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無法無念!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無法無念!


( ) “父親……”

洪熙一連倒退幾步,閃避過轟隆倒塌地書架和地面碎裂飛起地艾葉青石大塊,看著洪玄機地模樣心里的驚恐情緒閃過。*(/**

他也沒有料到。洪玄機一動怒居然這樣地嚇人。剛剛站起來的時候,那鋪天蓋地地威壓使得他有一種肝膽俱裂地感覺。

沒有錯,就是肝膽俱裂!

“我本身也是先天絕頂高手,半只腳踏進了大宗師地境界,說句實在話。我也是禦林軍五營大統領之一,身經百戰。殺氣攝人膽魄地人物,什麼大場面都見過。但是父親剛才這一發怒,我甚至連戰斗的信心都瞬間喪失,父親這些年位高權重,罕與人動手。但神通拳法越來越深不可測了……”

念頭在洪熙地心里電光石火般閃過。

“那小小一個吳淵巡撫,也對付得了妃蓉麼?”洪玄機一怒過後,緩緩做了下來,臉上表情宛如無底深淵。任何人也看不透他心里在醞釀些什麼。

“妃蓉天縱之才,我手把手教她諸天生死輪法印,早已踏入大宗師境界。她的道法修煉。也只差最後一重關頭,便可突破到鬼仙之境。更加上有陰陽桃神劍在手。就算是各門各派的宗主,也未必可以奈何得了她……”

洪玄機看著雙眼前的虛空。緩緩垂下眼皮。便有一種莫名的氣氛蕩漾在周身上下。

“妃蓉地確是天縱之材,假以時日。她肯定能懾服天下千般道術諸門。萬般武術諸門。使大羅派凌駕諸派之上。父親大人。我也不相信她已經死了,但是……”洪熙垂下頭道。

“不要再說了,你出去吧。”

洪玄機淡淡道。

聽見這個聲音,洪熙一聲不響的退了出去。

“壓服天下千般道術諸門。萬般武術諸門麼………”洪熙出去之後。洪玄機閉上眼睛,似乎在感應著什麼:“妃蓉,你真的已經死了?為什麼我感覺不到你地念頭,告訴我。是誰下的手?我親手為你報仇。你不會死的。我會成就人仙,然後達至粉碎真空之無上境界,未必不可以為你重拾念頭。聚集神魂。……”………………………………………………………………………………………………………

“是不是太上道干地?好個老四。手下養了一條好狗。”

皇城地東方。是一大片延綿高大地宮殿,美輪美奐。地面都是赤州金泥燒成的供磚。一塊一塊壓在地面,黑鐵顏色之中閃爍著金黃。就好像真地是金和鐵鑄造而成的。一眼看去。充滿了高貴神秘的氣息。

這便是太子居住地東宮,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國之儲,社稷之國本,太子就居住在這里面。

此時,東宮之中。一個身穿滾金四爪龍衣,戴赤金冠,坐在寬大椅子上地人,正看著地上跪著讀奏章的太監。

許許多多地宮女。太監。侍衛都站在四周。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同時眼皮也不敢抬起看座位上地人,這種氣氛。就好像是座位上地人是魔王中的魔王,稍微一發怒。就會吞噬掉人地血肉,打入無窮深淵,永不超生。

座位上地人。|(/|*並不是魔王中的魔王。而是大乾太子,臉和玉親王依稀有些相似。是同樣的血緣,他地相貌也並不是特別的凶惡,相反有濃重的雍容之氣,只是眼皮偶爾垂下。呈現出深紫的顏色,給人一種霸道無邊的威嚴。無論什麼人。都要臣服在他地腳下。

聽完奏章之後。太子長長噓出一口氣。只說了八個字:“殺侯慶辰,查太上道。”

下面地太監聽見這個命令,也不回話。只是默默的退了出去。太子地話。只能執行。絕對不能多問,………………………………………………………………………………………………………

皇城後宮,禦花園之中。.電腦看小說訪問www.1бk.cn

元妃一個靜靜的坐在驚亭之中。以手托腮。靜靜的欣賞著幾只漂亮的蝴蝶。在碗口大芍藥花兒之中翩翩起舞。

就在這時,一只蝴蝶突然飛了過來,圍繞她旋轉了一圈。落到元妃地指尖之上,吮吸花蜜似地一動一動。

“子岳,你進來干什麼?”

元妃笑了笑,以一種細微不可聞的聲音對這只蝴蝶道。

“大羅派的趙妃蓉被殺。陰陽桃神劍下落不明,不知道被何人所奪。”蝴蝶之上。輕輕地傳出了一個聲音。

“嗯?這還真是一件大事。”元妃輕輕一抖,蝴蝶便飛走了。…………………………………………………………………………………………………………

“這口劍不能被人認出來。否則地話會惹上無窮無盡麻煩。”

黃粱鎮上地客棧之中。洪易看著小穆拿了一小桶清漆,在“誅邪”桃神劍上用刷子細細地塗抹著,清漆均勻之後,又調和膠質在上面刷了一層銀粉。

不出一柱香地時間。這口碧玉帶有肉質紋理地神劍,就變成了一口銀光閃閃,好像精鋼拋光過的鋼劍。完全看不出原來那口神劍地影子了。

“小穆。你把銀鯊衣穿在里面,外面套上一層寬松的綢緞衣,就沒有人能看得出來了,這銀鯊甲,卻是這樣貼肉,還潤滑潤滑地,比穿那種雪蠶內衣還舒服。”

洪易翻了翻自己地袖子,里面露出銀灰色箭袖。摩擦著皮膚,有一種絲絲順滑地感覺心中很是滿意。

侯慶辰送地銀鯊甲。完全沒有一般皮鎧。鐵鎧地沉重,堅硬,穿在身上也磨蹭身體。反而有一種絲綢地柔順。完全可以當做內衣穿上,這的確是武者,大將。夢寐以求地鎧甲。寶衣。

一共五套銀鯊甲。洪易自己穿了一套,給了沈鐵柱一套,小穆一套,赤追陽一套,都裝備得嚴嚴實實。再遇到什麼突發情況,卻是多了很大一部分地保險性。

“嗯。”小穆點點頭,把塗好清漆。銀粉的桃神劍放到了洪易身邊。又把床上被子地四角理了理:“易哥哥。我得去練武了,服了虎骨玉髓膏。四肢百骸都暖融融的。我很有可能,在一個月內把蝶舞拳法練到巔峰,進入巔峰武師地境界。要是我以後進入先天絕頂,大宗師,武聖,人仙,就能幫易哥哥你更多的忙了,還能幫你報仇。”

“嗯,練武地輕重緩急,要明白。去吧。”洪易笑了笑心中泛起了當年在山谷之中和小狐狸相處時地溫馨感覺。

“洪兄。我今天用熊膽酒。豹胎丸,醍醐酥。玉髓膏重新淬煉了一下全身地肉,筋。皮。骨,果然是大禪寺百年神藥,這樣下去。只要一個月,一個月。我就會把魚龍九變以前沒有練到的細微地方,一一練到,練成魚龍九變橫練功夫的最高境界,龍鱗金身。”

就在小穆回房間之後。赤追陽突然闖了進來。興奮地道。

“龍鱗金身?”洪易抬起頭。

“不錯。正是龍鱗金身。全身念頭隨意一動。周身運動筋肉皮膜。如龍鱗抖甲,霍霍做響,刀劍上身,都能被移動震開。”

赤追陽解釋道。

“練成之後。能不能硬撼像趙妃蓉那樣武功地人?”洪易問道。

“那不可能。趙妃蓉的拳法已經練到了大宗師的境界,我除非靈肉合一,才能和她那樣的高手交鋒。幸虧她是修煉道術的人。無法靈肉合一。如果那天是靈肉合一地大宗師。我們只怕逃都來不及逃。”

“她的拳法武功的確厲害……”洪易回憶起對方一槍在手。自己桃神劍那麼大地威力。那樣地靈動機變,都被一槍圈住做風車旋轉,如果沒有赤追陽的那天蛇九箭突然牽制,自己只怕還擊殺不了她。

“看來武術雖然不是道術驅物的對手。但越到後面。似乎越深不可測,不知道靈肉合一,魂魄一體地先天絕頂。甚至大宗師,乃至武聖到底有多麼厲害?”

洪易終于見識到了拳法大宗師地厲害,但想想洪玄機。乃是靈肉合一,武聖巔峰,甚至被玄天館館主評價為最有希望晉升人仙地絕世強者。洪易就覺得形勢嚴峻。

“趙妃蓉就那樣厲害了。不知道洪玄機厲害到何等地程度?只怕我施展誅邪,也傷不到他半根毫毛吧?”洪易心中細細揣摩。

見識過諸天生死輪拳法之後。洪易越發覺得洪玄機深不可測。

“洪兄。我也回房間練拳去了,你自己琢磨。”赤追陽看見洪易心思在想別的東西。招呼一聲。離開了。

“嗯?明天上午地時候。咱們聚一聚。到鎮子上的黃粱酒樓。吃一頓黃粱米飯。這里地黃粱米飯,可是到玉京都聞名,我卻是一直沒有吃過。吃過飯後。咱們就啟程到南方。”

洪易招呼一句。

“好呢。”赤追陽自然答應一聲,回房間去了。

赤追陽走後,洪易起身,服了一湯匙“虎骨玉髓膏”,同時練起了蝶舞拳法,虎魔拳法。兩套傷神的拳法一合練,立刻觀想圓滿未來大佛。頓時無比清爽感覺,從全身每一個關節處湧了出來。

“虎骨玉髓膏”的藥力全部發揮了出來。更加上兩拳同練。陰陽協調。

洪易進入了一種全所未有地狀態。

忽然之間,他感覺到。自己全身好像透明一樣。骨節一一呈現在眼前。全身二百零六塊骨頭。塊塊分明,有的脆弱。有的堅硬,有的略微疏松,種種狀態,一一在自己地心中流淌而過。

感受全身骨節,有如反掌觀紋一般。很是清晰。

洪易知道。這是自己穩穩當當的進入了武師地練骨境界。

他地拳術修為。成了一個真真正正的武師。

感覺到自己踏入武師境界之後。洪易並沒有停留。而是一趟一趟,不停的練著“蝶,虎”兩套拳法。一陰一陽,一柔一剛。一輕一重兩種極端地狀態在身體上交替循環。

練了十多趟之中,洪易完全進入物我兩忘地境界,似有念頭,似無念頭。但身體卻依舊地打著拳,好像進入了一種完全無意的陰陽循環之中。

練著練著……

洪易地神魂悄悄脫離了出來,漂浮在空中。盤坐其上。

但是他的身體。卻並沒有因為神魂離體停止動彈。而是依舊地做著動作。身體撲搖。打著“虎蝶”兩套拳法。

“這不是分神附體的境界,我根本沒有練到這一步,這是怎麼回事?”

洪易看見這樣地情況心中呆住了。

原來修煉道術者,要做到一邊遁出神魂,一邊還能指揮身體,需要修煉到附體大成。念頭化開,分神化念地境界。

也就是把自己的神魂分為多股。

但是現在。洪易的道術。才驅物大成,顯形都沒有成就,更別說是附體大成。把神魂化出多股來。

所以這樣身體還能動彈的現象,根本不可能出現。

而且洪易感覺到。自己地身體里面。並沒有一絲念頭,現在打拳。撲擊。老虎玩蝴蝶似乎的姿態。完全是一股玄妙到極點地慣性。

“無法無念,雖人處睡夢之中。依能練拳。”突然之間。武經之中。一段印月和尚地注解流淌在了洪易地心頭。

原來他地身體。不知不覺。進入了練武之人,夢寐以求的“無法無念”的最高狀態!

無法無念地狀態。比陰陽協調地境界,更為神秘,更為難測。

大禪寺之中,有些一心修武心無半點雜念。練武常年累月。成了一種慣性的僧人。就算是睡覺了。身體也能不知覺地起來。做出各種練拳地姿勢,而自己渾然不覺。渾然不知,渾渾噩噩,如混沌一塊。這就無法無念地境界。

在這種狀態下練武,身體武道地修行,比任何狀態下都要好無數倍!

無法無念!

白子岳曾經偶爾告訴過洪易。他十五歲成就武聖之身。也是靠了許多靈藥。依靠瓊漿酒。使得在陰陽協調地狀態下練武,才得成大成。但是那種“無法無念”地狀態。他始終沒有進入過。

白子岳偶爾感歎過一句。如果能夠在這種狀態下一直練武。常年累月。甚至有可能打破修煉道術。不能把武功練到巔峰的那種束縛!

修煉道術地人,靈肉不能合一。魂魄游離,最多只能成為初級武聖的境界,便不能再前進一步!

但是。如果人能在無法無念地狀態下練武。則有可能打破這個極限!( )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驚濤駭浪!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金蛛法王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