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贈指環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贈指環


讓洪易好奇的並不是這個女扮男裝,身穿國子監太學生服裝的女人,而是她口所說的血紋鋼。

血紋鋼並不是上好精鋼的一種。而是屬于傳說中打造的仙兵飛劍的鋼鐵。

這種鋼鐵光亮純淨,但是在鋼質內部會有一條條像人體經絡血管一樣的血絲。

傳說這種鋼鐵有靈性,佛道兩家的修行之士用它來煉制飛劍驅動起來,比普通凡鋼精鐵的劍要靈活得多,威力也大得多。

不過洪易只在道經之中讀過有這種“血紋鋼”的記載,本身也沒有看過,甚至他懷疑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這種鋼鐵。

他的神魂修煉也沒有練到驅物的境界,更無法比較這種“血紋鋼”和普通凡鐵到底用陰神驅動起來誰優誰劣。

不過剛才這個“貫虱號”的老板所說的天梯紋鋼,冰裂紋鋼,菊花紋鋼,洪易卻是知道,有得也見過,這三種鋼鐵打造的兵器都是神兵利器,價值最少都數千兩銀子,甚至價值萬兩,而且是有價無市。

因為這三種鋼鐵打造的刀劍都是真正的吹毛斷發,削鐵如泥。

天梯紋鋼是西域火羅國的特產,因為鍛打出來的刀劍身上有梯形狀的紋理,得稱為天梯紋。

大乾王朝的是冰裂紋。南方島嶼神風國的菊花紋。這三種刀劍並稱為三大神兵。

洪易曾經親眼看到正府趙夫人的大兒子洪熙手里有一把冰裂紋的寶刀,是皇帝賞賜。洪易都很心熱。

“玉京城是天下第一大城。這貫虱號是天下第一地兵器鋪。竟然都沒有血紋鋼買?”女扮男裝地“公子”再次歎息著。眉宇之中再也掩飾不出深深地失望來。

“這位仁兄。血紋鋼是道士在丹爐之中煉出來地。傳說要過上千次火。還要許許多多地材料。最後用自身人血淬火。才能煉出血紋來。像人體地經絡血脈。曾經前朝地方仙道大家王九月道士用了十年時間。才練出巴掌大塊血紋鋼來。最後還自身精血枯竭而死。仁兄要在普通店鋪之中買這種傳說之中地仙鋼。怎麼會買得到呢?”

洪易忍不住上前一步說道。

就在洪易上前一步地時候。女扮男裝地“公子”身邊地兩個護衛猛然把眼睛盯到了他地身上。冷光攝人。好像是洪荒巨獸。而且兩人地手摸到了腰間。似乎隨時都要掏出凶器來。

這樣地反應。洪易心里一震。差點被嚇得後退。好歹他修煉神魂已久。有了定力。倒只是把腳步停下。微笑看著這兩個凶猛地護衛。

“你們干什麼。還不退下?”

女扮男裝的“公子”聽見洪易的話之後,立刻非常的驚喜,轉而看見自己護衛的態度,頓時惱怒了,眉毛倒豎。

兩個護衛聽見“公子”的訓斥,一言不發,立刻退到了兩邊。

“這位公子,你知道哪里能買得到血紋鋼麼?”這個“公子”頓時上前兩步,靠近洪易,急忙問著。

“請問這位仁兄貴姓?”洪易微笑問道。

“公子”大約覺得自己這樣一下上來有點急躁和失禮,連忙又退後一步,拱了拱手,眼睛看著洪易打量了一番,“公子是讀書人吧,身材秀才的青衫,已經有功名在身,不知道怎麼會知道‘血紋鋼’的。我姓洛名云。”

在對方打量自己的時候,洪易也在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假公子”。

對方臉很白淨,五官秀氣,吐息帶香,似蘭似麝,手指纖細,左大拇指上還帶著一枚扳指,扳指卻不是玉的,而是鐵的,鐵上顯現出了花紋,還有扣槽,並不裝飾用的,而是用來射箭的。

看見對方大拇指上帶的扳指,洪易突然想起來,自己要開弓練力,還得要去買個扳指,不然很容易會被弓弦割傷手指。

雖然洪易看出了對方是女人,卻並不點破,而是依舊以仁兄稱呼。

男扮女裝只不過是一層皮膜而已,說破就沒有意思了,而且很容易引起人的反感,甚至成為仇家。

“我姓洪名易,只不過是多讀了基本道經而已,聽見洛兄要買血紋鋼,覺得好奇而已,看洛兄應該是國子監的學生,怎麼會要買血紋鋼那種仙物?”洪易問。

“呃…..”洛云停頓了一下,“我只不過是隨便問問而已。”

“嗯,不過到玉京城外三十里,是玉京觀,乃是方仙道派的根基,洛兄如果真的出得起價錢,可以去問問那里的道士,他們應該收藏了的。”洪易出言道。

“玉京觀,方仙道麼?”洛云沉思著,又抬起頭來:“既然洪兄熟讀道經,不知道有沒有看過,如果沒有血紋鋼,用什麼代替最好?”

“要練飛劍?沒有血紋鋼,要用什麼代替?”洪易聽見這個話:“這個女人是個愣頭青吧?哪里一開口就問這個問題的。讀書人不談怪力亂神,至少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談吧?莫非這個女人也是一個修煉之士?不知道到了什麼境界?不過既然說話這麼大方,我倒摸摸她的底子?到底是修煉之士,還是看了幾本道經之後就起了興趣的人?”

心中雖然這麼想,但是眼睛看著這個女人的眼神,有一種天真的味兒,洪易回憶起道經上的一些記載道:“書上說血紋鋼是以煉金術把鋼質變化,練出人體一樣的血脈來,如果煉不出來之時,可以用木劍代替,因為木劍也有脈絡。如果用別的沒有脈絡的東西代替,神魂驅劍要困難十倍。不過具體的煉劍采劍之法,我也並不知道了,我只是在讀一些道書中看到的。”

“原來是這樣的道理!”珞云恍然大悟,眼睛之中放出光彩來:“洪兄你我同樣是讀書人,卻知道這麼多,難怪現父王……….要我來玉京讀書,要多看別的書籍,還要多問別人。”

珞云說到父王的時候,似乎覺得自己說漏了嘴,聲音立刻變得細不可聞。

洪易也裝作沒有聽見,他早就猜測到了這個珞云是國外皇室的人。

“用木劍似乎威力要小了很多,我還是去玉京觀看看有沒有血紋鋼賣吧。”珞云自然自語道,隨後拱手道:“多謝洪兄指點,我先去玉京觀看看,對了,洪兄手里有弓,卻沒有指環,很容易割破手指,我就送你一個扳指,感謝你的指點吧。”

說著,洛云從手上摘過了指環遞給洪易,“我在國子監讀書,你住在哪里?我有時間來找你和你聊天?”

“我在武溫侯府。”洪易道。

“嗯,我記住了,我現走一步。”

洛云遞過扳指之後,飛快的走出去,洪易在樓的邊緣看見她乘上一輛馬車,飛馳朝城外去了。

“倒是個沒有機變詭詐心思的人。”洪易看著手上的指環,歎了一口氣。

………………………………………………………………………………….

馬車里。

“公主,這個秀才不是一般人!”一個護衛對洛云道。

“哪里不一般了?”洛云問道。

“別的讀書人公主你有時詢問之時,都是一臉麻木,除了套近乎之外,就是什麼不語怪力亂神。唯獨這個讀書人,怎麼懂這麼多的東西?”另一個護衛道。

“父王不是說,大乾朝的讀書人學問囊括四海,這有什麼好稀奇的?”洛云奇道。

“公主,你太天真了。王送您來,是要您學習大乾人的精明,可是您....”

兩個護衛都歎了口氣。

上篇:正文 第二十二章 血紋鋼     下篇:正文 第二十四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