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蛇後裔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蛇後裔

g,更新快,無彈窗,!

金亡靈的駐地很有特色.

一根根金屬樁子被鑄造成了各色骨骼狀,金色,銀色,銅色的骨狀樁子接駁在一起,組成一座綿延兩三百里的圍牆,將金亡靈的整個總部圍了起來.

這些骨狀樁子上銘刻了大量詭異的符文,在虛日照耀下,這些金屬樁子依舊不斷噴出淡淡的黑氣,將整個駐地籠罩在內,影影倬倬的看不分明.

汗流浹背的孫左一溜煙的從一扇側門竄進了金亡靈總部.

幾個守在門口的重樓境頭目想要攔住孫左問點什麼,孫左一聲不吭,幾個耳光抽了出去,打得幾個頭目滿地亂滾,頓時再沒人敢吱聲.

孫左一路罵罵咧咧的,故作鎮定的向自己獵隊的方向快步走去.

畢竟是命池境的'高手’,雖然他加起來,攏共就解開了三十三重天鎖重樓上十幾萬條光絲……甚至還不如現在的巫鐵解開的光絲多……孫左也頗得了一些神異,行走速度極快.

他的獵隊駐地就在圍牆附近,畢竟是要經常外出少啥劫掠的隊伍,住在這里也方便他們進出.

孫左快步闖入了獵隊駐紮的小院子,低聲的嘶吼起來:"給你們一百個數的時間,把重要的東西帶上,然後……趕緊走.趁著血彎刀的人還沒圍上來,趕緊走."

小院子呈四合院形狀,四面都是三層小樓,能夠駐紮兩三百號人.

聽到孫左的呵斥聲,小樓里瞬間竄出了將近兩百名身穿黑色軟甲,個個一臉凶悍的男女老少,他們紛紛圍上了孫左,七嘴八舌的問著前方的情況.

"大家都知道三位首領帶著我們去和血彎刀談判吧?"

"血彎刀那群該死的混蛋,他們當場撕破臉……三位首領,掛了."孫左比劃了一個割脖子的動作,低沉的咕噥道:"所以,趕緊走……趕緊跑……我們絕對不能給金亡靈陪葬."

大口的喘著氣,孫左一手抓住了自己胸口的金亡靈徽章,一把將它扯了下來丟在地上,然後狠狠踏上一只腳.

曾幾何時,金亡靈徽章是孫左心頭的驕傲,是他最大的依仗,仗著這枚徽章,孫左在大蛇窟很過了一些逍遙快活,橫行無忌的美妙日子.

但是今時今日,這枚徽章儼然是要命的東西.

三位首領死了,這麼多命池境干將死了,誰還敢戴著這枚徽章招搖過市,就等著被血彎刀和其他大小勢力的聯手滅殺吧.

這種事情……在大蛇窟厮混了這麼多年的孫左,可是見得多了.

任何一個覆滅的勢力,他原本的成員中,奴隸和仆役會被當做浮財瓜分,中下層戰斗人員會成為奴隸,性命也是無憂.

孫左這種命池境的'高手’,正兒八經的大頭目級的人物,那是必死無疑的,誰也不會放心使用他這樣的敵對勢力'高層’.

"老子不想死……所以,趕緊收拾重要的東西,跟著老子走."孫左的身體微微顫抖著,他低沉的咆哮道:"血彎刀的大軍一旦圍上來,你們以為,你們還會有命麼?"

將近兩百名獵隊成員身體哆嗦著,他們手忙腳亂的四散跑開,忙碌著打點行裝.

這支獵隊的骨干力量是孫左的老兄弟,其他人也是這幾年孫左精挑細選,精心栽培出來的精銳.所以,忠誠度是有的,孫左讓他們打點行裝,他們就老老實實的收拾物品,沒人大聲喧嘩,到處瞎嚷嚷.

十幾個孫左的心腹兄弟,也是當年參加過襲擊巫家石堡的老隊員圍在孫左身邊.

他們都是精明的老獵手,隨時都准備著出發,奔波,作戰,厮殺,所以他們重要的東西隨時帶在身上.他們沒什麼需要收拾的,一些浮財隨時可以丟棄.

他們微微低著頭,聆聽著孫左的命令.

孫左身體微微顫立著,但是眸子里卻有凶光閃爍.

他要帶著兄弟們跑路,以後肯定不能用金亡靈的身份行事了,甚至他們要逃離黑蛇域,跑得越遠越好.

小兩百號兄弟的吃喝拉撒,可全都在他身上.出門在外,沒有修煉資源也就罷了,孫左覺得,他閑雜的修為足夠支撐一段時間.

但是沒有金幣……那是萬萬不行的.

吃的,喝的,用的……當然,他們可以打家劫舍,做老本行……可是他們注定要過一段苦日子,所以金幣還是必須的.

"跟我來.臨走前,做一票."孫左下定了決心,他看著四周快速聚集過來的隊員們,向他們打了兩個手勢.

都是孫左這幾年時間精心訓練出來的精銳啊,這些獵隊成員不用孫左多廢話,其中有三十幾個隊員隨手就拔出了一張張造型怪異的強弩.

一支支淬毒弩矢不斷壓進手弩彈倉,一行人手上一邊動作著,一邊跟著孫左走出了小院.

就在孫左他們駐地三里外,一根巨大的石柱下方,有一座堅固的石堡.

那是金亡靈的一個後勤輜重倉庫,專門負責統籌這一片區域中所有獵隊,獵團的後勤輜重供應,同時也負責鑒定,回收各個獵隊,獵團從外面帶回來的戰利品,或者對一些珍貴的戰利品評定價格等等.

就孫左所知,這個後勤輜重倉庫內,常年儲存著上百萬的金幣,各色元草元草,還有大量軍械輜重.

這個倉庫原本有一個命池境的高手坐鎮,實力遠比孫左強悍得多.

但是就在剛剛,孫左親眼看到這個高手被血彎刀的人斬殺,這個倉庫其他的守衛,自然不放在孫左心上.

趕緊做一票,能拿多少好東西就拿多少好東西,然後帶著戰利品離開.

孫左下意識的加快了腳步,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後頸有點涼涼的.

是錯覺麼?應該是錯覺吧?

孫左帶著大隊人馬快速的向前奔跑,所過之處,金亡靈的奴隸和仆役自然不敢多問什麼.那些巡邏的戰士,但凡是有敢多開口的,都被孫左下令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掉.

區區三里地的距離,孫左他們沒用多少時間就趕到了.

面對站在輜重倉庫外的數十名守衛,孫左手一揮,隊伍左右一分,亮出了一隊手持強弩的獵團成員.

一道道黑色箭矢拉著長長細細的黑色焰尾,帶著刺耳的嘯聲撕裂了空氣.

站在輜重倉庫前的數十名守衛只有三五人勉強舉起了盾牌,躲過了這一波箭矢攻擊.

孫左低沉的笑著,他向前一揮手,獵隊所屬就沖了上去,數十道刀光,劍光亂閃,瞬間斬殺了幾個躲過弩矢攻擊的幸運兒,低聲笑著闖進了倉庫里.

慘嗥聲,咒罵聲不斷從倉庫里傳來.

倉庫里的人,只有一些負責後勤雜務的非戰斗成員,他們的修為極低,實力也很弱,根本不是精銳獵隊成員的對手.

孫左走到倉庫大門口的時候,他已經聽到了沉重的倉庫大門被開啟的美妙聲音.

金幣,元草,還有各種各樣的寶貝.

孫左興奮得渾身直哆嗦,他摸了摸腰間那個品質低劣的乾坤袋,低聲的呵斥著:"有儲物手環麼?趕緊給我找一個最好的……該死的,我這個乾坤袋,我受夠它了."

孫左的眼睛在發光,他的聲音忍不住拔高了幾個音調:"還有,找到手環了,給我把它裝滿了帶過來."

話音未落,孫左就感到一股熱氣撲到了他的後頸上.

孫左身體驟然僵硬,他張開嘴,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一股可怕的壓力從他身後傳來,就好像有一尊太古魔獸站在他的身後,只要對方輕輕動一根小手指,他就會被碾得粉身碎骨.

孫左的褲襠一熱,他直接尿了.

他雙膝發軟,毫不猶豫的跪在了地上.他也不敢回頭,而是哆嗦著說道:"前輩,前輩,大爺,大爺……祖宗……只要不殺我,我孫左為您做牛做馬,做什麼都可以."

"我孫左雖然實力低微,但是我……"

巫鐵站在孫左身後,他單手握著白虎裂,輕輕的將白虎裂壓在了孫左的肩膀上.

他只是手腕輕輕一沉,白虎裂可怕的重量就有一小部分壓在了孫左的身上.

'咔嚓’聲中,孫左的半邊身體就變了形狀,半邊身體的骨骼都被壓碎了.

巫鐵嚇得急忙抬起手腕,有點惱火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從奧西里斯的陵墓出來後,巫鐵已經將白虎裂的重量調整到了十億八千萬斤.

這重量如今的巫鐵施展起來恰恰好,但是對于普通修士……哪怕是孫左這樣的'命池境高手’而言,也實在是太可怕,太無力承受了一些.

"真是弱得和渣滓一樣啊……黑環郎君孫左……"巫鐵抿著嘴,抬頭看著上方的穹頂.

"我問,你答,一旦回答不讓我滿意,我保證你會後悔……"巫鐵冷冽一笑,他的腦子里,老鐵傳授的好些嚴刑拷問的手段,已經不斷的翻滾了出來.

還有奧西里斯陵墓中,那個'斷罪’過程中出現的那些酷刑,巫鐵也都一一銘記在心.

不管孫左的回答是否讓他滿意,巫鐵准備都要在孫左的身上好好施展一番.

血彎刀的大軍浩浩蕩蕩的向金亡靈的駐地方向趕來,金亡靈的好些高手狼狽的逃竄著,他們傾盡全力的向自家總部逃了回來.

他們都有著和孫左一樣的念頭.

大丈夫不可一日無錢,逃命前,一定要將自己的腰包塞滿……另外,他們還有一些親眷什麼的在駐地里,這些人也是要帶著一起逃跑的.

大蛇窟內一片混亂,好些鄰近血彎刀和金亡靈地盤的大小勢力都派出了隊伍,鬼鬼祟祟的向邊界線靠近.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血彎刀和金亡靈的火並上,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准備著一場瓜分盛宴.

沒人注意到十八尊鎮宮天王已經帶著大隊人馬進入了大蛇窟,他們一路輕輕松松的走了進來,沒人盤問,沒人打探,根本沒人注意到這支隊伍的出現.

自然的,大蛇窟的這些本土勢力,他們也沒注意到,在另外一條出入大蛇窟的主要甬道口,有一隊衣衫華美的'商隊’慢悠悠的行了進來.

這支商隊能有三百多人,他們的隊伍中只有二十幾輛貨車,數十頭形如犀牛的巨型魔獸拉拽著貨車,這些貨車行動緩慢,聽車輪摩擦地面的聲音,顯然貨車很是沉重.

三百多名商隊所屬都是一水兒高大健壯的壯漢,一個個金發碧眼,或者紅發藍眼,或者綠發黑眼,總之長相特征分明.

他們在一個毛發豐滿,滿臉都是大胡子,圓鼓鼓的腦袋好像是一個獅子頭的中年壯漢帶領下,一個個輕松的說笑著,看上去猶如走山玩水一樣的走進了以混亂,殺戮出名的大蛇窟.

他們進入大蛇窟後,立刻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安下了營地,三五成群的向四周分散開來,營地中只留下了數十名精銳駐守.

他們這些人身穿華麗的長袍,長得又是如此的特殊,終于引起了大蛇窟本地一支小勢力的注意.

幾個鼠人一臉鬼祟的向商隊的駐地靠近,嬉皮笑臉的遠遠打著招呼.

幾個壯漢走出營地,他們看著接鬼鬼祟祟的鼠人,猛地拔出了長弓,二話不說直接將這幾個鼠人射殺當場.

一個壯漢走了過去,砍下了幾個鼠人的腦袋,堆起了一個小小的京觀.

他用鼠人的血,在地面上張狂無忌的書寫了幾個大字--'靠近者死’!

派出鼠人斥候的小勢力呆住了,如此張狂的……外來人.

看這些家伙的長相和打扮,他們不可能是大蛇窟的本土勢力,他們是外來者……外來者,也敢在大蛇窟這麼囂張?

而且,他們的衣衫如此華麗,證明他們很有油水.

幾聲輕輕的口哨聲中,一支四五百人組成的隊伍出現在商隊的駐地外.

從這支商隊進來的甬道往外走,近百里外,一條岔道口已經被人布上了關防,數十名身披重甲的精銳甲士駐守在關防口,擺出了一副生人莫近的架勢.

順著這條寬有數十米的岔道口向內行走,大概三五里後,前方地勢豁然開朗,一個碩大的,足以容納數萬人的石窟已經被各種輜重車,坐騎,駝獸和精壯的漢子塞滿.

這里起碼有兩萬精銳戰士正在休息.

他們排著整齊的隊伍盤坐在地上,喝水,吃肉,一個個默不作聲,顯示出了極高的紀律性.

石窟的一個角落里,一名生得豐神俊朗,魁梧雄壯的青年靜靜的坐在那里,輕輕撫摸著手上一枚黑玉制成的盤蛇玉佩.

"黑蛇域,我大蛇一族終于回來了……我一定會讓你們回想起,當年被我大蛇一族支配,成為我們口糧的恐怖."

上篇:第一百九十一章 爆發     下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媧窈的窺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