔憂的對辛老七說道:"那可是趙王啊!最得陛下寵愛的趙王."

辛老七卻一根筋的追問道:"他為何出了趙王府?"

既然開始交代了,畢如安就沒打算當烈女,"那個莫愁上次當街駁斥了趙岩等人,後來在公堂上鬧得沸沸揚揚的之後,陳岩就被趕出了王府."

"他現在在哪?"

"在青牛街,和那些青皮在一起,他就是頭子!"

辛老七二話不說,帶著小刀就往外走.

黃金麓也跟了上去,只有劉明,他緩緩走到莫愁的身前道:"伯爺也不想這樣的,有些事既然都發生了,伯爺自然會給個交代."

莫愁搖搖頭,淚水飛濺中說道:"不干他的事,這都是命,這都是命……"

劉明暗自唏噓著,然後寫了封信,准備交給辛老七帶回去給方醒.

……

青牛街是一條繁華的街道,當辛老七找到了那個院子時,黃金麓也到了.

"殺進去,敢反抗者殺無赦!"

辛老七還是軍中的作風,聽得黃金麓暗自咂舌.

這里是鬧市區啊大哥!

小刀右手扣住一柄飛刀站在辛老七的側面,等辛老七一腳踢飛了院門時,他手中的飛刀也做好了發出去的准備.

"滾出去!"

院子里空無一人,只有廂房中有人在罵罵咧咧的,聽聲音就是在睡覺.

金陵城有一種職業叫做地老鼠,說的就是那些白日睡覺,晚上仗著自己的地頭熟,在城中尋找肥羊的盜賊.

辛老七放松了身體,緩緩拔出刀來,逼近廂房.

大概是後續沒有噪音了,里面的人嘟囔了幾句就再次沉睡.

"嘭!"

破舊的房門經不起辛老七一腳,透過飛塵,能看到兩個在床上睡覺的男子正驚訝的彈起來.

"嘭!"

側面廂房的聲音也不小,而且黃金麓的手段更狠,已經聽到了有人在慘叫.

"跪下!"

辛老七長刀指向地上,就在兩個男子猶豫的一瞬間,他人刀合一的撲上去,反手刀背一磕,就砸暈一個.

剩下一個男子被嚇得渾身發抖,喊道:"我大哥可是趙王府的!"

辛老七獰笑道:"找的就是你們!"

"說,陳岩在哪?十息之內不說,老子割了你的肉烤來喂狗!"

"一炷香之前,陳大哥說餓了,要去第一鮮喝酒,就先出門了!"

……

陳岩從未想到居然會有人來查胡疊的死因,在他看來,男人,一個權錢都不差的男人,如果他喜歡一個普通人家的少女,那一定會帶走她.

就算是家有悍妻,可也會把她安置在自己的附近,金屋藏嬌.

可方醒走時連神仙居都沒去看一眼,更遑論告別.

陳岩那幾日看到莫愁每天閑下來就搬根小板凳坐在門外,以手托腮,呆呆的看著巷子口,就知道這是一廂情願,所以他才敢下手.

可沒想到居然來了幾個人去調查,一下就把他驚動了.

不過陳岩並不認為此事很麻煩,只要他人不在,那些人自然無法確定是自己下的手,不然就有往朱高燧頭上蓋屎盆子的嫌疑.

雖然已經不是趙王府的人了,可以他對趙王的了解,必然是要把事情掩蓋住,以維系自己的好名聲.

金陵城外寒風凜冽,可陳岩卻極為暢快,等到了無人處時,甚至還打馬狂奔,放聲長笑.

"過幾年老子又能在大明逍遙了!哈哈哈哈!"

一路緩緩而行,陳岩刻意的避開城鎮,最多就是補充些食物.

晚上在野外宿營很麻煩,最大的敵人就是寒冷.

第二天,陳岩斷定自己安全了,可出于謹慎,他還是在離下一個城鎮三里遠的地方宿營.

所謂的宿營,不過是找棵大樹,連火都不敢生,吃些干糧,喂了馬,就裹著一件棉衣瑟瑟發抖.

寒風勁吹,陳岩打個嗝,罵道:"瑪德,連糧食都便宜了,這特麼的還是大明嗎?"

自從交趾的糧食運進大明後,再加上財政的寬松,導致米價開始下跌,有人建議由朝中干涉提價,結果被方醒噴了個體無完膚.

讓老百姓吃頓飽飯都不行嗎?

陳岩回味著飯團的味道,不屑的道:"傻缺!那些地主都靠著賣糧食賺錢呢!還有那些勳戚,哪家的糧食買賣不是大宗,地主不敢得罪你,可勳戚就夠你受的!"

在寒風中迷迷糊糊的睡到天亮,陳岩搓搓臉,趕緊騎馬繼續出發.

他准備一路逃到太湖去,在那里有個好友,可以托庇幾年.

摸摸懷中的寶鈔,陳岩意氣風發.

……

中午在一個鄉下小鎮吃了頓味道很差,但熱乎的飯菜,陳岩的身體終于放松了,趕緊趁著身體發熱繼續出發.

半個時辰後,陳岩看到前方都是密林,就下馬休息.

可他剛動作,就聽到了身後的馬蹄聲.

該死的!

這般急促的奔馬,不是驛站的信使,就是軍中的急務.

最好不要是……追兵啊!

陳岩打馬往密林中沖去,還未靠近,就聽到身後有些響動,緊接著他的肩膀一震,就像是被錘擊一般的跌落馬下.

馬蹄聲靠近,正在地上掙紮著的陳岩面如死灰.

"你們是誰?"

辛老七下馬,大步近前拎起陳岩,一拳就把他打成了蝦米,中午吃的那點飯菜全都吐了出來.

"小刀來給他拔箭,注意別弄死了,老爺可是說了,若是抓到凶手,就在獄中買個人,虐死他!"

陳岩跪在地上嘶吼道:"你們是誰的人?"

小刀走進,笑眯眯的道:"我家老爺乃是當朝興和伯,陳岩,你有福了."

陳岩的身體一下軟倒在地上,連小刀給他削斷箭杆都沒反應,只是喃喃的道:"特麼的!方醒那個瘋子!那個瘋子……"

辛老七冷笑道:"你還以為自己能逃出生天?做夢吧,我家老爺有仇必報,除非你藏在深山之中,否則你遲早就是個死!"

小刀飛速的拔出箭矢,然後用方醒給的止血藥物狂撒狂噴了一通.

"給我個痛快!求你們了!"

陳岩居然沒慘叫,這讓辛老七有些暗自佩服,隨即冷笑道:"你還想要痛快?等到了獄中,自然會有人給你痛快."

上篇:第919章 逼迫,拿下     下篇:第921章 我錯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