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五十九章 科考爭端  
   
正文 第五十九章 科考爭端


神魂出殼,感覺到了這些泥塑的聖賢充塞浩然大剛之氣,這種氣息是無形的,直接來自念頭之中的壓迫,洪易瞬間的想起了草堂筆記之中記載神佛聖賢受萬民香火念頭成神的故事。ΖuiLu.COM.

在懷疑之中,他再次神魂出殼了一次,終于發現這些泥塑的上古聖賢們除了充塞一種大剛氣息之外,卻沒有任何其它的念頭,也不能進行交流。

“這些聖賢並沒有成神,他們身上的陽剛正氣,只是曆朝曆代的讀書人,都進行膜拜,把自己的念頭留在了聖賢身上,久而久之,就積累起了這樣浩然如日月的念頭,如果長久沒有人膜拜,這股念頭就會慢慢的散去,同時,所有的讀書人都心中沒有正氣,都蠅營狗苟之事,那麼這些聖賢也一樣的失去力量?”

洪易心中突然有了一陣明悟。

神像身上的神力,是眾人念頭加持上去的。眾人雕刻了神像,然後膜拜它,眾多念頭積累下來,這些神像就有了神力。

心中想通了這一點,洪易雖然知道這些聖賢並不是神,但還是真心實力的拜了三拜,他是拜眾生心中聚集的浩然陽剛。

拜完之後,便有士兵過來把他領到了一個考場的號子里面。

這個考場號子就好像一個柵欄,有木板,雨棚,椅子,考生就是在這里面考試。

把筆墨硯放好之後,卷起袖子,硯台之中注入清水磨好墨之後,試卷就發了下來,上面寫著考題的內容,要做的經義。

“還好這舉人考試就一天的時間,這麼小的地方,挨也挨得過去。要是考進士,在這個小小的地方要待上三天時間,七場文戰,不說文思上的功夫,單單是體力上,一般人都支持不下來,這也是變相的考了讀書人的體力功夫,杜絕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當官。”

洪易看著自己周圍的號子,轉身都有點拘束,暗暗感歎一句,隨後看了題目。

題目是“盤之居深山之中”。

盤是上古帝皇,傳聞上古之時,這位皇帝聖德澤遍天下,讀書人的經典之中,都贊美這位皇帝。

現在考試的題目,就是解讀這句話的經義,發揮自己的見解,文中闡述治國的道理。

洪易沉思片刻,大筆一揮,便寫上了破題“聖帝之心,唯虛而能通也。”隨後便洋洋灑灑,大談李式學派之中去形骸,無心即無私,天下萬物為一體的學問。

這種見解正是李式學派的經義,李式學派又講究心誠則意達,又叫做“心學”,卻是不同于洪玄機講究綱常,嚴格禮法的理學。

找到了考官的心思來做文章,自然筆走龍蛇,不到兩個時辰,剛剛到中午,四周的秀才都在咬筆杆子的時候,洪易就已經交卷。

……………………………………………………………………………………………………….

貢院的主考房內,坐著幾位身穿官服,頭戴烏紗帽的考官,其中一位,當堂正坐,一臉嚴肅,大約四十歲的模樣,正是這次主持鄉試的主考李神光,當朝名臣,禮部尚書。

雖然這次是秀才中舉人的鄉試,並不是舉人中進士的會試,但因為是玉京城的科考,非同小可,加上朝廷對科考尤其重視,而且秀才到舉人這一關,關乎著士紳免稅這一條,所以派出了朝廷大員做為科考主考官。

“嗯?各方考官有推薦上來的卷子沒有?”

時辰到了中午,李神光估摸著,其中有文思敏捷的秀才已經交卷,便問下面各房的考官。

“各房都有完成的卷子交上。”

幾個副考官連忙跑進來,把手中的一張張卷子抱上來,鋪在桌子上,讓李神光觀看。

“嗯?這篇大談仁義禮法,看似剛正,揮斥方遒,但剛毅木衲近仁,在嘴里說大道理的,都是偽君子之流。”

李神光看了幾篇,都搖搖頭,把文章抽到一邊。

旁邊的副主考也湊過來看,搖搖頭,把這些定為了落卷。

“嗯?好字!”

突然之間,李神光看到了一篇文章,字跡靈動如飛,立刻點點頭,又看著文章的破題,“聖帝之心,唯虛而能通也。”這句,輕輕拍了下了桌子,“好,好一個唯虛能通,我輩讀書,先要誠心,心誠無私,自然禮法通,萬物一體。”

這篇文章自然是洪易的,主考官李神光是李式學派的人,他的這篇文章,簡直寫到了對方的心里,由不得主考不擊節贊歎。

而且洪易的字體,是模仿彌陀經經文,字跡給人的感覺很輕盈,舒暢,卻又不是那種媚骨秀柔的字體,可謂是剛柔並濟,充滿活力。

“李大人最為嚴格不過,很少有擊節贊歎的文章。”

“這次科考第一名恐怕定了下來。”

四周的副主考看見李神光這樣的模樣,都紛紛私語,湊上來觀看,一看字跡,也都叫好。

“這位考生是誰?履曆報上來。”看到得意處,李神光不免詢問一聲。

“此子名洪易,為武溫侯洪大人之子。”

早有副主考把洪易的履曆報了上來。

“武溫侯洪太保的兒子?”李神光眉頭皺了皺。

“李大人,慎言,武溫侯在昨日朝上,已經被封為太師,以後稱呼要改一改。”一個副主考提醒了李神光。

“嗯。”李神光看了看了手中的卷子,猶豫了一下,便道:“這卷的立意,字跡都是極好,我看就定為第一名如何?”

就在他剛剛說出來的時候,突然外面有衙役傳唱:“洪太師駕到。”

“快快迎接,太師主管文宰,武溫侯昨日被封為太師,今日科考,肯定是受皇上的旨意,前來巡視考場。”

李神光連忙站了起來,彈彈身上的衣服,率領各房副主考,到門外迎接。

果然,門外一頂大轎抬到了門口,隨後洪玄機一身官服,面容肅穆的下來。

李神光連忙率領副主考們躬身。

洪玄機現在已經是太師,位列三公,等于是宰相的官位,比李神光要大了許多。這些人自然要迎接。

“這次科考可順利?有無夾帶?”洪玄機點點頭,等這些人躬身之後,問道。

“並無夾帶,也無舞弊之事。”李神光不卑不亢的道,隨後把手一擺,“洪太師請移步到主考房。”

雙方到了主考房之中之後,坐定,上茶,一系列客套的官場規矩過後,洪玄機坐了上位,眼睛掃了掃桌子上的卷子,“第一名已經定下來麼?”

“當然,說來也巧,這第一名的文章,都是我們公認的好,一查履曆,竟然是洪太師你的兒子,名叫洪易的那位。”李神光把洪易的卷子抽出來,鋪到桌子上,讓洪玄機觀看。

“嗯?第一名?”洪玄機目光微微一閃,看著卷子,漸漸的眉頭皺了起來。

他這一皺眉頭,整個屋子里面的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那些副主考官都感覺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氣都喘不過來。

整個房子里面,鴉雀無聲,咳嗽的聲音都聽不到。

“這字飛揚跋扈,鋒芒畢露,並不安分。”洪玄機搖搖頭,“而且這文章並不通暢,有些地方簡直是胡言亂語,別說定為第一,要想中舉都難。雖然他是我的兒子,但恐怕還要磨練磨練幾年,去掉鋒芒,這次科考,就定為落卷吧。”

說著,洪玄機捏起這張卷子,丟進了落卷的堆里面。

“嗯?”李神光看見這樣的情形,眉頭猛跳,血一下就漲到了臉上,突然猛的一拍桌子。

砰!

桌子上的筆墨都一下震到了地上。

本來屋子里面氣氛就沉重,李神光這突然一拍,倒把在場的副主考們都嚇了一大跳!有幾個腿腳一軟,差點兒摔倒在地!

誰也沒有料到,這位尚書大人,居然突然對當朝太師,宰相拍桌子!

不過在場的人也知道,兩人學派不同,對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洪玄機,這里我是主考,你不過是巡查,雖然官我比大幾品,但並無權利定試卷好壞!”李神光的咆哮響徹了整個屋子,“大丈夫舉賢不避親,你這是為了自己的清名,打壓自己的兒子,心處不正,不為國家舉賢,小人行徑!”

“嗯?”洪玄機手一停,冷冷的看著咆哮的李神光:“我兒子鋒芒過盛,不是國家賢良,得壓一壓,銼一銼,才成才,這自然是為國舉賢,難道我的兒子,我還不清楚?你身為主考,咆哮失去體面,成何體統?我是皇上親封太師,為國征戰,又管理朝政,你說我是小人?你把皇上的眼光視為何物?我明早上朝,定要重重參你一本!現在趕快退下,等著聽參!”

洪玄機這冷冷一說,頓時眾人身上都有一股刺骨的寒意。人人都知道,洪玄機當年為大將,殺人如麻,對付政敵也決不手軟,朝廷上,能和他對著干的,很少很少。

哪里知道,李神光卻寸步不讓:“我現在是皇上欽命的主考,你無權叫我退下!參不參我,那是你的事!朝廷一不撤我,就一日就是主考!我明天早朝也要參你一本!參你逾權!打壓良才!你就是小人!皇上用你,是用錯了人!”

“我奉皇上口諭,巡視考場,就是欽差,有全權處理一切事情的便利。”洪玄機淡淡道:“左右,把他拉下,今天的事情,我自會向皇上稟明。”

“是!”

就在這時,進來兩個人,就要把李神光拉下去。

“洪玄機,你敢!”李神光咆哮道:“你敢叫我退下,我就和你打禦前官司,你試試看,我就出去撞景陽鍾,拼著流放三千里,也和你打欽命官司,哪怕是撞死在金殿之上,也和你打到底!你洪玄機就是個小人!你試試看!你試試看!”

“撞景陽鍾?”洪玄機心中一動,倒知道這李神光真做的出來,這景陽鍾是有天大的事情才能撞擊,驚動皇上上朝,但是撞鍾的人,不管官大官大,都一律要流放三千里。

而且這李神光說不定在爭執之間,真的會撞死在金殿上,這樣事情就鬧大了。

四周的副主考聽見主考和太師咆哮,都縮到了一邊,這場爭執,可謂是學派之爭,並不是簡簡單單的第一名,洪玄機是理學大家,而李神光卻是李式學派的學者。 .

上篇:正文 第五十八章 泥塑的聖人     下篇:正文 第六十章 洪易中舉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