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無窮財富!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無窮財富!


這就是乾坤布袋麼?到手十多天了。今天是第一次用神魂之力打開。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什麼事端?或者是大量的純陽之氣外泄。引起一些蛛絲馬跡'那樣的話。遭來窺視。成為眾矢之的。卻就是大麻煩了。”

乾坤布袋。不。是“乾坤皮袋”靜靜的放在密室中央的一塊三角形的祭壇之上。

這塊三角形的祭壇周圍。全部都是一絲絲的陰風。頭圍繞著。

卻是禪銀紗和洪易持的法術。用來掩蓋這件神器氣息的存在。

雖然精忍和尚的滴血能夠掩蓋這件的純陽之力。但萬事還是小心的好。

整個密室里面。只有洪易。禪銀紗精忍和尚三人。

洪易禪銀紗兩人坐一起。忍和尚遠遠的坐在另外一邊。五指揚起。似乎隨時准備運功從毛孔之中滲透出血液來鎮壓乾坤布袋的氣息。

乾坤布袋的純陽氣息。只有精和尚這樣練就了大禪寺玄功。有佛門拳意的武聖之血。能夠鎮壓中合。不外泄一點。

莽荒之中。也把這布袋到了莽荒。了活命和逃過追殺。只有庇護于巫鬼道的門下。”

精忍和尚看見洪易和禪銀紗用魂祭煉。纏繞乾坤布不由的道。

上。當年方丈預料到大禪寺要破滅。是把我們大禪寺部分典籍。還有財寶。武器。法器等東西。都裝進了乾坤布袋之中。交到我們幾個人的手里。我不並不會術所以並力打開這個布袋。你們煉之後。我也想看看乾坤布袋里面我們大禪寺的遺留東西。都還有些什麼。不知道巫鬼道用了沒有。”

精忍和尚在說話之間。眼也盯著乾坤布袋。希望看看打開之後里面當年遺留的大禪寺財物。武器典籍等等東西還在不在其中。

“當年你是大禪寺一百零八大菩薩之一。頂尖宗師級別的武道高手。不過相對于印月禪師。四大天王還有印慧。印海這些長老還是有些差距的。不知道為什麼大禪寺方丈會選你拿乾坤布袋外出?”

洪易一邊祭練乾坤布袋。一面分出念頭和精忍和尚交談著。

“當年我大禪寺地絕頂高手。都被人盯上。就算是逃到哪里也會被樹大招風我卻最不起眼的一個。于是才勉強逃了出來。”精忍和尚歎息道:“況且大乾皇室當時的皇帝楊云及。造化道的道術已經修煉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精擅造化搜天尋地**。任何鬼仙的念頭飛行。都難以瞞的過他。只有練武的人到了宗師境界。收斂氣息。裝做普通人。從地行走。才會逃的出去。”

“楊云及。不是高宗皇帝麼?二十年前。在宮中暴斃身亡。”洪易微微震驚了一下。

他熟讀大乾開國史|自然是知道。在當今乾帝之前。便是高宗皇帝。執政只有四年時間。雖然他早就道。太宗。高宗都修煉道術。恐怕已經到了鬼仙境。會被夢神機殺死。但是現在見精忍和尚的話。似乎高宗皇帝地修並不止鬼仙那麼簡單。只怕還是雷劫高手!

“哼!他修為那麼高。自然活不了多久。不過那夢神機也吃了一大虧!被洪玄機和太子楊盤狠狠的偷襲了一記。他地肉身本來已經突破極限。到達了人仙的境界。但卻被迫尸解轉世。又的重頭再來。再要修到人仙。只怕是已經不可能了!”

精忍和尚略帶憤恨的道。

“楊盤?不是當今陛下麼?”洪越聽越震驚。精忍和尚身上。知道了當年更多不知道的秘聞。

“夢神機身為道術高手。居然可把肉身都修煉人仙境界!洪玄機和當今陛下又怎可能偷襲的到他!”洪易想著。似乎是有些迷糊:“當年大乾皇室要滅你們大禪寺。似乎還聯合了太上道。那個時候。他們不是一體地麼?”

“太上道和我們大禪寺。數千年來。一佛一道。號稱天州的兩大聖地。不知道的了多少人地仰慕。同時。我們也是死對頭!太上道無時無刻不是想著滅我們大禪寺。雖然當時神機恐怕知道乾皇室滅掉了太上道之後要對他不利不過這個大好的機會。他怎麼可能不來?況且他自持神通無敵。天下所有高手都不放在眼里。怎麼又會害怕一個大乾皇室?。”

精忍和尚垂下長長的眉毛。眼神閃爍道:“不過這其中地一些事情。我也知道的不慎清楚。夢神機的妹妹夢冰云。在其中倒是起了牽線搭橋的作用。”

“至于夢神機上世地肉身。修煉到了人仙。也雖然稀奇。但卻並不是罕見。武道雙修。一般鬼仙之身。能到武聖初級止步。但是夢神機身為太上道教主。總會有不為人的手段。而且據說當年夢神機為了求超脫。尋遍千山萬水。采集靈藥六十年。更是到精元神廟之中。強行奪取了三滴邪神之血。練成一顆“天元神丹”。憑借這一顆“天元神丹”。他才把第二世地肉身練成了人仙。不過他第二世的肉身已經毀了。第三世要想再練**仙。那還的要重練天元神丹。”

洪易駭然道:“以太上道教主地神通。靈藥都化了六十年的時間。還要奪三滴邪神之血。才能夠練就的天元神丹。這天元神丹。只怕是真的可以奪天地之造化了。”

要知道。道術高手可以運神魂入地。下海。采藥十分的方便。更何

上道教主那樣的無敵高手。

連夢神機都需要六十年才能采的的藥材練就的神丹。那該是何等的耗費功夫和神奇。

“不過夢神機的肉已經到了人境界。洪玄機居然能夠毀去。洪玄機應該沒有那麼厲害吧。”洪易再次疑惑道。

“不要小看洪玄機。”精忍和尚道:“二十年前他就已經到了武聖的巔峰。我們大禪寺的四大天王武聖。其中地百丈天王就是拜在了他的拳下!不過還好。和那個小冠軍侯打斗的時候。聽說洪玄機最近才突破到人仙!他足的在武聖到人仙境界這個關卡上。停頓了二十年!足足二十年。虛度了他二十年鼎盛時候的光陰。”

“那也未必是個好事情。積蓄越龐大。爆發起來就更加的凶猛。一朝頓悟立地成佛啊”洪易搖了搖頭。似乎不願再提。

“洪易好了!開

就在這時。禪銀眼睛睜開。一口氣息吹了出去。又是一|大的念頭凝聚成的陰風。烈吹拂到了坤布袋之上。

洪易聽見禪銀紗地聲音也不遲疑。也跟著一口猛烈的氣息吹了出去。又是一股強大地頭。

兩大鬼仙高手強大的念頭凝聚成一股形成了一個旋風。竟然一下把乾坤布袋托了起來。

不過看輕飄飄。沒有幾兩重的這個乾坤布袋在洪易和禪銀紗陰風的托起之下。似乎一下子變重如=岳。

洪易和禪銀紗兩人額頭上滲出了汗漬顯然是運用神魂之力都影響到了肉身氣血的波動。

這是把神魂之力運道最大後才地顯現。

咔嚓咔嚓!

乾坤布袋被托起之後。死的壓著陰風傳來了陰風里面被壓碎的咔嚓聲。

這是洪易和禪銀紗念頭不斷粉音。



念頭運到了極致。洪易和禪銀紗兩人同時喝了一聲。身體一震。座下的錦繡蒲團下被撕裂。顯露出了里面潔白的棉絨。

嗡嗡嗡。嗡嗡嗡

一陣好像是來自另一個世界地聲音響了起來。極其遙遠。似乎是來自辰星宇宙之中。又似乎是在耳邊。

乾坤布袋的口子一下打開。一道青色地氣流沖了出來。隨後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三人來高。人來寬的巨門。

幸虧禪銀紗和洪易閉關地這個密室足夠大。否則這個門就會把屋子撐裂。

不過這個門完全是氣流所化。青盈盈的。似乎海市蜃樓一般。卻是讓人分辨不清楚到底是真實。還是虛幻。

這道青氣所化的巨門之後。光線隱隱。一陣陣的清風爽氣從門中吹了出來。帶著一股潔淨氣息。

洪易一聞到這股潔的氣息。就會感覺到這巨門後面的世界。是個清淨如仙境一般的世界。

“走。我們進去看看!”

銀紗和洪易聯手打開了乾坤布袋的門戶之後。迫不及待的站了起來。幾步就要踏進這個|戶之中。去|一看傳說了千年之久的乾坤布袋之中的世界。是個什麼樣子的。

在踏進門戶之前。洪易笑道:“不知道要向造化葫蘆那樣。穿梭虛空。要多大的神魂之力?”

“最少需要十八名仙的力量。才可以用這乾坤布袋。穿梭虛空。”精忍和尚接口道:“這乾坤布袋乃是神器。不鬼仙。拿到了手里。根本打都打不開。”

的確。乾坤布袋如不用神魂之力催動。根本看上去就是一個大皮袋子。普通人就算是拿到了手里。看這個皮袋。解開了上面的繩子。依舊是一個大口袋。里沒有任何的奇。

只有真正的鬼仙高運足了神魂之力。貫注到布袋之上。推動其中的陣法念頭旋轉。才以使的布袋之中沖出青氣。化出這一道若隱若現。仿佛海市蜃樓的巨門。

“好大的天地!”

洪易和禪銀紗。還有精忍和尚一走進這張巨門之後。立刻世界轉換地也不再是地。天也再是天。

抬頭望向了天空。洪易只感覺到天似乎是著手可摸一般。神念微微一探。天居然只有三四十丈高下。

天上並沒有太陽。而是一層明亮。和的云彩。青盈盈的如玉一般。

這團云彩極其的堅韌。就算是洪易用盡了全身地力量也難以深入分毫。更別說是破天而出了。

“這乾坤布袋之中天。乃是修煉到了陽神境界的高手才能破天而出。換句話說。除非到了陽神境界。可以進入這乾坤布袋之中出去也可以從乾坤布袋外面強行進來。”

精尚道。

洪易對于著個自然清楚的很。

看過天之後。洪易-一眼看向地面地面也是光滑如鏡的一層云膜。像水波一樣。人一腳踏上去就是一個漣漪。但堅實無比。洪

跺腳。只不過是漣漪稍微的擴大了一點。隨後就消面也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晃動。現出了這個小千世界的穩|。

洪易眼睛看向遠處一眼望去。那極遠好像百里之外的地方。便也有一層青玉色地光膜。似乎是這個|千世界的牆壁了。

不出一會兒。洪易把整個小千世界地范圍都掃射一番。卻發現整個小千世界。就好像是一個青玉光膜組成的四方體。

就好像是一個大房子。

當然。這個房子大嚇人。足足有方圓百里。相當于一個大乾王朝的小縣了。而且這個大房子四面的牆壁光膜。只有陽高手才能打的破。

“那中央堆積了多東西!”

禪銀紗也和洪易一打量畢了整個小界地結構。兩這才注意到中央堆積的東西。

圓百里地面地小千世界。中央一點堆積的東西。就好像是一只狗身上的虱子根本毫起眼。

但是洪和禪銀紗帶著精忍和尚飛到了中央。這才知道了中央堆積地東西。是多麼的巨大

整個小千世界的中。足足有八個廣場。廣場之上。堆積起了山一樣地東西。

一堆是金。一堆是銀。一堆是寶。翡翠。金剛石。許多珠寶。

除此之外。還有好像山一的白米。更有許多地箱子。箱子里面好像是一件件的兵器。弓還有鎧甲。

除此之外。在另外一地廣場上。還有大大小小的藥箱。藥瓶子。似乎是一個巨大的藥庫。

藥庫後面的廣場。是書庫。許多檀木制作的書架。七八人高。擺設著。書庫後面。邊是一匹一匹。堆如山的綾羅。綢緞。

金庫。銀庫。糧庫。珠寶庫兵器鎧甲庫。藥庫。書。|庫。

八個廣場。于是八座巨大的倉庫。

八個倉庫。按照八個卦象的方位列著。顯現出種莫可名狀的魔力。

洪易則是站在白米前。抬頭望著米山。震驚都說不出話來。在這米山的面前。洪易覺自己好像是一頭小老鼠站在巨象面前。

“這里起碼都有五十萬擔大米。可以養活數十萬人渡過饑荒。儲存在這乾坤布袋之中。似乎米還不會壞。”洪易心中著。

饒是他見過了世面。也難以想象。己真正的站在了金山。銀山。米山的面前。仍舊是覺的有點頭暈目眩的感覺。

“你們大禪寺要那麼多的兵器。鎧甲。鋼弩。箭矢干什麼?”

洪易出了一口氣。鎮壓住自己的念頭奇怪的看了一眼精忍和尚。

大周滅亡之後。很多遺民。甚至皇室遺孤。都帶著兵器。鎧甲隱藏到了我們大禪寺之中。”

洪易走到了堆積如山的金庫旁邊。拿起一塊金子。發現有的是青黃的顏色有的是黃的色。卻都是七八成的金錠子。至于九成的紫金。十成地赤金。倒是很少見到。

這些金銀。一個個好像酒墩一般。上面還印有大周朝的年號。顯然是前朝的金銀其中有還是比大周更遠朝代的金錢

顯然。這些金銀都是大禪寺數積累下來的財富之一。

“咦旁邊還有賬?”

洪易走到了金庫旁。看見旁邊還擺放著桌子。桌子上面筆墨紙。還有一本簡單的賬冊。

“金庫約四百萬兩銀庫約三千萬兩。絲綢八十萬匹。大米六萬擔。兵器鎧甲”

“這四百萬兩金子三千萬兩銀子?全都是我的了?大乾朝一年所有地稅收才多少?大約是三四千萬兩?這里四百萬兩金子。以一比十銀。就是四千萬兩三萬兩銀子。加起來不是七千萬兩?再加上那些珠寶。那豈不是兩的全國國庫總收入?我這一下就成為了舉國頭等巨富?就算什麼幾百年地世家。都比不上我了啊!這里還有米糧甚至兵器鎧甲這不是誘人造反麼?這些東西只上了億吧?”

洪易稍微的翻看了這一下賬冊。知道自己一下子擁有了整個大乾王朝。兩三年的國庫總收。身價過億兩白銀。心中就覺的有點兒荒唐。

“出云國的整個國庫。也沒有這些財富地十分一。”禪銀紗也湊上來。看了看賬冊。

“哎我們大禪寺年的金銀財富。這還只是五分一。”精忍和尚搖搖頭道。

“那是真正地富可敵國啊!不過這也沒有什麼。當年大禪寺信徒遍及各州。那些百姓。甯願自己不吃油。都把油供奉到佛像的長明燈前。這數千年的積蓄。當然裕了!據說當年大禪寺地糧庫。比現在玉京城外的富民倉的糧食還要多。可以儲存八百萬擔谷米。”

對于大禪寺地富裕。洪易是絲毫不用懷疑的。

洪易讀過許多筆記。知道就算是窮苦地百姓。自己榨了一點油。也不願意吃。而甯願供奉佛像的長明燈前。為佛祖菩薩送亮。求的心理安慰。

窮苦百姓樣。那些富商。官員更就不用說了。

數千年都是這樣。裕到什麼程度。自然是不可想象了。佛寺比國家還富裕。這根本就不稀奇。

“佛教人修福德求來生。自己卻修功德今生超脫。其實哪里有什麼來生。死了就消散在天地之間了。還不敬佛者。必然會進入地獄。受到苦難。辱佛。會遭到報應。精忍

你如果要我重新建立大禪寺地。我可是不干的。轉過頭。對精忍和尚道。

“佛並不是這樣的。我佛只不過是個偉大的導師而已。他也不講惡果報應。只叫人超脫。不會因為你侮辱他。就降下報應。如果哪個人說辱了我佛。佛就會降下報應。這人肯定是亂法之人。我精忍第一個就要除掉這種人。”

精忍和尚雙手合十道。“如果佛因為人侮辱他。就降下報應的話。那還的上佛麼?不過是一個邪魔而已。我佛自在無量。超脫之後。萬事不管。你信我佛。照著他的經文去行。就有超脫的機會。不照他的經文。他也不會管你。卻不像是讀書人一樣。背書不出來。老師就要打手板呢。你違反了聖賢的禮教走。要沉水塘。我看讀書人的那一套禮教殺人。比我佛更為嚴酷一些。”

“不愧是大德聖僧”洪易笑了笑。也並不和精忍和尚爭論。

“傳聞之中。乾坤袋里面有過去。現在。未來三經書。不知道這些書籍。有沒有?”

銀紗神念掃中。看見這些東西。卻沒有找到一件修煉者的法器。不由道。

“過去經不是在你的手上麼?”忍和尚道:“當年。我大禪寺三大經文。並沒有裝進乾坤布袋之中。現不知道散落在了哪個地方。要是在乾坤布袋之中。被大乾朝廷的到。那真的朝廷就是萬年江山了。”

現這些寶庫之中。卻是沒有發現一件像撼天弓。無極箭那樣的厲害法寶。

“當年正'我大禪寺危機存亡之秋。厲害的法器都拿在手中和人拼死一戰裝在乾坤布袋干什麼?不過這件布袋。本就是一件無上法寶了。對于國家來說。是戰爭利器”

精忍和尚看了禪銀紗一眼奇的道。

“嗯!這是什麼。巫鬼道的典籍?”

洪易隨手一招。把供奉在庫中。一個桌子上。祭祀的一塊門板一般大小白深深的骨板用陰風卷了來。輕輕懸浮在空中。

“好大地骨

精忍和尚看了一眼道這塊|一般大小的骨頭。都是一整塊骨頭。

他絞盡腦汁也想象不出來。這塊骨什麼動物的骨。

什麼動物的骨頭。有門板大小?

“這是巫鬼道的無上典籍戰神魔經》。不過些文字。我也不認識洪易你才高八斗。學富五車認識不認識這些文字?”

銀紗道。

骨板上雕刻的。都一個個墨黑的不知名文字。洪易一看就知道是上古那種骨文。但是也不認的這種文字。早就已經失傳了。

“什麼才高八斗學富五車?只過是多讀了幾本閑書而已。這些文字。我也不認的。”洪易笑笑。一下把骨板翻轉了過來。

這一下翻轉。三人都吃了一驚。

因為骨板的另外一面。雕刻地是一尊真實的魔神全身像。頭上雙角。旋彎曲。正是那天巫鬼道宗主練出地那尊無上魔尊之相。

不過巫鬼道宗主禹烏瞳凝練出來無上魔尊。就個腦袋。而這骨板之上。卻是全身像。

這尊無上魔神。手拿一根骨捶。身體還是人形。一根的線條勾畫著。渲染著。活靈活現。栩栩如生。人看了一眼。好像是這尊魔神要從骨板之中走出來一樣。

這種畫的技藝。簡直和過去經的圖像都可以媲美了。

一股股蒼涼。浩大。久遠。古老。渾厚地氣息從無上魔尊相上傳了出來。

恍惚之間。三人似乎來到了數萬年之前的遠古時代。

不過洪易這三人。兩大鬼仙。一大武聖。都是精神堅韌不能再堅韌地高人。恍惚之間也就恢複了念頭。

“這是巫鬼道的無上典籍沒有錯了。也只有這種意境的圖畫。才能使,地心神稍微震撼。傳聞。巫鬼道的無上魔尊就是上古戰神。和天斗。和地斗有一永不屈服的意志。最後被一聖皇鎮壓。巫鬼道就從上古開始衰落。其實這經還是正道經典。就是被那群巫鬼道地人弄臭了。去養尸。血祭。”精和尚感歎道:“我大禪寺的典籍。過去彌陀經上也有一尊法相。可以鎮壓一切心魔。神魂不滅。”

“你想不想看過去經?”洪易突然道。

精忍和尚老老實實地回答道。

“可惜。過去經已經被我們毀掉了。你想看都看不到了。”洪易也老實的道。

精忍和尚聽後。臉皮微微地抽隨後搖了搖頭。雙手合十。不知道想些什麼:“善善哉。過去經。實乃過去。毀掉了。正是符合它的名字。”

“精忍大師。如果我們辯論道理。我還不一定是你的對手。”洪易搖搖頭。

“巫鬼道的戰神魔經。倒是有值的參考的地方。反正巫鬼道三大長老。宗主禹烏瞳已經落到了我們的手中。逼問出來這經文翻譯就是了!”禪銀紗突然道。

“這巫鬼道三大長禹烏瞳。們受的傷太重了。只勉強保持住一點靈魂真意沒有熄滅。現在和死人已經差不多了。還怎麼逼問?這種情況神魂損傷太嚴就算是我用過去經。也不可能救回他們的神魂。更何況。就算救了回來也不可能控制住他們”洪易道。

洪易可沒有救回巫道三大長老。還有宗主的意思。

一是四人受傷太重。本救不回來。

二是就算救了回來也不可能控的住。四大鬼仙。哪里那麼容易控制住的。

財富地確是驚人以後大用處。但是花出去也要小'慎。像那些金銀。幾乎全部都是前朝的元寶。錠子餅子還要新熔煉。否則一下冒出去那麼多。肯定要被人懷疑上的。”

“想的周道!”

洪易點點頭。

“不知道那些藥庫之中有沒什麼好東西?”

銀紗說話之間。朝藥庫走了過去。一眼眼看過去發現了其中大多數都是名貴的藥材。藥丸。散劑等等。卻是沒有發現什麼像元牝天珠那樣的稀世珍寶。

洪易也看了發大多數都是當年吳淵巡撫剿滅白云莊之後。送給自己的一些珍貴藥材。顯然都是大寺藥王殿的丸。

如“豹胎生筋丸”。“金剛醍醐酥”虎玉髓膏”。“雪參養髒”。“熊膽大力酒”。這些東西。

這些都是珍貴藥材。不過對洪易和禪銀紗的修行來說。已經了用處。

但是這些藥材。卻是早就出一大先天道高手來。

雖然用靈藥造就的先天武道高手廢了一些。但好歹是體力強橫。

“這個乾坤布袋里面地財富雖然厚。但卻沒有對我們修行有幫助的東西。咱們還是出去吧。你我都好好的修行一下。尤其是那一滴邪神之血。足可以大大增強我們的神魂之力。渡過一次雷劫。再也沒有任何地問題了!”

銀紗道。

“聽說這邪神之血。可以讓高手突破生死屏障。成就鬼仙。不知道有沒有那麼神奇?咱們試一試。同時如果能把聖者圖元的神魂全部煉化。也就強行貫注給金訓兒。讓她一舉成就鬼仙!這次讓他爺爺背了那麼大地黑鍋。也好歹補償她一點兒。”

洪易突然道。

“也好!那只小金挺可愛的。過老是一只蜘蛛。也太不雅觀。”禪銀紗立刻的點頭贊同。“不這樣強行讓人成就鬼仙!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這只怕是開天辟地。都罕有地事情!”

一名雷劫高手的神魂被完全煉化之後。可以把金訓兒的神魂之力提到了最大!一滴邪神之血中地意志。可以幫金訓兒突破生死屏障。直指鬼仙。

這是洪易突然之間想到的膽大包天想法。

不說洪易自己。就連禪銀紗也沒有這個把握。強|-就一個鬼仙?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

不過“邪神之血”有一滴。洪和禪銀紗要試一試。分辨功效之後。才能給大金蛛使用。那時候。力量肯定不夠。

但是再加上聖者圖元這個雷劫高手地神魂。卻是量足夠了。就算突破不到鬼仙。也足以使金訓兒神魂比幸雨仙地更強大!

辛雨仙只怕是的到了一個鬼仙的力量而已。

“不過神魂之力還自己幸苦修煉的純粹。萬一出了什麼問題。金訓兒恐怕是承受不住。”洪易又遲疑了一下。

“把厲害都說給她聽吧。任憑她自己的選擇。況且我們還不一定能真正的化聖者圖元的神魂呢。”銀紗直截了當的道。

整個乾坤布袋之中。除了有巨額。總價值上億兩白銀的財富之外。對于修行有好處的東西。似乎就一巫鬼道的無上典籍《戰神魔經》了。

洪易和禪銀紗參觀一番之後。又出來。關閉了這乾坤布袋的門戶。用繩子把口袋紮起來。由精忍和尚滴下一滴鮮血之後。便收了起來。又變成了一個普普通通。里面什麼都沒有裝。干癟的皮袋了。

與此同時。出云國里的海域之外。一只龐大的艦隊。航行向了大乾國土。

這只艦隊。擁有數條大艦。數萬人。浩浩蕩蕩。中央的一只大艦。宛如一只太古巨龜。海中島嶼。懸浮在海面上。

這是云蒙鎮國。花費了兩百年時間。無數能工巧匠打造的巨艦。蒙神號”。

這只艦隊。正是冠軍侯大獲全勝。准備回歸的艦隊。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朝廷!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煉化雷劫高手!上