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凰嬌 第705章  
   
第705章

一夜苦戰卻不能休息,他們迅速打掃戰場,將受傷的兄弟帶上,把死亡的兄弟焚燒骨灰帶回去,天這麼熱是不能帶著尸體回去的.

一番折騰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打掃了戰場,燒掉了尸體掩蓋了痕跡後,才准備出發.

文祁轉了一圈,喊道:"瘦子,向導呢?"

"在這呢,將軍,向導沒事."

瘦子胳膊上纏著布條,受傷了,看來是為了保護向導而受的傷.

"多謝將軍保護,多謝這位軍爺護著我."

向導見了人趕緊連聲道謝.

"受傷了,干得好,回去記你的功."

文祁朝瘦子微微點頭,辦事得力以後能繼續用.

瘦子嘿嘿一笑,"就擦破點毛皮,不算啥.將軍咱走麼?"

"走,立刻啟程,大家辛苦點,此地不宜久留,我害怕再有追兵來,咱可沒有救援了,趕緊跑."

"好嘞,兄弟們走了."瘦子喊了一聲,揮舞了手上的刀.

"走了."

兄弟們齊聲回應了一句.

文祁笑了笑,經過這一次戰役,他們的心齊了,比以前多了一些質的蛻變,光嘴上說心齊有意去改變是不夠的.

必須要經過血與火的磨礪,在生死間彼此的心緊緊依靠在一起,一個動作一個眼神我就知道該做什麼,我要死死為你守護後背,彼此護佑依靠,形成一個打不破砍不碎的整體,如同銅牆鐵壁,如此才能讓彼此都活下來.

不能打心眼里明白這個道理,他們還得死人,驍騎營也是經過一場又一場的戰役,讓彼此都明白團隊協作的力量,讓人心融合在一起,成為一只鐵血的隊伍.

雖然大家沒說什麼,但從彼此次眼里的亮光可以看到他們的蛻變和驚喜,他們明白了這道理,也吃到甜頭了.

秦熙騎著駱駝靠了過來,"看樣子你讓他們蛻變了."

"我也沒想到機會來的這樣好這樣合適,若是托木真的隊伍還不能讓他們這樣快蛻變,遇到馬匪真很合適,馬匪不如騎兵厲害,給他們練手再好不過,人數有點多卻有限,這樣的好機會也不是次次都有呢."

文祁也笑著點評了兩句,這次機會讓他們改頭換面,精神面貌都不一樣了,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不能損失太多自己的人手那會造成力量的削弱,但也不能不練,因此對手是誰人數多少就顯得極為重要了,這一次趕巧碰上了.

"嗯,回去舅舅一定高興的很.回去要加強訓練,趁熱打鐵."

"嗯,我曉得."

回去的路沒有在遇到土匪,沙漠深處是土匪不敢去的,去了可能就回不來了,因此他們只能在邊緣地帶跑跑,不敢太深入的.

剩下的路平安到達了鎮上,辭別了向導,他們將糧食趁著天黑送進了買好的庫房小院里藏好,派了人員留守,定期會有人來看望給他們送吃的和銀錢.

"我們走了,你們一定要守好糧食,別發黴了,這可是用弟兄的命換回來的."

文祁再三叮嚀要經常檢查一下.

"您放心吧,我們這麼辛苦才把東西送回來,不能讓壞了黴了,那我們該以死謝罪了."

士兵認真點頭承諾.

"好樣的,特別勇敢,過幾日派人來看你,這些銀錢你留著吃飯,不許喝酒賭錢,我最忌諱這個了,也不許把女人帶進這個院子."

文祁知道西北爺們很多東西都不在乎的,特地要提醒一下.

"知道了,您放心吧."

"嗯,走了."

交代了一句帶著人馬趕回軍營,趙輝早就翹首等著他們的好消息了,一看到他們就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來.

"怎麼樣,順利麼?遇到土匪了,這一身的血腥味."

趙輝對這個是很敏感的.

"嗯,遇到一小股土匪,讓我們阻擊了,帶了一些東西回來,看看能用就用吧.糧食送去庫房了,派了人看守,隔幾日去個人盯著點."

"好,你放心我來安排."

林將軍立刻點頭應道,把人讓進營帳,讓人給他們褪了鎧甲,倒杯水歇一歇.

文祁脫了鎧甲才喘口氣,身上的衣服都黏住了,汗濕了又干來回反複衣服都成了粘片了,沙漠里太熱了.

"呼,萬幸這趟還算順利,今兒冬日就算大雪封山咱也不怕了."

文祁朝趙輝咧嘴笑了笑,臉上滿是疲憊和沙塵,整張臉都灰突突的.

"是啊,這就有底氣了,好孩子你們辛苦了,吃點東西回去洗洗休息兩日."

趙輝看了眼文祁,心疼的慰問,孩子瘦了,臉都尖了,這條件差沒法子,要想融入這些兵油子文祁就必須付出更多的辛苦,統帥沒那麼好做,責任重若千金啊.

"好,我去洗洗."

文祁覺得身上難受的不行了,想去洗個澡.

"去吧,讓人給你燒點熱水."

趙輝點點頭看了眼芷玉,意思是跟著去伺候著.

回到自己的帳篷,女衛們早就燒了熱水,文祁洗了個澡吃了東西躺倒就睡了過去,人事不知了.

一覺睡醒已經下午天快黑了,文祁打著哈欠坐起來,"沒啥事吧."

"沒事,都安生著呢,您吃點東西吧."

芷玉端了杯水過來問著.

"嗯,餓了吃點."

"好.秦少爺剛才來問過了,說您要是沒休息好就吃了飯早點睡下吧,今兒沒什麼事."

"好,我知道了."

文祁困倦的又打了個哈欠,這一路連打仗帶走沙漠,實在累的很了.

吃了飯秦熙過來了,"我接了信了."

"是誰的?家里的有事啊?"

文祁抬眼問道.

"不是是徐方若的,給我寫信呢,勸我回京城呢,說我不回去她想來這里找我,哎呦喂!"

秦熙捂著額頭一臉無奈的樣,實在不知道徐方若的腦袋是怎麼想的了,明示暗示全都聽不懂,一概當沒聽到.

文祁頓時拉下臉來,表情十分不高興了,拍拍床鋪板,怒道:"她到底要干什麼?芷玉,人呢."

扯著嗓子怒吼一聲.

芷玉嚇得趕緊往屋里跑,"主子,我在門口燒水呢,咋了您喊我."

"你明兒去徐方若外祖家代表我傳個話,我要他一個月內給徐方若定親,否則我找他全家麻.

定了親必須給我來信說明是哪家的公子,我要詳細的,一定要是特別守規矩的,端方的人家,好好的約束徐方若,再出來丟人現眼,立刻賜死!"

文祁最後怒吼了一聲,簡直不能忍了,有完沒完了,狗皮膏藥貼上下不來了.

上篇:第704章     下篇:第70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