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陰陽煉獄!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陰陽煉獄!


易當然不會相信衛連城。

就算對方真的誠心投靠。洪易也不會相信。何況對方並不是真的投靠。說了那麼一大段話。秘密都交出來。然後把“真武聖體”這等功法也寫出來。為的就是真正麻痹自己。

換了誰。聽到這麼驚天動地的秘密。又的到了一代刀聖的練體秘訣。絕對會心神動搖。一時失去敏銳思考的能力。

而且這個還不算。對方還動之以情。將心比心的以洪易身世來對比。引起共鳴的心理。

這樣秘密不要本錢的亂說又動以情。換了任何一個人。就算有了敏銳的思考。但也起碼會覺的衛連城這個人有很多的利用價值。可以留他一命。

但是洪易深讀史書。數千年來的變詭詐。人心莫測。心里都有一本明細賬。心思尤其的冷靜不過。又怎麼會被打動?

而且對方的“真武聖體”其中天蛇射息法。靈龜吐息法兩門武功的相互配合。都有一些細小的紕漏。不合理之處。

要是別的武學大家。看過之後。倒也挑不出什麼病來。但是洪易一直精研這兩門武功。企圖用無法無念的境界來把兩門武功融合一體。心中深思熟慮許久。又怎麼會看不出細微的端倪來?

這個衛連城在武學搗鬼!可以見的其余的地方也搗鬼了。話語之中虛虛實實。不能信任。

洪易可以肯定的說如果真的照衛連城手書的“真武聖體”修煉。起碼都是一個內髒移位。大出血的下場。

呼吸法。卻不比筋骨皮肉地鍛煉一個不好。內髒受損。就難以救治了。

這也是洪易遲遲難以把天蛇射息。靈龜吐息融合的真正原因。

兩門武功要融合。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以洪易這種淺薄的武道經驗做起來。更是難上加難。

“哼!你衛連城以在呼吸法之中做假。就可以欺騙過我?殊不知道。我不但懂的天蛇射息法。連靈龜吐息法也知道。雖然這真武聖體。不能照著練。但是給了我巨大思路!我不要具體地功法。就要這經驗思路!還是可研究的出來。聖公羊愚的路。武道經驗對于我來說。就是一無與倫比的財富了!”

洪易在一聲令下。廢了衛連城的時候身體離座退後手里抓著“真武聖體”的修煉功法。

他在讓衛連城寫的候。也為了降低對方的戒心。去掉了對方的束縛。讓衛連城輕輕松松。

不過他倒也不怕衛連城突然爆起傷人。

雖然說武道高手。有“近在咫尺。盡敵國”一說。但洪易自己就是先天高手。身邊還有赤追陽這個宗師初級高手。更何況。禪銀紗乃是宗師巔峰。半只腳踏入武聖的人物衛連城只不過是個小小的先天巔峰。就算怎麼都玩不出花樣來。不如大大方方地。

同時洪易故作大方原因。還有一就是讓對方覺的有機可乘。從而說出大量的機'來麻痹自己。

這些心理揣測。玩弄地手段把戲。洪易雖然不如史書上地一些老奸巨猾。但也玩的精熟。

當一個絕境之中的覺有機乘的時候。他就會不惜一切代價貢獻出真正的機'。麻痹對手。把這個機會擴大。

果然。就在洪易一下翻臉身爆退。說出廢字的時候。衛連城渾身的氣勢一下就變了!同時雙眼血紅紅!身體如太古洪荒猛獸。驟然發威!

洪易的確沒有猜錯!

衛連城說出大量秘密。的確是存下了麻痹洪易。做最後一搏的心思!不管道術多強。在近身搏斗。遇到了武道高手。都的要小心翼翼稍微不就是一個字。死

近身搏斗。以武稱雄。近在咫尺。人盡敵國!

這就是武道。真正的含義!

衛連城驟然爆起。渾身筋骨噼里啪啦。如爆竹一般亂響地一瞬間。一右手臂如大刀一般。忽然彎曲。蓄力。然後一下彈直。前面就出現了一條被切割開的氣流。樣的威勢。如同太古魔刀降臨了人間!

而他的左手。卻先筆直。然後曲。如一柄|刀。在肘彎曲的時候。細微的筋肉輕輕顫抖。發出了不停的聲音。好像急促無比的催命符向前勾拉而去。

一手如刀猛劈一手如|對割。體更是爆發出強大的力量。他地雙腳。移動之間。好像兩柄鑽頭。向著地面猛鑽。堅硬的鐵木甲板。桐油浸泡的刀砍上都會爆出火星地甲板。在衛連城鑽頭一般的兩腳下。一下就豆腐般的散開。

而衛連城兩條腿的腿骨。這一下左右扭曲。做震腳螺旋之勢的時候。里面的骨骼咔咔咔咔連響。聽到人的耳朵里面。人都感覺到頭皮發麻。

人的骨頭。怎麼會扭曲成那樣?骨骼怎麼會有那麼高的柔韌性?簡直和藤條一般。

衛連城這一發招。著洪易猛撲而上。做搏命一擊。動作簡直快如閃電。極如火焰爆炸。勁風斬草割人頭!

洪易在後退的瞬間只感覺到衛城的氣勢。看對方一下的形象。就感覺到自己好像進了無邊無際的煉獄之中。再也掙紮不起來。噩夢一般的沉淪!

“陰陽煉獄!陰陽煉獄!你不過是先天高手!為什麼能使的出雷獄刀經之中的陰陽煉獄來!怎麼可能。就算是武

師。要施展陰陽煉獄這一招。也十分艱難的!”

洪易心里狂叫。嘴上卻無法說出來。因為衛連城這爆身而起的速度太快了!快他根本連一字都說不口。強烈的氣息。勁風。壓迫性的氣勢。令的洪易無法說出任何字。

衛連城的搏命一擊。正是雷獄刀經之中的絕招之招陰陽煉獄”。

三大殺招。雷疾光”“陰陽獄”“天地烘爐”。這“陰陽煉獄”是大宗師中後期才能施展出來地武學。就算是武聖。突然之下也暫避鋒芒。

衛連城居然以先天巔峰高手的力量。使出了“陰陽煉獄”這一招。這實在是令人太過震驚。超越了武道的常理。洪易對人體極限的了解。

衛連城在這一刻。血紅的眼睛之中。也閃過了一絲的意。他也斷然地預料到洪易絕對會估他。低估衛家的武道!

這一招。就算是再|的道術高手也難以反應過的。

轟!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只潔白的手掌護在了洪易面前。這只手掌爆發之際骨骼雷鳴皮膚好像是被緊一般。條條青筋蟄伏在手臂其中。血液瞬間布滿了整個皮膚。潔白的手掌顏色變幻。血紅的幾乎透明。變成了血水晶一般的質地。

掌影擋在洪易的面左右一搖晃。變化出了九個影子。快的耍火把一般九個掌影。成一串。又彙聚成了一直巨大手掌。化為捶頭。猛烈一擊!

頓時。這道捶勁。好像天上的炸雷。瞬間一爆。正好抵擋住了“陰陽煉獄”地手刀。手|。把一切變化都封死死的。

“九天雷動!”

衛連城的手臂。拳頭和這只手掌交錯地時候劇烈一碰。轟隆!

兩個人影都飛了出去。一個連退三步。一個身體直接凌空跌出一丈開外。把寫東西地桌子都壓碎了。墨汁。硯台。毛筆都沾染了一身。

連退三步的是禪銀紗。直接飛出去一丈開外的是衛連城。

“神霄道捶法。九雷動這一招。果然剛猛厲害!”

衛連城一跌在地上。並不爬起來。滿臉鮮血。盯著禪銀紗。剛才他被禪銀紗一掌變捶劇烈交錯。氣血震蕩。口眼耳鼻都滲出鮮血。再也沒有戰斗力了。

禪銀紗退後三步。|色蒼白。氣息不勻。調息幾下。才恢複過來。開口冷冷道:“九天雷動。也沒有什麼奇特的。論剛猛。和真罡門的巨靈破天捶差多了。更不及印月和尚的如來拳。大雷音法印。倒是你。一招陰陽煉獄。以先天巔峰的實力。居然能和我大宗師巔峰的實力抗衡。傳了出去。足以一舉成名了。”

“嘿嘿。一舉成名。一舉成名有什麼用?還不是輸了。連命都輸了。洪易。你運氣好……”衛連城看著易。為自己剛才這一擊沒有手。感覺到遺憾。

赤追陽一步搶上咔嚓咔嚓兩聲。就碎了衛連城的手骨。捏斷了衛連城的手筋。

衛連城在此時。倒顯示出了硬氣。一聲都不吭。

赤追陽心中很生氣。剛才衛連城突然發動。他居然慢了一步。而且被“陰陽煉獄”地那股氣勢所攝。同他也知道自己如果剛剛攔截住了。肯定討不到好去。

“追陽。不要殺他!”

洪易走上前來道。

多半都是假的。寫給你的真武聖體。多半都是假的。的是剛才偷襲你。你還不殺我?”

“你說的秘密。多半都是真的。真武聖體。雖然有假。但一大半都是真的。”洪易道:“你要麻痹我。怎麼會不用真的西?我也樂的讓你麻痹!你剛才地偷襲。雖然出乎我的意料。但依舊傷不了我。我早有准備。否則如何肯以身犯險?你說什麼兄弟不和睦。這等話。也打動不了我!衛太倉雖然是地仇人。但我看的出來。他不是個梟雄。倒是個好父親!否則的話。死了一個衛雷。他居然冒天下之大不諱。動用火箭來刺殺我?要是梟雄。大事為重。死了個兒子。眼睛都不眨一下!這才是做大事的梟雄。由此可見。衛太倉私藏火箭並不是謀反。恐怕的了皇上的秘旨!要做某些用處吧!”

“你……果然心思細膩。天下少有!老謀深算!”衛連城道。

“壓下去!關起來。”洪易一揮。

幾個如狼似虎的士兵立刻就把衛連城帶了下去。並且把甲板上都收拾好。

“公子。為什麼不殺了他?”花弄影剛才也嚇了一跳。

“是啊!公子。那些人雖然是人才但是都難以收服。咱們消化不了的!”花弄月道:“此時在海上。也難以管理。而且糧食。淡水都供應不起。”

“公子為今之只有把這些人都殺了。

”周大先生也接口道。

“殺降自古以來。史書記載。都沒有好下場。”易緩慢的道。看了眾人一眼。隨後又道:“你們別看著我。我也並不是怕那因果報應。因果報應是福德。咱們修行人。修的是功德。不積福德那沒有關系。積福行善。乃是平民百姓。求來生。修道之求超脫不求來生。自己控輪回轉生。修功不修福。所以並不在乎殺降。不過螻蟻尚且

。也不願意多殺生。這些人來殺我。我也不會過。外做生意。也買賣奴隸人口。一個武士地價格。想必也不菲。這些人我都幾船裝了。賣到海外各國去。我'|消化不了。海外諸國。卻能夠消化!”

“不錯!”

花弄影一聽。眼前然一亮。看著洪易。她也沒想到。洪易居然這樣的安排!

的確。現在海上貿易大大小小上百的國家。基本都是奴隸制度云蒙發財。就是靠四處戰。掠奪人口。然後賣出去。

而且這些人。洪易消化不了。但是賣到海外諸國。那些大小國王。貴族。有的是手段。讓他們臣服。再堅定都沒有用。

更為重要地是。海奴隸。人口貿易。相當的發達。一個普通奴隸雖然不值錢。但是練過功的就不同了!

一個武生。武徒。都能值不少錢。何況現在俘虜的三百多人全部都是武師。甚至還有先天高手!

一個先天高手。能多少錢?換到多少東西?花弄影簡直無法想象了。

“如果這些人都一一賣出去!那麼公子該成為什麼樣的巨富啊!”花弄月。花弄影對望了一。

“原來如此。公子高明!不殺衛城。然後用衛連城的性命。來換取那些人的顧忌。而且本他們是都該殺死的。公子不殺他們。賣掉他們。也算不開殺戒。但卻懲治了他們。更重要的是。把他們散賣。那些島國的王公大臣。貴族。有辦法把他們治的服帖。海外地奴隸。都有一套管理方法的。做不了耗!殺了他們。我們不但什麼都的不到。反而遭了殺孽。”

周大先生。深深的洪易服氣了

這些人。殺了不祥。放了更不可能。當奴隸賣掉。是最好地選擇了。更重要地是。海上奴隸販賣。已形成了一條巨大的產業。奴隸被賣之後。都會被嚴格管理。不會出現什麼私自出逃。報仇泄密的事情。尤其是越強大的奴隸。管理越嚴格。

桃神道。每年都要從云蒙。賣不少的奴隸!

“只是。糧食和淡水?”赤追陽道。

“這些都是高手。身體強壯。五六天不吃喝。只是虛弱。要不了他們的性命!而且我正要們虛弱。好平平安安。先到神風國交易!”

洪易目光一閃道。“下到神風國。還有七天的水路。全速前進!你們都閉關修煉!銀紗姑娘。咱們現在就開始閉關。參悟真武聖體。還有精元上胎的秘密。我還有很多道術。武術方面的疑問。要請教你這位絕頂高手呢。”

“衛太倉和洪玄機比起來。我倒是覺的。衛太倉是個父親…”

一切大事都定已後。易在閉關修煉的前一刻。不知道怎麼地。老是想把衛太倉和洪玄機做了比較。

反複比較之後洪只有長長歎息一聲。久久無語。

海上的行程。殺退股敵人。總算是安靜了。洪易也是好好的提升一下自己實力的時候了。有禪銀紗在身邊。的到這位妖仙指點。想必進步會神速!

………………………………………………………………………………………………………

船艙之中。一間極其雅致。點燃龍涎香。地面著昂貴雪白地毯一腳踏上去。帶有一青草的芳香。這是西域一種叫做羊駝異獸織成的毛。十分名貴。

洪易和禪銀紗面對的盤膝坐著地面上。放著元牝天柱。撼天弓。無極箭。桃神劍等寶物。一頁頁的紙張秘籍被鎮紙壓著。也放在地面上。看清清楚楚。

洪易現在是想研究武功。畢竟道修煉。已經到了瓶頸。不是那麼容易突破的。但是現在武道境界。他才剛剛進入先天。還有大把地上升空間。

正看著“真武聖體”的修行法訣。洪易暗自琢磨。就在想問禪銀紗地時候。禪銀紗開口了。

“洪易。你想不想做皇帝?”禪銀紗一開口。就語出驚人。把洪易嚇了一跳。

洪易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人。對禪銀紗道:“銀紗姑娘何出此言?”

“如今大乾皇朝。雖然是太平盛世。但憂患隱隱。外有敵國。內有土地兼並。窮的越窮。富的越富。近年來。和云蒙。火羅。都可能有刀兵戰事。如果戰事順利還好。一旦戰事敗壞。內憂外患一起立刻禍起蕭牆!天下道門。都是觀風使。如果有百姓起義。絕對不會幫助朝廷鎮壓。殘殺。只會在亂世之中到好處。要知道。世越亂。道門就越昌盛。世道越太平。道|就越蕭條。如果真有這麼一天。洪易你會不會蠢蠢欲動?是保朝廷。還是自立基業?”

銀紗看著洪易。一時之間。竟然顯現出了前所未有的睿智。

洪易看著禪銀紗。嘴巴張了張。一時之間。竟然說不出話來。他也沒有想到。禪銀紗居然這樣的見識。這樣的事情。想也沒有想過。

“你不用先回答我”禪銀紗一笑:“不過你如有心思。就不要修煉道術。純修武功。否則的話語。一旦修煉成鬼仙。就算你有天大的神通。也做不了皇帝。因為太上。會殺了你的。”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真武聖體!     下篇:正文 第一白九十二章 少年陽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