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61章 使團進城  
   
第1561章 使團進城

一個小爐子,一口鍋,這就是方醒的小灶.

莫愁在屋外炒菜,她彎下腰去,繃緊的背部勾勒出了一道曲線.

方醒站在門口,目光從那曲線處移開,說道:"你的手藝比我好."

莫愁一邊翻炒著鍋里的芹菜肉片,一邊說道:"嗯,妾身和要弟經常自己做飯,還跟廚子學了."

方醒調笑道:"可是為了我嗎?"

鍋鏟停了一瞬,那白嫩的耳朵漸漸的變得粉紅起來.

"要糊了!"

方醒過去搶了鍋鏟,莫愁才呀的一聲,然後微嗔道:"老爺是國之重臣,可不能弄這個."

方醒滿不在乎的道:"什麼國之重臣!我就喜歡吃,對,我就是吃貨."

"放鹽放鹽!"

"起鍋了!"

咋咋呼呼的方醒,興奮的方醒……

這是一個莫愁很少看到的方醒,她看到的更多的是肅然的方醒,哪怕是帶著微笑,可那微笑卻不達眼底.

"好了好了,還要做什麼菜?"

方醒側身,看到了那雙好奇的眼睛,就微笑道:"看什麼?"

莫愁垂眸,一縷秀發垂落在臉側,映襯著那肌膚愈發的白嫩.

"沒,沒看什麼."

"孩子會有的."

方醒把鍋端下來,認真的說道:"我會給你一個孩子,然後把他教好,讓你為此而驕傲."

莫愁嗯了一聲,然後眼睫毛撲閃著,低聲道:"妾身喜歡孩子."

方醒笑道:"我也喜歡,所以……晚上咱們一起努力?"

莫愁的臉頓時紅的像一塊大紅布,轉身就想往屋里跑,卻被方醒一把拉住,然後抱在懷里.

方醒的下巴感受到了莫愁臉上的溫度,他低聲道:"不要擔心,你就像是個羞澀的小媳婦,可等有了孩子,你還得要管教他,還得要約束他,千萬別害羞啊!"

懷里的莫愁點點頭,嗯了一聲.

……

金陵城中來了一隊人,隊伍很大,隨從很多,外加一長溜馬車.

守門的軍士還以為是商隊,可等看到一個官員出來時,就低聲埋怨道:"這些人占了便宜.吃飽喝足要回去了."

那官員大聲的道:"本官禮部主事肖偉,奉旨送諸國使者出海,讓路."

守門的小旗官懶洋洋的道:"大人請進."

寶船已經被停了,這些人怎麼回去?

而且還有那麼多的貨物!

車隊緩緩進城,能看到不少箱子,甚至還看到了沒包好的綢緞.

這就是朝貢的報酬!

一個使者坐在馬車上,手中拿著一卷寶鈔,洋洋得意的和身邊的同伴說著些什麼.

前方的通譯聽到了他們的話,就對肖偉說道:"大人,他們說要在金陵把錢全部花完."

肖偉低聲罵道:"苟日的!這是不想回來了還是怎地?"

通譯苦笑道:"這一路他們都在說,雖然謹慎,可下官還是聽到了不少,弱國想來,厲害的那幾個都不想來了."

肖偉沉吟道:"那就是野心勃勃,稍後本官去請見殿下,把此事也說說."

通譯回頭看看沒人,這才說道:"大人,這些人說反正還沒到出海的時候,還想在金陵多呆一陣呢!"

肖偉回身看了一眼,看到那些使者和隨從們都在癡迷的看著街道兩旁,就咬牙道:"瑪德!都是貪圖享受之輩,叫人去警告一下,暫時不許買東西,等本官去請見了殿下再說."

通譯無奈的道:"大人,怕是不行吧."

肖偉怒道:"什麼叫做不行?都不想來了,還給他們占便宜?部里派了本官來,就是嫌棄本官在此事上太啰嗦.既然背了這個名頭,那本官就一路走到黑!"

馬上有小吏過去交代,說是暫時不需購物,頓時那些使者就開始鼓噪了.

"大人,他們說大明是上國,這般限制是為何?"

"還有人說……大明是不是要改變對藩屬國的態度了."

肖偉不屑的道:"別理他們,等安頓下來之後,本官馬上去請見殿下."

等到了驛館之後,那些使者都在蠢蠢欲動,大抵是不想把寶鈔帶回去.

肖偉找了人,然後給了驛館的軍士一串銅錢,明言不許讓這些人出去,這才去請見朱瞻基.

……

自從來到金陵之後,朱瞻基就沒出過門,所以今日見到天色放晴,就約了方醒和莫愁,大家一起出去游玩.

從被那一頂小轎抬到了方家莊後,莫愁也沒有出去游玩過,加上兩人情熱,所以她也雀躍的叫了要弟,然後躲進屋子里鼓搗了半晌,再出來時……

淡紫色的裙襖,婦人的發髻,含羞的笑臉……

方醒含笑道:"是個漂亮的小媳婦!"

要弟贊道:"我家小姐就是美,金陵城都找不出幾個能比的上的!"

莫愁低聲道:"要弟別胡說."

"德華兄,好了沒?"

"好了!"

方醒笑了笑:"小媳婦,跟我走!"

等看到莫愁後,朱瞻基也贊道:"德華兄眼光無雙,那今日咱們就去莫愁湖吧."

……

今日不是休沐,但難得的豔陽天,還是吸引了不少人來游湖.

莫愁湖在洪武年間就被賜給了徐家,後來還流出了朱元璋和徐達下棋的軼事,不過大抵都是虛構.

以前的莫愁湖閑人莫進,除非是和徐家的關系好,不然你就只能遠遠的看著,而不能近觀.

不過現在魏國公一系已經蟄伏了,徐欽自己莫名其妙的作死,也不知道是為啥.所以徐家很是低調,莫愁湖也開始對外開放了.

一行人在湖邊上了船,然後緩緩駛向湖中.

船是徐家的船,徐家的管家一直在賠笑.

畫舫上,莫愁和要弟在一頭觀賞景色,方醒和朱瞻基在另一頭,而徐家的管事一直在說著好話.

"陛下的旨意前日到的,我家老爺一聽是複了爵祿,當場就想掙紮著進京叩謝陛下的仁慈,激動的暈了過去,到現在都還在床上躺著,還讓老奴來殿下這里請罪."

說著管事就跪下了.

朱瞻基沉吟著.准確的說,旨意是上前天就到的金陵,只是使者卻和朱瞻基交談了許久,結果拖到前天才去徐家.

而徐欽所謂的激動而暈倒,這個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據東廠的稟告,徐欽的身體已經不大好了,只是在熬日子而已.前天的暈倒,以及後面相熟的郎中進府,這都說明魏國公這個爵位大抵要換人了.

"魏國公府現在誰在做主?"

朱高熾登基後,徐欽本是要赴京朝賀,只是卻因為一場疾病留在了金陵,但是魏國公府的女人倒是去了.

"殿下,是嫡長子顯宗公子."

管事有些忐忑的瞥了一眼朱瞻基,他擔心這位外界傳聞作風強硬的太子會收拾徐家.

朱瞻基淡淡的道:"樓下何人?"

先前上畫舫二樓時,朱瞻基的侍衛和方醒的家丁就搜索了一遍,只是回來卻面帶古怪之色,並未稟告.

管家額頭見汗,說道:"殿下,是顯宗公子."

上篇:第1560章 蒲公英     下篇:第1562章 京城消息(為盟主'?飛花’賀,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