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再下猛藥!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再下猛藥!


兩個拳頭手臂互相碰撞之後,突然分開,肌肉劇烈的撞擊,好像樹木干枯後木質爆炸的聲音。

赤追陽身法似龍,似魚,一碰之後,身體搖晃兩下,後退幾步。

而洪易卻是微微搖晃,向前一沖,又是直接中間一記大劈捶砸去。

瞬間,兩人又斗了十多個回合,來去如風,竟然是難分難解。

忽然,兩人一停。

“洪兄,你功夫怎麼長了這麼多,這五天閉關,你脫胎換骨了!不對,你的勁沒有達骨髓,氣息沒有斂進骨髓,不是大宗師,但是你筋骨這麼強悍?而且還有一股壓迫性的氣勢。難道這就是真武聖體?”

赤追陽分開之後,震驚道。

這五天的修煉,洪易雖然道術沒有突破到鬼仙的境界,更沒有參悟那道鬼仙屏障,但武功卻是大進。

這從他完美的體型,全身帶著光澤的細膩皮膚,漆黑的頭發,越來越白,越堅固的牙齒,還有看似平和,但威猛深藏,一發威精悍逼人的壓迫爆炸感就可以看得出來。

他出關之後。剛才也和赤追陽試了一下身手。

赤追陽以靈肉合一地大宗師境界。神乎其神地“魚龍九變”身法。兩人拳來腳往。居然也只打了一個平手。要不是洪易地戰斗經驗差了一些。沒有身經百戰。生死搏殺地許多經驗積累。赤追陽還覺得應付不來!

也是說。現在洪易地武功。雖然沒有到達大宗師地境界。但實戰能力。筋骨強悍。卻已經可以和大宗師比擬地程度。

最重要地是。洪易肉體地氣血運轉。卻自然有了一股和神魂毫無關聯地“真武拳意”。

這種“拳意”乃是氣勢。就連赤追陽都只是微微領悟。還沒有把意志凝練出來。

有了“拳意”氣勢。那就代表著武功能開始和道術高手真正抗衡。也是令道術高手開始真正忌憚地地方。

一般凝聚出“拳意”氣勢的武道高手,都是大宗師的後期和巔峰,這樣的高手,也是有了晉升武聖資格的人選,就連大羅派的幾個長老,雖然是宗師,但都沒有練出自己地“拳意”來。

“我這五天,已經把真武聖體初級的一些紕漏,和銀紗參悟了出來。你們都拿去練習!”

洪易到了這時,見識到了孔雀王的實力之後,再也不藏私,劇烈的提升自己還有追隨自己人的實力。

船只,又航行了兩天。

雖然天氣早就進入了深秋,算起來時候日子上,已經到了初冬,本來天氣該越來越冷。但是洪易的艦隊在海上航行的時候,天氣卻轉變為暖和,好像是冬天轉為了春天。

就連海風之中,都洋溢著一股溫暖濕潤的花香。

是桃花的香氣。

洪易對著一切,雖然驚異,卻並沒有覺得什麼大驚小怪。《地理志》中記載,神風國乃是南洋島嶼,一年四季,都是溫暖如春,桃花四季盛開,終年不謝。

就算是冬天,大乾國土到處冰封,寒冷如刀,神風國島嶼上的陸地,依舊是溫暖,陽光明媚。

神風國,除了夏天有海嘯,風暴之外,是一個極其適合安家落戶地享受地方。

實際上,許許多多的大乾貴族,甚至云蒙,火羅的大貴族,都用巨款在神風國買了莊園,當作度假,休閑的聖地,每年一到冬天,就開始行船,到神風國來居住,玩樂。

神風國雖然是島嶼,但是島上的土地非常廣袤,幾乎是一塊海上大陸,但是人煙卻稀薄,所以神風國的國王,律法允許另外國家的貴族,來安置莊園,以獲得利益。而且因為人煙稀薄,奴隸的買賣也非常之興盛。

每年都有大大小小的船只,尤其是云蒙的奴隸船只,從遠方來到神風,販賣奴隸做生意。

洪易在閉關出來之後,整日地在甲板上看海,調整身體,舒緩自己緊張的心情。

果然,打退兩股追殺的敵人之後,這些天的航海,也非常安靜,沒有任何人來騷擾,就連海盜都沒有一股。

不過從南州省的海域,到神風國這上千里地水路,在茫茫大海上,也算是一段平坦的路途。

原來還有小股海盜,但是靖海軍大軍把迷魂灣地幾大島嶼的海盜巢穴都搗毀之後,海上地治安變得良好無比。洪易在這兩天的水路航行之中,也感覺到了,時不時地碰到很多商船,都是規規矩矩,也伴隨有神風國出來航行,巡邏的船只。

當然,如果再航行,遠離神風國,進入深海群島,諸國,那情況就不同了。各種紛亂的海盜,會像蝗蟲一樣撲出來,沒有強大的實力,強大的艦隊,絕對不敢進入深海群島各國做生意。

總之,發達的海上貿易,繁榮的景象,有調理的秩序,是洪易進入神風國這一片海域的第一印象。

“神風國的國主,倒真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難怪可以為大乾鎮守南方海域,就算是云蒙的大軍艦隊,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洪易在甲板上,看著遠遠一隊商船經過,上面隱約傳來牛馬濃烈的腥氣,商船之上,還插著一面面印有桃花模樣的旗幟,就知道是運送販賣牛馬的船只。

凡是在神風國登記在案,並且有良好信譽,貢獻大量稅金的商船商隊,都會由神風國的商部,發出這旗幟,掛起來之後,在神風國地海域通行無阻,而且遇到海盜,劫匪,可以發出信號,官船就會來解救,援助。

這一系列的政策,比起大乾皇朝的海關,卻是更勝了一籌。

“神風國是真正的家國一體,桃神道的宗主,也姓珞,而皇室也姓珞。都是有血緣關系地。所以人心穩固,只要外面不打進來,神風國永遠是珞家的。”

禪銀紗在撫摸著撼天弓,無極箭,緩慢的道。

“這撼天弓,無極箭,是桃神道的第一法寶,可要收藏起來,不要讓人發現了,不然麻煩肯定會不小。”



禪銀紗微微一笑:“反正這弓和箭,現在暫時是你的,有麻煩,也是你洪易的。”

洪易突然之間,把手一揚,一縷細微地陰風,從撼天弓上飛去,遁入了他的眉心。

“你你這是干什麼?”禪銀紗一愣,臉上顯現出了不可理解的神情。

因為洪易這一手,乃是把自己的神魂烙印從撼天弓之中收了回來,放棄自己對撼天弓的徹底控制,現在撼天弓就成了無主之物。

這樣就輕易的放棄一件無上法寶,實在不是智者所為。

以禪銀紗對洪易的智慧理解,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我收回了這里面的神魂烙印,銀紗,這弓就算是還給你好了。我想好了,現在我修為還淺,就算有了這弓和箭,也難以發揮出真正的威力,咱們要擊殺畢濕華,還是得靠你做為主打,你地實力越強大越好,況且我還年輕,老是依靠法寶的力量,也並不是很好,自己幸苦修煉出來的力量,才是最好的,而且分多了神魂烙印,對本身的修為也有影響,難以全心全意沖破到鬼仙的境界,你說少年要熱血,我今天就算是熱血一回好了。”

洪易笑看著禪銀紗,牙齒微微露出潔白,一刹那見,禪銀紗感覺到了很陽光。

“我還以為,你等報仇之後,才還給我,是一句空話呢。”禪銀紗撫摸著撼天弓,“畢竟,這件法器太強大了,沒有人願意讓出來的,我如果渡過了雷劫,拿這弓就算是面對孔雀王,也有一戰之力了。”

著,禪銀紗的眉心之間,分出了縷縷陰風,纏繞在撼天弓上,顯然是正在祭煉,控制。

“這也算下了一記猛藥吧。”洪易看著禪銀紗分出念頭祭煉,心中閃爍著一個奇怪的念頭。

禪銀紗的強大不用質疑,這次海上地被追殺,要不是她,自己幾百條性命死了。若是能真正的得到這位強大高手的幫助,洪易覺得只要不碰上,孔雀王,天蛇王,夢神機那樣手段通天徹地的高手,都能真正的保自己平安。

實際上,洪易一起在這樣做,為了得到禪銀紗地好感,先是果斷讓出了元牝天珠,讓對方沒有惡感,又贈桃神劍進一步拉攏,還說出“精元上胎”的秘密,得以並肩作戰。

並肩作戰兩場,苦斗燕真宗,孔雀王分身,洪易感覺和禪銀紗地距離拉近了不少,最後五天閉關修煉,關系又進一步加強。

到了出關之後的今天,洪易感覺到,時候到了,干脆就下了最後一記猛藥,連撼天弓,無極箭也讓了出去。

不過這也並不是赤裸裸地功利和拉攏。

在這五天的修煉之中,洪易對禪銀紗也有好感,畢竟對方指點自己,實在是令自己得益匪淺。

“自己把撼天弓讓出來,雖然是消除芥蒂,存了徹底拉攏地心思,但是會會有了討好禪銀紗的心思呢?難道,我真的對她有了好感?”

洪易突然之間,分析著自己的念頭。

自從參悟功德袈裟後,洪易對于自己每一個衍生出來的念頭,都要仔細的感悟,力求做到行知合一,念念通達。剛剛送禪銀紗撼天弓的舉動,洪易細細分析之後,突然發現,自己一大半是為了消除最後的芥蒂,還有隱隱約約一小半,是為了討好她。

就像男女之間,為了贏得對方的歡心,而去討好一樣,這是男女之間的一種正常念頭,很容易就衍生出來。

“嗯?難道自己喜歡上了禪銀紗?這個念頭,是出自本心,還是陰魔作祟呢?是要壓抑下去,還是按照這個喜歡的本心去做?”

洪易心中轉著念頭,再次向深處想。

想著想著,洪易覺得自己難以分辨出來,自己對禪銀紗的好感,到底是發自本心,還是陰魔作祟。

“要怎麼才能分辨呢?”

洪易覺得有點迷糊。

分辨不出對禪銀紗的好感是發自本心,還是陰魔作樂,就不好對自己的行為做出約束,如果是陰魔作樂,就要把這份好感抑制住,磨滅掉。

如果是發自本心,就要把這份好感繼續下去。

“洪易!謝謝你!”

就在洪易心中轉著念頭,禪銀紗已經把撼天弓祭練成功,然後抬起了臉,也笑著露出了潔白的牙齒,吐出芬香的氣息來。

洪易不經意的上前兩步,和禪銀鯊並肩而立,看著遠處逐漸出現的一片大陸,海風吹得他的衣服輕輕飄動著。

禪銀紗叫人把撼天弓,無極箭收了起來,也和洪易看著遠處,並沒有說話,只是眼角余光看著洪易的臉,隨後收回,閉上眼睛,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麼。

“要到港了,所有人准備,看好那些奴隸。”洪易發出了命令!

“是!”

一隊隊的士兵,水手,瘋狂的忙碌起來。

遠處逐漸出現的大陸,便是神風國的領土了,也標志著,船隊來到了另外一個國土之上,再也不是大乾領土。

雖然神風國是大乾的屬國,年年朝貢,國王也只稱王,並不是稱皇稱帝,但軍隊,朝廷都有自己的一套。

那些被俘虜的奴隸,人熊衛,天刀衛,水鬼營,暗衛死士,現在都擁擠在二十條快船上,虛弱不堪。

就算是高手,一連餓了七天,七天之中,只吃一小碗稀粥,那也受不了的。

不過對于奴隸來說,他們的待遇算是好的了,海上販賣奴隸的船只,都如同豬狗,滿滿一船堆著,屎尿都混合在一起。

洪易看著手下的士兵,一個個驅趕著那群高手,也不怕他們造反,這些人,沒有力氣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衛連城在手中,性命威脅著,就算是再忠誠的暗衛死士,都不敢反抗。

越忠誠,現在就越聽話,就算是洪易拿衛連城的性命做威脅,讓暗衛死士抹脖子,他們也得抹。

“這些高手賣出去之後,我會暴富到什麼程度呢?神風國,珞云是神風國的公主呢。”

洪易突然間,想起了鎮南公主珞云。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聖體練成!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搶奪功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