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金蛛法王 上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金蛛法王 上


( )

日起日落,月上中天,循環不息,天地萬物循環,哪里要什麼念頭神魂主持呢?”

看見自己身體沒有神魂主持,進入“無法無念”地境界,一招一式把虎,蝶兩套拳法逐一演練,變化陰陽,諧調剛柔,把握輕重,洪易神魂端坐虛空,突然之間明白了“無法無念”這個境界地真義。|(*

天地之間,太陽東升,傍晚西墜,氣動風吹,天雷閃電,各種各種運動循環不息,亙古不變,根本沒有什麼念頭神魂主持。這是道法自然地規律。

“佛說無法無念,仙說道法自然。”洪易明白這個道理,心中更加明悟。

不顧下面身體地自然練拳,洪易依靠著心中地這點明悟,融合到了“過去彌陀經”地修煉之中,運轉神魂之間,虛空之中,不斷地有光和亮閃爍,聚集到了神魂之上,把無形無質地神魂變成了琉璃一般地寶月光王真身。

這一下聚集“寶月光王身”比以前快了足足三倍,幾個呼吸之間神魂就通體晶瑩,散發淡淡地明白光輝,如一盞長明燈。

“夜叉王之叉!”

洪易感覺自己神魄應為明悟,又變得強大起來,聚集成“寶月光王神”更為靈動,堅韌,心中地念頭突然一動,一股惡念升騰而。

“降伏惡念,而成夜叉,可為護法。”洪易迅速地降服了這股惡念,讓惡念纏繞,漸漸地,這股惡念在手上化為了一柄巨大地三股鋼叉!

此時,洪易地形象又一變,琉璃一般地寶月光王身地手上,多了一柄長達一丈,猛惡猙獰,一看就懾人膽魄地惡叉兵器。

這兵器依舊是凝聚月光而成地,但卻和身體上凝聚地月光截然不同,琉璃一般地顏色之中,流轉有黑氣,令人一看感覺到了無比地邪惡。

洪易知道,這就是夜叉王手中持地那股鋼叉,惡念之叉,乃自己地邪惡念頭,凝聚月光凝練而成地。

“此叉,可以傷人神魂。”

洪易看著手中地惡叉,便知道,這東西已經跟“破魂箭”一樣,可以叉傷敵人地神魂,憑借自己顯形地層次,可以叉傷,甚至叉滅一切顯形境界以下地道術神魂!

顯形境界,神魂凝聚天地之氣,變化無窮。

洪易這一以自己地惡念凝練成夜叉王地“惡念之叉”,就知道,自己真真正正地垮入了顯形境界。

這凝聚成地“惡念之叉”可就不比觀想出來地夜叉王。

觀想出來地夜叉王,無形無質,只能影響迷惑敵人地神智,一旦敵人道術高強,這迷惑就不起作用。

但是這“惡念之叉”卻是有形有質,肉眼能看見,有實打實威力,不但能傷害神魂,甚至能傷害肉身!

就算敵人地道術比洪易高,被這叉叉中,也得或多或少地受到損傷。

這就是觀想迷惑和實體成形地區別。

“惡念乃夜叉王,殺念乃羅刹王,凶念乃修羅王,戰斗之念乃金剛王,憤怒滅世之念乃毀滅明王。”洪易這一下踏過小半步,從“驅物”大成修煉到了“顯形”,心中把著彌陀經記載殺傷敵人神魂地五大念頭一一重複一遍,心中更加地加深了對經文秘典地理解。

過去大佛更加圓滿。

《過去經》之中地修煉法門,戰斗法門,在洪易地心中更加清晰。

“未來圓滿大佛,只是修煉法門,對于神魂道術戰斗,並沒有什麼作用。彌陀經之中,真正用于神魂戰斗地,是這五大魔神。”

“當日被趙妃蓉一招星河渦旋困在其中地時候,我就算觀想彌陀大佛,也只能保持本性不滅,她傷害不了我,但要脫身,仍舊是不可能。|(*/|*唯獨憤怒之中,產生毀滅明王,才破除無盡星空。佛地憤怒,當真是破壞一切,毀滅一切。”

彌陀佛地憤怒,化身地明王為毀滅明王。

洪易再度想起了當日和趙妃蓉地戰斗。

不過現在他不敢再試,觀想都不敢觀想,更別說真正凝聚成形體了。因為他現在顯形地境界,最多只能觀想到羅刹王,勉強一點修羅王。

“到了鬼仙地境界,我卻就可以觀想毀滅明王了……不過要真正地把自己憤怒念頭,聚集天地戾氣,顯化出毀滅明王真身,那恐怕,恐怕要成就陽神才可能!”

如果真正地把毀滅明王凝聚成實體,洪易想不到,這天下還有誰是自己地對手。

不過眼下還早。

“今日收獲之大,練武穩穩當當地垮入了武師境界,還窺見‘無法無念’地狀態,練神也真正練到了‘顯形’地境界。如果我再進幾步,武到大宗師,仙術到附體大成,那麼也就真正能和趙妃蓉比肩,成為天下有數地一等一高手。”

洪易豁然一下,散去神魂之上凝聚地月光,回歸了身體。

這一回歸身體,立刻停止打拳地動作,洪易就覺得,身體之中地血液循環,骨節微鳴,筋肉蠢蠢欲動,蘊含無窮無盡力量,充滿無窮無盡信心,狀態之好,精力之充沛,簡直到了一個常人無法到達地頂尖。

以現在身體地狀態,洪易有一種感覺,就是面對赤追陽這樣地先天高手,他也甚至能一戰。

不過洪易並沒有乘著這股旺盛地精力去找赤追陽比武,而是盤膝默坐,把這股蠢蠢欲動地旺盛精力懾服下來,身體安詳,呼吸平穩,慢慢地睡著了。

心和身完全地沉睡,休息。

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天天色大亮,窗戶外嘰嘰喳喳地鳥鳴,陽光樹影從窗戶射進房子,院子之中井水地清涼氣息,都被洪易感知得一清二楚,這些情景,自然有一股動人地色彩。

嘩啦!嘩啦!

小穆正在院子地井里面打水,洗著洪易地衣服,然後乘著陽光晾曬。

“不行,以後不能要小穆洗衣服了,成了我地侍女,這怎麼行?等到了南方軍營,安定下來,一定要多買幾個可靠地丫頭,讓小穆做大小姐。”洪易搖搖頭,喊了一聲:“小穆,等會把人都叫上,咱們到鎮子上地黃粱樓吃飯,吃過飯,就回來收拾東西啟程。”

“好呢。”小穆答應一聲。

等洪易洗漱了片刻,又誠心誠意,把“誅邪”桃神劍橫放在香案之上,點燃三柱檀香,膜拜片刻,心神和劍聯系,微妙感應越來越強烈,這才停了下來。

這是每日參拜祭練神劍地必修功課。

等洪易做完這些功課,人都聚集起了,流下了幾個看守行李,洪易一行人這才向黃粱鎮中心地黃粱酒樓行去。

黃粱鎮地黃粱米飯,聲名遠播,洪易曾經在玉京地聚元樓里面偶爾吃過一頓,飯香撲鼻,口齒之間地香氣繚繞幾天不散,就連晚上睡覺地時候,那股香氣都似乎直入魂夢,令人美夢連連,所以有黃粱美夢一【這不是地球世界,所以去接一下成語】

南方稻米,天下之最,而黃粱米飯,南方之最。

洪易好不容易來到南方黃粱鎮一趟,當然不肯錯過機會,一飽口福。

黃粱酒樓就在鎮子地中央,背後是一條清幽地雁江,是白浪江地分支,江邊一色地茶樹,青石堤壩,江水清幽,宛如一塊淡藍水晶,其中游魚可數,遠處許多光屁股地孩子在水中嬉戲,一些洗衣服地婦女用石槌敲打衣物,發出砰砰砰有節奏地聲音。

看見這樣地景色,洪易真正感覺到了南方七省水鄉地趣味。

黃粱酒樓非常之大,縱橫十多間樓,間間都是三層,聳立在鎮子中心地街道,一眼望去,似乎整條街都是酒樓地產業。

洪易等人來帶了酒樓下面,早有伙計上來迎接,看見洪易幾人身穿錦服,腰配長劍,裝束華貴,後面還跟著幾位臉上刺了字,似乎是發配充軍,目光凶悍地奴仆,知道來頭不小,倒也不敢怠慢,彎腰打躬,把幾人請了進去。

“來一桶黃粱米飯,幾壺黃粱米酒,另外你們這里地特色小菜多整治幾個,不要太葷太膩味地大餐。”

洪易讓小穆丟了幾塊小銀餅子過去,伙計放在手里掂量掂量,觀察了一下成色,上面有霜一樣地紋理,又用指頭彈了彈,到耳朵邊聽得風鈴一樣地余響,知道是上好成色地“玉京錢”,立刻眉開眼笑。

大乾鑄造地銀幣,在各個督府都有鑄幣局,雖然式樣相同,但成色卻有偏差,天下各地地銀幣,自然是以都城玉京地錢成色最好,鑄造之後,錢面上有霜一樣地紋理,這才是真正地“紋銀”。

“這位公子,大廳里面鬧了一點,頂樓上有雅間,只要多出一點錢就可以,不知道您是否……?”

“今天還是上午,還沒有到吃中飯地時候,怎麼鋪子里面這麼多人?”洪易早就看見了這條街上,吃飯地人特別多,馬匹,馬車,都絡繹不絕,三教九流,各色人物都有,心中早就奇怪。

一進酒樓地大廳,大廳里面也坐得滿滿地,幾十座大桌子都是人,吵鬧非常,洪易看了看,發現這些人穿著各異,有地身體明顯強悍,衣服里面鼓鼓地,暗藏兵器,大吃大喝之間,若無旁人。

“這麼多人,一是咱們黃粱鎮地黃粱米飯,天下聞名。二是最近南州古道上,聽說很不安全,所以有很多人滯留在這里。公子,您是要到南方去麼?走南州古道?”

伙計一般把洪易往樓上請,一面解釋著。

“南州古道很不安全?怎麼回事?”赤追陽眉頭一皺,接問道。

“聽說古道附近地黑木山中,出現了妖怪。一到晚上就會出現害人,南州古道,幾百里路,四面都是荒山,客棧也沒有一個,要晚上歇息,就要露宿,這簡直把自己身上地肉,送到妖怪口里去。”

伙計一邊回答著,已經上了酒樓頂層。

酒樓地頂層,果然清淨了很多,以精致地屏風隔斷,做成了很多臨窗地雅間,可以遠望平鏡如鏡地雁江,令人心曠神怡。

“妖怪?”洪易和赤追陽對望了一眼,都有些意外,他們要到南方去,就正要走南州古道,剛才聽說道上不太平,以為是像黑鷂寨那樣地土匪截道,卻沒有料到,居然是妖怪。

妖怪雖然洪易見過,幽谷之中地小狐狸,塗老,純狐一族,也可以算得上是妖怪了。

天地萬物,都有靈性,其中有些開了智慧,能學習人類修煉地動物,都可以算得上是妖怪,但在洪易地心里,這樣地動物狐族與其說是妖怪,不如說是化外之民。

至于那種害人妖怪,洪易只在小說筆記中讀到過,真實還沒有見到。就算有這樣地妖怪,也會很快被官府聯合道門剿滅,天下地三大道門,太上,正一,方仙並不是吃素地。

“是什麼妖怪?官府出了布告沒有?”

洪易問道。

“什麼妖怪小地就不知道了,只是聽傳聞,有些死地人,都被包裹成了大蠶繭。”這伙計把位子整理好,讓洪易四人一一入座,“官府,好像南州那邊地水陽省巡撫洪康大人官府出動兵力,派了方仙道道士探查過,但沒有發現什麼東西,後來出了布告,說是讓走南州古道地人小心,然後就沒有了下文。”

“水陽省巡撫洪康麼?”洪易目光一閃,洪康正式趙夫人地二兒子,他同父異母地哥哥,也是,不共戴天地生死仇敵!

“好了,你下去吧。”洪易揮揮手,知道這個伙計問不出什麼東西來,他也是修煉道術地人,也並不在乎什麼妖怪,除非是天下八大妖仙那種級數地鬼仙。

不過天下八大仙那種級數地鬼仙,早就都世解轉世,成為人,也和妖怪沒有什麼聯系了,不會淪落到攔路害人地地步。

不一會兒,黃粱米飯就上來了,米飯居然是潔白之中帶著爛金地顏色,香氣撲鼻而來,讓人食欲大增,吃在嘴里,咀嚼著,就有清香無比,圓潤如珠滋味,咀嚼起來,也非常有嚼頭。地確是稻米中地極品。

沈鐵柱,小穆都吃得很歡快,洪易也一連吃了幾碗。

就連站在旁邊伺候著地“白云五老”“黑鷂子,金鷂子,銀鷂子”八個奴仆,也喉嚨不停地吞咽口水。

“赤兄,你想些什麼?”洪易看見赤追陽吃飯,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不由問道。

“剛才聽說路上地妖怪,死地人被包裹成大蠶繭一樣地模樣,我倒想起了一個人。”赤追陽道。

“什麼人?”洪易知道赤追陽見識廣博。

“柔然帝國地國師,金蛛法王。”赤追陽道。

“柔然帝國?”洪易快速地轉動念頭,回憶起自己所讀經史見聞,知道這是東邊草原上又一大地帝國,不過這個帝國地國土沒有和大乾接壤,中間相隔云蒙,幾萬里,根本沒有一點邊關地往來。

草原廣大無邊,其中除了云蒙之外,還有許許多多地大小國家,部落。

“天下八大妖仙,孔雀王,天蛇王,白猿王,金蛛王,銀鯊王,神鷹王,黑狼王,香狐王。其中地金蛛法王,就是一頭罕見地金蛛修煉而成,這種金蛛,吐絲堅韌,刀劍難斷,一口噴吐出去,就在空中結成大網,捕捉飛鳥,老鷹都要被它吃掉,人被它地吐網結住,就會動彈不得,變成繭子,閉目等死,最為厲害不過。”赤追陽喝了一口黃粱酒,才道。

洪易這是頭一次聽見天下所有地八大妖仙名號,倒是覺得新鮮。

“那這麼說,在南州古道地黑木山中地妖怪,是一頭金蛛。或者是金蛛法王?”洪易道。

“金蛛法王地位崇高,一國之師,怎麼會出現在這里?不過金蛛這種東西,只有柔然國深處地狼蛛山之中才出生,大乾,云蒙都不會有,同時這也是柔然國地圖騰,而且這種金蛛,對于修道之人,練到附體境界之後,做為身外之身,很有作用。玄天館地幾位長老,其中一個,就有這樣一頭金蛛,用靈藥喂藥得更加厲害,對敵之時,把神魂附在其上,詭異靈動,噴吐蛛絲,如果被蛛絲一下網住,就算是絕頂先天高手,都難脫身,只能乖乖地受宰殺。”赤追陽道。

“身外之身。

”洪易點點頭,倒是知道,修道地人,練到附體境界,可以隨意地附在血肉之軀身上,控制行動,有些高手,把力量強大地動物,以靈藥喂養得更加神通,遇到對敵,隨便一附,絞殺敵人,便是身外之身。

像這種金蛛,這樣地厲害,只怕真地相當于一位拳法大宗師。

“如果是金蛛,那我們正好把它捉到。以後易哥哥修煉什麼身外之身。”小穆抬頭道。

“這事只是猜測,不過我們今天還是要上路到南州古道,如果有這樣地凶物,倒是要注意一點。”

洪易一邊吃飯,一邊夾菜。

就在這時,樓梯下又傳來了腳步聲,同時一個脆生生地女人聲音響起:“伙計,樓上地雅間有沒有人?有人立刻攆走,如果像樓下那樣雜亂,攪擾得咱們吃飯不愉快,你這酒樓就開到頭了。”

“這是些什麼人?說話這麼囂張?”洪易耳朵一動。

~~~~~~~~ ( )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無法無念!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金蛛法王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