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 第一百六十六章 傳經  
   
第一百六十六章 傳經

g,更新快,無彈窗,!

枯榮禪法.

媧宮密室中,兩名媧族輩分極長的長老一左一右坐在巫鐵身邊,五彩瞳孔內神光隱隱,不眨眼的盯著閉目沉思的巫鐵.

這兩位長老的輩分極高,年齡極長,甚至她們自己都忘了她們究竟活了多少年.

但是媧族血脈極其古老,尊貴,擁有莫測神威,她們活得越久,年齡越大,修為越強,反而越顯年輕.這兩位長老單從皮相外表看去,比媧小兮還要水靈水嫩得多.

簡直就是兩個十歲不到的小丫頭,周身都洋溢著一股鮮活青嫩的生命氣機.

六道宮主盤坐在巫鐵面前十丈外,面對面的正對著巫鐵.

或許是心頭有火氣,他頭上的黑色,已經擴散到了胸部.

他時而眯眯眼看看巫鐵,時而瞪大眼狠狠的瞪一眼巫鐵身邊的兩位媧族長老.但是一旦兩位媧族長老反過來看他一眼,他就急忙挪轉目光.

實在是……巫鐵將六道宮主提出的交易要求說給媧姆後,媧姆立刻敲響警鍾請出了這兩位閉關修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長老坐鎮.

隨後,媧姆將一個女人討價還價的天賦神通發揚的淋漓盡致,砍得六道宮主心頭滴血.

六道宮主惱怒之下,用六道宮秘術神通想要給媧姆一點小小的教訓,結果當著媧族這麼多女人的面,六道宮主被這兩位長老猶如成年人戲嬰孩一樣的教訓了一下.

也不是多大的教訓,只是隨手一擊,折斷了六道宮主三十六根骨頭而已.

以六道宮主強悍的身體素質,這點傷勢只用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愈合,只是六道宮主的臉皮,已經實實在在的絲毫無存.

所以,六道宮主心頭火氣,黑色從六道宮主的胸部逐漸向下蔓延,逐漸向他的肚臍蔓延過去.

兩位長老就輕輕松松的笑了起來,慢悠悠的,猶如白頭宮女戲說前朝一般,輕輕閑閑的說起了話兒.

"六道宮的老宮主,本命叫做元正的,我們是認識的."

"他比你這小家伙強了好多,嗯,他是你第幾代先祖?"

"他還活著,還是死了呢?但年,他還追過我們姐妹,只不過我們嫌他長得太丑,把他趕走了."

"要說元正,他修煉的是正兒八經的六道宮祖傳的功法,倒也修煉到了那麼高深的境界."

"你這小禿子,怎麼弄的這麼一身古怪的功法?黑黑白白的,你當你是條變色蜥蜴麼?"

六道宮主心頭的火氣驟然消散了大半.

元正,那是他九代前的六道宮前輩,修為精湛,實力強橫可怕,在元正執掌六道宮期間,他曾親手斬殺先後三任長生教主,打得長生教差點滅門絕戶.

這兩個看上去水嫩水靈的媧族長老,居然是元正那個時代的老鬼.

六道宮主心頭的火氣持續的消散,他胸膛附近的皮膚回複了白皙,黑色逐漸縮回到了脖頸部位.

他沉沉的呼出了一口氣,溫和的雙手合十,向兩位長老行了一禮:"兩位前輩,是元正祖師的舊識?慚愧,我也是在一篇殘頁上見了'枯榮’記載,妄自修煉,終有今日禍事."

兩位長老笑吟吟的,慢聲細語的和六道宮主聊了起來.

巫鐵則是動用全部的精神,一點一點的搜索著老鐵傳承的那些知識中,關于'佛’,關于'禪’,關于'枯榮’的記載.

原本,巫鐵准備只用一些最粗淺的,最容易檢索的經文打發掉六道宮主.

但是經過媧姆的討價還價,六道宮主被迫答允了極其苛刻的不平等條約,巫鐵拿出來的東西越多,他能得到的好處越大,所以……這就逼得巫鐵得好生整理一下自己得到的傳承知識.

"宮主前輩,我這里有一篇《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堪稱你佛修心境根本……"巫鐵沉聲道:"你那大力降龍手神通,可以給我了."

六道宮主眼睛一亮.

巫鐵沉聲道:"這篇經咒,可鎮壓心魔,清心凝神,對宮主前輩特別重要."

坐在巫鐵左手邊的長老輕輕的笑了起來:"巫鐵孩兒,只管念出來,不怕這小禿子賴賬搗鬼……我們對六道宮的功法,也多少有點了解,你給他的經文價值多少,我們大致還是能鑒定一二."

右手邊的長老笑得越發和藹慈祥:"六道宮的人,脾氣又臭又硬,難得有一個主動送上門來挨宰的……看著小禿子肥頭大耳的模樣,油水定然是不少的."

巫鐵笑了,他輕聲念誦道:"觀自在菩薩……"

六道宮主的身體一晃,他眸子里驟然噴出兩點白光.

細細的白光只是猶如針尖大小,但是很快就急速擴散開來,針尖大小,綠豆大小,黃豆大小,很快他的整個眼珠就變成了一片純淨無瑕宛如白玉的白色.

六道宮主緊跟著巫鐵誦讀起來.

一篇《多心經》不過二百余字,從巫鐵嘴里讀出來只是普普通通,但是六道宮主緊跟著誦讀了三遍後,他的聲音驟然變得猶如洪鍾大呂,震得整個密室都在隱隱搖晃.

六道宮主身上的黑色在急速的消散,他誦讀了九遍《多心經》後,他全身變得瑩白如玉,再也沒有絲毫雜色.更加神妙的是,他的每一個毛孔都有一絲絲毫光散發出來,空氣中有一股濃厚,馥郁的馨香冉冉擴散開,讓巫鐵都忍不住狠狠吸了吸氣.

這是從六道宮主體內散發出的香氣,配合他周身放出的毫光,此刻的六道宮主充滿了說不出的威嚴,肅穆,好似有一種極其神奇的變化正在他體內發生.

連續吟誦了十八遍《多心經》後,六道宮主贊歎了一聲,他手掌一翻,一條長有近百米的白色蛟龍皮出現在他手中.他攤開蛟龍皮,咬破手指,用自己的指尖血在蛟龍皮上開始抄錄《多心經》.

六道宮主指尖流出的血跡亮晶晶的,宛如琉璃寶玉一般散發出奇異的晶光,質地更是厚實凝固,血漿落在蛟龍皮上,就立刻深深陷進了蛟龍皮中,就好似老鐵烙印進去一樣.

血漿印入蛟龍皮,隨後嫣紅的血漿急速轉化為金紅色,更有一絲絲金色光芒從血漿上翻滾而出,好似一片小小的金霞懸浮在蛟龍皮上.

六道宮主的書法一般,甚至還沒有灰夫子寫的字好看.

但是他的字跡極其的方正,剛硬,一筆一劃猶如刀劈斧剁一般棱角分明.再加上那金色的神光閃耀,光霞映照中,就連這一卷蛟龍皮都莫名的充斥著一股濃濃的神聖氣息.

巫鐵帶著微笑,看著六道宮主神色肅穆,一筆一劃的用指尖血在蛟龍皮上抄錄經文.

他一左一右兩位生得青嫩秀美的媧族長老輕輕的打著呵欠,時不時的用掌心拍拍紅潤的小嘴,一副極其無聊的樣子.

六道宮主原本是盤坐在地上,當他開始抄錄經文時,他很是肅然的雙膝跪地,一舉一動極其的肅穆,極其的認真.

金色的光霞在密室中閃爍,密室中的四個人,都被鍍上了一層淡淡的神聖光輝.

巫鐵看著一臉認真,一筆一劃抄錄的六道宮主,他突然想起了灰夫子,想起了老鐵.

智慧,知識,傳承……

巫鐵想起了灰夫子給他說過的很多話.

他更想起了老鐵在那秘境中給他說過的好多話,他想起了老鐵要他時刻挺直了脊梁骨的那些話.

六道宮主分明是跪倒在地抄錄經文,但是他的脊梁骨筆挺,筆直,如龍如象,堅不可摧.

巫鐵腦子里,又浮現了一篇長長的經文.

"宮主前輩,這一篇經文,叫做《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嗯,說是什麼大乘佛修極重要的根本經文……我不懂你們的那些道理,嗯,篇幅有點長,你仔細記好了."

六道宮主微笑著抬起頭來.

他渾身瑩白如玉,周身釋放毫光,密室中馨香翻滾,宛如神仙福地.

他看著巫鐵,很溫和的笑著:"善."

手掌一翻,巫鐵見過的那一尊降龍羅漢的金色雕像就悄然飛出,落在了巫鐵面前.六道宮主雙手輕輕一拍,又是三尊一尺多高的金色雕像在他掌心凝聚.

"還請巫鐵小友傳經……"六道宮主輕輕的將三座金色雕像放在巫鐵面前.

兩位媧族長老輕輕的笑著,頗為滿意的看著這些金色的雕像.

這些金色雕像,是六道宮主用自身法力,精魂凝聚而成,每一尊雕像,都要耗費他極大的氣力,甚至動搖他的根基.

除非是培養六道宮的核心真傳弟子,是那種有希望接掌六道宮主寶座的核心弟子,否則六道宮主平日里根本不會做這種對自己傷損極重的事情.

不提這些金色雕像中蘊藏的神通傳承,就單單說里面蘊藏的可以直接供人吸收,直接提升法力修為的精純力量,每一尊金色雕像內蘊的力量大概都相當于上百顆高品階的元果.

尤其是這是六道宮主親自凝煉而成.

六道宮的功法注重淬煉肉身,打磨筋骨血肉,這些金色雕像對肉身有著極大的好處,能夠洗精伐髓,就算一嬌弱弱的二八少女使用後,都能變成雄赳赳一拳打死一頭老熊的女漢子!

巫鐵一個字一個字的,毫無感觸的將《金剛經》背誦出來.

六道宮主一邊跟著巫鐵誦讀《金剛經》,一邊肅然的在蛟龍皮上抄錄經文.他身上的毫光更盛,他身上散發出的香氣更盛,他體內更是傳來隱隱的龍吟虎嘯,海潮翻滾聲,玄妙莫測,難以形容.

一部金剛經數千言,六道宮主抄錄時筆畫極其工整,極其用心嚴肅,故而足足耗費了三個小時,他才將這一部經文抄錄在蛟龍皮上.

隨後巫鐵又從老鐵傳承的知識中,找到了《楞伽經》,《法華經》,《華嚴經》,《阿彌陀經》等等經文,耗費了足足五天六夜的時間,終于讓六道宮主將這些經文抄錄在了蛟龍皮上.

在口述這些經文的時候,巫鐵又從記憶中找到了一些前人對這些經文的感悟,對各種經文的闡釋等等.

巫鐵只是口述經文時,六道宮主面容莊嚴,肅穆,一字不苟的仔細抄錄.

當巫鐵口述那些感悟,闡釋時,或許是這些感悟,闡釋恰好觸摸到了六道宮主的某些平靜,解答了他的某些疑惑,他就免不得眉飛色舞,甚至是身體微微搖晃,乃至好幾次他不由得跳起來手舞足蹈放聲大笑.

一座又一座神通舍利不斷被六道宮主凝聚出來.

每一座神通舍利都對六道宮主是極大的消耗,幾天幾夜中,巫鐵好幾次都感受到六道宮主的氣息變得極其微弱.但是隨著一段新的經文口述出來,隨著某些感悟,闡釋引得六道宮主手舞足蹈……

尤其是六道宮主一旦大笑而起,不由自主的眉飛色舞,舞而蹈之,他的氣息就一層層的不斷提升,就好像一座浮屠寶塔一層層的在巫鐵的面前憑空建造出來,通體密布金剛舍利,釋放出讓人無法直視的光彩.

兩位媧族的長老起初對巫鐵的傳經還不以為然.

在她們心中,這不過是媧姆找機會痛宰六道宮主一次而已,誰讓這家伙最初帶了十八尊鎮宮天王過來,是想要對巫鐵下黑手的呢?

媧姆的胸懷真心不大,她滿心打算只給六道宮主留一條褲衩回去的.

但是隨著巫鐵傳授的那些經文越來越深奧,越來越玄妙,六道宮主身上又發生了這等奇妙不可言喻的變化,兩位長老的臉色逐漸變得嚴肅起來,她們也不打呵欠了,也不慵懶的坐著了,而是挺直了腰身端端正正的坐著,目光如刀直勾勾盯著六道宮主.

'呼’的吐出一口長氣,巫鐵終于將他現在能從傳承記憶中尋摸到的經文全部傳授一空.

連續幾天幾夜沒休息,'啪啪啪啪’的誦讀經文,巫鐵只覺舌頭都在抽筋.

他的面前已經擺放著一百多座神通舍利,每一座神通舍利,都代表了六道宮的一門大威力神通.更有兩個容量極大的手環,六道宮主的大半身家都在這手環中了.

巫鐵站起身來,抖了抖手:"宮主前輩,我所記得的,都在這里了."

六道宮主面帶微笑,雙手合十,突然跪地向巫鐵膜拜了下去:"巫鐵小友,傳經恩德,六道宮永世不忘."

上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祈求     下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底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