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雷獄刀經!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雷獄刀經!


雷烈!你……好,好,好!洪易,我真的小看了你T看了你。.***”

聽見橫練太保雷烈的話,衛雷這位南州七總督的小公主氣得差點吐血,本來面如冠玉的皮膚上現在氣血上湧,但是眼睛之中凶光一閃,立刻就平定了下來,顯現出很高深的鎮定能力。

把手中的刀一震,背輕輕一挺,整個人好像增高了幾尺,渾身散發出一股無窮無盡的威風煞氣。

這一震刀,全場都發出嗡嗡嗡嗡的刀聲,好像這口人來高的“碎滅”刀似乎有了巨大的靈性,要活過來,屠殺全場的人。

“云蒙刀聖公羊愚曾經以這口“碎滅”刀斬殺了無數的高手,以無數人血祭刀,刀上附著了你想象不到的煞氣,鬼神退散,你以為你修煉了道術,我就不能斬殺你麼?”

衛雷每說一句,刀身越震,每震一分,震懾全場的一股威煞就越來越來重。

“雷烈伺候我們衛家三十年,忠心耿耿,從來沒有出過差錯,一直是我的心腹,居然在眨眼之間,就投靠了你,不過今天這樣對我,保不准明天就會這樣對你。不過洪易,你今天自以為是控制住了局面是吧,很可惜,眼下黃眉,甘霖兩位島主,還並沒有失去戰斗力,咱們三方,鼎足而立,你莫非要一下全部殺掉我們,趕在大軍到來之前,屠府取財?”

威煞提升到了極致。

衛雷挺刀而立,發出哈哈大笑,似乎並不把雷烈叛變的事情放在心上。

“好家伙,這衛雷也並不是省油的燈。”洪易看見衛雷瞬間就鎮定住了自己的情緒,哈哈大笑,言語不但挑撥了雷烈,還隱隱約約挑撥起了兩個海盜頭目的介入。

“哈哈哈哈!想不到,我們居然絕處逢生!”

衛雷地話果然引起了現場地變化!

人熊一般威武地“黃眉”突然發出一聲震天地咆哮。大笑連連。手上地大鋼棒朝地面一戳。轟隆。好像鐵柱子立起來。震得巨大練武場上地大塊大塊石板破碎。

這一下地威勢。也足可以懾人膽魄。

洪易早就看到了這個“黃眉”地武功。不說別地。地面上很多被砸成肉餅。爛肉口袋地“暗衛死士”就是他地傑作。

“兩位既然要爭功勞。還請先打過。我們保證不插手。”甘霖這個巨鯨島海盜三頭目彈了彈手中地寶劍。悠然自得地把目光掃了掃洪易。又掃了掃衛雷。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地味道。

但是誰都知道。如果洪易和衛雷一動起手來。他肯定會伺機而動。

場上的形式,頓時微妙起來。

衛雷雖然實力大損,但身邊還有三個“暗衛死士”的頭目,都是先天高手。加上那一口“碎滅”刀的威力,拼命起來,倒還真不可小視。

而巨鯨島海盜這邊,“黃眉”甘霖兩個頭目,還有身邊幾個幸存的高手,伺機而動。一副看戲,隨時揀便宜的架勢,更是令人忌憚。

“怎麼辦?”

赤追陽看見現在的情況,也不知道該不該立刻動手。若是動手,保不住傷亡慘重。洪易可就現在這麼一點家底,人馬,要是全部報銷,損失也太大。

洪易把手一抬,示意赤追陽不要說話,上前踏出一步,眼睛看著“黃眉”,甘霖兩個頭目,淡淡道:“兩位現在就走,還來得及,若是大軍一到,你們就走不掉了,莫非你們還想揀我的便宜不成?我至多不殺這個衛雷,日後再和他斗。而你們立刻死無葬身之地!”

“全體靠攏,嚴陣以待!等待大軍到來!”

洪易說話之間,又發布了一條命令,手下的士兵齊齊怒吼一聲,越發聚攏,形成的刀陣。

“嗯…”聽見洪易的話,甘霖這個“天劍秀士”用凌厲的目光緊緊的看著洪易。

“怎麼!你們不想乘這個機會走麼?你們是真蠢,還是假蠢?”洪易再次向前踏出一步。

“希望有朝一日,能和你再兵戎相見!”“天劍秀士”甘霖突然之間,把手上的劍一彈,身體一弓,猛烈後退,幾步就不見了蹤影。

“走從練武場的後院穿了出去,也不見了蹤影。

“你!”衛雷看見洪易三言兩語,就瓦解了自己苦心經營的對持局面,全身劇烈的顫抖著。

“就你也在我面前連橫合縱?衛雷,我讀的經史兵法,連橫合縱的書,比你吃的米還要多。”洪易緩慢一笑,突然把手一揚:“赤兄,天蛇九箭!白云五老,黑鷂,金鷂,銀鷂,銀月八衛,飛蝗連弩招呼!”

洪易這一條命令發布得極快,開始笑得很緩慢,好像是還要和衛雷說說話,調戲調戲對方,但是在突然之中,立刻下了殺手命令,倒讓人措手不及。

不過赤追陽跟了洪易這麼久,哪里還揣摩不到洪易的意思。洪易這個人極其干脆,做事絕不拖泥帶水,眼下時間緊迫,怎麼會說廢話?

在洪易動口之間,他的“貫虹”就拿了出來,天蛇九箭在九聲弦響之後,猛的化為一條條黑光洞穿而出。

他服用了“元牝天珠”的湯汁之後,體力大增,全身筋骨結實,天蛇九箭已經能輕易的施展,不再像以前那樣,一施展之後,全身筋骨拉傷,要休息很多天才能恢複過來。

“雷疾弧光!”

此時,衛雷已經來不及說話了,一聲狂吼,全身內部筋骨一震悶響,起手就是一刀。

這一刀起手,衛雷從腳下纏繞而起,一沖一頓,人如箭射,轟隆隆!地面鋪的石板全部被踩裂,炸得震天的響,連珠炮似的,威勢懾人。

與此同時,他的刀光從腳到頭,向上一提,立刻就好像是一條粗大的電蟒纏繞著身體。

赤追陽的天蛇九箭,一射而去,正好就碰到了這條電蟒似的刀光,瞬間就被絞成幾截。

“這是雷獄刀經中的雷疾弧光斬…”

在雷烈的叫聲之中,洪易也感覺到,衛雷這一招斬來!不但身法縮地成寸!而且刀意精神之凜冽,好像是把全部的意志,精血,元氣,都聚集在了一刀之中!

這種刀法,簡直是超凡脫俗,包含精神意志的一刀,洪易毫不懷疑,這一刀就算是陰神,都可以斬殺!

就算那天趙妃蓉的諸天生死

沒有這一刀的恐怖,因為她根本沒有把自己意志都融之中。

洪易面對這一刀,終于知道了衛雷倚仗的是什麼。

同時洪易也知道了武聖拳法的恐怖,那種純粹殺傷力武功的恐怖。

飛蝗連弩的弩箭,紛紛被蕩開,絲毫阻擋不了沖殺過來的衛雷,還有他身邊的三大高手。

衛雷的“碎滅”刀,又寬又長,簡直可以當盾牌使用,身邊又有先天高手擋箭,勢不可擋!

三十步,二十步,十步!眨了兩眼時間,凜冽的刀氣,寒冷氣息,鋪天蓋地的殺氣,就已經把洪易的眼睛刺得睜都睜不開。

洪易只看見一片電蟒似的銀光,夾雜著龍卷風一般的氣流滾蕩,還有大山壓下來的殺意刀意。來勢之快,根本沒有辦法閃躲。

洪易毫不懷疑,這刀光滾過來之後,自己這一堆人瞬間就要被撕裂。

當下之極,只有神魂出殼,禦使桃神劍,才能破掉衛雷的刀勢。

“神魂出殼!”洪易念頭一動,陰神就要沖出頭頂,但是,這一下卻出了婁子,因為衛雷沖殺過來,那睥睨天下的刀勢之中,帶這一股精神壓迫,居然壓得洪易的神魂都出不了殼!

神魂出不了殼,就意味著不能禦劍,不能禦劍,就等著被斬殺!

本來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到頭來卻被衛雷一招之間就要翻盤!

在這千鈞一發的關頭,洪易的修行成果,終于展現了出來。

“大威天龍!”施展出大威天龍神通,神魂之力立刻暴漲,硬生生沖破刀意的壓迫,進入桃神劍中,神劍化為一條綠光,甩出了一道幻影似的劍氣,迎上了刀光。

刀劍撞擊之聲,頓時震天爆響。

連拼上百刀,洪易的劍光綠影饒出了一條條又長又大的劍幕,劍氣爆射,把衛雷以及三個先天高手全部抵擋住,但是衛雷的刀勢越來越凶猛!綠光竟然有微微壓制不住的趨勢。

赤追陽,雷烈對望了一眼,一聲怒吼,揮刀而出,加入戰團。

“這就是雷獄刀經碎滅性刀法的厲害?果然!”赤追陽,雷烈這一加入戰團,洪易頓時輕松,劍勢再度一轉,施展出了狼月劍決之中的三大殺招,猛烈一擊,狠狠撞擊在刀身之上,把“碎滅”刀的刀勢撞開了一個缺口。

刀勢一破,衛雷臉色頓時蒼白,被洪易劍勢一轉,撲哧一聲,就把持刀的手腕斬了下來。

一只手連著碎滅刀掉在地上。

“少主!”

三大暗衛死士拼死擋在了衛雷面前,卻被赤追陽,雷烈相繼斬殺!

手臂一被斬斷,血流如注,衛雷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步摔倒在地上。洪易看到這里,知道他施展雷獄刀經,消耗掉了所有的力量。

雖然剛才就是幾刀,但看那刀勢力量,洪易就知道就算再厲害的高手,也經不起消耗。

雷獄刀經,純粹是為殺戮而誕生的刀術。

“衛雷,你還想頑抗麼?你的功夫我清楚,雖然從小到大,你用了不少靈藥來固本培元,但現在也不過就是初入先天,又怎麼有體力施展雷獄刀經這樣的刀法呢?”

雷烈揀起了地上的“碎滅”刀,眼睛之中放射出毫不掩飾貪婪的光。

洪易此時,收了飛劍,陰神歸位。看著衛雷,誰也不知道他想的是什麼。

“衛雷,你身邊的雷獄刀經呢?公羊愚的武學見解,心得,刀譜,可都繪制在了那上面的。這樣重要的秘籍,你肯定會隨身攜帶,時時參悟。不准讓別人碰的。”雷烈拿了碎滅刀之後,走上前去,在衛雷身上搜摸著,果然,在衛雷懷中摸出了一個小小的布包,布包之中,是一本雪白的絲書,上面用五色線譜,繪制了各種個樣的人形,還有字跡。卻是云蒙文字。

“果然是雷獄刀經!一代刀聖,公羊愚的真跡,這是雪蠶絲書,是他妻子刺繡的!”

雷烈手拿著《雷獄刀經》居然有點顫抖。這種刀術秘譜,對于他這種刀法大家來說,比什麼都要珍貴。

“雷烈!你不得好死!”衛雷看見雷烈從自己身上搜出了秘本,眼睛之中噴出火來,提起剩余的力量,一口口水噴出。

雷烈一閃身,就躲了過去,“少主,良禽擇木而棲,更何況,當年大乾軍剿滅了橫練門,你們衛家逼迫我投靠,收我為奴,這些年,雖然我早淡了報仇的心思,但卻並不想受你們的指使呢,這碎滅刀,雷獄刀經,就當我三十年賣身為奴,給你做事的報酬!這些年,我為你們衛家,殺了多少人,做了多少事?怕是你父親衛太倉來數也數不清吧。



“哼!一日為奴,終生為奴。你這個狗奴才,居然賣主!”衛雷眼神之中閃過輕蔑。

撲哧!

輕盈的刀光,抹掉了他的脖子!是橫練太保雷烈。

“公子,這兩件寶物,還請發落。”

雷烈一刀割掉衛雷之後,一手提刀,一手拿著刀經,來到洪易面前,把刀和刀經都奉上。此時,他被洪易控制,當然知道得清楚,雖然拿了刀和刀經,但是卻不能私藏,還是要先獻給洪易,再由洪易安排做賞賜。

“好刀!”洪易把刀拿在手里,手腕向下一沉,“好家伙,起碼有一百斤,比鐵柱的棍子還要重。”

隨後,沈鐵柱也拿了這把刀,在自己的鐵棒上輕輕的削了一下。

鐵棒在碎滅刀的刀鋒下,輕輕一卷,被削出了一片片的刨花。

“這樣鋒利?比斬鯊都要鋒利!”洪易驚訝道。

“那當然,這口碎滅刀雖然是天梯紋鋼,但卻是用了特殊的鍛打手法,云蒙鍛刀大師登峰造極的鍛造技術,铻鍛煉法,這種鍛煉法,除了方仙道的血煉法之外,可謂是天下一等一了。”赤追陽道。

血煉法,就是煉制血紋鋼的法門。

“追陽,把刀經收了。”洪易目光一轉,看著雷烈,“這刀經,我暫時不能賜你,畢竟你雖然投靠了我,但是背主棄義。刀可以讓你拿著。”

“諸位!立刻搜索著海盜府邸!”

收了刀經之後,洪易下達命令,現在所有的大患都解除了,是該先搜索發財的時候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叉一個!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斗佛筆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