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邪神之血!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邪神之血!


啦!

一條牛一般大的大黑鯊從水面上躍起狠狠的撞擊向船只。★網(╰→)更新迅速,小說齊全★把一艘鐵甲輪戰艦撞的一震。沉悶的好像打鐵一般的聲音傳了出來。

整個船身一震。然後又恢複的平衡。

哧!

一杆投槍狠狠飛出。紮穿了這只起的大黑鯊身體。掉落在海面上。濺灑出了大量的血花。隨後這血腥氣引的更多的鯊魚群聚集。不一會這條被紮穿的鯊魚就無數條鯊魚撕咬成了碎片。

“可惡!本姑娘可是想吃新鮮的魚翅呢。”

大金蛛看見這樣的情況。大聲叫嚷著。

“這每鯊魚重千多斤。就算殺死了。也無法捕撈上來呢。網都承受不了。要不然。魚翅怎麼會那麼的貴。云蒙。一個魚翅。可是可以換到幾匹馬。”

赤追陽看見大金蛛火。蹦的樣子。攤攤手。

“魚翅在柔然也是稀罕物。我才吃過幾回。那滋味。嘖嘖……”大金蛛看著船下面許多鯊群游來游去。徘徊著。口水都要流淌出來了。

“赤追陽。你可是武道大宗師。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擒鯊。快點下去。幫我捉一頭上來。了魚翅。要喝湯。”大金蛛嚷嚷道。

“你當我是人仙還武聖?下海去擒鯊?上山打可以。下海擒鯊魚!下面最少都有一多頭鯊魚。我下去還不的被撕成碎片?”

赤追陽用一種白癡的目光看著大金蛛。

船下面黑壓壓一片群。水花洶湧。看上去就嚇人。一條條隱隱約約在海水之中露出影子鯊魚。都是牛一般的大。強|無比。有時候露出水面白深深獠令人望而生畏。

赤追陽雖然是武道大宗師。但是讓他跳下海去。在鯊群之中捕捉鯊魚。那也簡直是找死。

在水中鯊魚的量堪比一頭老虎。

如果在陸的上。面對幾百頭老虎。赤追陽全副武裝。可以應付的過來。但是在海中。面對幾百頭凶猛鯊魚那沒有任何的懸念。

就算是武道高手。水中武技沒有在陸的上的十分之一。

嘩啦!嘩啦的水響傳來雖然洪易下令捕捉鯊魚。但是幾個船的士兵都束手無策。本來准備了大網。一灑下去立刻就被鯊群撕破了。有個士兵還險些被扯下了船去。

這樣大群鯊魚。就算是鐵絲網也難以捕捉上來的。

“如果是專門的漁船。事先布置好多重網。再引鯊群入其中。讓他們筋疲力盡後。倒是以捕捉上來。可惜我們並沒那麼多的准備。”

雷烈看著下面的鯊群。也頗有一種狗咬刺猬。無從下嘴的感覺。

“哼我用飛劍。以輕易的殺死這群鯊魚。但是要把它們弄上來。就困難了。而且飛殺死它們。身上的皮破了也不好做衣服。”大金蛛道眼睛轉了轉。\\突然不動了。

一陣陰風從她的身上卷去落到海面上。忽然一團海水凝聚起來。變化成了一只巨型大手。死死的抓起了一條鯊魚。硬生生托了起來。要丟上船來。

很多士兵都看呆了!

但是這只有牛一般的黑鯊魚狠狠的掙紮著。猛烈翻騰。轟隆!在它強烈的掙紮之中。這只海水凝聚成的大手轟然碎裂。化為一團水珠落回了水面。鯊魚又重新的跌了回去。

“哼!我的神魂之。還不足以擒鯊。”

大金蛛剛才是運轉神魂。凝聚海水。擒拿鯊魚。但是一頭鯊魚的力量非常之大。她的神魂之力無法降伏。就算是一頭死鯊魚。她要運神魂凝聚海水擒拿上來。也力有不逮。一頭死鯊。可是重達千斤。

“金訓兒?你修煉了顯形境界了?”洪易看著大金蛛凝海水顯形的樣子。不由驚道。

“不錯。我跟著你。納了不少神之靈的力量。破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呢。”金訓兒突然眼珠一轉:“阿易。快點幫我抓幾頭活的鯊魚上來。”

“好吧。”洪易笑了笑。指頭彈了數下。七八陰風吹到了海面上。突然之間。海水凝聚成了一個個巨大的水球。浮出了水面。

每個水球之中。都包裹著一頭大黑鯊。黑鯊在其中搖頭擺尾。猛烈掙紮。但卻就是沖不破大水球。

轉眼之間。包裹黑的大水球飛臨到了眾人的頭頂。水球突然之間。裂開了一道痕跡。中的鯊魚砰的一下落了下來。掉落在甲板上。而那些水球卻沒有一丁點的灑落。顯現出了洪易對神魂精確的掌控能力。和巨大的顯形力量。

一旁的周大先生看洪易這一手。,毛不停的顫抖著。把自己心中的一絲想法又驅除的煙消云散了。

掉落在甲板上的七八條大黑鯊用尾巴猛烈的拍打。出砰砰砰砰的聲音!宛如頂尖武師高的掌力。

幸虧這八百人的大牙艦非常之大。甲板又厚。堪比鋼鐵。否則的話要被鯊魚尾巴拍穿。

雖然離了水。但這頭大黑鯊魚還是很凶猛。人人看見它猛烈掙紮的力量都想到了一頭的牛。

“我們這些高手都難以捕捉的大黑鯊。那些普通的漁民。沒有堅船。也沒有道術。難以想象他們是怎麼捕捉到的。”

穆突然感歎道。

“這些鯊魚還不算什麼。如果是銀鯊。比這要大兩三倍。凶猛通靈性。可以躍出海面三四丈高。更能吞吐海水噴射。水柱足足可以把一個成年撞死!一頭成年的|鯊。可以輕易的殺死這樣的通鯊魚幾十頭。那才叫海中的霸王。可是海外的一些漁民。照樣捕捉的到。”

非煙在一旁感歎道。

“來人。把這些鯊魚都抬到下面廚房之中去。割了翅膀。剝皮制。”洪易吩咐道。

立刻就有一隊士兵驚喜的上來。個人一組。死死的把鯊魚按住。用繩子捆綁好抗了下去。

“把血放出來。裝在木桶里面。鯊魚血可是一味好藥材。”洪易又吩咐他讀過醫書。知道鯊魚血的很功用。能強身健體。殺內髒毛皮之蟲毒。正好叫人熬成藥汁。給海上的士兵補充身體強壯體魄。

“阿易。快點快點把這些鯊魚都抓

咱們到了神風國。以賣不少錢呢。”大金蛛忙|。

“這里鯊魚幾百頭。總共抓起來十多萬斤。船好了怎麼開動?除非你把那個什麼?什麼乾坤布袋拿過來。”

洪易把手一伸。大蛛一蹦就蹦到了他的肩膀上站立著。

“大禪寺的鎮寺之寶乾坤布袋。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要是我知道的話。我爺爺只怕千方百計。都要搶奪走。”

大金蛛咯咯一笑。

眾人又在甲板上說了一會兒話。欣賞海景一會兒之後。日頭從海面上落了下去天色也了。一輪明月從海上升騰起來。照的海面上全部都銀光。

與此同時。吃飯的席也擺上來了。

一張巨大的桌子。邊是紅木太師椅。桌子上香氣四溢的菜三四斤重的大海蟹金黃的蟹。火紅色的龍蝦魚子。還有湯鍋。鯊魚肉被切成了細細的薄片。旁邊放著醬料。在湯鍋之中刷一刷後。沾上料。味道鮮美。

除此之外。還有新鮮的青菜。水果。椰汁。橙子。這些都是陸的上帶的。

航海最為重要的不是肉類。而是蔬菜。水果。否則在海上航行久了。人人都會生病。

“這酒好喝。是什麼酒?真好喝*。”大金蛛的不亦樂乎。一個專|的侍女伺候著她。時她面前的杯子。是一個琉璃杯。杯中是血一般鮮紅的酒液。喝一。全身飄飄欲仙。卻又沒有普通酒那種強烈的刺激味道。

“這是火羅國產的葡萄釀造的。兩百年陳釀。只有火羅國皇宮。還有神廟大祭祀。大長老。才能用的。我們姐妹這些年積攢了兩箱。准備販賣到國外去。要知道。這種酒。在火羅國的貴族都難以喝道的。到神風。出云。珠等國。幾乎可以換到兩箱黃金都不止了。”

花弄影。花弄月解道。

“我曾經喝到過這樣的酒。不過年份只有一百年。”周大先生細細了吃了一口。目光閃爍。“這兩百年的陳釀。口味卻是一百年的醇厚多了。”

“那當然。這葡萄。就跟古玩一樣。越是古老。年份越足。就越珍貴。”花弄影道。

“聽說火羅國的精元神廟有一種千年陳釀的神酒。叫做“圖古拉斯”。翻譯成大乾文字就是“邪神之血”。不知道周先生可曾見過這種酒?”

洪易看著周大先生。然問出了一句話。提到西域火羅國的葡萄酒。洪易突然間想起了偶爾讀到的一本記載西域風土人情的小說筆記。里面就記載了一種秘密的神酒。

“圖古拉斯!邪神血。”周大先生聽見洪易的。全身一震。連手中的葡萄酒都幾乎了出來。“怎麼知道邪神之血的。快說。”

這話一出。周大先生就後悔了。現在洪易是他的主子。這話的語氣太刺人。

“公子。我失言了只是驚訝。邪神之血公子是麼知道的?”周大先生看見周圍的人。微帶殺意的目光。趕緊聲音放低了。

“我讀書甚多。尤其是西域的風土人情。倒也略微的知道一些。西域諸國的神權大于王權。聽說火羅國的皇帝登基。都要神廟的加冕。這一點。卻是和我們大乾大不相同了”洪易道:“我們天朝。曆經數千年。朝代更替數十1。無論是佛還是道。都不可能做出為皇帝加冕這等瀆神器。把持社稷的事情來。就算大禪寺。如此厲害。也對皇權甚是忌憚。”

洪易在這海上明月飲宴上。突之間談興大。他突然覺的。自己揚帆海外。就這麼尋找一片樂土。安居下來。重新開創。為海外之王。也頗為不錯。

但是隨後又想起了自己的母親之仇還沒有報。不由的冷下了心思。

起了火羅國。還有西域諸多小國。洪易就對那里的教派居然能為皇帝加冕的行為驚奇不已。

皇帝乃是天子。上天之子。讀書人的典籍之中皇帝出巡。風伯。雨師這些神靈都要開道。護駕。怎麼可能拜神。

“西域諸國文化和我們大不相同。朝廷也自然就異。”周大先生道:“我們覺的他奇怪。他們也未嘗不覺的我們奇怪。



“話是不錯。不過對了。剛才什麼是邪神之血?我記的有一次。爺爺偶爾也說到的。我沒有注意。”大蛛問道。

“邪神之血是火羅國精元神廟的酒。據說這種酒是在上古時候。他們教主斬殺了一個邪。用鮮血釀造的酒。這種酒。每一滴。每一滴都是練武。修道之人夢寐以求的靈藥。傳說。用這一點酒。點在眉心。滲入“精元上胎”之中。全身氣血就會的到極大的滋養。同時神魂也會到膨脹!一滴酒。吸收之後。可以突破鬼仙屏障?”周大先生說到這種寶物。舔了舔嘴唇。似乎杯中的葡萄酒變成了“邪神之血”。

“突破鬼仙屏障的?天下有這樣的東西?”洪易微微一笑:“無論是武功還是道術。都自己幸苦修煉。一點一滴的領悟。靈藥之能做為輔助。就算有了元天柱。雷烈。=老。非煙。還不是沒有踏入宗師?武學如此。更何況是更注重領悟的道術修煉。”

洪易是壓根也不相信有什麼靈藥。突破鬼仙障礙的。

鬼仙障礙。是自己的領悟。如果能突破。吸收了桃神之靈的他。神魂壯大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的步。早就能突破鬼仙了。但是現在還離那一層屏障很遠。邊都沒有摸到。

“公子說即事不過誰都沒有試過。我也不知道。”周大先生複合道。

“相比起“圖古拉。邪神之血。元牝天珠雖然是天材的寶。但是那就相差了許多……”

就在這時。遠遠的海面上。咿咿呀呀的響起了兩聲似似笛的聲音。隨後一個聲音。遠的從海面上傳了過來。

洪易陡然一下變了臉色。

這似似笛的聲音。他心中非常的清楚。是禪銀紗!那個女子。

天下八大妖仙。銀王!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大追殺!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火焰佛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