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306章 年少的朱高燧  
   
第1306章 年少的朱高燧

感謝書友:"風起葉落雪"的兩個盟主打賞!

……

"呆呆?"

方五愕然,賈全點點頭道:"你媳婦厲害啊!說話有條有理,把刑部的吳大人都給嚇壞了,趕緊叫人來查看,不然……"

地上都躺了兩人,不然什麼?

賈全笑道:"你們倒是手段高超,我……"

"我要出去!我要去見呆呆!"

方五猛地撲上來,雙手抓住欄杆,癲狂的搖晃著.

賈全被嚇了一跳,看到方五的面色竟然帶著猙獰,仿佛不出去的話,下一刻他就會瘋狂,毀滅眼前的一切.

"我要出去!賈全,求你去告訴老爺,就說我想出去見呆呆一面,然後自盡!"

"哎!"

癡情種子啊!

辛老七說道:"出去吧,人是我打的,刑部應當不會為難."

賈全點點頭,然後出去找吳中.

……

"老爺."

方醒眯眼看著面色如常的呆呆,說道:"你如何知道他們會對辛老七和方五動手的?"

呆呆垂眸,淡淡的道:"老爺被禁足和他們殺人被抓幾乎同時發生."

方醒無語苦笑,黃鍾更是想以手掩面.

呆呆站在那里,白衣勝雪,面色淡然,方醒覺得就算是把刀擱在她的脖子上也無法令她動容.

方五啊!你小子有福氣!

"回去吧,我已經派人去處置了,他們出不了事."

"多謝老爺!"

呆呆福身告退,留下了兩個面面相覷的男人.

黃鍾失笑道:"伯爺,在下覺得自己可以歸家去務農了."

方醒無奈的道:"我也覺得自己可以在家專心帶無憂了."

"哈哈哈哈!"

兩人不禁同時大笑起來,黃鍾甚至都拍著扶手,笑的喘不過氣來.

"伯爺……此……此事看來是有人想要把你堵在方家莊,順便把辛老七也給困住,只是不知道是兵戈還是想對方家動手."

鈴鐺從外面踱步進來,慢慢地走到方醒的腳邊臥下,調整了幾下之後,把腦袋枕在方醒的腳面上,舒坦的看著門外.

方醒俯身摸摸它的脊背,淡淡的道:"鈴鐺雖然漸漸老去,可依然能夠咬死那些賊子!"

鈴鐺回轉腦袋,蹭著方醒的手,眼神淡漠.

黃鍾起身道:"那在下就去布置一番?"

"不必了."

方醒摸著鈴鐺的腦袋,說道:"他們若是以為困住了辛老七,就能讓方家上下亂作一團,那便來試試吧."

辛老七作為方醒在武事上的代言人,多次征伐均有出色的表現,甚至被朱棣許以官職.

所以外界不少人認為方醒的武功不過是前有辛老七,後有林群安,他只是個傀儡而已.

"方五回來了!"

方醒起身道:"他在哪?老七呢?"

小刀尷尬的道:"五哥回來就去了家里,急得很,看見擋路的都踢飛了,最後傷到了腳."

"嘭!"

方五一腳踢開房門,狂暴的情緒瞬間消失.

呆呆正坐在窗戶邊,光線透過玻璃窗照進來,把她的臉一邊照的近乎于透明的白皙,而另一邊卻是陰影和灰暗.

放下手中書,呆呆起身道:"夫君受苦了."

方五向前一步,癡癡的看著她,問道:"呆呆,你是喜歡我的,是嗎?"

呆呆放下手中的書,垂眸不語,直到被方五用力的抱在懷里.

"你是喜歡我的!你是喜歡我的……"

……

"陛下,事情就是這樣,那死者刑部已經查明,乃是後腦遭到重擊而死,而辛老七卻未擊打過他的後腦."

吳中想起那個解剖畫面就想嘔吐--被重擊之後,那里都開始散了,可見力道之大.

朱棣已經結束了今年最後的政事,手中拿著杯茶在輕啜著.

放下茶杯,朱棣淡淡的道:"此事押後處置."

呃……

辛老七是冤枉的呀!

吳中只得告退,一出宮他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大明的春節長假,開始了!

休假開始了,可王貴妃的忙碌才剛開始.

安排好後宮的那些女人之後,她還得去安排朱棣.

走進乾清宮,看到朱棣在看書,王貴妃就問道:"陛下,今年的家宴何時辦?"

朱棣隨口道:"就在初五吧,那時候寬裕些."

過年也是祭祀密集的時候,朱棣現在大多是派遣朱高熾代表自己去,可他自己也不能偷懶,至少不能逍遙.

王貴妃看到朱棣還是沒動窩的跡象,就勸道:"陛下,宮中現在熱鬧,您也該出去走走."

朱棣點點頭,然後起身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體,和王貴妃一起出去.

到處放假,太監卻沒有假期.

黃儼當然不在其中,只要朱棣不召喚,他就可美滋滋的休息幾天,最多每天去朱棣的身邊打個照面就行了.

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一個小爐子讓屋子里溫暖如春.

黃儼看著伸出去的煙管,輕蔑的道:"奇技淫巧!"

"黃公公!"

黃儼皺眉道:"何人?"

簾子掀開,一個太監走進來,笑道:"黃公公好享受啊!咱家可是羨慕的不行."

"楊慶?你找咱家何事?"

楊慶笑道:"這不是要過年了,咱家的那些兔崽子們都叫窮,想問問黃公公,今年可會多發錢糧?"

黃儼沒有放下翹著的腿,懶洋洋的道:"你收那麼多養子干什麼?自己找事做,活該!"

"黃公公,咱們可是多年的老朋友,說說吧,回頭請你喝酒."

"這個得看陛下的心情,還有貴妃娘娘的意思."

"果然是黃公公,咱家受教了."

楊慶豎個大拇指贊道:"陛下事務繁忙,還得貴妃娘娘的."

黃儼沒好氣的道:"你且去吧,咱家好睡一覺."

楊慶目光左右看看,然後趨前低聲道:"這眼瞅著東邊大勢已定,你這些年可是得罪他不少啊!還不趕緊想個辦法!"

黃儼看看簾子,低聲道:"咱家得罪他太深了,就算是去投誠也沒用,不然你以為咱家是蠢貨嗎?"

楊慶坐在床邊,唏噓道:"趙王沒戲啊!"

黃儼嘴硬的道:"不到最後誰知道?"

"你可還記得陛下幾次下旨給趙王的事?"

"記得,怎麼不記得!"

黃儼眉飛色舞的道:"永樂七年,陛下下旨,說殿下年少花銷大,讓北平行在每年多給殿下錢鈔,永樂十年,陛下說趙王年少,派了兩個長史去王府,陛下……"

"哎!"

楊慶擺擺手,苦笑道:"永樂七年殿下多大?永樂十年殿下多大?年少?"

黃儼瞬間呆滯,他翹著的右腿滑了下來,重重的落在床上.顫聲道:"永樂七年,殿下二十八歲,永樂十年,殿下……殿下三十一歲……"

尼瑪!二十八歲被稱作年少,三十一歲,而立之年都過了,還被稱為年少,這個……

楊青歎道:"陛下寵愛趙王,就和百姓寵愛幼子一般,可寵愛歸寵愛,家業卻不會交給幼子啊!!!"

上篇:第1305章 呆呆的閃光     下篇:第1307章 小伯爺訓話,朱高燧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