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三大殺招!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三大殺招!

第一百四十章 踏入先天!

“擒拿巨鯨島海盜二頭目綠眉。斬首云蒙鐵魔衛二十名,海盜一百三十三名……這個戰功……”

洪玄機拿著兵部的邸報,目光注視到了洪易地戰功上。眉頭微微鎖住:“巨鯨島二頭目綠眉是先天高手,靈肉合一。所練地應該是大禪寺八法野鶴槍,等閑的先天高手都奈何他不得,而且此人還會驅蛇之術,麾下海盜綠眉軍精銳四百人,個個都是訓練已久地土著。生番,驍勇善戰。”

“二十鐵魔衛,綠眉,四百海盜精銳,就憑借一個綠營。能把他們殲滅?”

洪玄機看了兵部地邸報心中念頭一閃而過,隨後撤開了幾封秘信。

第一封秘信是二兒子洪康的。

“鐵甲飛輪艦五艘?身邊有一名先天高手?五名頂尖武師,疑有隱藏實力…”洪玄機看著洪康來信之中。彙報地洪易情況之後,放下秘信,輕輕思索。

“泉山,你進來。”

思索了片刻,洪玄機呼喚一聲,吳老管家開門進來。輕輕地立在了洪玄機身邊。

“你看看這封信,還有這兵部地邸報。”洪玄機指了指桌子上地文書。

吳老管家俯身。用手捏起文書仔細的翻看著,隨後輕輕放下:“易少爺心機深沉。離開了侯府。就如鷹飛天空,蛟歸大海,現在爪牙逐漸地成長,老奴我都看走了眼。卻沒有想到易少爺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起止你是看走了眼?連我也沒有料到。他有這麼大的出息。”洪玄機說話之間。沒有任何地表情。

“易少爺這樣有出息,老爺應該感覺到欣慰才對。”吳老管家壽眉一動一動,身體俯得越發低了。

“鋒芒畢露。不知死活!奪嫡地事情都敢卷進去。”洪玄機冷哼一聲:“我寫一封信,你親自送到康兒的手里,你到了那里之後,不用急著回來,找到時機,廢了洪易的武功。把他帶回來。”

“老爺是想讓易少爺一輩子就呆在府里面麼?”吳老管家身體一震。隨後詢問道。

“希望出世地孩子一輩子平平安安。這也是冰云親口說出地願望。”洪玄機地眼睛。又望向了牆壁上地空當處。那里原來掛著梅花圖:“你去吧。”

“是,老爺。”

吳大管家答應了一聲。一步一步的退出了書房。……………

“兵部的邸報文件不知道是怎麼樣寫的?不過我這次的功勞。足夠我升到將軍了。而且這次軍功在履曆上肯定有重重一筆。更為重要的是。殺了衛雷。使得靖海軍統帥和衛太倉交惡,轉而就會投靠玉親王……當務之急,還是增強實力。”

靖海軍大營之中。洪易站在安靜地院子里面度著方步。

巨鯨島嶼剿匪之後。一路大軍趕著去迷魂彎中央和另外幾路大軍彙合。一舉掃蕩所有海盜,不過洪易卻並沒有跟著去了,而是上報因為傷亡太多。回營休整。

靖海軍一路大軍的統領鄧元通也批准了洪易的上報。給綠營安排了一個督促後方糧草地輕松任務。

現在一路大軍之中,只要是明眼人都知道。洪易地實力深不可測,誰都不願意他參合在其中再搶奪軍功。

而洪易也不願意把風頭出得太盛。更何況,掠奪了巨鯨島地收獲要得消化消化。

返回了大營地幾天,洪易把各方面的撫恤都做好之後。總算清閑下來,加緊操練士兵地同時。也給自己地嫡系手下給與的賞賜。

洪易現在嫡系的手下,除了赤追陽,小穆。沈鐵柱。金蛛不用說之外。白云五老。黑鷂三兄弟。銀月八衛,剛剛收地橫練太保雷烈,都給予了賞賜。

一人一口螺紋鋼刀,一份大禪寺練武的靈藥。而雷烈賞賜了他半碗用“元牝天珠”熬制地湯汁,還有一件銀鯊甲,結果雷烈自然是感激涕零。口口聲聲願意為洪易效犬馬之勞。

當日剿滅白云山莊,洪易分潤到了五件銀鯊甲,自己。赤追陽,小穆。沈鐵柱各穿了一件,現在賞賜給雷烈地僅存地一件了。

其實洪易巴不得他的嫡系手下人手一件。那樣戰斗起來。簡直刀槍不入。戰力增添十倍。

在對付鐵魔衛箭手的時候,洪易可是真正看出了銀鯊甲的厲害。那麼強地鐵木鳥骨神弓,硬是洞穿不了半分。

更為重要的是。銀鯊甲穿上去了對行動沒有一點兒的影響,就好像穿著一件綢緞衣服一般。

可惜。這種銀鯊甲太珍貴,有錢都買不到貨。就算是海外鞣制銀鯊甲地諸國。也是捉襟見肘。

“當年大禪寺,號稱五百金身羅漢,其實都是那種身穿了鳥金線絞織而成的袈裟,這種袈裟比銀鯊甲地防護更為突出。只可惜,鳥金絲難以錘煉。錘煉成絲之後。要織成布,更是麻煩。



洪易一邊散步,一邊心中想著。

這些天。他讀《斗佛筆錄》,想到銀鯊甲,就想起了其中記載地大禪寺五百金身羅漢。

印月和尚在筆記之中說:先天高手。在佛門之中又可稱呼為羅漢,大禪寺主要的僧兵戰力。就是身穿了鳥金袈裟地五百金身羅漢。

“五百先天高手!身穿了刀槍不入地鳥金袈裟!這在戰場上。只怕可以輕易的撕裂數萬人大軍!這樣地力量,都被滅掉了。雞蛋一樣的碎掉了,我大乾能調動地力量。該有多大?……”洪易突然有點心驚。

“人仙。人仙,印月和尚以人仙境界,迎戰諸多道法高手,未嘗一敗,刀聖公羊愚,斬殺多位鬼仙。看來武術的境界。也未必低于道術境界。眼下我道術修煉已經到了瓶頸,而武道修煉,卻因為得了元牝天珠,斗佛筆記,雷獄刀經。龍象法印。還沒有來得及好好的參悟。這些日子清閑了下來。倒是要好好參悟一番。更進一步。若是能到達先天境界。憑借我領悟出來的無法無念境界,施展雷獄刀經。不比衛雷厲害?到時候,我地武功殺傷力。只怕還在道術之上。”

洪易考慮著心中突然升騰起了一股強烈的練武欲望,本來他這次剿匪。以道術大顯身手。武術高手在道術面前,簡直不堪一擊,洪易心思之中。就有點不想浪費時間修煉武功,但是看了衛雷的雷獄刀法。又讀了斗佛筆錄。卻是把心中那點不修煉武功地心思去得干乾淨淨。

“公子在想什麼?莫非是考慮衛雷之死。玉京城之中有些什麼反應?衛太倉在南州經營三十年。勢力大得任何人都無法想象,這個衛雷是他在四十五歲才得到的兒子。老來得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現在死于非命。衛太倉不會善罷甘休的,公子還得多多防備一二。”

一旁的“橫練太保”羅烈抱著碎滅刀,靜靜地站在院子角落。看著洪易不停的度著方步考慮事情,不由問道。

“刀來!”洪易把手一伸。眼神上挑:“我豈會耗神想這些東西?我考慮的是如何增強實力,有了實力。豈怕那些宵小地陰謀詭計?”

鏘。門板一般的六尺碎滅刀被雷烈抽出。送到了洪易的手中。

洪易把這口一百零八斤重地大刀拿在手里,看著刀身上流動的天梯云紋,一層一層,似乎要活過來一樣。又看著令人發毛戰栗的刀鋒。左右揮舞了兩下,刀鋒切割空氣。氣流旋轉,發出輕微的嗚嗚之聲。

“這刀地凶煞之氣,比破魂箭要重十倍!”

小心翼翼地用念頭感應著。洪易只感覺到刀身之上纏繞了一股無窮無盡的凶煞之氣。聚而不散。好像是和整個刀融合了,成了刀地魂魄。

可以想象得出,這一刀斬殺在陰神之上,能夠使陰神遭到多大的傷害。

突然,洪易想到了一個問題,“雷烈。這碎滅刀,雷獄刀經乃是刀聖遺物,公羊愚也應該有傳人。怎麼會落到衛雷的手中?”

“公羊愚是沒有傳人的,傳聞他在百年前突然不知所蹤。刀和刀經也同樣不知所蹤,三十年前南方大亂。云蒙地人也參合了。那個時候形式複雜,衛太倉不知道怎麼就得到了這口刀和刀經。”雷烈也搖搖頭:“衛太倉此人,秘密很多。深不可測,我只知道他表面上地一些情況,他地核心機密。是不可能讓我這個外人知道的,雖然我伺候了衛家三十年。卻始終排擠在外面。”

“算了!”

洪易搖搖頭。不再問下去。持刀而立。以虎魔煉骨拳地姿勢,演變成了一套刀法,舞動開來,整院都是刀影。伴隨著絡繹不絕。此起彼伏地破空呼嘯。

舞完一套刀法之後,洪易微微氣喘。皺了皺眉,似乎並不滿意。

“公子,你的這套刀術顯然是上層的武功。但是揮舞之間,呼吸和肉,筋。骨,皮並不協調。有些紕漏。我看公子就快要踏入先天境界了,我當時突破先天境界的時候。是在海水之中練刀。憋住一呼吸。運轉內髒。最終才突破的。”

雷烈突然道。

“哦?你地經驗。那自然是不錯的。”洪易突然想到,這個雷烈是先天巔峰的高手。經驗比赤追陽都要豐富很多,有他的提醒。自己能省去不少功夫。

“走!去海邊!”

說練就練。洪易提著碎滅刀,走到了海邊地沙灘上。深深呼吸一口。躍入海中,頓時就感覺到了海水地擁擠。

這次是肉身直接入海,可是和陰神入海不同,巨大地海水壓力,似乎要把肺中地氣息都全部擠壓出來,令得他難受無比。

嗨!

勉強揮舞了幾刀之中。感覺到刀在水中飄飄。根本無法掌握住力量。比在陸地上練要困難十倍。洪易一套刀術沒有施展完,就堅持不住。冒出了頭。大口大口的呼吸。

不過洪易在侯府之中隱忍得天生就有一股狠勁。喘過氣後,又跳入海水之中練刀揮舞,憋住氣之後,讓身體髒腑之中氣息沸騰。有一種醞釀爆炸的難受感覺。

在這種感覺之中,洪易細細地感受著髒腑內部地變化。

就這樣整整一天下來,洪易渾身酸痛。尤其是內髒。咽喉。稍微一呼吸,就感覺到火辣辣的疼痛。似乎憋得受了傷,偶爾咳嗽,肺和肝都似乎有一種被咳出來地感覺,吐出的吐沫,都全部是血絲。

當天晚上,洪易只得含了一口“元牝天珠”地湯汁在口中,慢慢和唾液咽下。用著靈龜吐息,緩慢吞吐,才止住了內髒的傷勢。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一連九天,洪易都是白天在海中憋氣練刀,練拳,領悟髒腑運動之法,夜晚以靈龜吐息靜養。

這天,烈日炎炎。洪易在水中一刀揮出,刀分開水流。四面海水奔湧。洪易接連又是幾刀。左右揮舞。在身體周圍居然形成了一個斗大地漩渦,卷得流沙紛紛起來。

洪易越練越暢快。感受著刀進水退。刀退水進。

突然,兩三條海蛇從海草之中被攪了出來。全身色彩斑斕,一看就是劇毒之物,猛然朝洪易咬了過來。洪易在水中,感覺得真切。忽然一刀。撲哧撲哧!

這些海蛇在海中靈活的身體,居然避不過洪易這一刀,瞬間就被斬殺成了數截。

一刀斬殺數條海蛇之後,洪易突然感覺到。自己氣息順暢,五髒六腑。竟然有一種運用自如,曆曆在目的感覺。

嘩啦!洪易一下沖出水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吞下肚子。肚子之中立刻咕咕作響,連響了九下,一口渾濁的氣息噴了出去,渾身清爽。整個人有一種被水洗過的樹葉那樣舒服。

此刻。洪易才真正地感覺到了“吐故納新”這個詞的含義。

感受著這種感覺,洪易仰天一聲長嘯,嘯聲直入九霄,在海面上久久不息,如山巔之仙鶴的獨鳴。

“恭喜公子,踏入先天秘境!呼吸通達內髒。吐故納新,入清氣,出廢氣,髒腑常年清潔,體力悠遠深長!”

一旁的雷烈聽見洪易的長嘯。耳朵連動。隨後踏前一步,躬身道。

洪易聽見這話。知道自己終于踏入了先天武師的境界。是該修煉《雷獄刀經》的時候了。

第一百四十章 三大殺招!

入先天境界,就意味著體力大增,呼吸悠遠深長。

就拿開弓射箭來說,以前洪易開鐵木烏骨神弓能連射三十多下,那麼現在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呼吸靈龜吐息之後,改善體質,就能連射五十下,甚至六七十下!

沒有突破到先天境界,就算再修煉高深的吐納之法,也沒有多大的效果,因為不到先天境界,根本不能以氣息鼓動髒腑運轉。

而且到達現在境界之後,髒腑通過呼吸修煉,去廢氣沉渣,吸納新氣,使全身時時刻刻內外新鮮,活潑潑,從而由內養氣,改善周身筋骨皮肉,使得體力更進一步。

先天境界,也是武道修煉,從外到內的一個分水嶺,轉折點!(電腦 閱讀 w w w.1 6 k . c n)

同時,先天境界之後,運煉拳術打擊,就能牽動內髒,腸胃之力,吐氣開聲,使得拳法更有力量!

不過就算練武的人,偶爾進入了先天境界,但沒有高深的呼吸法,妄動內髒吐納,那必定髒腑受損。

不過洪易卻是有了靈龜吐息決,甚至還有玄天館的天蛇射息法,都是至高無上的煉髒之術,在踏入先天境界之後的修煉,並不缺乏修煉的法訣。

但是身體練得強橫是一件事,能不能爆發出威力卻是另外一回事。武道之中的強身健體,和搏殺之術截然不同,所以洪易決定直接開始修煉《雷獄刀經》。

現在洪易所修煉的武術,無論是虎魔煉骨拳,還是牛魔大力拳,都不是純粹殺傷性的拳術,而沈鐵柱的一套“猿魔混神棍”雖然厲害,但和《雷獄刀經》這樣的絕世武功比起來,還是有差別的。

衛雷施展出《雷獄刀經》那種純粹性質的殺傷,現在回想起來,都令洪易心中贊歎。

………………………………………………………………………………………………………

赤追陽已經把《雷獄刀經》上地云蒙文字。一一都翻譯成了大乾文。那些圖畫倒不用翻譯。人人都看得懂。

洪易把刀經和翻譯地文字擺在一起。細細地看了一遍之中。立刻牢牢地記在了心里。

他本來道術修煉到日游地境界之後。就有過目不忘地本領。現在修煉已經到了顯形。這種本領更加地強大。

記住刀經上面地文字。圖畫之後。洪易細細地揣摩了半個時辰。越發覺得這刀經地經文深奧。其中意思難以明白。不過揣摩經義。從書中文字讀出作者地意思來。本來就是他地長處。細心地揣摩之間。倒也讓他窺視出了不少端倪。

“這《雷獄刀經》一共有三招刀術。第一招就是衛雷使出地那一招‘雷疾弧光’。第二招“陰陽煉獄”。第三招“天地烘爐”。這些名字。氣勢倒夠大地。卻欠缺了幾分樸實。難道云蒙地武學取名。都是這樣浩大虛浮?”

洪易先對雷獄刀經上的招式命名直接點評了一番,倒是沒有失去讀書人的本色。

不過名字歸名字,里面的武學內容歸武學內容,洪易已經逐漸的揣摩出來了,第一招“雷疾弧光”是先天高手修煉的,其中修煉,發力,運刀,凝神,會意,人與刀合,都有一套專門的法門,一招刀術的複雜,根本不比一套武功簡單多少。

其中這招“雷疾弧光”的刀術,只有先天高手,才能發揮出威力,普通的武師根本不能練習,否則全身筋骨斷裂,終生癱瘓。

刀聖公羊愚在書中寫道,這一招練得爐火純青之後,一運刀勢,刀如電蟒弧光,閃爍周身,奔騰不息,潑水不進,千箭萬弩,都不能洞穿。可以把先天高手的能力發揮到最大,但是運過一招之後,需要修養恢複,否則必傷身體,武道難以寸進。

而第二招“陰陽煉獄”則是大宗師的武學,一運刀勢,敵人如墮煉獄之中,不知陰陽,不知生死。簡直的來說,就是死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第三招“天地烘爐”,更為厲害,是武聖最為凌厲的刀勢,一經施展,敵人便感覺天地變色,如烘爐一般,逃無可逃,避無可避!只能在烘爐之中接受煎熬。

公羊愚在書中自述,曾經運用這一刀,把烏骨族劍聖斬于刀下,從而使云蒙滅掉烏骨,統一了大片草原。

《雷獄刀經》的最後,公羊愚還自述了自己的一些得意戰績。

洪易發現,幾乎是所有的武學高手,都喜歡寫書之後,介紹自己的戰績,得意之處。就連印月和尚那樣的高手,人仙都無法超凡脫俗,看破名利。

不過這無可厚非,立功,立德,立言之中,立言著書立說,也無非是向世人表達,知道自己。不使身後埋沒進曆史塵埃之中。

“武聖之經,就這樣的厲害!那人仙之經?該何等的厲害?”洪易合上刀經,長長噓了一口氣。

他知道,這本《雷獄刀經》是絕頂武聖的武道精華,殺傷力的巔峰,但卻只是武聖的武術,並不是人仙的武術。

人仙的武術,粉碎真空,不知道又是一種什麼景象,洪易是不得而知,不過想想,就非常的期待。

合上刀經之後,把“雷疾弧光”這一招在心中再默想了一遍,直到反複的想,研究得滾瓜爛熟,心中有一種強烈蹦起來揮刀的**,這才一躍而起。

把刀向地面一豎,突然擰身,腿螺旋,內髒縮緊,前胸緊貼後背,頸直立,全身骨骼錯動,筋肉皮絞鋼絲繩一般的緊緊捆綁住!

僅僅是這一個刀勢,洪易就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從內到外,好像被絞進了刀陣之中,無一不痛,洪易有點懷疑,自己這麼一下放松之後,會不會全身像泥巴一樣散架了。

他也終于知道,為什麼這門武功需要到達先天境界之後再修煉了,因為不到先天境界,根本刀勢都擺不出來,就拿一手簡單的前胸貼後背,需要運轉內髒,這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雷疾弧光!”忍住強烈的疼痛,洪易猛的一提刀,施展出了刀經之中記載的第一招!

刀勢刷的展開!一條銀光從腳小繚繞而起,刹那之間就纏繞周身,隨後洪易邁步向前一推,一斬而出。

刷刷刷刷!

幾道長達幾丈的刀光奔騰而過,把院子角落里面一顆合抱柳樹掃中,隨後這顆大柳樹立刻四分五裂

倒塌下來,把院子的牆壁都壓垮了一大塊!整株大柳T]滑,被切成了縱橫九塊整齊的木材。

“十步距離,一搶就到?而且有這樣強力的斬殺?”洪易一刀斬過去之後,全身內外無一不疼痛,尤其是內髒,幾乎疼得翻轉了過來,但是看著自己這一刀造成的威力,不由得心中欣慰。

就這一招“雷疾弧光”練得爐火純青之後,洪易認為自己能斬殺所有的先天高手,哪怕是先天絕頂,都難逃這一刀之威。

不過這一招使後,全身內外都疼痛,無力,卻是一個弊端,但卻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這一招,本就是以摧殘身體爆發出巨大力量的招數。

又是一連三天,洪易都在揣摩這招“雷疾弧光”之中度過,同時身體經過了靈藥的調養,傷痛盡去,精力彌漫。

同時,他修煉靈龜吐息法,內髒也漸漸堅固,不再在劇烈的運力量之中感覺到震蕩。

……………………………………………………………………………………………………

入夜,海灘上,一輪海上的明月照得海灘上白沙越發的潔白,海風吹來,洗滌人心,所有的煩惱全部都離去。

洪易在沙灘上散步,身後是大金蛛,小穆,赤追陽。

海邊的風景非常好,只要是有月亮的日子,洪易都願意到沙灘上散步,這樣的美景良辰,本是做詩的好時候。

洪易走了兩步,看著海上的明月,來了詩性,隨口念了一句:“海上升明月……海上升明月……”

念了兩句,洪易突然卡住了,找不到下一句接著。他突然發現自己自從修煉武功道法已來,詩的靈性減少了很多,缺少了以前那種信手拈來的感覺。

“阿易,我看你念了半天,下面一句是什麼?我要聽呢。我在柔然皇宮之中,還有專門教我做詩的老師呢。”大金蛛大大咧咧的道。

“嗯……”洪易看了金蛛一眼,皺起眉頭,隨後搖了搖頭:“留著以後接吧,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今天靈感枯竭了。”

“嘻嘻……”大金蛛蹦跶了起來。

“哼!”就在大金蛛嘻嘻笑的時候,突然之間,洪易冷哼一聲,一把就抓住了小穆抱在懷里的碎滅刀長長刀柄,鏘的一聲,刀光如一條泉水沖出,化為一道瀑布,幾步搶到了旁邊的樹林深處,刀光過處,樹枝樹葉紛紛支離破碎,根本不能阻擋刀鋒半點推進的步伐。

“誰?”

與此同時,赤追陽貫虹魔術一般的到了手上,弓弦拉開,箭勢搖搖的指著樹林深處。

赤追陽是典型的云蒙武者,弓矢刀在睡覺的時候都不離身,一下就能摸到。

吼!

面對洪易這一步搶殺進樹叢之中斬殺,樹林之中突然竄起了幾條身穿暗紅色鎧甲的身影,個個手拿一柄彎曲如鉤的刀輪,這一竄起來,身手敏捷得比受驚的豹子還要快上幾分。

這一奔騰起來,為首一個首領,把手中的刀輪一震,以一種奇妙的手法狠狠搭在洪易的刀鋒上。

但是洪易刀勢一震,嗡!這足足有三寸厚的刀輪被一下從中切開,順著一震的刀勢,洪易向下一拉,撲哧!這個首領身上暗紅色鎧甲剖成了兩半。

“首領!”

“洪易住手!”

看見首領危險,其余的人影齊齊把手中的刀輪向洪易攻來,洪易刀勢再一轉,鋒芒掃過,刀輪紛紛斷裂,隨後又是一刀,刷一聲,直指首領的眉心。

這首領爆退!

但是洪易幾步跟進,根本叫對方逃過不了刀勢。

刀鋒在眉心停留住,寒氣煞氣激得首領頭發全部豎立了起來。

“好刀法!”被一口六尺長的大刀指住眉心,只要輕輕一推,腦袋就要被剖成兩半,但是這個首領卻依舊是面不改色:“易公子真是好刀術,難怪王爺派遣我們來聽你命令。”

鏘!

洪易連續兩步,退回到沙灘上,把刀歸了鞘,拍拍手,“你們是王爺的人?”

“我們是王爺血滴營的九名武者,前來聽候易公子的差遣。”這個首領從樹林之中走了出來,吹了聲口哨,其余的八條人影全部從樹林之中鑽了出來,齊齊站在沙灘上。

“你們有王爺的信物麼?”洪易問道。

“易公子請看!這里有王爺的親筆信!”首領從貼身的衣服之中,掏出一塊金牌和一封信,丟給了洪易。

洪易一手接過來,看了看金牌,再拆開了信,里面果然是玉親王熟悉的字跡;“世弟,所做一切,為兄已經得知,特派血滴營九名高手隨你差遣,這九名高手,一位已經進入了先天境界,其余的全部都是頂尖武師,你要小心衛太倉……”

“嗯!”看過信之後,洪易點了點頭,臉色緩和了起來:“辛苦你們了!這靖海軍大營之中,耳目眾多,你們還是換一換裝,委屈一下,做我的親兵。”

“王爺來的時候,有吩咐,易公子的命令,就是他的命令。”這個首領是一個瘦長的年輕人,說話之後,又道:“易公子的這口刀真是鋒利,連我們玄剛鍛打的血滴勾都能就一下切開,我們的鎧甲是一層皮革,一層鋼絲網,再加一層皮革,也輕易剖開。”

洪易知道,這個血滴營首領是先天高手,剛才被自己一刀過來,硬是沒有抵擋住,心中有些芥蒂。

“這口刀是刀聖公羊愚的碎滅刀,切玉如切豆腐,玄剛怎麼抵擋得住?”洪易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去,換裝。”

就這樣,洪易身邊又多了一位先天高手,八名頂尖武師。

就在洪易練武修神,人人都積蓄實力的時候。這天中午,突然之間,銀月八衛的頭目銀月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銀月,你有什麼事情?”

洪易在院子里面吐息,看見銀月全身都是香汗淋漓,抬頭問道。

“不好了,我剛剛得到消息,我們兩位小姐,因為賣船給你的事情,不知道怎麼泄露了出去,讓和親王知道,現在瑤池派的長老,把小姐囚禁了起來,只怕凶多吉少。”(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軒然大波!     下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堪破迷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