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20章 憨傻的宋老實,挑釁的郭貴妃  
   
第1720章 憨傻的宋老實,挑釁的郭貴妃

被朱高熾罵走了,可方醒卻沒有任何意見,只覺得愧疚.

回到家中,他就找來了黃鍾議事.

"……我擔心陛下有疾,若是京城混亂,到時候家眷就會成為那些人的目標,可軍中沒有我這等帶著家眷出征的,我想不去,可……"

方醒的話有些混亂,黃鍾想了想才理順,他訝然道:"伯爺,您這是……陛下沒殺您真是寬宏了."

--陛下,你要死了,我想帶著家人一起出征,這樣就算是你死後京城混亂,起碼我的家眷無事.

不提勳戚出征不許帶家眷的規矩,就上面的意思就足以讓朱高熾殺人,而旁人都只能說一聲殺得好!

方醒點頭,苦笑道:"和大明比起來,我更想先保護好自己的親人.若是拿大明和家人讓我選擇,我肯定會選擇家人,但我願意為大明去戰死……"

這話還是有些混亂,黃鍾搖搖頭,覺得方醒和自己的價值觀有差異.

"若是需要,在下願意舉家為大明去死……"

方醒想起了明末時那些舉家為大明殉葬的人,搖頭道:"我不行,若是真到了那一步,我大抵就是把家人送走,然後自己……"

黃鍾不想和方醒去爭辯這個,從方醒的過往來看,他曾經為了朱瞻基和朱棣幾度赴險,證明他不是個貪生怕死之人,只是對家人看的太重.

"伯爺,家中……英國公那里應當能庇護吧."

方醒搖搖頭,"我從不願意把家人的安危寄托在別人的身上."

張輔首先是張家的大家長和大明的英國公,其次才是方醒的大舅子.

這一點弄不清楚的話,那死了都是白死.

"那黑刺呢?"

"黑刺是可靠,可到了那時,黑刺怕是……自顧不暇了."

等京城混亂後,黑刺在沒有人拿主意的情況下,本能的反應大概就是屯兵不動,等待朱瞻基的指示.

而那些人自然會去探尋這支不露面的軍隊的歸屬,然後弄不好就是圍殺.而後那里會變得比方家莊更危險.

"那……"黃鍾皺眉道:"那要不到時候在下觀察著局勢,一旦有變,在下馬上帶著府中人去通州,在那里坐船前去金陵,應該能和太子碰上."

"很危險!"

方醒想了想,說道:"肯定有人會盯著方家莊,一旦你帶人出莊,隨後從此到通州就會是血肉之路.他們恨我入骨,若是能拿住我的家眷,就算是我從興和趕回來,就算是我能控制局面,可家人呢?當他們用我的家人來威脅時,我能怎麼辦?"

"我不想去興和,可陛下點將,我若是不去,那就是對國不忠……"

"若是別的事,我今日硬頂也不去,可……"

黃鍾看到方醒煎熬,就說道:"伯爺放心好了,到時候在下去和黑刺借人,實在是不行,就去找沈陽."

"沈陽要保護太子妃和端端."

室內靜默.

到局勢變化時,黃鍾再帶方家人出逃,那就是和尚頭上的虱子,太顯眼了.一旦有人鋌而走險,必然會半路攔截.

若是不走,那會被圍攻.

"若是規模小我不怕,我有足夠的手段讓留下來的家丁們守住方家莊,可就怕大啊!"

黃鍾點點頭,正准備說話時,外面卻傳來了辛老七的聲音.

"老爺,梁中來了."

方醒霍然起身,然後閉眼說道:"我今日……沖撞了陛下,若是被責罰也是活該,不要驚動內院."

說皇帝要死了,不說是皇帝,普通人也得和你拼命.

方醒一路到了前廳,看到只是梁中和兩個太監,就拱手道:"可是陛下有旨意嗎?"

梁中看向方醒的眼神不善,說道:"陛下說了,年後你的家人都去探親吧."

"陛下……"

瞬間內疚就讓方醒的眼睛紅了,梁中的面色稍霽,說道:"你該謝宋老實……"

……

"若是讓你在大明和家人中選,你選誰?"

"陛下,肯定是家人."

"為何?你的家人賣了你,你不恨他們嗎?"

"陛下,奴婢……奴婢想娘了……"

鵝毛大雪下,一個內侍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涕淚橫流…..

朱高熾看著這一幕只覺得心酸,說道:"給他錢鈔,讓他……罷了,怕是又要被重新賣一回.接了他娘來,呆幾天,給些肉糧錢鈔再回去."

回過頭,朱高熾大步回去,身體搖搖晃晃的,嚇的兩個專職太監趕緊跟上扶著.

"去傳朕的話,年後讓方醒一家子去探親,不管什麼親,自己去!"

"父皇……"

婉婉穿著一身紅色的棉襖在朱高熾的眼中有些模糊,他站定後,等婉婉到了身前就埋怨道:"下雪了還敢亂跑,小心摔跤."

婉婉笑的歡喜,"父皇,晚些咱們去堆雪人吧."

"好."

朱高熾只覺得心頭柔軟,他伸手拂去婉婉帽子頂上的雪,心中卻突然一動.

人皆有憐子之心,愛極了就會不舍,不安心……

"方醒愛家人啊!"

朱高熾性子一起,就叫了子女們一起來,大家先在暖閣里喝姜湯,然後外面的雪也漸漸的厚起來了,朱高熾就帶著子女們出去堆雪人.

……

朱高熾沒讓人幫忙,只是讓子女們拿了工具掃雪,然後叫男孩子堆雪.

書院放假了,朱瞻墉也回到了宮中,作為嫡子中的老大,他奮力的揮舞鏟子,堆砌著,那力氣看呆了那些弟弟妹妹們.

朱高熾干了一會兒就被趕來的皇後叫人扶到了邊上.

邊上架了大傘,還有炭火和大氅.

朱高熾喝了口茶,看到朱瞻墉的動作很熟練,就不經意的問道:"瞻墉回宮後如何?"

皇後已經看到了小心翼翼從左邊過來的郭貴妃,就說道:"長大許多,不惹事,就是不肯讓人服侍."

朱高熾點頭道:"聽說書院里都是自己收拾自己的,衣服也是自己洗,這倒是好事,免得教出了一幫子除去讀書,什麼都不知道的書生,于國于民無半點益處."

"陛下……"

朱高熾轉頭,就看到了穿著一身淡粉,近似于素色的郭貴妃.

峨眉微掃,眼如秋水,紅唇輕啟,嫵媚自現.

朱高熾尷尬的道:"來了……"

郭貴妃沒有對皇後行禮,而是先埋怨道:"陛下,這天寒地凍的,您就不該出來,小心傷風了."

朱高熾看看冷冰冰的看著孩子們的皇後,說道:"朕這里有炭火熱茶,無事."

郭貴妃恍惚才察覺自己遺忘了行禮,急忙就福身,說道:"娘娘這邊近,該勸著陛下才是."

皇後的眼中閃過厲色,打個哈哈道:"本宮今日倒是忘了,讓你掛記著,實在是不該."

"哪里,娘娘管著宮中,臣妾雖說掛著貴妃的頭銜,卻時常偷懶,哎!都怪臣妾的身子不爭氣啊!"

皇後在後宮堪稱是強硬派,作為貴妃,郭氏是有沾手宮務的權利,可她卻從不沾手,這個就值得玩味了.

皇後冷冷的道:"你若是願意,明日本宮就歇著."

空氣中彌漫著緊張,朱高熾有些尷尬,不知道如何處置.

郭氏也是他潛邸的老人,還為他生了三個兒子,頗得朱高熾的喜愛.

而張氏卻是皇後,名正言順的後宮老大.

這兩位經常明爭暗斗,原因就在于郭氏的貴妃封號上.

貴妃就是皇後之下第一人,若是出現什麼差池,那就是皇後預備役.

至于皇貴妃,那得等朱瞻基上位後,為了自己的小孫妹妹弄的封號,目標直指胡善祥.

郭貴妃脈脈含情的看著皇帝,這便是示威.

你有權利,可我有皇帝的喜愛,誰贏誰輸還未可知呢!

皇後只是默默的看著孩子們在堆雪人,眼中的厲色卻一閃而過.

朱瞻墉杵著鏟子在歇息,看到這一幕後就過來,皺眉道:"母後為何不去取暖?"

郭貴妃聞言才發現皇後的火盆被自己占據了,急忙退後.

皇後唇角微翹,朱瞻墉卻皺眉看著郭貴妃說道:"今日乃是帝後之樂,旁人哪能插足?莫不是有的……"

"住口!"

皇後一聲斷喝,然後柳眉倒豎的說道:"你且去看著弟弟妹妹們,少摻和大人的事."

那邊的孩子們都被驚了一下,紛紛看向這邊.

朱瞻墉拱手道:"兒臣已經大了,若是大哥在此,今日怕是要……"

朱瞻基以前就給過郭貴妃沒臉,今日若是他在,郭貴妃大抵也不敢來.

朱高熾有些不渝的盯著朱瞻墉,皇後已經搶先了:"你的性子越發的和外面一樣了,還不快去!"

朱高熾聽到這話更是不樂,什麼叫做外面?不就是說郭貴妃這等人,若是在外面的百姓家,大抵是要被正房夫人收拾嗎?

朱瞻墉躬身道:"是,母後.只是兒臣聽聞……"

"去吧!"

朱瞻墉在書院里那麼久,見識早非吳下阿蒙,回宮後也曾假些外面的故事來譏諷人.

朱瞻墉單手拎起鏟子回去,看到婉婉有些郁郁,就說道:"你想太多了,自己好好的玩."

宮中的爭斗太常見,如朱高熾的後宮這般算是太平了.

"方醒……"

來謝恩的方醒就看到了這個有些詭異的場面.

上篇:第1719章 過分的要求(為盟主'重裝形狼人機甲’賀,加更!)     下篇:第1721章 城府,恩人(感謝新盟主"鵬傑機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