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98章 當年恩怨(為盟主:'歐水蘇’賀,加更!)  
   
第1698章 當年恩怨(為盟主:'歐水蘇’賀,加更!)

"殺人了!"

熱鬧的大街上頓時亂套了,百姓四處奔逃,沒人敢去幫助沈陽……

"鐺!"

沈陽奮力的架住對手的攻擊,他的右臉中刀,皮肉翻卷中,血流滿面.

身後的刺客揮刀,目的是斬斷沈陽的腦袋.

"啊!"

沈陽突然大喊一聲,然後人往後倒,身後的長刀擦著頭皮過去的同時,他的長刀也反身揮出.

這不是錦衣衛配的刀,而是沈陽在哈烈尋摸到的一把寶刀.

長刀閃過,地上多了一對人腿,而身後的刺客身體前撲,正好被自己的同伴一刀梟首.

沒有愕然,沒有懊悔,這刺客猛沖過來,長刀斜劈,居然是劈向沈陽的右肩.

沈陽的右邊臉上全是鮮血,右眼已經被鮮血給糊住了,根本就看不清.

"殺!"

沈陽無需看清,他悍勇的大喝一聲,長刀同樣斜劈.

這是以命換命!

這是不想活了……

刺客的眼中不見驚惶,反而是驚喜.他同樣沒有閃避,同樣是想和沈陽同歸于盡.

沈陽的長刀順利的砍進了刺客的左肩,而刺客卻呆立原地.

一支長箭正插在刺客的額頭上,箭杆還在顫動著.

沈陽沒有回頭,他拔出長刀,刺客轟然倒下.

"差點中箭啊!"

沈陽摸摸頭頂,他的個子比刺客矮半個頭,剛才這一箭若是低幾分,倒黴的就是他.

回身,沈陽沖著下馬的方醒笑道:"多謝伯爺."

方醒見到過血流滿面的慘狀,可沈陽臉上的傷口還是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進去!"

方醒指指門扉散亂的店鋪,然後對趕來的五城兵馬司的人說道:"查清楚刺客的來曆."

進了這家店鋪,就看到地上散落著不少東西.

沈陽俯身撿起幾張黃的紙錢,隨意的想往臉上的傷口處覆蓋.

"想死你就蓋!"

沈陽的手往下,然後用黃紙擦血,可那血卻不斷流淌,很快把黃紙和他的手都染紅了.

"坐下,老七,給他處理傷口."

屋里就一張椅子,可上面居然有大便,看模樣就是今天拉的.

"這什麼德性?"

方醒皺眉,小刀就把椅子拎了出去,沈陽只得坐在了一堆黃紙上,然後對辛老七說道:"這個是用布條,用力勒緊,好歹以後的口子沒那麼大."

辛老七拿出家丁們每人一個的藥包,打開後取出針線,說道:"忍著點."

沈陽微笑著,牽扯到了臉上的傷口,卻恍若未覺:"多謝七哥了."

穿針引線後,當第一針下去時,方醒轉身.

對于自己人受苦,方醒總是有些不忍,他隨手拿起一張黃紙,和以後的紙錢對比了一下,發現差距蠻大的.

以前銅錢多的時候,稍微有錢的人家都會陪葬銅錢.後來銅資源緊張,于是就用了黃的紙來代替,寓意著銅錢和黃金.

邊上堆了一堆燈草,這玩意兒目前多用在尸骸的身下鋪墊.

"三日無火燒紙錢,紙錢哪得到黃泉!"

方醒把黃紙放下,這時五城兵馬司的人進來了.

"伯爺,是塞外人."

"哈烈的……嘶!"

沈陽補充道,旋即臉上的肉被線一拉扯,痛的臉都扭曲了.

"別動!"

辛老七的手很重,隨便一拉,沈陽的頭就被帶了過去,終于忍不住慘叫了一聲.

兩片翻開的肉被針線強行拉在一起,鮮血橫流,室內全是血腥味.

"人血最腥臭啊……"

五城兵馬司的人去了後面查找,旋即錦衣衛的人就來了,東廠也來了人,只是沒進來,大有袖手旁觀的意思.

"大人,誰干的?"

米泉看到沈陽渾身浴血,就四處梭巡,目光凶狠.

方醒皺眉看著他,說道:"想干什麼?!"

米泉這才看到了在角落里把玩蠟燭的方醒,就拱手道:"伯爺,這些刺客多半是見不得我錦衣衛的好……"

"閉嘴!"

沈陽喝道,辛老七不耐煩的說道:"再說話你的臉就保不住了."

方醒冷冷的看著米泉,直把他看得心中揣揣,這才說道:"你想給沈陽招禍嗎?還是說你想和孫祥單挑?"

米泉想討好沈陽的心思瞬間消散,趕緊解釋道:"伯爺,下官聽說有人當街襲殺沈大人,以為……前幾日下官這邊和東廠的人發生了些沖突……"

"那你就敢挑撥錦衣衛和東廠的關系?"

安綸步入室內,先沖著方醒拱拱手,然後目視米泉說道:"咱家以前在金陵時和錦衣衛的人不大合得來,可好歹彼此也能配合,沒給對方下絆子.你今日不問情由就把事情往我東廠的頭上栽,是什麼意思?要不就讓賽大人來評評理?"

米泉額頭見汗,若是賽哈智摻和進來,以他息事甯人的風格,他米泉多半是要倒黴.

"好了!"

方醒皺眉,然後說道:"沈陽說是哈烈人,那麼和仆固有沒有關系?去查查才是正理."

安綸斜睨著米泉,拱手告退.

"錦衣衛也去查查,最好查清楚他們是何時潛入到了北平城."

屋里人一多,鮮血的腥臭,香蠟紙燭等味道混雜在一起,方醒有些受不了.

"別等著陛下那邊說話再動手,主動些,若是還有同黨跑了,到時候都一體受罰."

等人散了之後,沈陽的傷口也差不多縫制好了,辛老七最後用高度酒精沖洗了一下,頓時店鋪里一陣慘嚎.

最後敷上藥膏之後,辛老七說道:"死不了,只是以後丑些."

沈陽不敢再活動臉部,木然的道:"我在哈烈見過一個男子,只有半邊臉,牙都露在了外面,可他有三個媳婦……後來聽說死了,那三個女人哭天喊地的."

"那不是感情,是錢和生活."

方醒走過來看看沈陽的傷口,滿意的道:"不錯,只是拆線的時候你會比較煎熬……"

沈陽不在乎這個,說道:"下官曾經在哈烈處死了一家人,那家人有些權勢.先前刺客喊的就是為那家的男主人報仇."

當時沈陽身在敵國,周圍危機四伏,他處死那家人,大抵就是滅口.

方醒對那家人沒興趣,得知和肉迷國無關後,他說道:"回家養傷去."

"下官估摸著還得去和賽大人稟告一下."

沈陽起身後,身體搖晃了一下,辛老七一驚,說道:"找懂毒的郎中來看看!"

沈陽一下跌坐在紙錢堆里,喘息道:"頭暈的很!"

方醒看了看血跡,說道:"流血不算多,看來是有毒,去,找郎中來."

門外的錦衣衛馬上有人打馬去了.

鬧市奔馬,這下禦史有事情做了.

等郎中來後,就拿了刺客的刀來聞聞,再伸出舌頭舔舔刀刃,篤定的道:"不過是雷公藤罷了,大人頭暈應當是體虛,無礙,小的一副藥下去保證好."

"小心把牛皮吹破!"

方醒覺得這個郎中看著有些不靠譜,就威脅道:"盡心治,若是出了偏差,本伯砸了你的店鋪."

郎中有些人來瘋的氣質,面對著方醒興奮了,說道:"小的家中三代行醫,小的祖父當年曾去過西南,那邊的毒多不勝數,小的擅長毒藥……哦不,是擅長治毒傷,別說是雷公藤,就算是鴆毒也難不倒小的,不信伯爺您叫人喝點毒藥,小的保證馬上把他救回來,救不活小的就替他死……"

滾刀肉兼大話王!

方醒搖搖頭,所謂的鴆毒,實際上到現在已經演變成了毒藥的總稱,這貨是在吹噓呢!

"再去找個郎中來."

方醒交代了下去,等出去後,就看到街上全是軍士.

"本來是小事,可有人對陛下說,弄不好會和肉迷國有關,所以就派來了不少人."

"和他們肯定無關."

方醒相信沈陽的話:"他們殺了沈陽也無濟于事,錦衣衛和東廠多的是探子."

"是這回事,只是陛下卻借機訓斥了一番,說五城兵馬司尸位素餐...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上篇:第1697章 一門三公     下篇:第1699章 家宴,敲打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