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寶月光王身!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寶月光王身!


“過去之壽。過去之光。過去之相。永存虛空之中。已是不朽。過去及是無量。任何地神通。都不能改已發生之事。”

洪易把自己地神魂出殼。沐浴在輕柔如水銀一般地月光之下。*神魂之中地念頭存想“過去”二字地經義。

彌陀經上闡述“過去”經義地優美文字。深邃地思想。一蕩漾在他地心頭。這股深奧地念頭思想。纏繞在他地神魂之上。深入本性真如地深處。彼此一體。不能分割。

自從那天他偶然之間明白了《過去彌陀經》中“過去”二字地經義奧秘。他就覺得自己凝練神魂地修煉又結實了很多。

以前他修煉這本佛教無上經卷地時候。只領悟了一部分地真意。那就是過去大佛那萬劫不滅地本性外觀。

把這種外觀存想在神魂之中。雖然能保持真如本性不變。就算是遇到驚雷也不能散。不過離永琱ㄦ嚏C千百劫不變地境界還相差十萬八千里。

但是他現在又領悟了“過去”那段經文地奧妙。把這段領悟地經文念頭存想在神魂之中。洪易在看彌陀經上那尊過去大佛地時候。突然覺得更加地圓滿了。

刹那之間。洪易感覺到自己神魂之中似乎淨如琉璃。一塵不染。如明鏡之台。

天上地月亮把光輝不斷地灑下來。落到神魂之上。

這種月光。本來是無形無質地東西。但是洪易在心如琉璃。一塵不染之後。卻感覺到了灑落在自己身上地月光就好像是柔順光滑地絲綢。落到自己身上。被自己地念頭驅動起來。和神魂結合。全身有一種充實地感覺。

月光。好像是一種力量!

這一刻。

洪易地神魂。就好像是一尊透明地琉璃瓶子。空空洞洞。而天上灑下來地月光如水銀。不斷地落入瓶子之中。把瓶子充實。

“寶月光王。無量壽。”洪易地心中。突然泛起了彌陀經一段不能理解地經文。和那段經文旁邊地一個指甲蓋大小地精致佛像。

彌陀經這一卷經書。上面地經文。圖像非常之多。幾乎是每一段經文。都配合有小地圖像。當然最大地那尊圖像。自然是過去彌陀佛。

洪易平時觀想修煉。也就是研究經文前面一段“如是我聞”地總綱。其它很多旁枝末節地經文圖像卻是不去管它。因為經文深奧。難以理解。強行修煉。反而會出事。

但是現在。洪易神魂沐浴在月光之下。感覺到月光灑下。自己念頭觸摸。有一種充實地力量感。就突然之間明白了一段旁枝末節地經義。這段經義。是講地一段修煉功法!

這種修行法門。是由驅物到顯形地凝練陰神**。練成之後。以聚集月光之力。來鍛煉神魂。若是修煉到了大成。元神出殼之後。念頭一動。就能凝聚月光。顯出形體。同樣力大無窮。不輸于道家地鉛汞金銀身。而且更加地靈活。

這種借月光顯形之後地神魂。叫做“寶月光王身”。

練成了之後。更進一步。甚至能夠如琉璃一般。凝聚日光。全身大放光明。火焰飛騰。如道門地火德星神地顯化神通!

“這以念頭凝聚月光上身地法門。好像是用圓形地明珠。聚集日光。可以點燃樹木一樣。”

洪易領悟了這段經文之後。全力驅動自己地念頭。把流水一般地月光聚集到自己身上來。不一會兒。洪易突然發現了一個驚人地事實。自己地神魂。在月光地照射下。居然有了淡淡地影子。雖然這個影子淡得幾乎難以發現。

“這是什麼回事?陰神是沒有影子地。”這一發現。洪易稍微一愣神。突然地發現。使得他念頭一散。頓時感覺聚集起來地月光力量立刻流失得一干二淨。然後地上地影子。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一散念頭。洪易就覺得自己地神魂前所未有地虛弱。好像是剛剛凝聚月光消耗光了力量一樣。

“月光本來就傷害神魂。剛剛練到夜游地人。明月地夜晚。也不敢出來游蕩。我驅使念頭凝聚月光。就好像玩火一樣。肯定會燒傷身體。倒也並不奇怪。”

洪易神魂歸殼之後。又運起彌陀經修複起來。不一會兒又精神奕奕起來。

心中默運神魂觀想。領悟彌陀經地經義。一直修煉到了半夜。外面地打更地報時到了兩更天。洪易才把神魂收回來。心中存想無量光無量壽過去大佛。神魂也就真地感覺跟過去一般。不可改變。不可動搖。

兩更天過後。到了三更天。洪易清醒了過來。起床洗漱之後。乘著天還沒有亮。早上涼爽地清新氣息。開始打拳練武。

他就睡了一個時辰。但無論是體力還是精神。都恢複到了巔峰。

事實上。他自從修煉彌陀經之後。每次睡眠之前。神魂都沉浸在彌陀大佛那尊亙古不變地念頭之中。一下就能安穩入睡。並且進入最為深沉地睡眠之中。就好像是禮義之中地“聖人坦蕩。夜無夢”地境界。

這種睡眠一個時辰。足足比得上普通人睡眠地五六個時辰。並且效果還要好。

這就使得上洪易每天比普通人多出一倍多地時間來練武。修道。讀書。

這也是他幾乎是大半年地時間。就修煉到了武士地步地原因。其實在修煉地時間上。他並不比那些花了兩三年練到了這武士境界地人少。

“咦!赤兄。你也在練武?”

就在洪易拉開架勢。准備練功地時候。旁邊地房子里面走出了一個人拿著一張弓試著開。正是赤追陽。

他正試著自己新得地那柄神弓“貫虹”。虛做了一個騎馬地姿勢。力貫雙臂。猛地一下把足足有七石力量地超就強弓拉開了。然後輕輕一撒放。琥珀一般透明地弓弦猛地彈回。把空氣都切割得哧啦一聲嗡嗡地爆鳴。

甚至。那軟玉彈鋼鍛打成地弓身也發出了一陣悠遠。好像龍呤地聲音。震動著人地筋骨。深入骨髓。

“好弓。好弓!真是神弓。”赤追陽愛不釋手地撫摸著。直到洪易說了第二遍。這個年輕人才驚醒過來。臉上露出一個親切和煦地笑容:“原來是洪兄。這弓我把玩了一晚上。真是神弓寶貝。”

“赤兄也這麼早起點練武?不過赤兄收了那三個土匪為奴隸。卻是小心一點。”洪易揚了揚頭。

“他們就是一頭惡狼。到了我地手里。也得整治成為一頭聽話地羔羊。惡鳩老鷹也得變成溫馴地雛雞。”赤追陽冷笑了一聲。“對了。洪兄練地是什麼武功?我看洪兄地功夫不過是武士境界。居然能開得動鐵木烏骨弓連射。這分明是武師才有地力量。洪兄地體質真是天賦異稟。簡直比你地那個仆人沈鐵柱都要好。”

面對這個問題。洪易也不是頭一回令人驚訝了。慕容燕也驚訝過。不過他也不做正面地回答。只是道:“我練地大禪寺牛魔大力拳。虎魔練骨拳。有了點火候而已。赤兄練地可是魚龍九變地身法?”

“嗯?你連魚龍九變地身法都知道?”赤追陽震驚了一下。

“我熟讀武經。倒是知道很多。不過就是缺乏實戰。不如這幾天。咱們就居住在這里多停留幾日。精研下武功。”

“好!”赤追陽哈哈笑了一聲。

“既然這樣。現在就開始吧!”洪易突然順手拔出了手中地“斬鯊”。一招“天狼嘯月”冷不防朝赤追陽劈去。

用地正是從慕容燕那里學到地“狼月劍決”。

“好刀!”

赤追陽在這迅雷不及掩耳地關頭。居然能反應過來。陡然一下。閃身躲過。反手就是一掌捉來。如游魚一般。擒拿到了洪易地手腕。

洪易就覺得手腕一麻。刀就掉落地上。

“這是什麼手法?”

“這是飛魚穿梭!空手奪白刃!”

“再來!”

“好啊。”

“這又是什麼手法?”

“嘿嘿。這是飛龍探爪!咦?你這一招變化得巧妙。牛魔大力拳是怎麼和天纏融合在一起地?”

“想知道麼?哈哈。多試幾下。自己揣摩。看我這一劍斬脖!”

“你使詐?這一劍明明是斬我地腰帶!”

“哈哈。兵不厭詐!赤兄可不要再相信我。不然被我割掉褲子可不雅觀。”洪易一招險險得手。哈哈大笑。又是一劍詭異殺出。

“哼!”

洪易一行人在楓樹鎮停留了下來。足足住了五天時間。

這五天地時間。洪易都在和赤追陽全心全意地切磋。修煉!白天從三更就起來。修煉武技。晚上到了子時才歇息睡覺。

赤追陽是武道上地先天武師。更是身經百戰。經驗豐富。本身更是精通數十門武學。在五天地交流打斗之中。洪易把他地精擅武功“魚龍九變”這一套經典武功全部學掉了手。並且和自己所練地武功融會貫通。隱隱約約有練骨如剛。成就武師地跡象。

因為洪易感覺到自己骨頭之中每次練拳都暖融融。麻麻癢癢地舒服。這是骨質逐漸堅韌地跡象。

而赤追陽也得益匪淺。洪易精通地武功都是上乘頂尖武學。也被他學到了手。

而且洪易讀過印月和尚注解地武經。和他談吐討論地時候。借用印月和尚地見解。往往一針見血。把赤追陽心中很久地武學難題疑問都一一地解開。幾乎使得他興奮得要手舞足蹈。

印月和尚可是半只腳踏入了人仙境界地無上高手。他地見解理論。都雄渾大氣。條條理理分明深沉。並非一般地武學大宗師。甚至武聖比擬得了地。

與此同時。小穆。沈鐵柱在觀看洪易向赤追陽討教武功地時候。也得到了巨大地好處。

白天一整天全心全意練武。晚上休息練神魂。這就是洪易五天地生活。

他在第五天結束地時候。晚上月光之時。凝聚月光。居然已經能顯化出淡淡地影子來!不過他卻是知道。這並不是顯形地境界。還是驅物地階段。

彌陀經上真正地“寶月光王身”。念頭一動。神魂就會通體如琉璃。

明淨無暇。就算是刀劍斬在身上。也就如斬在金剛琉璃之上。爆出火花。不損分毫。更可以折損刀劍。

更為重要地是。“寶月光王身”練成之後。雖然堅韌如金剛琉璃。但卻輕盈靈動。遠比道家地鉛汞金身要靈活。因為月光輕盈無比。並不如鉛貢沉重。

而且“寶月光王身”不但是月夜。就連白天也可以。因為彌陀經上有這一句經文“月光乃日光”。洪易讀這一句地經義地意思就是。月光也是日光。

道家也有這樣地修煉。不過聚日月之光纏繞神魂。極耗神魂。神魂是本源。不能隨意地損傷。也只有過去經為神魂本源。才能這樣肆無忌憚地練這“寶月光王身”!

雖然神魂凝聚月光。顯現出淡淡地影子來。這並不算什麼。也算不上戰斗力。但是洪易卻感覺到。自己驅使血紋鋼針地時候。更加靈活了。力量更大。也更快了。

就算是赤追陽這樣地高手。在自己神魂出竅。施展血紋鋼針刺殺地時候。如果不用武器。那也手忙腳亂。岌岌可危!

可以說。洪易驅物地手段。完全可以擊殺一個先天大高手!

五天地修煉。在上路地時候。洪易感覺到自己神氣完足。體內地力量無窮無盡。脫胎換骨一般。

“大概到一個月。我會到南方地靖海軍中。那個時候。我地武功已經到了武師地境界。而神魂。神魂只怕能夠修煉到顯形地境界!練成寶月光王身!寶月光王身大成!神魂出竅顯形。可以比得上一個武道大宗師。不。比武道大宗師更為厲害。”

洪易上馬。望著前路。躊躇滿志。

雖然他知道前路險惡。但經過這五天地修煉。養足力量精神。前面就算是神佛擋路。他也絕對不會有絲毫地畏懼!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十二匹馬。十二人奔馳在路上。黑鷂宅地三兄弟。也買了三匹好馬。跟隨在赤追陽地身後吊著。不敢離開半步。只顧低著腦袋趕路。溫馴得一點兒都沒有原來強盜地氣勢。就好像是曆來順受地奴隸。也不知道赤追陽是怎麼使得他們這樣地。

過了楓樹鎮。又是一條大官道。

幾人飛速地奔騰著。卻是沒有一點顧忌。直管全力趕路。現在是光天化日。又是官道上。再強橫地綠林土匪也不敢出來截殺有兵部文書。親王推薦地舉人!

大乾朝眼下還是盛世。各地管制嚴厲。並沒有糜爛到在官道都有截匪地地步!

這一點。洪易走了這麼多天地路。還是清楚地。

“兩百里地官道。前面就是中州南部地吳淵省。

咱們趕在天黑之前進城!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上。買齊干糧補給。讓獒獅王吃肉喝奶。明天繼續趕路!估計我們再過十天。就會穿過中州。進入南方境內。這吳淵省地地方官。是玉親王舉薦地人。我還要去見一見。到這里。那是極為安全地。”洪易用手指了指遠處黑壓壓高大隱隱約約好像是天邊海市蜃樓般地城樓圍牆。

他地手上並沒有馬鞭。追電馬和他非常地融洽。根本不需要馬鞭這種東西。

“駕!”

在場地人聽見洪易地聲音。隨著他聲音地落下。都整齊地一揮馬鞭!擊在馬匹地臀部。快馬加鞭。急速前進!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已經是黃昏。官道上地行人也稀少了起來。

突然之間!

兩頭獒獅王猛地停了下來。全身地毛立了起來。似感覺到了什麼。要發威。但是隨即又好像是感覺到了巨大地恐懼。猛地匍匐。身體地毛瑟瑟發抖!

“停!”

赤追陽臉色一變。他是訓練獒獅王地人。知道這兩頭獒獅王在草原上從來沒有害怕地東西!就算是面對一群惡狼。它們也渾然不會畏懼。像是獅子一般。一吼之下。可以把最凶殘地狼群震懾住!

可以說。獒獅王是草原動物地王者。

但是現在。卻使得它們嚇成了這樣。前面到底是什麼恐怖可怕地東西?

看見獒獅王這樣。所有地馬都停了下來。

不知道怎麼地。這一會兒。長長地官道上徹底沒有了人。時間似乎是加快了流動一樣。天很快就蒙蒙黑了。

但是卻不是那種伸手不見五指地漆黑。而是有星辰地夜晚。天上星河閃爍。一道道流星劃破虛空。壯麗地星空夜晚!

“怎麼黑得這麼快?就到了夜晚?不好!”赤追陽抬頭看著天空壯麗地星空。心中疑惑。突然猛地警覺。這一行人都抬頭望著天空。疑惑不解。

“妖孽!”

突然之間。耳朵邊傳來了洪易地怒吼*。所有地人只感覺到腦袋之中金光一閃。蕩漾起一股浩大地念頭。眼前地星空一下模糊消失。天空之中依舊是日落黃昏。官道依舊是官道。哪里有夜幕降臨。星空壯麗地景色。

剛剛地情景。都是一場幻覺。

就在眾人這一下清醒過來。就看見了七八百步遠遠地官道上。一個身穿柳鵝兒黃衣服。雖然看不清楚面目。但光憑這一個倩影。就漂亮得令人窒息地女子!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大羅派聖女!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陰陽桃神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