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仙宮 第一百五十章 不是巧合  
   
第一百五十章 不是巧合

g,更新快,無彈窗,!

"師弟,髓龍液的珍貴,你明白嗎?"秋墨眼睛看向了葉瞳,表情凝重的說道.

"明白!"

"既然你明白,還舍得送給我?"秋墨再次問道.

"我在這個世界上,沒什麼親人,除了家里的老奴,便是那些願意追隨我的屬下,你是我師姐,就是我的親人,別說是兩滴髓龍液,如果有更好的東西,我依然願意送給師姐你."葉瞳苦笑了一聲,隨即正色說道.

"親人?他拿我當成是親人嗎?"

"你的心意,師姐心領了,但髓龍液太過于貴重,我不能要."秋墨心底流淌過一股暖流,把玉瓶放在桌上後,她伸手拍了拍葉瞳的肩膀,這才帶著幾分笑意說道.

葉瞳抬起手,把漆黑如墨的黑尺遞向秋墨.

"怎麼?"秋墨表情一呆.

"這把尺子同樣珍貴,但師姐依舊願意送給我,既然我可以收師姐送出來的寶貝,為何師姐不願意收師弟送的禮物?你不願意收,我自然也沒臉收."葉瞳鄭重說道.

"師弟,髓龍液雖然對我有很大的好處,但對你也有很大的好處,等你修為境界突破到先天境界,就能夠服用,哪怕一滴髓龍液,就能令你的修為直接突破,並且,它還能改善你的體質,令的修煉天賦變得更好,將來修煉起來更加容易."秋墨苦笑道.

"師姐,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如果我想要得到髓龍液,還是能得到的,所以這兩滴給你."葉瞳認真說道.

"你還能得到?"秋墨疑惑道.

"其實,我現在就還有髓龍液,在天網帝國的紫府郡,我救了百順商行的少主,他就送給過我一些髓龍液."葉瞳想了想,說道.

"你沒騙我?"秋墨沉思片刻,詢問道.

葉瞳再次取出一個玉瓶.

"既然如此,那師姐就厚顏收下,不過,師弟你還有髓龍液的事情,千萬不要輕易告訴別人,否則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秋墨沒有檢查,而是默默點了點頭,感激道.

"我明白!"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葉瞳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他觀察過秋墨的面相,知道她是一個重情重義,本性純善的女人,再加上她對自己表現的那份親近,這才敢拿出髓龍液.

這一夜.

秋墨服下兩滴髓龍液,身上的傷勢不但痊愈,連修為都有所精進,即便還未突破到築基後期,但也只差半步,甚至她的氣息,都變得更加出塵飄逸,宛如墜入紅塵的仙子.

清晨,葉瞳買來熱食,與秋墨一同吃完.

"師弟,咱們既然出來一趟,要不要在這紫華城轉轉?"秋墨笑問道.

"師姐有需要購買的東西嗎?"葉瞳詢問道.

"倒是沒什麼需要購買的東西,但咱們此番回去,恐怕未來幾年內,你都無法再出來了."秋墨搖頭說道.

"那咱們就逛一逛,我剛剛只是在附近溜達一圈,不知道這紫華城里,有沒有什麼美食?"葉瞳笑道.

"師弟喜歡美食?"秋墨好奇道.

"難道師姐不喜歡嗎?"葉瞳不答反問道.

"這倒也是,吃美食是一種享受,能吃到自然是一件心情愉悅的事情;據傳,修為境界突破到結丹境,就對美食沒什麼興趣了,結丹境強者哪怕數月不吃不喝,都不會有什麼影響."秋墨啞然失笑道.

"人活一世,自然需要點興趣好愛,無欲無求的聖人,哪怕仙福永享,壽與天齊,也沒什麼意思."葉瞳笑道.

"有道理,真要成了聖人,活著也太無趣了."秋墨笑著點了點頭.

紫華城占地面積很大,建造的也非常氣派,再加上這里居住的百姓眾多,很是繁華,葉瞳與秋墨足足逛了半天,才去了一家打聽到的酒樓用餐.

百珍樓,一樓是大廳,二樓和三樓是用餐廂房,剛剛踏進酒樓大門,便有濃郁香味飄來.

"歡迎貴客."

負責接客的妙齡女郎,穿著裁剪得體的衣服,臉龐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要一間廂房."秋墨隨口說了一句,便在妙齡女郎的帶領下來到三樓.

"請兩位貴客點菜,我們酒樓只有一種酒,叫做九丹金液,不知兩位貴客需不需要?"廂房內,那張八仙桌上擺放著菜譜,妙齡女郎笑道.

葉瞳拿起菜譜,目光從上面掃過後,整個人就愣住了,熟悉的菜名,令他恍惚間以為,自己又回到了地球.

"蘑菇煨雞,魚翅螃蟹羹,蒸駝峰,假豹胎……"

葉瞳曾經研究過滿漢全席,盡管吃的不多,但以他的記憶力,名字倒是記得,而這份菜譜上,最起碼有十幾種菜名,與滿漢全席的菜名相同.

他不相信,這世界上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忽然!葉瞳轉頭看向那位含笑等候的妙齡女子.

沒錯,是旗袍!

葉瞳的雙眼瞬間瞪大滾圓,眼神中爆射處難以置信的神色,他在這個世界也已經很長時間了,形形色色見過的人數不勝數,從未見過有人穿著華夏國風格的旗袍.

"你剛剛說,你們這里只有一種酒?叫什麼名字?你再說一遍."葉瞳又想起一件事情,那雙眼睛死死盯著妙齡女郎,詢問道.

"九丹金液."

妙齡女子被葉瞳看的心里有些發毛,怯生生說道.

九丹金液?

葉瞳已經可以確定,自己察覺到的問題,並不只是巧合,他沒有記錯,華夏國古時候,就有這麼一種美酒,是古代方士煉制的一種丹液.

"其次藥有九丹金液,紫華紅英,太清九轉五雪之漿."葉瞳曾經觀看過《漢武內傳》,上面便有記載.

還有,葉瞳意識到,這個世界的酒樓的迎賓,全都是酒樓的伙計,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女子迎客.

旗袍,菜譜,美酒,迎客.

葉瞳可以斷定,這家酒樓絕對和地球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否則絕對不可能有這麼多的巧合.

"師弟,你沒事吧?"秋墨察覺到葉瞳的異樣,詢問道.

"師姐,我六歲之後便成為孤兒,對于六歲之前的事情,只能依稀記得一點點,但這家酒樓,讓我有種熟悉的感覺."葉瞳回過神,搖了搖頭說道.

"去把你們掌櫃的叫來,我有話要問."說完,葉瞳轉頭看向妙齡女子說道.

妙齡女子剛剛就被葉瞳看的渾身不自在,聽聞後沒有絲毫猶豫,大步離開.

"兩位貴客,你們招呼我過來,可有什麼令你們不滿意的地方?"

一位穿著青衫大褂,戴著圓頂小帽的中年男子,陪著笑臉進入房內,他那雙精光閃爍的眼神,從兩人身上掃過後,便判斷出這兩位客人,絕對是非富即貴,因為他們穿著的衣服布料,都非常的名貴,而且身上散發的氣質,也非常人所能擁有.

"你姓什麼?"葉瞳沒有同這人客套,開門見山的問道.

"鄙人姓劉."掌櫃的笑著說道.

"你可曾聽說過漢武帝?"葉瞳眯起雙眼,再次詢問道.

"什麼?"劉掌櫃面色一僵,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可思議的神色.

"看來,你聽說過這個名字."葉瞳說道.

"你是什麼人?你怎麼會知道漢武帝這個名字?據我所知,除了我劉家,這個世界上知道漢武帝的人,全都已經死了."劉掌櫃警惕的看著葉瞳,詢問道.

"怎麼死的?"葉瞳沒有回答他,而是沉聲問道.

"自然是老死的."劉掌櫃說道.

"旗袍,菜譜,九丹金液,這些都是你想出來的?還是祖上傳下來的?"葉瞳深吸一口氣問道.

"你到底想知道什麼?"劉掌櫃神色緊張的問道.

"你們來自哪里?"葉瞳問道.

"自然是土生土長的紫華城人士."劉掌櫃正色說道.

"你的祖上,應該是修道者吧?敢問他現在何處?"葉瞳取出一張金票,面值一萬兩藍金,輕輕放在桌上後,認真說道.

"幾百年了,終于有人相信,祖上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當初祖上來到這里後,告訴別人他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結果全都罵他是瘋子,看來,貴客也是來自那里了."劉掌櫃面色微變,沉默了一會,這才苦笑道.

"我記憶里的東西,很模糊,但也不是全都不記得,告訴我,你的先祖現在在哪里?"葉瞳搖了搖頭,說道.

"數百年前,便已經去了中柱大陸,如今是否還活著,我不知曉."劉掌櫃看向窗外,喃喃說道.

"就他一人來到這里?他給你們留下過什麼東西,或者是什麼話嗎?"葉瞳詢問道.

"沒有."劉掌櫃搖頭說道.

"他叫什麼?來自什麼時代?"葉瞳露出失望神色,問出最後兩個問題.

"劉忠,漢."劉掌櫃說道.

葉瞳默默點頭,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旗袍出現的時間很晚,雖然根據一些資料記載,它可以追溯到先秦兩漢時代的深衣,但絕不是現在的旗袍.

難道他是從兩漢時期活到了上個世界的二十年代?

不可能!葉瞳直接否決了這個念頭.

劉忠!

"你們劉家傳承數百年,應該有他的畫像流傳下來吧?可否讓我一觀?"葉瞳深深記住這個名字,看向劉掌櫃說道:

"這……"劉掌櫃猶豫了.

"讓我看一眼,這一萬兩藍金便是你的了."葉瞳指向桌上那張金票說道.

上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計策     下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重返宗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