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開天錄 第二百六十二章 決然  
   
第二百六十二章 決然

g,更新快,無彈窗,!

三座巨大的金字塔靜靜的懸浮在空中.

十二根直徑千米,表面電龍奔湧的光柱環繞四周.

宛如飛瀑的天地元能凝成的云霧從三座金字塔的表面傾瀉而下,青銅色的金字塔下方數萬米處,憑空出現了一座直徑將近三萬里的圓形內海.

真不知道是從何處冒出來的,這水波奔湧的內海內魚龍曼妙,海面上居然可見一群群巨鯨噴水,有無數鯊群游弋,更有海豚群歡快的跳躍起舞.

甚至,在幾座海心小島上,可見一條條色澤各異的蛟龍慵懶的蜷縮在巢穴中.

這些蛟龍的體表有透明的晶體正在快速融化.

他們好似被封印在這些晶體中,沉睡了無數年,因為三連城終極防禦大陣的開啟,他們從沉睡中被喚醒,只是一時半會還沒能徹底恢複.

他們蜷縮在巢穴中,身體不時的抽搐一下.

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這些蛟龍體內,一絲絲法力氣息,精血能量正在不斷的增強,正在快速的複蘇.

"這是,一處戰備基地."凜冬的聲音變得極其尖銳:"這里,居然是一處從未激活的戰備基地……你們,都該死."

凜冬一把抓住了蒼幽的脖子.

蒼幽駭然回過頭來,瞪大眼睛盯著凜冬怒喝:"凜冬大人,你要干什麼……我是幽潔雅大人的……"

"坐騎而已."凜冬一把捏斷了蒼幽的脖子:"為了偉大的冰靈神族,任何人都必須時刻懷有犧牲覺悟,更不要說,你只是一具分身,犧牲了又如何?"

凜冬體內一道道寒光不斷注入蒼幽的身體.

蒼幽的身軀猶如吹氣球一樣急速膨脹,彈指間就膨脹到了三四萬米長短.

他的身軀膨脹得太厲害,不僅僅急速變長,身軀中段位置更是變得好似一個大氣球,鼓囊囊的,藍色的鱗甲看上去都有點透明了,厚厚的皮肉下面,不斷有刺目的藍光噴湧.

"死吧."凜冬獰聲咕噥著,他雙手一掄,奮起全力將蒼幽膨脹的身軀向內海海心方向投擲了過去.

蒼幽的身軀噴湧出無邊寒光,他的身體急速的向內塌陷,收縮,就好像有一個巨大的黑洞在他的身體核心處抽取他體內全部的力量一樣.

在蒼幽的身體快要落到內海核心部位時,他的身軀已經徹底消失,只剩下了一顆直徑百米的深藍色冰球.

一波波寒潮颶風從這顆深藍色的冰球中噴出.

凜冬右手小指頭輕輕一勾,低沉的喝道:"爆!"

三座上下相連的金字塔,最高處的金色金字塔頂端,高有萬米的魔章王虛影突兀的出現.魔章王瞪大眼睛,惡狠狠的盯著凜冬.

"爆?爆什麼爆?給我鎮壓住!"

十二道直徑千米的光柱急速的自旋,龐大到無法估量的天地元能在光柱中塌縮,凝煉,釋放出恐怖的光和熱,十二根光柱徹底凝成了實質,每一根光柱上都有菩提,巨龍,鳳凰等虛影浮現.

'嗡’的一聲巨響傳來.

最下方的青銅色金字塔四四方方的底部,一枚枚宛如陽刻印章的立體符文冒了出來.無數符文閃爍著奪目的青銅色神光,一片厚重的青銅色光焰猶如一塊大陸一般向下壓去.

正在急速膨脹的深藍色冰球驟然凝固.

青銅色光焰緩慢的,攜帶著漫天熾烈的光焰緩緩壓下.

冰球和這一片四四方方,邊長數百里,厚達上萬米的青銅色光焰輕輕撞擊在一起.

就好像一塊巨大的磨盤壓在了一顆雞蛋上,深藍色的冰球'啵’的一下炸開,絲絲縷縷的冰晶有氣無力的向四周擴散,內海上下了一場方圓千里的鵝毛大雪.

除此之外,再無任何其他的破壞.

凜冬的身體微微顫抖著,他犧牲了蒼幽一具分身,更是將自己體內的一小半能量注入其中,以冰靈神族的秘術,想要發動一場天災破壞這一處內海的生態環境.

最少最少,也要滅絕這一片內海中九成九的生靈,才能讓凜冬心滿意足.

可是這座'不落之城’的防禦禁制太過于強大,凜冬使出了不小力氣的這一擊,居然被無聲無息的化解.

魔章王巨大的虛影懸浮在金色的金字塔頂部,他雙手叉腰,朝著凜冬瘋狂的挑釁著:"大鐵殼子,怎麼樣?是不是很喪氣啊?是不是很不爽啊?不爽就對了……來,揍我啊!"

魔章王右手輕輕的拍打著自己的面頰:"來,揍我啊,嘿嘿,有種,你破掉三連城啊."

凜冬抬起頭來,死死的盯著朝著自己放肆叫囂的魔章王.

"凡人,若是在'姆’之外,你這樣的凡人,我一念可以滅殺."

凜冬的語氣中充斥著幾乎凝成實質的殺意.

"來,來,來,你家魔章王大爺就在這里,你一念滅殺我啊……別吹牛,是男人,就卷起袖子,干!"

魔章王笑得格外嘚瑟.

凜冬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他的面甲內寒光奔湧,大片寒氣順著甲胄的縫隙噴出了數千米遠,將四周大片虛空變成了一片冰晶世界.

下一瞬間,凜冬體內寒光突然一凝:"嗯?凡人,你在拖延時間?你想要干什麼?嗯,這樣的大型戰爭陣法,時隔太多年沒有開啟,一旦開啟,你需要時間准備大威力的攻擊禁制?"

凜冬的身體突然劇烈的搖晃起來,他的身體內有龐然寒光噴出.

"凡人,奸詐的凡人,凜冬大人不和你們一般見識……這次,算你們運氣好……凜冬大人,沒辦法在'姆’的內部動用太強的力量……下次,我會回來的……"

凜冬一聲大吼,他的而身體化為一道寒光沖天而起.

就在凜冬急速向高處穹頂疾飛的瞬間,銀色的金字塔表面一閃,一支通體燃燒著赤紅色烈焰的銀槍無聲無息的飛出,化為一縷流光瞬間洞穿了凜冬所化的寒光.

一聲震耳欲聾的撞擊聲.

金色光環庇護中的三連城子民紛紛口吐鮮血,被震得陷入了深度昏厥狀態.

銀槍炸成了粉碎,大片鳳凰真火化為一片滔天的赤紅色火云,翻滾著向四面八方擴散開去.

凜冬的一條大腿被銀槍命中,銀槍硬生生的將凜冬的這條大腿撞得從本體上脫落,一截全封閉的腿甲急速的旋轉著,噴吐著大片寒光寒氣從高空中筆直的墜落.

高有數米的腿甲打著旋兒落在地上,'咚’的一聲化為一座高有千米的冰山.

冰山核心部位,藍色的腿甲閃爍著寒光,隱隱可聽到凜冬的怒吼聲從這一件腿甲中不斷傳來.

"我會回來的!凡人!你們等著瞧!"

凜冬所化的寒光沒入了穹頂,就此消失得無影無蹤.

無數金色電光逐漸消失,半空中金色光環包裹著的人影逐漸下降.

內海四周,廣袤的平原,起伏的丘陵,更有草原,森林,沼澤,山脈,甚至還有一小塊被環形山脈包裹起來的小戈壁灘,各色地貌一應俱全.

無論是奴隸,奴仆,還是那些身份普通的村鎮子民,所有人落在地上後,都呆呆的抬頭看著天空.

有一批金色光環裹著的人影並沒有落在地上.

其中有十二執政家族的老祖們,有各家族的長老,也有各家各戶的紈绔,膏粱,浪蕩子女.

他們被金色光環死死的包裹著,懸浮在空中,好些人不安的嘶聲尖叫著,更有人放聲的咒罵著,依仗著自己在家族中的身份地位,依仗自己得到老祖的寵溺,很囂張,很癲狂的咒罵著.

"放我們下去!"

"放我們下去!"

"知道我們是誰麼?知道我們的身份麼?"

"是誰開啟了這終極防禦大陣啊?三連城居然是如此巨大."

"喂,你立功了,我們會獎勵你的,放我們下去."

"讓我們看看,這三連城究竟是什麼樣子."

"不落之城,永琱T連城,名字不壞啊!"

"混蛋,聽到麼?放我們下去,帶我們好生檢閱檢閱三連城,你不要腦袋了?"

眾多紈绔膏粱歇斯底里的咒罵著.

各家各族的老人,則是臉色難看的看著最高處金色金字塔頂部的魔章王的身影.

"戈摩羅!"最終,一名大半截身體被凜冬放出的寒氣冰凍,只有小半個胸膛和腦袋還暴露在外的天龍老祖厲聲喝道:"你,想要做什麼?"

"當年的事情……不能怪我們."天龍老祖的聲音傳出了上千里地,四面八方好些紈绔膏粱都聽到了他的話.

這些放聲叫囂的男女頓時閉上了嘴.

開啟終極防禦大陣的,居然是那個傳說中的,在當年的叛亂中唯一生存下來的大孔雀王朝的王子?

這可就麻煩了.

大家可是有著血海深仇的……

沒錯啊,傳說中,也唯有大孔雀王族的血脈精血,才能開啟最後的終極防禦大陣.

有些紈绔目光游離的向四周張望著,他們開始考慮逃跑的問題.

連凜冬都被逼得逃竄了,他們顯然不可能攻破如今的三連城,如何逃生,如何保命,他們必須仔細琢磨一下……要命的是,這逃生保命的技能,他們不熟啊.

"戈摩羅,你聽我說……當年,大孔雀王族做得太過分,將我們十二本相家族,也當做了魚肉的對象."天龍老祖語氣沉重的說道:"他們肆意的掠奪我們的財富,凌辱我們的族人,侵占我們的利益……"

"他們做的太過分,我們不得不奮起反擊."天龍老祖長歎道:"不過,那些事情,究竟都過去了."

"所以,向前看,往好處想……沒人和你競爭王位了,你就是新的大孔雀王朝的王."天龍老祖目光閃爍,沉聲道:"我們願意服從您,遵從您,拱衛您,我們十二本相家族,願意成為您的爪牙."

向四周游目四顧,天龍老祖的臉皮不由得蕩起了一層紅暈.

如此廣袤的石窟.

方圓數萬里的石窟空間,天,這能養活多少子民,多少族人?

千萬?肯定不止.

上億?肯定不止.

數億?或者是十幾億?

十幾億子民居住在一個龐大的石窟中……只是想象一下那等盛況,天龍老祖,還有其他幾個家族勉強還能活動的老祖無不渾身燥熱.

這……可就不是之前的小打小鬧了.

十幾億子民能創造多少財富?能夠供養多少貴族膏粱?能有多少美女俊男任憑他們享受?能夠湧出多少修煉的好資質的男女,供他們強大家族的血脈之力?

那可是十幾億頭通體金光閃閃的羔羊,任憑他們享用的羔羊!

"不,不需要."魔章王終于開口了:"這一路來,我在老鐵前輩這里,學到了不少東西.十二本相家族?有你們或許是一件好事……但是沒有你們,或許更好一些."

數十個金色光環驟然向內塌縮.

數十個各家老祖哼都沒哼一聲,直接被碾爆成了一團血漿.

"你們手上,都有著我的族人的鮮血……雖然他們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們也不是什麼好玩意兒……所以,請你們陪同他們,一起去死吧."

"他們,想必已經等待你們很多年了.尤其是我的父親,我的祖父,他們必須死得風風光光,必須有足夠的陪葬啊."

又是數千個金色光環猛地向內塌縮.

各家的長老,執事,那些身份尊貴的,有一點年紀的強大修士,紛紛爆成了血漿.

"你們,你們已經爛到了骨子里……你們永遠想不到,三連城會記錄你們做下的所有事情."

"肮髒,汙穢,血腥,墮落……你們怎麼能作出這樣的事情來?所以,也請你們死掉吧,為了三連城的未來,沒有你們,會比較好."

又有數十萬金色光環閃爍.

淒厲的慘嗥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十二本相家族的那些年輕人,那些小小年紀就已經一身毛病,沾染了無數惡習的年輕人,他們的修為被徹底粉碎.

還有他們的護衛,他們的爪牙,平日里跟著他們無惡不作的那些甲士,士卒,也都被廢掉了修為.

他們最多肉身比普通人要強大一點點,但是他們半點兒法力都沒有了.

"你們,除了木肜還有極少數幾個……你們都該死."

"但是你們,太年輕了,死得太早,是一種浪費."

"請你們,用你們的汗水和勞動,洗刷你們之前犯下的那些斑斑惡跡."

"從今天起,你們就是三連城的奴隸."

"木肜,木大小姐,你願意帶著你身邊的那一小群人,成為新的三連城邦的……第一批官員麼?"

上篇: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落之城     下篇:第二百六十三章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