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殘神 正 文 第十六章 長生尋仇  
   
正 文 第十六章 長生尋仇







“哇,老七,你這上面畫的是什麼啊?看不明白?”松猴看著滕龍已經畫好了引雷符,嘴上不停的說著。

“三師兄,你可這讓我不知道怎麼說好了?這是按照我記憶中的樣子畫的!”滕龍不知道怎麼解釋好了,看著三師兄,有些頭大,撓了撓頭。

“嘿嘿,原來你也不知道啊?我還以為你知道呢?”松猴好象難倒了滕龍很高興一樣,邵莉‘哼’了一聲,卻沒說話。

“呵呵,我們來試試他的威力吧!師弟,怎麼使用呢?”二師兄奇雷急著想看引雷符的效果。

“二師兄,你把引雷符拋到空中,稍微高一些就可以了!”滕龍話才落音,奇雷已經從滕龍手中奪過引雷符,隨手丟了出去。

一道電光閃過,引雷符被電光打了個粉碎,電光卻依然不停,對著引雷符的下放劈了下去,一聲巨響,一塊大石被雷劈了粉碎。不遠處的眾人看著碎石飛了過來,都用法力在身體外撐起了一個護罩,而滕龍也被汪韋護了起來。

松猴匝匝舌說:“我的乖乖!威力還不小呢?”

“這威力對凡人來說是不小,但是對于我們來說卻不會有任何效果,只要到了開光期,這樣的雷都無法真正傷害到他,最多是騷擾一下!”汪韋想了想,很認真的說。

“我知道,可是我沒有法力修為,所以只能做這樣的,哎!”滕龍有些喪氣,他知道大師兄說的是事實。

“七師弟,別灰心,如果有法力修為,會怎麼樣呢?”二師兄奇雷插嘴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沒試過,但是威力肯定大很多!”

“那你做一張有法力的引雷符來看看!”

“可是我沒法力啊?”

“沒關系,我在你背後輸進法力,你用我的法力做一個看看!”

“我。。。試試。。”

雖然滕龍丹田被廢,但是有人輸進法力他還是可以暫時的使用的,也許因為有了法力的支持,滕龍這張符做的非常快,幾個呼吸就做好了。

“誰想試一下!”滕龍揮了揮手上的引雷符,臉上帶著了一絲神秘的笑容。

“我來吧!”劉羽峰走了出來,站在不遠處,用法力在身體周圍撐起護罩,對滕龍笑了笑,說:“師弟,來吧!”

“好,五師兄小心了!”滕龍手一揮,引雷符向劉羽峰飛了過去。

電光閃現!

轟然巨響!

氣浪把毫無防備的其他幾個人都吹的退了幾步,眾人往劉羽峰看去,元嬰初期的他此時有些狼狽,頭發大部分豎了起來,衣服上也多了一個大窟窿,其實本身這引雷符也沒這麼大的威力,主要是劉羽峰小看了它,沒有提起全身的功力,否則一點傷都不會有。

“哈哈,五師弟,你這形象真的很不錯啊!哈哈”松猴指著劉羽峰狂笑著,汪韋和石不驚對視了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震驚。

“師弟,這是最厲害的符嗎?”石不驚問道,眾人一聽,注意力立刻被拉了過來。

滕龍此時也在驚訝引雷符的威力,聽到四師兄問他,才轉了過來,想了想說:“不是,這是最根本的引雷符,我還知道其他七種引雷符的制作方法,威力一個比一個大,但是我沒法力,所以只知道怎麼做?但是做不出來!”

“還有哪七種?”汪韋一聽,還有比這還厲害的,暈!

“比引雷符好一些的從低到高分別是:云雷符,風雷符,火雷符,天雷符,劫雷符,仙雷符,神雷符。我現在沒有修為,只能做引雷符,如果我有法力修為,我可以做相應的雷符,前三種元嬰期以下修為都可以制作,但是境界高低不同,威力不同;天雷符需要出竅期的修為,劫雷符需要渡劫期的修為,仙雷符是仙人才有的,必須要有仙氣才可以,神雷符是傳說中的,只有名字,制作方法都沒有!”滕龍詳細的說完自己所知道的符的種類,聽的眾人吸了一口涼氣,原來還有這麼多雷符啊!以前師傅說符是一種大學問,他們可從不在意,因為師傅說過一句話,只要你的修為境界夠高,符威力並不怎麼樣?

“那師弟你還會做師妹符嗎?”石不驚驚訝之余又問了一句,眾人的思想立刻有被新的話題勾引了過去,看著滕龍。

“基本上現在使用的符我都會制作,比如說隱身符,遁符等等,但是我沒法力修為,只能做最簡單的,效果肯定也不好,就想第一個引雷符那樣?”滕龍說完心中有些感慨,如果現在有法力,可能一切都不一樣了,不由得想起了張儀,心中恨意大增。

汪韋看著他變化的臉色,以為他又難過了,連忙安慰說:“沒事的,師弟,你需要法力的時候,我們可以幫你啊!”

“是啊,七師弟,別想太多了,沒事的,以後你需要制作符告訴二師兄,我把法力借給你!”二師兄奇雷也連忙插嘴說,“不過你要送給我幾張符哦!”

“呵呵,七師弟,不如現在我們把法力借給你,你多做幾張,以後需要的時候可以用啊?”松猴也插口道,眾人一起點頭,滕龍臉上露出了笑容。

“汪師兄,幾位師兄,我可找到你們了?掌門師伯在找你們呢?趕快跟我回去!”汪韋轉過臉一看,是二師叔幻云的大弟子--云天。

“怎麼了?云師弟,有什麼事情嗎?”汪韋聽到師傅在找自己,就知道肯定發生什麼事情了,連忙問。

“大師兄,是長生道派的人,說是滕師弟傷了他們掌門弟子,興師問罪來了!”云天說完看了看滕龍。

汪韋眉頭一皺,長生道派的人來找麻煩這幾年一直不斷,師傅因為小師弟沒有出關為由,推搪了過去,師傅心中早已光火,估計現在小師弟出關,師傅是想當面對峙。汪韋心里想著,招呼一下師弟們,和云天一起敢回了隱云閣。

隱云閣大廳門前站著許多人,汪韋及眾人一看,發現這些人都是年輕弟子,估計是長生道派的後代弟子。奇怪的是這些人分成五個陣營,其中有一個陣營的人看起來特別趾高氣揚,把臉都抬的老高,一副天下老子最大的樣子,看著眾人心里很不舒服,松猴正想沖過去戲弄幾句,還沒動,就被汪韋拉住了,使了個眼色,看著臉色沉重的大師兄,松猴沒有說話了,石不驚看了看幾個陣營的人,也沒有說話,腦海中思索這些人的來曆。

幾個陣營的看到汪韋幾個仿佛沒看見一樣,直到看到最後坐在師恩椅上滕龍,不禁奇怪,其中有個人說:“呀!這里怎麼還有個殘廢啊?不知道是誰哦?你們猜是誰啊?”

汪韋幾個人紛紛把眼光看了過去,身上的氣勢猛升,說話的哪個人閉上了嘴,不敢在說話了,其中那個趾高氣揚的陣營里的人鼻子里‘哼’了一聲,仿佛嘲笑別人,也不在說話,掃了一眼,就望向別處去了。

汪韋帶著眾師弟走進大廳,石不驚左右看了一眼,只見左邊坐著三個老者,右邊坐著二個老者,自己師傅坐在大廳主位上,幾位師叔和另外十來個差不多歲數的人坐在大廳這六個人的後面,有些人在相互低聲交談著,看著進來的幾個年輕人,都紛紛望了過來。

“弟子汪韋(奇雷,松猴,石不驚,劉羽峰,項明,滕龍)見過師傅!弟子邵嬗,邵莉見過掌門師伯!”眾人一起行禮問好,只有滕龍無法行禮,坐在師恩椅上,旁觀的人看著這個奇怪的年輕人,心中都起了疑問。

“好,都起來吧,見過這幾位掌門,長生道派的談掌門,嘯風閣林閣主,炎火宮烈宮主,古劍宮裴宮主,慧潔宮水宮主!”隱云子笑著介紹第一排五個人。

滕龍聽到別的到也沒什麼,聽到長生道派,心中怒火依然燃燒,雙眼開始發紅,盯著談掌門身後的一個人;其他幾個弟子一聽,心中一楞,乖乖,不得了啊,修真界大人物全到了,原來修真界最有名的幾個門派就是一道二閣三宮,今天全到齊了,當下不敢怠慢,連忙一一行禮,唯獨只有滕龍,盯著談掌門身後的那個人,對其他一切仿若都沒看到聽到一般。

隱云子咳嗽一聲,喊了句:“小龍!”

“在,師傅!”滕龍這才反應了過來。

“給各位掌門見禮!”

“是,師傅!”滕龍一一給各位掌門見禮,當最後走到長生道派談掌門身前的時候,滕龍停了下來,轉向師傅,說:“師傅,對不起!弟子不會給談掌門行禮!”

“混帳,為什麼不給談掌門行禮,難道為師沒教導過你嗎?”隱云子心知肚明,故意發火說。

“對不起!師傅,弟子敬的是仁義之輩,德高望重之人,對于談掌門,弟子不敢苟同,所以弟子無法行禮!”滕龍話音一落,長生道派的人紛紛怒喝起來,談掌門也是臉色一變,自己做了長生道派掌門上百年來,何時有人敢這樣對待自己,當下心中怒火大升。

“混帳,長生道派乃是我修真界第一門派,談掌門更是德高望重之輩,你怎麼可以如此說,快給談掌門道歉!”隱云子看起來似乎真的生氣了。

“師傅,請怪弟子不能遵從!你看我的雙腿了,第一次雙腿被斷就是被長生道派的人打斷,第二次更被切斷雙腿,丹田被廢。有如此的門人,談掌門有什麼資格讓我行禮!”滕龍話音一落,大廳中各種聲音大起,長生道派的人大聲喝罵,談掌門揮了揮手,制止了他們的喝罵,其他幾派的人也紛紛交頭接耳。

“小龍,你可知道你這話是多麼嚴重!不可以亂說的,長生道派乃是第一修真門派,怎會做如此侮辱自己的事情來!”隱云子一拍桌子,怒火沖天,石不驚看著師傅,忽然露出了笑容,心中已然明白了,其他幾個師兄卻紛紛緊張了起來,從來沒看到師傅如此生氣。

“弟子以性命發誓,未說一句假話!”滕龍面色不改。

“胡說,你和那魔門中人勾結,我本該除魔衛道,看在你乃正派弟子,才留你一條性命!”談掌門身後的張儀終于忍不住,跳了出來,大聲喊了起來。其他一閣三宮的掌門微微點頭,看來他們早已知道事情的經過,雖然知道的可能是錯的。

所謂仇人相見,份外眼紅,滕龍雙眼血紅的盯著張儀,恨不得把他粉身碎骨。由于張儀的出現,整個氣氛變的有些緊張起來,滕龍火紅的眼神,張儀毫不在乎的神態,空氣仿佛都凝結了。








上篇:正 文 第十五章 引雷     下篇:正 文 第十七章 魔門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