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32章 我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第1632章 我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薛祿憤怒了,他看著倒在地上的黃平勃然大怒.

"興和伯,有話就說,在薛某的面前動手,這是要干什麼?!"

方醒上前一步,一把揪起黃平,反手就是一耳光.

薛祿從未被人這麼輕視過,他指著門外正准備趕人,方醒卻說道:"陽武侯,你為何不問問黃平,他是怎麼和人勾結,還賣力的去找五城兵馬司的熟人,為那些散播陛下謠言的家伙提供庇護的."

薛祿一怔,而黃平已經是面如死灰.

"咦!居然沒有否認?"方醒冷笑道:"看來你倒是知道韓立德會吐實是吧?"

韓立德被東廠抓了,雖然沒說罪名,可聰明人自然能猜到一二.

薛祿大怒,喝道:"來人!"

"侯爺!"

外面進來了兩個軍士,扶刀應諾.

"拿下黃平,等本伯進宮請罪回來再說."

兩個軍士擒住黃平就往外走,黃平也不反抗,到後面更是軟成一團,幾乎是被架著出去.

看到薛祿准備出去,方醒說道:"陛下說了,武人不易,此事就暗中處置了,免得外間沸沸揚揚的,到時候于朝局穩定不利."

薛祿的身體一僵,沖著皇宮方向拱手道:"薛某慚愧!"

方醒跟著拱拱手,說道:"可方某的意思卻是要在內部通個氣,君子坦蕩蕩嗎?"

薛祿皺眉道:"可這有違陛下的意思."

方醒笑道:"陛下是怕文武失衡罷了,可馬上就會失衡了."

說著方醒拱手離去,薛祿還在發懵.

半個時辰後,薛祿正在吃午飯,有人急匆匆的過來稟告道:"侯爺,方才興和伯去了工部大鬧,說是工部有人貪腐,還說出了名字,然後揚長而去,阻攔的被他抽翻了幾個,工部上下都被氣瘋了!吳中已經進宮了."

薛祿放下筷子,這才知道方醒為何說要失衡.

"這是臨走前當面給了文臣們一記耳光,他好大的膽子啊!"

……

朱高熾才吃完午膳就召見了吳中.

"陛下,興和伯在工部砸爛了不少東西,打傷了好幾人,臨走時還說工部有逆賊,北平城有逆賊,等他下次回來定然要拿下幾個!"

吳中很委屈,覺得方醒這是瘋了.

可他卻不想想,在外界謠傳朱高熾好色不孝,喜愛享受,工部上下已經為此疲于奔命時,他卻選擇了沉默,而不是出去反擊.

朱高熾的面色有些古怪,看似憤怒,可那嘴角卻微微翹起.

"你且回去,朕馬上派人去追他."

吳中謝恩走了,卻沒看到在他走之後,朱高熾根本就沒讓人去追方醒,甚至還叫人弄了一碗婉婉做的果醬來解解饞.

……

方醒臨走前打砸了工部,瞬間就傳遍了京城.

人人目瞪口呆!

"他瘋了?"

黃淮從未見過這般膽大的臣子,居然敢去打砸工部衙門.

靜默了一會兒後,金幼孜說道:"這是跋扈將軍!也只有晚唐時才有這等事."

等他回頭,看到同僚們都在默然,不禁說道:"陛下難道就無動于衷?"

楊士奇把毛筆一擱,說道:"他回來後一直都在克制著,臨走前撒野一把……忍了吧."

靜默……

等上朝時,大家再看向朱高熾的目光都不同了.

下次再把皇帝激怒了,他會不會再次召回方醒,然後采取更激烈的方式?

打砸工部只是一個警告,讓人惡心又憋悶的警告!

下一次那個家伙會不會直接上手?就像是他當朝追打呂震一樣!

……

"我從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慕簡喜歡穿玄色的衣服,他覺得這樣能讓自己看著像是一個貴族.

而在經過蒙元和大明開國過程中的消耗之後,所謂的貴族實際上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

貴族是要經過幾代的熏陶和教育才能成型,才能把那些習慣鑲刻于自己的血液里.

所以慕簡對自己的一舉一動有著近乎于病態的堅持.

他站在海邊,腰杆筆直,神色莊重,找不到一點可以挑剔的地方.

大海微波,送來一陣陣帶著腥味的海風.

極目看去,海面上空蕩蕩的.

站在他身後的一個老仆也收拾的一絲不苟的,只是須發被海風吹的有些凌亂.

老仆上前一步,說道:"老爺,李二的膽子大,手下操船厲害,想來能躲過水師的搜捕."

慕簡負手回身,看著老仆身後的兩名健壯家丁,沉聲道:"一時的損失不在我的眼里,只是船員卻不好找.所以只要他把人帶回來,那一切都沒有問題."

老仆垂首道:"老爺,李二心狠,咱們家還得要警惕些."

慕簡微微一笑,捋捋被海風吹到兩側的長發,說道:"民心如鐵,官法如爐,他若是背叛,那就別怪我無情!"

老仆贊道:"還是老爺您厲害,直接扣住他的老娘,他不是孝順嗎?那就順從些,不然就撕破臉又有何妨."

慕簡點頭道:"李二這等曾經的悍匪看似凶狠,可只要是人就有弱點,沒有弱點的那就不是人.咱們回去."

幾人上馬漸漸遠去,海面上慢慢的有了些霧氣,朦朦朧朧的恍如仙境.

……

財富來自于海上,危險亦來自于海上!

這是鄭和的話,被方醒鄭重的宣揚開來.

甯波府的慕家對此嗤之以鼻,家主慕簡是出了名的反對出海者.當京城傳來寶船停運,船員遣散的消息時,他為此請了幾個老友飲宴,學了古人的通宵達旦,賓主歡愉.

所以看到他一路飛騎的進了城,守門的軍士都難免為之側目.

"這慕先生往日走路說話都死板的很,兩個兒子一個學了他的死板,另一個卻截然相反,今日他這是怎麼了?難道是老妻有孕?"

"那他還不得樂死?"

"樂死個屁!"

帶隊的軍官不屑的道:"這人最假,走路說話都像是木偶,連笑都是一個模樣."

……

慕簡一路進家,兩個兒子急匆匆的迎了過來.

看到慕簡皺眉,已經成親了的大兒子慕興回頭對弟弟慕言說道:"走路要緩,步子不能亂."

慕言笑嘻嘻的道:"大哥,父親去了兩日才回來,我這是急了,算孝心呢!"

慕興回身沖著慕簡躬身,"父親辛苦,家中無事."

慕言做個鬼臉,也躬身道:"父親,母親可是發脾氣了,說您再不回來,她就回娘家了.孩兒也想去看看外祖."

慕簡皺眉看著跳脫的小兒子,拂袖往後院去.

慕興跟著說了家中這兩天的事,等說完後,慕言就開始說著這兩天在家做了多少文章,言語間自信滿滿.

到了後面,看到妻子王氏帶著兒媳已經在等候了,慕簡還是緩步過去,低聲道:"小心吹風受涼."

王氏笑道:"夫君一路辛苦,妾身已經准備了晚膳,就等夫君沐浴後一家團聚."

慕簡微笑道:"好."

夫妻並肩走在前方,兩兒子跟在後面,一家人和睦且協調.

上篇:第1631章 離去前的動手     下篇:第1633章 去尋寶,凶名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