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聯手殺人!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聯手殺人!


桃神之靈乃是千年樹魂凝聚成的自然之神,神魂之力T3T還有一絲意志,只能遁入劍中融合,卻不能真正的把神魂之力徹底融合,你說的話,我有些不相信,不過這劍的確是陰陽桃神劍,但是里面的神靈又虛弱到了這樣的地步,那是為什麼?什麼?這口桃神劍你可以贈給我?”

禪銀紗喃喃自語,皺起眉頭思索著,隨後把桃神劍一抓,隨手揮舞了一個劍勢,直刺,哧!一道碧綠的劍光飆射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向了赤追陽的咽喉。

誰也沒有想到,她說出手就出手,毫無征兆。

而且這一下出手之快,連人的思維都反應不過來。

這一劍的速度,超過了人思考的念頭,也就是說,現在在禪銀紗面前,任何道術施展的速度,都沒有她的武技快速。

赤追陽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喉結向後一縮,咕咚一聲,身體爆退!瞬間便躲避過了這直指咽喉的一劍,同時手掌變幻,刷!一口螺紋鋼戰刀從旁邊抽了出來,看也不看,直接就是魚龍九變中的一招“黃龍入海”,雪亮長刀撕裂空氣,當頭朝禪銀紗頭上落去。

他這一下躲避反擊,在場的眾多武道高手才反應過來,對赤追陽的反應心中暗暗心驚。同時覺得自己的喉嚨發涼。

要是換了其它的人,鐵定的躲不過禪銀紗突如其來的這一劍,然後被洞穿咽喉,死于非命。

鏘!

禪銀紗把劍向上一格,面對赤追陽反擊的一刀,正格了個正,一格之後,劍左右壓,突然好像絞衣服一般一“洗”,正是劍術之中一式平平常常的“洗”字訣。

但是赤追陽卻就是接不住,刀劍碰撞之間,一個螺紋鋼戰刀被絞成了幾截,跌落地面。

拍!

一劍刺出。絞碎戰刀之後。禪銀紗把桃神劍放在了桌子上。

“天下最堅固鋒利地鋼鐵。莫過于血紋鋼。以血紋鋼制造地飛劍。可以削斷天下任何地飛劍。破掉任何堅固地鎧甲。但是卻削不斷這口桃神劍。就算這口桃神劍失去了全部地靈效。依舊可以相當于一口血紋鋼地長劍。你知道一點血紋鋼價值多少麼?天下以血紋鋼為飛劍地。只有方仙道領袖蕭黯然手中地一口元陽劍。乃是鎮派之寶。修行之神器。”

禪銀紗當然知道桃神劍地價值。就算失去了靈效地桃神劍。也比元牝天珠要高得多。是天下修道之人夢寐以求地寶貝。

“我倒是忘記了。她道武雙修。武道地修為。我們在場地每個人都不是她地對手。原本以為她肉身上船來。威脅小一點。想不到威脅卻更大了。”

洪易也看清楚了禪銀紗這一劍。心中有點失算地感覺。

禪銀紗在海面上的時候,洪易還可以倚仗自己修煉的道術拼上一拼,而現在對方上了船,自己拼一拼都沒有機會了,因為對方的武技比念頭都還要快,道術還沒有施展出來,就被擊殺。

近身之中,武技高深的大宗師,武聖是最可怕的存在。

“這口神劍,我的確用得著,可以破除黑狼王畢濕華的末日斗篷,擊殺他的肉身了,不過,你如果把這劍給了我,想必也要我做些什麼?或者是需要些什麼東西?”禪銀紗看見洪易不說話,又問了一句。

銀鯊王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來,洪易這麼大方,不止是混個臉熟,肯定有什麼事情交易。

如果是一頭傻傻的鯊魚,自然不懂人的機心詭詐,但是銀鯊王修煉三百年,轉世**,對于人的道理自然懂得非常之多。

“銀紗姑娘和黑狼王有仇?”洪易不答反問道。

他這是第一次從禪銀紗的嘴里聽到了另外一個天下八大妖仙黑狼王的名字,叫做畢濕華。

“不錯,他老是率領艦隊,到海上捕殺我的族類,甚至還窺視我當年尸解留下身體。”禪銀紗眼神之中閃過一絲仇恨的光芒。

“原來畢大將軍,有一個身份居然是黑狼王!”

赤追陽駭然道。

“畢大將軍?”洪易轉過頭。

“畢大將軍畢濕華,統帥的是我們云蒙最強大的騎兵‘鐵浮屠’!使的是一柄大斧,名為‘末日’,常年披一件漆黑的斗篷,據說那件斗篷是騎的是‘烏魔之中的筆跡,奇異雜談,其中也記載有些馬駒子,騾子出生之後,滿身鱗片,頭上有角,就是龍或者著,輕輕把手中的蕭拿起來吹了一聲。

“噗!”

一條長長的水柱,從下面巨型銀鯊的嘴里噴了出來,落到了甲板上,隨後甲板上多了一口長四尺,通體骨白,刃口鋒利,血槽深深的戰刀。

“剛才毀了一口螺紋鋼戰刀,這口‘白骨刃’就算賠償給你的吧。”

禪銀紗把手一揮,這口骨白戰刀被一陣陰風吹起,落到了赤追陽的面前。

“嗯?”赤追陽一把抓起這口白骨戰刀的刀柄,只覺得入手一沉,居然比螺紋鋼的戰刀還要重得多,和碎滅刀都不相上下了。

拿起這口白骨戰刀,赤追陽隨意的一揮,一道白色的光線切割過了一塊陶瓷碗,撲哧,這瓷碗一下被割成了兩半,鋒利得嚇人。

“這口刀的鋒利,的確比得上碎滅刀,和三大花紋鋼打造的神兵利器不相上下了。這是銀鯊的骨打磨成的吧。”洪易驚歎了一下。

“不錯,這是百年以上的銀鯊肋骨打磨而成的,一口白骨刃需要出云國十多位打磨師,拋光師三年以上的時間。”禪銀紗笑笑道,“螺紋鋼雖然是上等的鋼鐵,但比之這白骨刃還是差了一些。”

“銀紗姑娘是想拿白骨刃換桃神劍麼?我知道銀紗姑娘手上肯定有大量的這種戰刀,還有銀鯊甲的。”

洪易又輕輕的斟了一杯酒。

“難道你想用桃神劍換白骨刃,和銀鯊甲?”禪銀紗又用手指摳了摳自己的眉心,眉心一點淡淡的紅印把她襯托得有一種神奇的韻味。

“這是另外生意上的事情了!銀紗姑娘既然是出云國的公主,那想必手想也擁有大量的財物,我這次出海,帶了大批的貨物,正是要做生意,也要到出云國去。不過咱們現在不提這方面的事情。”

洪易眼睛一轉。

“那你要什麼?”禪銀紗看著洪易的臉,好像要看穿這個人心里的想法一般。

“不知道銀紗姑娘覺得我的道術如何?我手下的實力如何?”洪易不答又反問道。

“你的道術實力很強,雖然沒有突破鬼仙的境界,但居然能禦火凝結佛陀真身,修煉的是大禪寺秘法。尤其是當日,我在桃神劍之中,受了你那尊八臂,四面的魔神豎眼中紅蓮模樣的火焰燒烤,差點兒就受傷了。更為重要的是,你的神魂,受了我水雷轟炸,居然不散!據我所知,天下恢複神魂方法很多,但是像你這樣神奇的,我還沒有見過。”

禪銀紗仔細的想著,倒是越想臉色越凝重,越覺得洪易的道術神奇。

“這位周大先生,也是道術高手!”

洪易一指周大先生。

“嗯?是附體大成,能分神化念的高手!”禪銀紗的眼神掃過周大先生,也微微的動容。鬼仙是道術的一個巔峰,天下能成就鬼仙的修煉者,少之又少,無一都是大人物,而分神化念,只鬼仙只有一步之遙,也是實力強大。

如果說鬼仙相當于武道中的武聖,那麼分神化念,就是巔峰大宗師的水平。這樣的實力,足可以得到很多勢力的尊敬了。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周大先生被和親王奉為上賓。

“實不相瞞,我這次出海航行,第一是躲避仇家,第二是做生意,第三是壯大實力!銀紗姑娘也看出來了,我的修煉已經到了瓶頸!只要突破這一層瓶頸,就可以修煉到鬼仙境界!”

洪易的眼神之中,散發出了惡狠狠的光,“這口陰陽桃神劍,我可以贈給姑娘,不需要任何東西換!而且,我只要突破鬼仙之後!可以幫助姑娘一起斬殺黑狼王畢濕華!”

看著洪易眼中惡狠狠的光,禪銀紗都被刺激了一下:“你如果修煉成了鬼仙,的確是我的一大助力,可以幫助我對付畢濕華!但是你這樣出寶物,又出人,到底想干什麼?你又想圖謀什麼?”

“想干什麼?”洪易哈哈大笑,把杯中的葡萄酒一飲而盡,喉嚨之中發出深沉的歎息:“我要殺一個人,銀紗姑娘必須助我一臂之力!”

“誰?”

禪銀紗問道。

“一個武聖。”洪易從牙縫中崩出了幾個字:“你先助我一臂之力,斬殺一個武聖。”

“武聖?”禪銀紗目光一閃,看了看桌子上的桃神劍,權衡一下:“武道聖者,手段通天徹地,尤其是純修武道,靈肉合一的,靈覺超人,意志凝練,足可以以武道擊殺鬼仙。就算是我現在對上了武聖,也恐怕難以必勝。”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拋出誘餌!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追兵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