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327章 關注  
   
第1327章 關注

感謝書友:"赤焰的噩夢瘋"的萬賞!

……

沈石頭覺得自己這輩子的運氣不錯,先是在北平當了個總旗官,然後朱棣北征時他就跟著.結果一次大戰中,他在朱棣的眼皮子底下連續斬殺三名敵軍,從此就成為朱棣的侍衛.

朱棣的侍衛可是非重重選拔而不得進,所以沈石頭從此就算是根正/苗/紅的皇家侍衛了.

只是他有時候不大著調,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袍們一一升官而去,其中最牛逼的莫過于宋建然.

到了現在,沈石頭對自己的前途已經不抱希望了.

小小的院子里,沈石頭在練刀法,刀光閃動間,那當真是無人敢擋.

等練完,沈石頭赤果著上身走到井邊,打了一桶水上來,然後從頭上澆了下去.

"啊啊啊……"

被冷的打哆嗦的沈石頭馬上喊道:"快把為夫的衣服拿來!"

屋里沒反應,沈石頭大怒,沖進去就呵斥著正在大櫃子里翻找衣服的妻子.

"王盼妞,你這女人沒耳朵嗎?啊!問你呢?"

一刻鍾後,沈石頭得意的出門了.

到了宮中,沈石頭一路笑著招呼過去--作為老人,他的地位頗高.

"沈大人,是有什麼高興的事了?"

一個相熟的侍衛問道,沈石頭得意的道:"我那媳婦又被我罵了一頓,沒敢頂嘴."

"好!厲害!"

"沈大人果然是男兒氣息濃烈,我輩楷模啊!"

幾個侍衛站在乾清宮外面,笑嘻嘻的誇贊著.

"那是,咱可是……"

沈石頭正在吹噓,黃儼出來了,皺眉道:"沈石頭,陛下讓你進去."

這是犯事了?

沈石頭身體打顫,一路跟著黃儼進去,然後行禮.

朱棣一身便服,手中拿著本書,看到他就說道:"你在朕這里呆了許久,雖然不冒頭,可卻盡忠職守."

沈石頭心中大喜,急忙謙虛了幾句.

這是要升官了呀!

想到回家去又可以和媳婦炫耀一番,沈石頭的心頭火熱,恨不能肋下插上雙翅,馬上飛回去.

"你就此卸掉差事,然後馬上去太孫府那里.此後當依然如故,好生保護太孫."

朱棣說完就重新開始看書,對于他來說,若不是朱瞻基的緣故,這等派遣他連沈石頭的面都不會見.

沈石頭心中懵逼,就抬頭看了朱棣一眼.

黃儼冷哼一聲,指指外面,沈石頭這才茫然的走了出去.

出了大殿,一堆剛才在外面打賭沈石頭此次能得到什麼獎賞的侍衛們都圍了過來,低聲的問著.

"沈大人,這是要高升了嗎?"

"等換了班咱們請沈大人喝酒,不醉不歸!"

"沈大人,到底是升到哪去啊?說說,讓大家伙也為您高興高興."

"沈大人?"

沈石頭茫然的道:"本官要去太孫府了."

呃……

"太孫府有了賈全,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沈大人只是去做個侍衛?那可真是……"

"閉嘴!小心禍從口出!"

瞬間周圍就沉默了,沈石頭強笑了一下,然後拱拱手道:"各位兄弟的盛情我心領了,只是還得馬上去太孫府,就此告辭,等有機會再聚."

"哎!"

一陣歎息聲中,侍衛們遺憾的看著沈石頭離去.

……

一路到了太孫府,朱瞻基正好在家韜光養晦,就見了他一面.

"聽聞你當年曾經勇冠三軍,來我這里倒是委屈你了."

朱瞻基也學會了敲打人,同時也是試探,說話的過程中,他不露聲色的在盯著沈石頭.

沈石頭還是在茫然,他抬頭道:"殿下,下官不知道為何被調來."

朱瞻基無奈的暗道:這就是個憨人啊!

換做是別人,早就該表示效忠了.沈石頭居然敢在朱瞻基的面前說這種形同于不樂意來的話,當真是有些憨直.

對于憨直的人,朱瞻基從來都不善于打交道,所以就交代人把沈石頭安排下去.

"皇爺爺派了這人來,大概是想告訴我,他在關注我的安全,讓我放心."

杜謙今天來給朱瞻基拜年,對于胡善祥肚子里那個孩子的事,他自然能看出是什麼意思.

"殿下,陛下一片拳拳愛護之心,您這下可以安心了."

朱瞻基笑道:"皇爺爺百忙之中還牽掛著我的安危,我這就進宮去."

……

朱瞻基一進宮,就感到了那些目光,善意的歡喜,畏懼,偷笑……

一路到了乾清宮外面,黃儼迎出來,近似于諂媚的笑著:"殿下,今年宮中要紮許多花燈呢."

明天就是十五,不但是宮中,外面也到處都在紮燈,元宵節的氣氛就這麼漸漸的積蓄起來.

朱瞻基點點頭,目不斜視的進了大殿.

對于黃儼的驟然改變,朱瞻基並未有絲毫的同情.

朱高燧徹底完蛋了,以後連個浪花都掀不起來.

不過朱棣顯然對這個幼子還殘留著寵愛,所以至今依然沒有就藩.

不過朱瞻基知道,朱高燧此時巴不得就藩,然後老老實實地過日子,新帝上位後就趕緊表忠心,再也不敢有絲毫的非分之想.

這便是梟雄和庸人之間的區別.

梟雄不會認輸,敗了就再去積蓄力量,對目標有著近乎于執拗的追求,不達目標不罷休!

而庸人,只需一次失敗就能打垮他,從此放棄自己心中的野望,歸于平庸.

朱棣正在看著地圖,手指頭在地圖上緩緩移動.

"見過皇爺爺."

朱棣抬頭,嗯了一聲道:"你且過來."

朱瞻基走近,朱棣指著地圖道:"脫歡既然聯系了哈立國,那此刻他們必然是在籌備物資,同時派出斥候來刺探,而他們的使團剛到,想求見朕,被打發了出去.過完年,三衛必須要抓緊操練,火炮的打造也不能停,朕……"

朱棣對過年並沒有什麼期待,而哈列國,或者說是撒馬爾罕這個大敵,卻讓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朱棣看來坐了不少時間,他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眼中似乎有火焰在燃燒著.

"朕要用火炮轟垮他們!"

重騎,朱瞻基聽到這話,就知道哈列國能讓朱棣忌憚的也就是重騎.

而火炮正是對應而來,只需轟垮重騎的陣列,那些零散的重騎自然無法形成合力,會被明軍絞殺.

"皇爺爺,咱們也在厲兵秣馬,等三衛成型,一萬多人會不會少了些?"

朱瞻基有些疑惑,火炮再多,可火槍兵不夠啊!還趕不上對方的重騎數量.

朱棣撫須道:"你不懂,純火器的軍隊並不是好事,北邊大多是騎兵,游弋在大軍的四周,若是步卒和騎兵不夠,火器軍隊就會被拖死.除非是固守不動,否則……幾十萬人的大戰,火器必須要大量的騎兵輔助,不,是保護."

單純的火器軍隊,一旦被優勢敵人突破,下場幾乎就是屠殺.

上篇:第1326章 宮里有只小狗叫小方     下篇:第1328章 神童出手(為白銀大盟趙三華賀,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