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 第九十七章 炎寒露  
   
第九十七章 炎寒露

g,更新快,無彈窗,!

嘎魯的吼聲震得岩漿石乳河波濤亂翻.

數十名浸泡在岩漿石乳中,一個個餓得腸胃亂響,渾身被燒得通紅的火鱷人身體哆嗦了一下,一個個猛地抬起頭來,同時發出迫不及待的歡呼聲.

好似一群燃燒的餓鬼沖上了河灘,他們撲進了種植元草的田地中,大把大把的拔出元草,不斷的塞進嘴里.

更有火鱷人一邊吞咽元草,一邊手忙腳亂的套上簡陋的甲胄,沉重的兵器,目光凶狠的朝著侵入元穴的巫鐵等人發出威嚇性的咆哮聲.

站在小樹下的少女手持彎刀,皺著眉頭看著巫鐵和他身後的大隊人馬.

她的目光迅速掃過黑皮,獨眼兒,鐵八十八等人統轄的戰士,對于這些狼族,牛族的戰士,她似乎並沒有放在眼里.

那些灰矮人戰士,她的目光也是一掃而過.

比灰矮人粗壯高大一大截的鐵矮人們,她也只是掃了一眼,輕蔑的搖了搖頭.

但是當她看到那五尊石巨人,看到石巨人灰白色的皮膚下一道道若隱若現的淡黃色紋路,少女的小臉蛋頓時繃緊了.

這些石巨人並非那些單純依靠肉體蠻力的蠢貨,而是修煉有成,擁有家族傳承的強大巨人.

以他們的體型,以他們天生的恐怖力量,這些石巨人的戰斗力極其的可怕.

少女輕哼了一聲,兩名身穿蟒皮軟甲,面容精悍的中年男子悄無聲息的到了她身後.他們肅然看著巫鐵一行人,其中一人低聲說道:"小姐,戰?"

少女沉默了一陣子,緩緩舉起了手中彎刀:"戰……炎家的子孫,沒有不戰而退的懦夫.尤其是這個元穴,不能失陷.這三顆烈焰三劫果,更不能落到敵人手中."

咬了咬牙,少女看著五尊石巨人,不解且惱火的自言自語:"為什麼是石家的戰士?為什麼?我們和石家,關系一直不錯,為什麼他們的戰士,突然出現在這?"

嘎魯已經吃飽了元草,龐大的藥力在他體內翻滾沸騰,他渾身鱗片噴放著淡淡的紅光,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從鼻孔內噴出兩條長長的火焰.

低沉的嘶吼著,嘎魯站起身來,張開雙臂,身後的長長尾巴劇烈的揮舞著.他的身體一點點拔高,很快就膨脹到了三米高下.

他向身後伸出了手.

沉悶的破風聲傳來,後面數里外,一頭火鱷人戰士將一柄碩大的長柄車輪大斧甩了過來.

嘎魯巨大的手掌穩穩的握住了海碗粗細的大斧長柄,他身體一旋,雙手揮動大斧在空氣中留下了一道刺目的圓形寒光.

"我是嘎魯!你們是哪個家族的戰士?你們侵入了嘎魯值守的……"

嘎魯張開大嘴朝著巫鐵大吼,嘴里不斷有火星噴出.

巫鐵伸出左手,眉心一點金光一閃而逝,無形力場凝成一股,重重轟在嘎魯的胸口上.

轟然巨響中,嘎魯胸前鱗甲粉碎,他的肋骨發出刺耳的斷裂聲,龐大的身軀帶著大片火光向後飛起,巨大的沖擊力讓他飛出了百多米遠,一頭撞在了身後幾個火鱷人身上.

一群火鱷人狼狽的栽倒在地,在地上胡亂的翻滾著.

嘎魯的大斧頭落在了地上,深深的劈進了一塊田地.

一群火鱷人呆了呆,然後他們齊聲怒吼咆哮,紛紛揮動著兵器,也沒有什麼陣型可言的,無比彪悍的向巫鐵等人沖殺了過來.

五尊石巨人低沉的咆哮著,帶著一群鐵矮人,灰矮人向前沖出.

有暗黃色的光芒從石巨人的體內湧出,他們身後有巍峨的山峰虛影浮現,他們每一步踏在地上,地面都猶如水波一樣的蠕動著.

火鱷人雙腿虛浮的奔跑著,地面的震蕩起伏讓他們立足不穩,一個個搖晃不止,不斷有人一腦袋栽在地上.

鐵矮人,灰矮人們則好似打了雞血一樣,淡黃色的光暈纏繞在他們身上,他們奔跑的時候,就好像一塊塊沉重的巨石重重的砸在地上,一步一步穩穩當當,沒有半點兒搖晃.

兩支隊伍迅速的接觸在.

雙方揮動沉重的兵器,瘋狂嘶吼著向對方砸了過去.

'轟隆’巨響,五尊石巨人勢不可擋,他們隨手一揮,就有二十幾個火鱷人吐著血向後飛退.

鐵矮人和灰矮人們,則是好似打鐵一樣,他們的兵器和火鱷人的兵器劇烈的撞擊著,大片火星噴出,不時有兵器的碎片迸濺出來.

這些碎片,全都來自于火鱷人戰士手中的兵器.

這些家伙的蠻力太強了,普通精鋼鍛造的兵器根本承受不了他們的巨力,不斷有細碎的兵器碎片脫落,帶著刺耳的破空聲向著四周亂打.

撞擊聲中,數十名鐵矮人,灰矮人甲胄崩裂,嘴里吐著血,身上流著血的向後栽倒.

這些矮個子一個個的身軀粗壯方正,他們摔倒在地向後翻滾,和他們站直的時候也差不多身高.他們就好像肉球一樣'咕嚕嚕’的向後翻滾著,一個個不斷的齜牙咧嘴的咒罵著.

火鱷人們在這一次的暴力沖突中,除了面對五尊石巨人的火鱷人吃了虧,受了傷,其他的火鱷人面對那些鐵矮人,灰矮人,居然占了絕對的上風.

身高,體型,還有絕對的力量,尤其是身體的防禦……

這些火鱷人的甲胄質量極差,就是一些普通的鐵絲,鐵片穿在一起做成的簡陋半身甲.在鐵矮人,灰矮人戰士的重錘,大斧下,這些甲胄只是一擊就徹底粉碎.

但是這些火鱷人身上天生的厚皮和鱗甲足足有一寸多厚,常年浸泡岩漿石乳,他們的鱗甲也都發生了起義的變化,防禦力堪比珍稀合金鍛造而成的'元兵’.

重錘轟下,只是讓他們的身體趔趄倒退幾步.

大斧劈下,只是讓他們的鱗甲破裂,勉強傷損到皮甲下面的血肉.

火鱷人的力量極大,他們的兵器轟擊在鐵矮人,灰矮人身上,打得這些矮個子亂滾亂爬.

不過這次石猛下令突襲這個元穴,他也下足了本錢.

這些矮人戰士身上穿著的甲胄盡是'元兵’.

火鱷人手中的兵器也粗陋得很,他們的兵器砸在矮人戰士身上紛紛碎裂,斷折,那些精良的'元兵’甲胄卻只是被砍出了幾條不起眼的痕跡.

向後翻滾了好長一段距離,矮人戰士們嘶吼著站了起來,揮動著兵器繼續向前沖擊.

火鱷人戰士們手中兵器碎裂,身上甲胄也都全部破碎.

他們光著膀子,揮動著拳頭,嘶聲吼叫著向全副武裝的矮人戰士迎了上去.

刺耳的破空聲傳來,巫鐵身後的蜥蜴人戰士們拉開長弓,一支支精工鍛造的破甲箭矢呼嘯著襲來.

特制的破甲箭矢長有三寸的三棱箭頭上幽光閃爍,特制的破甲符文若隱若現.這些破甲箭矢全都出自三大家族的魯家,近距離攢射,能夠輕松洞穿半尺厚的鋼板.

蜥蜴人弓箭手的箭術可觀,百支長箭沒有一支落空,沖在最前面的十幾個火鱷人戰士身體劇烈的顫抖著,他們的胸口要害紛紛插上了數量不等的箭矢.

一寸後的變異鱗甲很是堅韌,特制的破甲箭矢,也僅僅是勉強穿透了他們的鱗甲.

這點傷勢,對于身軀粗壯有力的火鱷人來說,根本不叫做事.

要命的是,箭矢上淬了'爛骨髓’!

老白祖傳秘制的歹毒毒劑爛骨髓!,

雖然箭矢只是有一點點碰觸到了這些火鱷人的血肉,劇毒順著血液迅速傳播開來,十幾個火鱷人痛得嘶聲哀嚎,他們瘋狂的拔下身上插著的箭矢,傷口內不斷有黑色毒水噴出.

蜥蜴人弓箭手吐著長長的信子,第二波箭矢襲來.

隨後是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

密集的箭矢呼嘯,蜥蜴人弓箭手的精准度有余,但是肉體力量不足,連續放了十波箭矢,他們紛紛吐著長長的信子,放下了手中特制的強弓,紛紛拔出了腰間軟劍,向後撤退幾步,擺成了一個整齊的方陣.

近百名火鱷人戰士已經是傷痕累累.

淬了爛骨髓的箭矢讓他們痛苦不堪,大片血肉在急速糜爛,他們的力氣在急速的消退.

如果不是他們長期浸泡岩漿石乳,他們體內充斥著霸道的火焰力量,火焰之力稍微克制了一下爛骨髓的肆意傳播,這些火鱷人戰士早就劇毒攻心了.

饒是如此,體力被削弱的他們被一群矮人戰士瘋狂毆打,重錘,大斧不斷落下,近百個火鱷人被打得滿地亂滾,再沒有一個能夠站起身來反抗.

面對大石城這些訓練有素的精英戰士,這群火鱷人固然在力氣,體型和鱗甲上占了一些優勢,可是他們畢竟還是輸得干乾淨淨.

被巫鐵一擊重創打飛的嘎魯搖晃著站起身來.

他呆呆的看著徹底落入下風的族人,拼命的搖晃著腦袋.

就是這麼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是他從地下爬起來的功夫,怎麼就……就這麼輸了?

胸口厚厚的鱗片和堅韌的皮層粉碎,大片模糊的血肉中可以看到細細的骨渣子,起碼有十根肋骨被巫鐵剛才的隔空一擊給打斷了.

嘎魯強忍著胸口劇痛,他低沉的嘶吼著,雙手拔出大斧,踉蹌著向巫鐵的方向沖了過來.

"這里是嘎魯的地盤……敵人,給我滾出去……"

巫鐵身邊,一尊石巨人掏出了巨靈燈!

當日石檜陣亡,巨靈燈被石寶收回,這次突襲元穴事關重大,石猛就將這巨人一族的血脈傳承秘寶讓石巨人帶了出來.

石巨人咧嘴大笑,他重重的向著巨靈燈吹了一口氣.

巨靈燈上燈火大盛,大片青煙裹著無數火星噴濺而出,一顆顆拇指大小的火星呼嘯著飛濺出來,重重的落在了嘎魯的身上.

一顆顆火星猛烈的爆炸開,每一顆火星的威力,都被巫鐵家當年那些礦奴使用的開山雷大了數十倍.

一團團火光爆發,嘎魯被炸得血肉橫飛,低沉的痛呼著向後飛出了數百米.

一顆顆火星落在了那些火鱷人的身上,炸得他們遍體鱗傷,渾身鱗片迸濺.

巨靈燈威能極大,尤其是掌控在純血的巨人手上,更是爆發出了在石檜手中數倍的威力.

一個個火鱷人倒地不起,他們低沉的痛呼著,身體劇烈的抽搐著,黑色的血不斷的從他們的傷口內流淌出來.

巫鐵看著這些驍勇的火鱷人,沉聲喝道:"老白,給他們解毒……綁起來,這都是好戰士."

老白探頭探腦的從後面甬道中走了出來,他踮起腳尖,從蜥蜴人弓箭手的腋下窺視了一陣,發現這些火鱷人戰士的確失去了戰斗力,這才神氣活現的一招手.

兩三百個鼠人戰士歡呼著湧了進來,他們拎著獸筋絞成的繩索,麻利的竄到了這些火鱷人戰士的身邊,三兩下就把他們給綁了起來.

"你們,是石家的戰士."一個清冷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站在樹下的少女手持彎刀,在兩名神態嚴肅的中年男子護衛下,已經來到了兩百多米外.

巫鐵轉過身,看著這個生得不甚貌美,但是渾身氣質干乾淨淨,帶著一種澄淨靈透之感,給人感覺非常舒服,甚至給人一種從心里都感到清涼之意的少女.

"炎家用烈焰噬金蟻襲擊了大石城……所以,我們要報複回來."巫鐵看著少女:"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不是麼?"

"你砍我一刀,我必須還你一刀……這是蒼炎域所有家族認可的生存法則."巫鐵嚴肅的看著少女.

少女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沒錯,是這個道理……但是,只有強者才有報複的權力.和我炎家的戰士相比,你們石家,並不算強."

五尊石巨人同時低沉的怒吼,他們曲起左臂,炫耀他們過度發達的肌肉腱子.

少女的臉抽了抽……

五尊石巨人,其中還有一個手持巨人一族的傳承秘寶巨靈燈,她真心打不過.

死死的咬著牙,強做鎮定,少女沉聲道:"我給你們一個機會……一個避免兩家發動全面戰爭的機會……一個你們石家不至于被消滅的機會……"

"離開這里,我可以當做一切都沒發生過."少女冷靜的看著巫鐵.

巫鐵笑了,他看著少女笑道:"很有趣的想法,現在這里,我們占了絕對的上風……嗯,敢問尊姓大名?"

少女皺起了眉頭,冷聲道:"炎寒露.炎家當代家主炎魔,是我父親."

巫鐵眉頭一挑……好大一條魚!

上篇:第九十六章 烈焰三劫果     下篇:第九十八章 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