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48章 露面  
   
第1648章 露面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甯波府城南外有一條小溪,小溪兩邊綠樹成蔭.

坐在小溪邊聽著流水淙淙,如果再來一杯酒,那便是快意人生.

一大早,太陽剛照在小溪上時,這里就陸陸續續的來了些仆役.

他們在河邊清理出一片空地出來,然後把砍掉的樹木抬走,又用青草覆蓋了貼地的樹樁,這樣看著就不會有突兀感.

過了一會後,陸陸續續的就有讀書人來了,河邊頓時熱鬧起來.

這些人有未及冠的,有須發斑白的,但都有一個共同點--矜持.

河邊只看到大家相互拱手問好,就差人手一杯酒了.

當慕言到時看到的就是這番熱鬧的景象,他笑著加快了腳步,一路和人打著招呼,走到了承辦人錢文的身前,拱手道:"言道兄辛苦了."

錢文家境不錯,人也熱情,他拱手笑道:"不過是弄些酒食罷了,下人閑著也是閑著,不足掛齒.慕言,等你考上了舉人,尊父就要為你取字了吧?"

慕言赧然的道:"家父說小弟太跳脫,不好取字."

錢文笑道:"是不好取,哈哈哈哈!"

慕言隨後就融入了那些圈子里,到處和人打招呼,顯得格外的精力充沛.

"年輕真好啊!"

二十多歲的錢文豔羨的看著慕言到處竄,隨即就吩咐下人擺上桌子和酒食.

兩個記錄詩詞的丫鬟到位後,于是詩會就正式開始了.

于是詞賦滿溪,于是大家微醺,當太陽當空時,酒量差的幾個都已經在放浪形骸了.

"好熱鬧!"

就在大家吟詩作對時,樹林中走出幾人,為首一人贊了一句.

錢文皺眉看著來人,過來問道:"敢問貴客何來?"

他在樹林外放置了人手,按道理是沒人能進來的.

可眼前這人看著很從容,他身後的兩個家丁模樣的男子也沒有動過手的跡象,這讓錢文有些迷惑.

小溪邊有個微醺的書生剛做了一首詩,贏得了一片叫好聲,正得意,看到有陌生人進來,就喊道:"言道兄,趕他們滾!"

錢文早已成家,卻不是愣頭青.他看到來人雖然青衣簡行,但卻有隨從,就問道:"敢問仁兄高姓大名."

來人手中拿著把折扇隨意的敲打著手心,邁步往前方走去.

"本人方醒."

來人腳下不停,走到了人群的前方,微笑著問道:"剛才是誰要讓方某滾的?"

"方醒……"

在場的書生們面面相覷,突然有人喊道:"是興和伯!"

瞬間小溪邊寂靜無聲,那個剛才叫囂的書生面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他的雙腿顫抖著,眨巴著眼睛道:"學生……學生……不知者不罪……"

小溪邊擺放了幾張桌子,上面擺放著酒食.遠處炊煙渺渺,那是仆役在隨時加熱食物送過來.

方醒瞟了那人一眼,走到桌子邊取了個酒杯,自斟後,舉杯道:"聽聞各位賢達今日雅會,方某不請自到……做個惡客,各位自便,方某想聽聽甯波府年輕俊彥的大作."

那書生看到方醒沒追究,不禁雙腿一軟,趕緊抓住身邊人的肩頭,這才沒出丑.

"他就是方……興和伯?"

有人低聲問道.

"誰敢冒充?那是找死!"

"冒充小官小吏還行,冒充凶名赫赫的他?傻子才會."

凶名在外的興和伯正在喝酒,甚至還吃了幾片鹵肉,一點都不擔心會被人下毒.

錢文趕緊過來行禮道:"見過興和伯.今日詩會有興和伯在,當是一場盛會."

方醒微微頷首道:"你們作詩吧,方某聽著."

錢文臉上堆笑的應了,可心中卻在暗自叫苦.

有這麼一尊大神在,誰還能集中精神去作詩啊!

而且這位可是科學的開創者,和儒家就是死對頭.

聽著?

怕是要聽聽有沒有誰敢褒貶時弊吧!

上次金陵抓捕言秉興時,那些去'仗義執言’的國子監學生可就被'生員不可談論政事’的祖訓給教訓了一通,而後國子監追加處罰.

連個說話的機會都沒有,苦不堪言啊!

可出乎了錢文預料的是,那些書生們卻亢奮了.

吟誦詩詞的聲音再次回蕩在小溪邊,酒水不斷的被消耗,氣氛卻越發的高漲了.

錢文愕然,然後仔細想想,再看看這些人的神色,心中不禁苦笑.

一部分人是想示威,讓在邊上喝酒,意態閑適的'儒家叛逆’看看什麼叫做詩詞.

而另一部分面色潮紅,眼神閃爍,顯然就是希望能得到這位的青眼.

畢竟太子就在金陵啊!

若是入了太子的眼,自家再爭氣些考中進士,那麼恭喜你,從此你就走上了青云路.

慕言對方醒充滿了好奇,而跳脫的秉性讓他的膽子也格外的大.

所以當方醒在輕啜著寡淡的酒水,吃著各種美味時,看到慕言走過來,也有些好奇.

"這里的人都怕我,你為何不怕?"

方醒的眉頭微微皺起,今天他不想為科學布道.

慕言看到方醒居然肯搭理自己,興奮的道:"興和伯,學生知道您的那首詩,辭藻不華麗,卻很打動人心,感覺就像是……就像是一人對抗整個天下,讓人不禁熱血沸騰."

在這里遇到個粉絲,讓方醒也有些懵逼.他問道:"哪一首?"

他以前當過幾次大盜,結果自家都忘記了.

大抵是唱大江東去非得要關東大漢,銅琵琶,鐵綽板之意,慕言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干了之後,吟誦道:

"運交華蓋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破帽遮顏過鬧市,漏船載酒泛中流……"

慕言的聲音漸漸的大了起來,那邊的吟誦聲停了,齊齊看向這邊.

有人低聲道:"那人的這首詩狗屁不通,三歲孩童都能做出來,慕言溜須拍馬的姿態也太難看了些."

"就是,什麼運交華蓋,什麼未敢翻身,都是那人的自嘲,何其的虛偽!"

"那你們去指正一番?"

"愛去你去,那人凶名赫赫,若是被他記上了,遲早全家倒黴!"

"那你們嘀咕個什麼?"

一個書生皺眉對兩個在嘀咕的同伴說道:"這首詩勝在意境,當時興和伯可是四周皆敵,正好契合了這個意境,再合適不過了."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

這書生歎息道:"縱觀興和伯這些年的行事,孤傲不群,卻于國有大功,這才是不黨不群的臣子啊!果然是橫眉冷對千夫指!佩服!"

方醒還不知道自己還有個粉絲在這群書生中,他看到慕言吟誦完之後面紅耳赤,就笑道:"你倒是記得清楚,不過看你還小,酒卻不能多喝,傷身!"

慕言拱手受教,然後問道:"興和伯,您這是來甯波抓人嗎?那學生倒是知道幾個貪腐的小吏."

正義感爆棚的年紀啊!方醒微笑道:"不是,有些事情要辦罷了,不過還得要多謝你,有緣再見."

慕言啊了一聲,難掩失望的道:"學生以後肯定會去京城,希望到時候能去拜訪您."

方醒點頭道:"方家莊就在北平城外,隨時歡迎你."

說完方醒沖著那些書生們拱拱手,轉身離去.

"他就是來聽咱們作詩的嗎?"

方醒走了,那些書生們興趣大減,而錢文也非常知趣的叫人送來了主食,招呼大家一起取用.

這便是詩會,作詩兼野餐聚會.

上篇:第1647章 父與子,母與子     下篇:第1649章 籌謀的李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