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九章 香火護神  
   
正文 第九章 香火護神


“你怎麼魂都跑出來啦…….”

就在洪易感覺到自己的神魂回歸不了身體,即將魂飛魄散的時候,突然看見了一個渾身素白的小女孩突然跑了進來,一把把自己抱住,推向了自己的身體。

隨後,洪易只感覺到了渾身一輕松,猛的坐了起來。眼前卻沒有什麼身穿素白的小女孩,而是一只小白狐狸,石頭桌子上放著一果盆,果盆里面幾樣小吃,一杯熱氣騰騰的茶。

小白狐狸的眼睛對望著自己,一眨一眨。

“剛才是你救了我?”

洪易對著小白狐問。

“唧唧,唧唧。”

小白狐狸點點頭。

洪易知道自己剛才神魂脫體,回歸不了身體,危險到極點。幸虧這個小白狐狸的魂把自己推了一把。那個渾身素白的小女孩就是小白狐狸出殼的魂。

“難怪世間如苦海,肉身是渡世的寶筏,人的神魂脫體,就等于是赤身**跳進海里,一下就完了。”

洪易總算知道了神魂出殼的危險。

“唧唧,唧唧,唧唧……。”小白狐狸歡快的圍繞著洪易轉圈,同時用爪子指著地上的茶點小吃。

“這是什麼?”

洪易發現盤子里面的干果很奇怪,是一種比豆子大的果實,果實外面包了一層紅色的外膜。而另外一個是大果實塊,被烤得焦糊,撥開外殼,里面金黃,散發出香甜的味道,令人食欲大增。

洪易卻是從來沒有看過這兩樣東西,不知道是什麼。

小白狐狸又唧唧叫,好像是回答洪易的問題,但是兩者言語不通,洪易看得莫名其妙。

小白狐狸叫了一會兒,似乎是知道解釋不通,吧嗒吧嗒跑了出去,叼了一根長長的香進來,點上火插在地上,不一會,洪易周圍便香煙繚繞。

“唧唧,唧唧。”

小白狐狸用前爪點了點自己頭上,在地上蹲坐著。同時指了指洪易,要他學自己。

“你的意思是再要我神魂出殼?咱們交流?可是。”洪易剛才可是試到了神魂離殼的危險,有點猶豫。

“唧唧,唧唧。”小白狐狸又用爪子指了指地上燃燒的香火,意思有香火不怕。

“好吧。”洪易坐好,閉上眼睛,施展著《寶塔觀想法》,突然一跳。

轟!

他又看見了自己的身體,神魂出殼。

“你以前修煉過麼?怎麼這麼快就可以神魂出竅?”

洪易聽到了一個聲音。

同時,他看到了小白狐狸的頭頂上虛站著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全身素白,衣袂飄飄,眉目如工筆刻畫,精致之中透出靈性。

“我叫洪易,你叫什麼名字?”洪易看見四周繚繞的香煙,只覺得渾身好像是泡在溫泉之中,完全沒有第一次神魂出殼的寒冷。

“我們純狐都姓塗山,我叫塗山桑,你叫我小桑吧。原來你叫洪易,那我以後就叫你小易哥哥好了。”小桑一片天真浪漫,“我的身體還沒有學會說人話,只能和你神魂交流。這是檀香,能保護神魂,卻是不怕風把魂兒吹散,廟宇里面供奉的香,都是這種呢。”

“難怪神都喜歡香火……。”洪易笑道,“小易哥哥……你剛才叫我小易哥哥?”

洪易眼神之中閃爍出驚喜,從來沒有叫他這麼親切的稱呼,小桑雖然是只狐狸,但神魂出殼,和人沒有什麼兩樣,一個可愛的小女孩。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為什麼這麼快就能出竅呢?你剛才修煉的是寶塔觀想法麼?我修煉這門方法的時候,足足修煉了一個月,才能把出竅呢。”小桑擺弄著自己的頭。

“這門方法並沒有什麼值得奇怪的,就是取一個蹬高之後跳躍的念頭,登山跳懸崖的人,跳下去的時候,還沒有到地面就已經死了,就是魂已經出體了。修煉這種觀想法,也就假象自己從高處跳下,神魂就脫殼了。”

洪易思考著,“我剛剛看了道經里面記載的‘定神,出殼,夜游,日游,驅物,顯形,附體,奪舍,雷劫,陽神。這道家的神魂修煉之法,道理簡單,但是難以入手,幸虧我是讀書人,能靜得下心來,一般人心猿意馬,怎麼能定得神下來?定不下神,就別談出殼了,果然是大道至簡,這仙術的修煉比武學的修煉簡單多了。”

“小桑,這是什麼吃的東西?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是狐狸吃的麼?”洪易指著地上的那兩樣東西。

“這是大禪寺的和尚從海外帶過來的種子,紅衣的那種叫落花生,又叫做花生,那個烤得又香又軟的叫做番薯。大禪寺被燒了之後,我們就把一些種子帶過來了,自己在山里面播種呢,這兩樣東西,又好種,產得又多,還很好吃。”小桑咯咯笑著。

“花生,番薯?”洪易看了看,伸手去撚,卻撚了個空。

“咯咯,咯咯,小易哥哥,你怎麼這麼笨,魂兒是拿不起東西來的,人也看不見呢,除非到了驅物的境界,才能拿起東西來了,不過小易哥哥你這麼快就可以修煉到出殼,驅物應該很快的,果然,人是萬物之靈,修煉起來比我們狐狸快多了呢。”

“小菲,小殊,你們快過來呀,小易哥哥居然能神魂出殼和我們說話呢。”小桑突然叫嚷了起來。

就在這時,門口又進來了兩只小白狐,看見石室之中點著檀香,都發出了唧唧的聲音,身體匍匐卷縮在地上不動了,同時洪易又看見了兩個依舊身穿素白的小女孩。

“真的哦,這下可好玩兒了。天天呆在山里面,可悶死我們了,可惜元妃姐姐說外面不能去,去了人會殺我們的。”

“上次元妃姐姐也帶了幾個書生來,說要教我們讀書說話,寫字,但是才看見我們就暈死了過去。”

“真搞不懂,我們狐狸有什麼好怕的,那些人一邊要殺我們,一邊卻害怕我們。真奇怪啊。”

“小易哥哥,你叫小易哥哥麼?有個人真好,咱們以後可以一起玩。我老早就想出山,找人玩了。”

兩個小女孩七嘴八舌的說話,圍繞洪易嘰嘰喳喳個不停,讓洪易感覺到了小女孩居然還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卻不像“武溫候”府邸之中的丫鬟,就算是年紀小,但個個精明,都想削尖了腦袋向上鑽營。

“世人都說狐狸狡詐,卻不知道人的機變狡詐勝過狐狸一萬倍。”洪易感歎。

“對了,你們三個修煉什麼地步了?”

“我和小桑都才修煉到出殼,小殊厲害一點,可以夜游遠行呢,但是還沒有到日游遠行的程度。不能離身體太遠呢。元妃姐姐說,如果我們沒有練到驅物的陰神境界,就不能用飛針飛劍,那都不能出去呢。不然山外那些人,血魄旺盛的,我們就迷惑不了,很容易被害呢。”小菲搖搖頭。

“飛劍飛針?”洪易疑惑道。

“是啊,練到驅物的境界後,可以驅動劍和針刺殺,還可以驅動石頭打人。就可以保護自己了。”小桑道。

“那沒有練到驅物的境界,你們有什麼自保的能力?”洪易問道。

“在神魂沒有練到驅物之前,我們只能迷惑別人自保。但是碰到身體強壯,意志堅定的明白人,迷惑他們就有點困難呢,像易哥哥你這種明白人,我們就一點迷惑不到。上次進山打獵的一群人,其中就有幾個身體特別強壯的,我的魂兒老遠就看到,他們血氣旺盛得好像火燒一樣,都不敢靠近。還好我們躲藏了起來,沒有被他們找到。”

三個女孩子里面,小殊似乎成熟一點。說話也條理清楚。

“嗯?妖魅要迷惑人,首先要人的內心不正,或者身體虛弱,血氣不旺。”洪易想起了草堂筆記之中記載的一些東西。

妖魅迷惑人,一是要人的內心不正,疑神疑鬼,神魂就會虛弱。二是身體虛弱,血氣不旺的。也可以乘虛而入,如將死之人,總是能看到妖魔鬼怪。

這個道理,洪易倒也懂。

“難怪說神鬼之道,不凳大雅之堂,卻原來有這麼多的禁忌。”洪易聽見這些談話,又對修煉神魂的仙道有了一個更深的認識。

“修煉神魂的仙道限制太多,難以入手,而且危險性太大,難怪在世間並不流行,而武學之道卻是大盛。”

原來修煉神魂,第一是要靜心,定神,驅除一切的雜念,然後才能通過觀想法出殼。首先靜心,定神,驅除一切雜念,這樣的條件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就算能做到,出殼了,也好像是不會水性的人離船跳入了大海,立刻遭受滅頂之災。

洪易估計,很多修煉者,在修煉的時候,都會在出竅之後魂飛魄散。

而且就算出竅,仍舊沒有什麼自我保護的能力,要直到驅物之後,才逐漸有自我保護的能力,這卻比武功拳腳相差多了。拳腳練上一兩個月,就能輕易的擊倒一兩個人。

“難怪道經之中,記載觀想法的時候,卻並沒有說要點燃一株檀香,原來蘊藏惡毒的意思,是要修煉的人去死。”

洪易又揣摩出了道經里面記載的一些修煉方法的弊端,甚至是故意的惡毒。

道經是大乾王朝收集天下典籍編著的,大乾王朝並不想人修煉仙術,那樣會破壞王朝的統治。

“這樣一來,武經里面也可能有很多故意的不提醒。不過我想,武經和道經應該有兩個版本,皇家書庫里面是一個版本,而流傳到民間的又是一個版本。而且,大乾朝的皇帝恐怕覺得這仍舊不妥,于是下令**。”

洪易讀書不是死讀書,而是要揣摩著書人的思想,甚至平生經曆,更有甚至,要搞清楚成書的時間,考察著書人著書的時候是個什麼樣的環境,出在什麼樣的狀態,心態如何,這樣才能把一本書徹底的讀通,心靈和著作人交流。

現在他略微一思考,就明白了,大乾王朝的武經,道經兩部書雖然博大精深,但其中也有很多不妥的地方,甚至是引誘人死掉的地方。

“難怪,武經里面最高境界只到武聖,卻是沒有人仙!”

想通了問題,洪易心中一片清明。

“小桑,小殊,小菲,你們純狐族,都是按照這道經上面的修煉麼?”洪易突然問。

“是啊,開始的時候是這樣,不過有幾個長老走火入魔死了,後來白先生過來了一次,說這部道經有問題,于是給塗老指點了。”小殊回答著。

“白先生?白先生是什麼人?”

洪易這是第一次聽見的白先生。

“白先生叫做白子岳,很有名氣呢,是天下八大妖仙之一。”

“天下八大妖仙是什麼?”洪易問。

“就是除了人類之外,最傑出的八個厲害的。不過我也不知道,就是上次偷聽白先生和元妃姐姐談話偶爾聽到的。”小殊又搖了搖頭。

“咦,香要燒完了,小易哥哥還是歸殼吧,要不然會受不了的。等神魂強大了,小易哥哥還可以和我們出去玩呢,以後小易哥哥,你還可以到城鎮里面去,給我們買些東西回來玩好不好啊,我可是好想去城鎮里面買東西呢。”

三狐一人神魂歸竅了。

洪易睜開眼睛,眼前什麼都沒有,只有三只小白狐看著他,眼睛一眨一眨,剛才的三個小女孩的談話仿佛是做了一場夢。

“唧唧,唧唧。”

三只小白狐又叫了起來,把石桌上的干果捧起來,送到洪易的面前。

洪易捏開一粒花生米,果然滿口脆香。剝開番薯,也是滿嘴香甜,從來沒有吃到這樣的好東西。

喝了一口熱氣騰騰的茶水,洪易看著三個跳來跳去的小狐狸,想起了神魂出竅的時候,三個喊自己小易哥哥的女孩,心中湧起一股的暖意。

這樣的暖意,在人情冷暖似刀劍冰霜一般的侯府之中,是感覺不到的。

上篇:正文 第八章 神魂出殼     下篇:正文 第十章 凶險的獵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