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落之城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落之城

g,更新快,無彈窗,!

巫鐵看出來了,金滿倉有苦衷.

可是……他不關心啊!

管你有什麼苦衷.

反正,金滿倉給巫鐵的印象,就是一個表面忠厚,一肚皮壞水的混蛋.

所以金滿倉頗為悲情的大吼大叫,巫鐵雙手揣在袖子里結印,一通三山定身咒,五岳鎮魂咒,四瀆封神印之類的大威力禁制手段,'噼里啪啦’的給他加上了數十種.

一座座山峰虛影,一條條大河虛影,以及大量神獸神禽的虛影逐次在金滿倉頭頂浮現.

金滿倉的身體變得僵硬,目光變得呆滯,他全身所有的機能被徹底封死,甚至他的皮肉,筋骨都變得晶瑩透明,體內一切力量運轉都清晰可見.

這是一門名之為'明玉九重劫’的封印秘術,巫鐵之前連續破關,接連突破天鎖重樓,莫名得到了好些神通秘術的訣竅.

明玉九重劫,就是其中一種旁門封禁手段.

中了這封禁,受封人的全身變得透明,體內任何微小變化都一覽無遺.只要有人專門注意監管,中了明玉九重劫的人,也就別指望能夠破開身上禁制,偷偷逃走.

'咚’!

金滿倉重重倒地.

巫鐵走到魔章王身邊,他眉心法眼睜開,一縷縷極細的電光噴出,宛如利刀劃過他身上的禁制.

禁制炸開,魔章王一躍而起,朝著巫鐵苦笑:"不是我無能,是他背後偷襲,下手太陰損,我根本沒來得及提防,就被他算計了."

頓了頓,魔章王的臉色有點古怪,他看了看躺在地上瞪大眼睛動彈不得的金滿倉,低聲道:"而且,他對三連城的了解,比我多了許多……他的確是,那一支主脈的後裔."

巫鐵看了看魔章王.

之前金滿倉吼出來的那些話很有意思.

似乎,在大孔雀王族的曆史上,曾經出現過一個力圖中興,奮發圖強的雄主?

只是,那些已經沉浸在奢靡享受中的大家族成員,他們絕對不會擁護一個整天興風作浪,折騰是非的雄主.

所以,巫鐵用腳丫子都能想象,那位雄主和他的支持者們的下場.

無非是大孔雀王族的一次內亂而已,絕大多數的王族族人帶著十二本相家族的力量暴起發難,雄主或許成了死主,而他的那些支持者,也只能逃之夭夭.

但是人家偏偏是大孔雀王族真正的主脈正統.

他們帶走了三連城最機密的核心秘密,或許還帶走了那位雄主的遺旨之類的東西……只不過,這些事情,巫鐵同樣不關心.

"灰夫子還在城外秘窟中,趕緊激發終極防禦大陣,將凜冬和蒼幽要麼趕走,要麼誅殺,剩下的事情,剩下再說."巫鐵急促的催促魔章王.

'哦,哦’!

魔章王驚醒過來,他急匆匆的跑到了大殿正中的位置,掌心皮膚自行裂開,鮮血潺潺流淌下來,他雙手按在了一個直徑數丈的碩大七彩水晶球上,然後開始大聲念誦咒語.

一條條七彩光線從水晶球中延伸出來,不斷的沒入魔章王的身體.

隨著七彩光線的湧出,魔章王的氣息逐漸和水晶球同化,他的身體變得僵硬,雙眼也變得無神,瞳孔里好似放煙花一樣,有無數七彩光霞不斷噴出.

巫鐵挑了挑眉頭,看來剛才魔章王就是在這個狀態下,被金滿倉偷襲.

金滿倉這家伙,倒是不在乎外面那些三連城子民的生死.

不過也能理解.

在金滿倉看來,滿城都是叛逆,他何必在乎這些人死活?

巫鐵走到了那面禁錮了巫女的白骨幡前.

巫女可憐巴巴的看著巫鐵,大眼睛里滿是朦朧的水汽,顯然是委屈壞了.

巫鐵搖了搖頭,小心翼翼的審視著這面散發出龐然氣息,正而不邪的白骨幡.他皺著眉頭,似乎在之前他接連突破天鎖重樓的時候,在幾條崩裂的光絲中,有相似的資料?

閉上眼睛,巫鐵集中全力,開始翻檢如今他越發龐大的靈魂中浩如煙海的信息.

天鎖重樓蘊藏無窮天機,無數神通,秘術蘊藏其中,無數奧秘于斯隱藏,甚至有些光絲形態的天地枷鎖中,居然還蘊藏了一些頂級的奇珍異寶的信息.

巫鐵身後兩條形如巨龍的流光噴出.

三十三重天鎖重樓,如今只有九重重樓噴吐出無邊光焰,靜靜的懸浮在巫鐵身後.

巫鐵的每個毛孔都在向外散發出奪目的光暈,他的靈魂力量還在快速的增強,只是幅度顯然沒有之前那樣狂放,可怕.

一點點的翻閱著之前崩碎的天地枷鎖中記載的信息,巫鐵很塊找到了一件名為'七殺白骨幡’的太古奇珍的信息.

"可惜,是仿品."巫鐵睜開眼,雙眸中一抹可怕的純粹殺氣一閃而過,他低沉的念誦咒語,右手向著白骨幡一揮手.

七殺白骨幡上一縷縷晶瑩剔透宛如實質的白光向內收斂,被禁錮在幡面上的巫女重重落地.

"爹爹!"巫女很委屈的一躍而起,坐在了巫鐵的肩膀上.

"乖……是那個大胖子不好,等會,你多踹他幾腳."巫鐵完全沒有育兒經驗,他很隨意的給巫女灌輸了一丁點兒暴力因子,然後不斷的念誦咒語,指尖噴出一絲絲血光落在白骨幡上.

並非那件記載中的太古奇珍本體.

只是仿品.

可是就算是仿品,這件白骨幡的材質也是驚人的可怕,比巫鐵從饕餮鴣那里弄來的饕餮骨要強大了不知道多少.

雖然是仿品,白骨幡上的所有禁制,符文,所有的布置架構,全都是依照正品而做.

除了材質比起那件太古奇珍大有不如,這件七殺白骨幡實實在在是一件重寶.

"不過的好東西啊."老鐵走到巫鐵身邊,上下打量著這件高有十幾丈的白骨幡:"不是正品,可是材料真心下了本錢,比起白虎裂也不差了."

巫鐵連續向白骨幡打出了三百六十道血光.

每一道血光都蘊藏了一點心頭精血,三百六十道血光打出,以巫鐵如今的身體強度,也不由得臉色一陣慘白,好一陣子沒能喘過氣來.

"小!"巫鐵低聲呵斥,白骨幡冉冉晃動,一股股可怕的殺意縈繞虛空,四周虛空蕩起了一陣陣慘白色的波紋,隨後白骨幡化為一抹幽光,鑽進了巫鐵的眉心.

巫鐵的七彩法眼正中,一枚小小的白骨幡虛影若影若下,在恢宏正大的誅邪神雷氣息中,一縷森嚴可怕的殺氣若隱若現,讓巫鐵的眉心法眼越發顯得恐怖了許多.

"好東西,是金滿倉的寶貝……應該是大孔雀王朝祖傳的寶貝."巫鐵轉過身來,看了看金滿倉:"大孔雀王族的底蘊,倒是驚人."

老鐵點了點頭:"這種寶貝,落在他手上,也是明珠暗投……還是放在咱們自家手上,更能……"

眨巴了一下眼睛,老鐵干笑了幾聲:"利國利民?有利天下眾生?"

巫鐵向老鐵指了指,笑了起來:"虛偽."

老鐵干脆大笑,他收起了權杖,身體一晃,重新化為胡狼形態.

巫女歡呼一聲,從巫鐵肩膀上跳了下來,抓著老鐵的耳朵,坐在了他的脖頸上,得意洋洋的左顧右盼,顯然將老鐵當成了自己的獨家坐騎.

巫鐵走到了金滿倉身邊,取下了他手上帶著的一枚精巧的手環.

右手一抹,造型精巧但是色澤烏漆墨黑,沒有絲毫光澤的手環噴出七彩霞光,手環變成了七彩色澤,一粒粒極其精致的細碎寶石鑲嵌在手環表面,美輪美奐,華美奢靡到了極致.

巫鐵凝神內視,一股強大的靈魂波動從手環中湧出,擋住了巫鐵內視的靈魂力量.

巫鐵看了看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金滿倉,低聲咕噥了起來:"胎藏境……果然,你是被人傷成多重,才成了現在這樣子?"

眉心一縷細小的七彩電光噴出,'嗤嗤’聲中,金滿倉在手環中的靈魂烙印被一擊破開,一個極大的儲物空間出現在巫鐵面前.

這個精巧的手環估計是大孔雀王族的珍藏,內部的儲物空間,比巫鐵如今擁有的所有手環加起來的儲物空間還要大了百倍以上,這等秘寶,可以稱之為戰略性的重器了.

巫鐵掂了掂手中手環,沉吟了一陣.

他看了看正在溝通三連城禁制,全神貫注開啟終極防禦大陣的魔章王,點了點頭,將這枚手環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手環中並無多少東西.

甚至連金幣,都是巫鐵之前送給金滿倉的那些.

可見金滿倉在碰到巫鐵的時候,境況真的已經有點狼狽不堪了.

不過,資源和財物雖然不多,手環中還有幾件散發出深邃幽光的寶物,看上去很是不凡,甚至氣息比七殺白骨幡也絲毫不弱.

巫鐵又看了一眼金滿倉.

這家伙,看來的確是那位很久之前被推翻的大孔雀王的後裔.

"進入失落的三連城,里面有什麼東西這麼吸引你?值得你冒這麼大的風險跑回來?差點在巷子里,被幾個不入流的修士給暗算了."巫鐵站起身來看著金滿倉.

肉體,靈魂,渾身法力,氣血都被封印的金滿倉猶如植物人,他根本對外界沒有任何反應.

巫鐵搖了搖頭,他轉過身看著魔章王.

三連城突然顫抖了一下.

巫鐵等人在這座龐大的金字塔內,他們的感受不是很劇烈.

但是在金字塔外,凜冬和蒼幽的攻擊驟然停止,一套巨型甲胄,一條龍形靈獸迅速的相互靠攏,萬分警惕的向四周張望著.

四面八方,十二座大山之巔,十二根光柱中的戰車和金色人影同時消失.

光柱逐漸變亮,逐漸有電光在光柱邊緣出現,起初只是細小的電光碎片,漸漸地就電流如龍,呼嘯著在光柱表面蹦跳流竄.

光柱的直徑逐漸的張開,方圓三千里的石窟在搖晃,四周的岩壁在一層接著一層的消失.

岩壁上無數金色的符文大片大片的閃過,每一片符文閃過,岩層都會消失一大塊.地動山搖了一刻鍾後,方圓三千里的石窟已經變成了萬里方圓.

大地上升起了蒙蒙霧氣,地面在凹陷下去.

一層接一層的龐大金色符文在大地上閃過,一片金色符文閃過,地面就向下凹陷數百米.

十二根光柱開始旋轉.

它們本身在自旋,電光奔湧發出恐怖的雷鳴聲.

同時十二根光柱開始圍繞著正中這座巨大的金色金字塔旋轉.每旋轉一周,十二根光柱就向內靠近一些,逐漸的向正中的金字塔不斷的靠近.

一波波恐怖的能量波動向四周奔湧.

一圈圈金色光環浮現在虛空中,每個光環中都有一條人影.

三連城內的所有人……除了凜冬和蒼幽,他們都被金色光環包裹著,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中.

這些金色光環表面也有電光流轉,無數條極細的電光從這些光環中噴出,無數光環噴出的電光在空中編織成了一張龐大的電網,密密麻麻封鎖了虛空.

蒼幽爪子發癢,他揮出一爪子,狠狠拍在了一根極細的電光上.

'嗤啦’一聲……

氣息已經凌駕胎藏境之上的蒼幽爪子被電光轟得支離破碎,一條線條優美的長腿就此崩解炸碎.

蒼幽痛得'嗷嗚’一聲慘嚎,身形迅速塌縮到了七八米長短,唯恐維持萬米大小的身軀,會讓自己的身體不小心碰到這些金色電光.

"這里,有古怪……建議,列入最高監控序列."凜冬低沉的咕噥著:"建議……調動四周所有力量,不惜一切,覆滅三連城……不惜代價,哪怕將那些'天選之人’全部犧牲,消滅這里."

電光在流轉,四周岩壁在一層一層的消散.

龐大的空間波動席卷四方,四周的空間似乎在折疊,在重疊,一些奇異的空間變化正在孕育誕生.

茫茫霧氣中,可見一座不可思議的造物出現.

金色,銀色,青銅色.

自上而下,三座巨大的,高有近百里,底部邊長兩百多里的巨型金字塔懸浮虛空,十二根光柱從四面包圍著三座巨型金字塔.

一團團濃郁的,幾乎凝成實質的天地元能在三座金字塔的表面流淌,好似瀑布一樣'嘩啦啦’的從最高的金色金字塔頂部流淌下來,一路流過銀色,青銅色的金字塔,最後順著青銅色金字塔的底部向下飛墜.

無形的波動從金字塔內湧出.

所有人瞬間明白了這三座金字塔的名字--'不落之城?永琱T連城’!

上篇:第二百六十章 王嗣     下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